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痴人沉醉无路归>第185章:弑杀者孙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85章:弑杀者孙铭

小说:痴人沉醉无路归 作者:尹梦汐 更新时间:2021/1/23 23:55:13

两人坐在屋外门前,聊着,寒雪回想着萧潇生头胎的苦,那个刚刚生产完醒来的她,就不得不抱着康乐到处跑,求医。

“唉寒雪你快看啊,这一夜而已,没想到门前的牡丹花全开花了。”王生走近嗅着花香,“嗯,真香,这可比屋内好闻太多了。”

“是吗?我到觉得屋内的更好闻些。”寒雪笑着,回头看着禁闭的房门。

“不会吧?你有这癖好?”王生不可思议的回头看着寒雪。

“你这个蠢货!白跟了殿下这么久。”寒雪走上前,低下头嗅着花田中的牡丹香,仔细看着盛开的牡丹,笑着。“这花开的,正是时候呢。”她说着,连根摘下几朵。“你快去拿个花盆,盛点水来,虽然屋子不能透风,但可以把这花香,带进去。”

半个时辰过去,寒雪与王生在屋外插了好几瓶牡丹花,又在花盆中,连土移栽多盆。

李恪醒了,看着屋外投进来的阳光,走了出去,轻掩上房门。看到屋外牡丹盛开正好,笑着。

“殿下,你总算醒了,屋子臭烘烘的,你怎么睡的着?”王生问着走近才发现,殿下身上味道更大,靠近嗅着。

“闻够了没有?还不快去烧水。”李恪说完,快步往前厅走去,一边走一边嗅了嗅自己身上味道。“我觉得还好啊?他狗鼻子吗?”

寒雪在一旁看着到笑着。

几日过去,萧潇都躺着床上,让奶娘抱着孩子过来,她看一会就让抱走,孩子始终都没有睁眼。

“这都三天了,宝宝怎么还不睁眼?”萧潇问着一旁的道姑。

“嗯?睁过了啊!刚出生那会就睁开眼了。不过就一下,大概是看到吴王只顾着看你,差点把他给摔了,就不愿意再睁眼看了吧!”道姑平淡说着。

“啊?你说什么?睁过眼了?你别告诉我,他睁眼看到的第一个是你?”

“嗯~算是也不算吧,也就睁眼一下,不过目光是看向你与殿下的,眼光太刺,才向我这边扭过头,又闭上了,也就一两秒而已。”

萧潇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那第一眼看到的就还是我了。”萧潇会心一笑,“不对,你抱着他,他不会把你当妈妈吧!”

萧潇的一句妈妈,道姑一颤,抬头看着好似什么也没发生,如今完全确定,她那日确实恢复记忆了,现在眼前的她,是宋泠瑶。笑着道:“你以为这是童话故事吗?你还怕我把小世子拐跑不成?”道姑说着,抱起小世子哄着,挥手的瞬间,无意露出手挽手的手表。

“对了,孙铭是什么人?他也有和你一样的手表。”萧潇说着,掀开道姑的手臂。

道姑微微抬起头看向萧潇,淡淡一笑,“你还记得他?那我的猜测就全是对的了,魂穿者拥有原主人的记忆,我还以为你醒来后,会忘记,我现在对使你穿越的人,越来越好奇了,我们可是多次实验都未曾成功,想寻到一个人的前世都难。”

“你与我说这些,我哪里知道,说不定我也只是个试验品而已。”萧潇低头无奈道,“想死都还没死成。”

“那你现在还想死吗?”道姑抬头,凝视着萧潇,嘴角微微上扬。

“你,觉得呢?”萧潇说着,渴望的眼神看向她,瞬间握住她的手腕,好似抓到希望之光。而道姑顺势,把宝宝递给她。

道姑淡淡一笑,站起身来,背对着萧潇,欲走。“人不可太贪心,得到些什么,就必然会失去些什么,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我可是舍去了自己的心,才获得继续再活十年的资格。”她说完,回头瞟一眼无助的萧潇,缓缓离去。

萧潇默默不语,看着她慢慢离去的背影。

时间一点点过去,萧潇始终留在外室,而王舒雅有孕的事,府内封闭了消息,没有任何人会与萧潇提及。转眼也快到了孩子百天,王府女眷都以为殿下会接王妃回了,大摆筵席。而吴王轻描淡写,扬言只过周岁,百天不必如此。无人会再说什么,个个都道好。李恪来看萧潇也越发勤了,还把康乐也带到外室居住。

萧潇在院内看着李恪亲自撒种,种下的牡丹,只有个别长出花枝来,极少数结了花苞,笑着。萧潇带着康乐与念儿在院外玩耍,拿着孙铭给她制作的小玩具给孩子们玩,自己也学起缝纫,给两位小郡主制小裙子。

道姑与孙铭在远处看着,孙铭手中拎着酒壶,看着这般情景绝的着实搞笑。“我就不懂了,萧潇怎么想到,自己现在明明是正妻,日子过的倒像是金屋**的外室,她还每天乐呵呵的,不吵不闹。”说完,又领起酒壶喝着。

“我说你怎么又变回男子了?”

“做男人舒服啊,完全不用注意自己的言行,仪态,看到不平还能一声吼,多好。”孙铭说着,脚搭在凉亭椅凳上,酒杯高举,潇洒坐着。

“可你这声音?怎么也说变就变。”

孙铭抓了抓自己的衣领,“变声器,扩音器,放心好了。”

“杨过呢?那日你把他带走之后就了无音讯,你还真是神出鬼没。”

“别和我提那臭小子,我看他生意做的老大,就想和他学学,结果他是个死脑筋,说女孩子最好不要抛头露面,给我讲了一大堆道理,没有一句和做生意有关。我变男装在他面前出现,他又嫌我是变态,见我像见了鬼一样。哼!”孙铭吐槽完,酒瓶甩向一旁。

“你做什么生意?看来赔了不少。”

“可不是,本想开个酒馆,为了方便,直接承包了一个地段不错的楼,哪知那是个骗子,他根本就不是楼主,我是什么也没得到啊。”孙铭哼哼着,敷衍的委屈模样。

“身经百战的你,就这样栽在一个骗子手里,也是有趣。”

“你就笑吧!我一定会东山再起,不然做实验的资本都不够了。”孙铭说着,忽见康乐与念儿换了小裙子,换上现代装扮,甚是可爱。

道姑见孙铭看着萧萧一家,笑容满面,又想起萧潇与孙铭的关系,一个看着她长大的哥哥。“当初萧潇要嫁给李恪,你就一点都不反对?这可是一个火坑。”

“我若早知,当然不会,我可是把萧潇当自己女儿看待,为人不让人发现自己不老的事,只能和之前认识的人断了所以联系。安心做实验,可谁想,萧潇就这样嫁人了,还是一个将死之人。”孙铭说着,满是惋惜,又回头看看沉思的道姑,“我在安州也待了些日子,李恪口碑不错,他处世也敬小慎微,可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如史书所记,被无辜牵连,那我们可否救他?”

道姑摇摇头,不在看前院玩啥的萧潇一家。“不可,你忘了我给你说过的,伍大哥是如何变的老态纵横,变成李淳风的了吗?难不成你不信我的话?”

孙铭沉思,满是忧伤,“我信,你还记得我曾说过,我们并不是不死之身,其他人全死了,我亲眼看着。”孙铭说着,掀开自己衣领,露出自己肩膀给道姑看。

道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孙铭变黑了的半肩,伸手抚摸,好似硬化的石头,坚硬无比,瞬间明白孙铭的话。

“我弑杀的性子,也是看了那一幕,才爆发出来,我当时还以为,我是唯一活着的一位,也没了任何顾忌。”孙铭说完,穿好衣服,又回头看看玩耍中笑嘻嘻的孩子。

道姑一脸阴沉,弑杀,她是在军营里长大的,果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样幸运。

萧潇为了让孩子玩起来更加方便,又怕孩子磕着碰着,在屋子每个角落都铺了地毯,陪孩子玩耍。

几月过去,又是深秋,王舒雅生产的日子也快到了,李恪也是不曾离开王府,去看萧潇的日子也少了。

“殿下,今年秋收您不出去,找他人代劳真的太好了,我可不希望我生产的时候,殿下不在身边。”王舒雅坐在床边,笑着。

“本王都答应你了,又怎会失言于你,秋收这种事情,又不是非要本王亲自去,而且你生产的时候,本王必然要在身边陪着。”

李恪的话,让王舒雅感到心中一暖,坐在李恪腿上,幸福笑着。

“你小心点,快起来,你再有一月就要生了,要多加小心。”李恪说着,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书房内,凌夜从外回来,向李恪汇报秋收数据,两人在一旁慢慢核实。

“宁安县的这就核实完了,没有什么问题,与我在县上督察时所见并无太大差距。”凌夜翻着账本,核对数据。

“嗯,凌夜,下个县你就不要出去了,王舒雅预产期还有一月,我让你准备的,你都亲自去,不可有任何差错。”李恪叮嘱道。

凌夜道是,走了出去。

李恪每天都让膳房给王舒雅送安胎药,叮嘱她按时吃下。

还有半月是王舒雅生产的日子,她漫步在花园内,出来透透气。回屋时小心翼翼踏步在台阶上,脚下一滑,单腿跪了下来,而身子也磕在台阶上,倒了下去。

府内乱做一团,都忙活着,李恪也闻声赶来,站在一旁,默不作声。随着婴儿哭声,每个人都露出笑脸。

“生了,生了,是个女娃!”

听到这话,每个人都露出笑脸,连连向吴王道喜。

0

第185章:弑杀者孙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