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战之比翼鸟>第十六章 答非所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答非所问

小说:谍战之比翼鸟 作者:孙武后裔 更新时间:2018/12/21 18:25:21

自从尉大明与关若洁结婚以来,关若洁对待魏猛如同亲弟弟一般关怀备至。魏猛自小父母双亡,曾未享受过母爱,他从关若洁身上体味到的已经不仅仅是亲姐姐似的亲情,似乎更多的是母爱了。当他看到莫城竟敢打关若洁的歪主意,自然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即刻冲进去将莫城暴揍一顿。

魏猛把脚抬了起来,正作势踹向窗户,又及时收住了。关若洁跟莫城是在密室中谈话,如果他这时不问青红皂白越窗进去,让关若洁的脸往哪儿搁。

等关若洁走了,再找莫城这家伙算账。魏猛想好主意,决定暂时不再按照尉大明的安排去做了。他挤过医院围墙的墙缝,躲在大门内,一直等到天将擦黑,才见关若洁悄悄离开美若仙理发店,医院也没回,在街角叫了一辆黄包车,赶往自己的家。

莫城站在理发店门内,目送关若洁平安远去,方才准备把店门关上,去找南京市委领导老万汇报。换了一件灰布长衫,刚要拉门锁上,冷不丁身后一个人猛地一推,将他推入门内,连连踉跄好几步,差点一头撞在里间屋的门板上。

莫城在接受特工训练时,好歹艰苦训练过一段时间,虽然背后之人是偷袭,也不至于吃太大的亏。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转过身才看清,偷袭他的人已经走进店门,反身去销门栓。莫城因为要离开,店内没有开灯,外面路灯也未亮,所以根本看不清来人是什么模样。

莫城马上意识到,一定是老万受到逮捕,连累他暴露了。现在只能是死中求活拼一下子了。地下工作的原则,以理发师身份做掩护,莫城是不可以配备武器的。他只好依仗自己的拳头,冲向背对他的身影。一只左拳堪堪击中黑影的腰眼,黑影却象长了后眼似的,迅速把身子一转,不光躲过他的一拳,还准确无误将他手腕叼住,嗨的大喝一声,用力一拧,就势脚下猛踹,莫城整个身躯如断线风筝一般,又飞向了卧房房门。这次没有幸免,莫城收脚不住,脑袋与门板撞个正着。所幸是暗间门板,极薄的泡桐做就,要不他的脑袋非撞碎不可。即便如此,莫城也是眼前金星乱冒,脑袋一阵剧烈的痛疼,昏了过去。

魏猛虽然鲁莽,但也怕出人命,原打算只是教训一下莫城,没想到出于丰富的作战经验,会把偷袭的莫城踢撞在门板上。死了?魏猛惊得冷汗直流。现在是和平时期,何况他打死的是手无寸铁的一名理发师,即使不抵命,下半辈子只怕都得在监狱渡过了。出于本能,魏猛首先想到的是赶紧潜逃。他刚转过身,又停下了。 杀人了却逃跑,尉大明跟他是共过生死的弟兄,会把他当成什么人?关若洁知道此事,不是更加痛心吗。

好汉做事好汉当,大不了替他抵命。逃跑岂是英雄所为。魏猛转过身去抱莫城,准备开车把他带往警察局自首。右手无意中探到莫城的胸脯,感觉到非常强悍的心脏跳动。

原来是跟老子装死!魏猛心一宽,马上又记起莫城下午对关若洁的不敬,气不由再次上撞。打开电灯,把莫城绑在了玻璃大镜前的转椅上。到卧房端了一盆凉水搂头浇了下去。受到剧烈刺激的莫城,很快清醒过来。强忍住脑袋上的剧痛,望着眼前相识的这名上尉军官,轻蔑笑道:“你好像是尉大明的司机吧,怎么也转行干特务了?”好像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又道:“只怕你早就是军统的人,潜伏到尉大明身边的目的是什么,魏长峰怀疑尉大明是**?”

是不是刚才把这小子撞成了傻子,乱七八糟胡说的都是什么?魏猛听的稀里糊涂,搬把椅子坐到莫城对面,翘起二郎腿问:“莫城,你知道我为何要揍你?”

既然落到军统的手里,还有好吗。莫城刚想大声疾呼:“**从来不怕死,怕死不当**。”忽然想到老万曾经交待过他的话,无论在何种情况下被捕,在摸不清敌人底细的时候,绝不可以主动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现在还没有到为党献身的时刻,莫城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情:“长官,您一定是搞错了,小人就是一个理发匠,绝不是**。”

莫城为了隐瞒对关若洁干的龌龊之事,竟不惜往**事情上扯,不过是企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呯”的一声,魏猛一掌拍在圈椅椅把上,生铁铸就的椅把被生生拍折。

看来军统特务不都是无能之辈。莫城再次记起老万的教诲,在生还的希望没有彻底断绝之前,为了少受折磨,最好不要无端激怒敌人。莫城想到这里,干脆把脑袋一低,一声不吭了。

“装死是不是?”莫城本不想惹恼魏猛,这一举措却彻底把魏猛惹恼了,跳起身,照准莫城的迎面骨又是一脚。莫城毕竟接受过严格的训练,这次看得真切,把右腿迅速往后一收,躲了过去。魏猛收脚不住,差点扑在莫城的身上。不怒反笑了。“有两下子,你小子不白给。”

久在战场上拼杀,魏猛最佩服的就是硬碰硬的汉子,不好再对莫城动手了,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问道:“好汉做事好汉当,你今天对关若洁做的那些事,总得承认了吧。”

魏猛提到关若洁,莫城不能不感到吃惊了。老万是刀山火海考验过来的,不会轻易暴露下线,如果是毫无经验的关若洁暴露,自己这道坎只怕是很难过得去了。

轻易承认自己的身份,还能称得上是久经考验的地下党员吗。莫城把牙齿紧咬道:“这位长官,您刚才说的我怎么一点听不懂?”

自己都说得如此透骨了,莫城竟还不愿意承认。魏猛刚刚按捺住的怒火再次喷射而出,跳起身连连数脚。莫城左躲右闪,他上身被捆得结结实实,终于一脚没有躲得过去,惨叫一声,再次昏死过去。

4

第十六章 答非所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