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痴人沉醉无路归>第十八章:夜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夜聊

小说:痴人沉醉无路归 作者:尹梦汐 更新时间:2018/12/17 15:33:59

萧潇心中暗喜,这样有王妃这一身份,我在这会活的方便许多。但看着李恪,想起他刚刚的举动心中有些后怕,还是让他先离开为妙。

“那王爷,你看时间也不早了,你是不是应该…”萧潇说着,摆出请的手势,示意让李恪离开。

李恪放下酒壶,“你想什么呢?我是不可能会走的,新婚之夜丢下新娘,这若是传出去,对你我都没有一点好处。”

“说的也是,毕竟我们要表现的人前恩爱。可这漫漫长夜,我们要怎样度过。”萧潇在李恪对面坐了下来。

“睡觉呀,明天我还有带你进宫面见父皇与母妃,休息不好怎么行。”李恪说着愁容满面,倒出一杯酒。

见李世民,哇!真的如做梦一样,那确实要睡好,安稳睡一觉才是。

萧潇见李恪拿着酒杯喝着,自己拿起酒杯也倒出一杯,举起酒杯“来我们碰一杯。”

“碰杯?要喝也是喝交杯酒才对吧!”李恪调侃说着,端起酒杯走到萧潇面前。

萧潇思索了一下,“好啊,这才有新婚的样子。”说着,挽住李恪的胳膊。

李恪反而被动起来,原本只是挑逗一下她,竟然这么配合。看着萧潇微微一笑,举杯与萧潇一同一饮而尽。

“这酒不错,有浓浓的米香。”萧潇说着,看向李恪,眼中充满同情。“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李恪笑着,好像知道什么似的。“你是想问我为何对你这般宽容吗?”

“不,不是。”萧潇丝毫没有犹豫,立马回答。

“哦?那是什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不知怎么,回到了几百年前,你发现你是项羽,你知道你自己的命运将来会是什么结局,你会怎么做,还会起义吗?”萧潇断断续续,总不能说李恪变成虞姬。

“你这是什么问题,你脑袋都在想什么?如果我是项羽,我会第一时间,杀掉刘邦。”李恪先是一愣,之后毫不犹豫的说道。

“可是历史不可能改变,刘邦是注定的皇帝,无论你怎么抗争,最后当皇帝的还是刘邦。那你也要去争吗?”萧潇急了,她明白李恪不是泛泛之辈。

“争为何不争,即便最后注定以失败告终,起码可以流传千古,也不枉此生。”李恪笑着,不明白萧潇无缘无故,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看向萧潇。自己呆住了,萧潇的眼神坚定,充满悲伤。

萧潇笑了,李恪说的话,没有错,古人都有贵贱之分,为了维持一个家族的繁荣,他们必须不断进取,高居官位,就是成功的代表。在现代钱是一切,人们不断赚钱,不仅仅是为了生活,也是为了证明自己,工作没有贵贱之分,但收入却代表着一切。

萧潇突然间想明白了,想起来苏轼的《赤壁赋》,不知不觉背了起来: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李恪坐在那惊叹不已,细细评味,“这就是你问我问题,得出来的结论,妙哉妙哉。”

“我可没有那样好的文采,这是我一个朋友的词,刚刚与你的对话让我突然想起其中的哀吾生之须臾,我就从这句,开始背了起来。全词可是很长的,有写景,有举例,还提到曹孟德的诗词。我只是背了最后的结论而已。”萧潇说着,转身坐在床上。是呀,人生这么短暂,而我当初却轻易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真是可笑,不死了,我要活,要好好地活,感受大唐的繁荣与古人伟大的智慧。

“你朋友?那不知你这位朋友是梁国人还是大唐人,有这样好的文采,可在朝为官?我可有幸见一见?”李恪对萧潇的这位朋友充满了好奇之心,对萧潇也是如此,萧潇与这位朋友又是什么关系。

萧潇笑了,苏轼你怎么可能会见到,你连李白都无缘相见更何况是宋朝的苏轼,痴人说梦。

李恪看着萧潇,只见她笑而不语,更加好奇。“你笑而不语,又是何意,难道他有什么特别的身份?”

“你是无缘见他的,你就别想了。我也不会让你见他的,永远不会。”萧潇不知该如何打圆场,只能把话说绝了。

“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知道,你说你失忆了,可为何还记得你这位朋友,你可是你连你哥哥都不记得。”李恪说着,从桌边走到萧潇面前。

萧潇急了,怎么就忘了这茬了,我该怎么办?怎么解释。萧潇脸上骤变,焦急万分。

“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不逼你。你不愿我碰你,可是因为此人?”李恪大胆猜测,萧潇大字不识,却会背诵一些古文,她口中这位朋友文采卓越,萧潇对他的词背诵这般顺畅。

萧潇大笑起来,我和苏轼。他怎么会往这方面想,“若是可以,我到真是希望见他一面,问一问刚刚问你的那个问题,如若他是项羽,他会如何?”苏轼一生豁达,对很多事都比较看的开,智慧不凡,我现在的处境,若是可以请教一下他,自是甚好。说不定苏轼可以给我指条明路,也不至于自己像如今这般苦恼,进退两难。

李恪迷糊了,她怎么笑得这么开心,看来并不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样。“你为何对这个问题这般执着,你是越发奇怪了。”

0

第十八章:夜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