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二十七、转战中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七、转战中原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3/14 21:14:56

鲁南战役后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在北撤部队的基础上组建两广纵队的指示,华东局和华东军区决定以教导团为基础扩编为三个团,父亲被分配在二团一营一连任连长。

纵队成立后一面整训,一面配合主力和地方部队参加了一些小的战斗,至一九四八年中,经近一年来的训练和战斗,整个纵队脱胎换骨,完成了由地方武装向正规部队的蜕变,部队综合作战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这时,我各解放区部队相续粉碎了国民党军的战略进攻,解放战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一九四八年五月底,我华野主力迅速渡河,剑锋直指黄河南岸国民党重兵把守的六朝古都――开封城。我华野三纵、八纵于五月十五日奉命开进,十七日晨便突然出现在开封城下,并展开猛烈的攻击。经浴血苦战,至二十二日晨,开封城被我军全部占领,全歼守敌第六十六师师长李仲辛以下三万余人。

为挽回败局,蒋介石急令邱清泉兵团和区寿年兵团分两路向开封扑来,以期在开封城下和我军决战,消灭我军。针对来势汹汹的敌军,我华野部队和中野一部在野司首长的指挥下主动放弃开封城,以期在运动中歼灭敌人。于是,豫东战役的重头戏――“歼灭区寿年兵团”便风风火火地在古老的中原大地上演了。

按野司首长的命令,两广纵队隐蔽潜伏在开封东南的杞县地区。六月二十六日,我华野部队对滞留在杞县、睢县之间,首鼠两端的敌区寿年兵团实施了包围,但敌邱清泉兵团尾随由开封城撤出的我华野三纵、八纵向杞县快速扑来,企图解救陷入重围的敌区寿年兵团。

六月二十七日,父亲所在的两广纵队二团正在杞县以东布防以阻断敌区寿年兵团退路,突然接到纵队命令:敌邱清泉兵团已逼近杞县县城,纵队首长命令二团立即跑步至杞县城西布防,阻击敌邱清泉兵团,使其不得向敌区寿年兵团靠拢。

接到命令后父亲他们立即丢弃背包辎重,轻装跑步穿过杞县县城,到城西黄河故道的旧大堤上布防。父亲所在的二团一营一连一百二十多人,负责防守县城西北面开封至杞县的公路。父亲率领连队刚刚跑步到达,还没来得急喘口气,就望见西北面的公路前方尘土飞扬,敌人的先头部队到了。敌情紧急,父亲他们不敢作任何停息,立即玩命似地依托公路两侧的防洪堤坝快速构筑防御工事。

还没等工事修好,敌人的重炮便呼啸而至。这是父亲第一次领教美制105MM榴弹炮的威力。在此之前父亲一直都很羡慕小日本山炮的火力,幻想着有朝一日能用那东西打小鬼子的红毛泥(水泥)炮楼,那真会让人爽死掉的。就是这么一座座丑陋的鬼子炮楼让多少抗日武装望楼兴叹,无计可施,父亲所在的游击队有许多次都是因为缺乏重武器,所以无法攻下鬼子炮楼而导致败走麦城。现在看来和美国佬的榴弹炮相比,小鬼子的山炮真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了!除了轻便这一项指标外,其余包括威力和射程都远远比不上美国佬。

敌人的炮火猛烈得象要把整个大地都给撕裂和捣碎,掀起的烟尘把正午的太阳都给遮蔽了。父亲心里暗暗地感激起华东军政大学的教员们,是他们将八路军、新四军老大哥用鲜血总结出来的战斗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们,也幸亏这中原黄河故道肥沃而密实的泥土,是土工作业的天然舞台。父亲和战士们在紧急挖就的工事里躲过了敌人的炮火轰击,伤亡不大。

炮火急袭过后,还未等炮击掀起的硝烟和灰尘散尽,约一个营穿黄色制服的国民党军就对父亲他们连队防守的阵地发起进攻。

当敌人战战兢兢地到距离我军阵地前二、三十米时,父亲才下令:“打!”

一排手榴弹和机步枪子弹象割麦子似地把冲在前面的敌人打倒一大片,余下的赶紧没命地往回跑。

敌军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

为了挽救被围的区寿年兵团的性命,敌整编第八十三师在炮火的掩护下对我两广纵队防守的阵地疯狂地发起了整营,甚至整团的连续冲锋。父亲指挥一连不但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几次冲锋,还及时发现和分兵歼灭了一股从我两个部队防守空隙突进来的敌人。经几小时的激战,一连的阵地前面横七竖八地堆着上百具敌军的尸体。

激烈的战斗持续到下午,敌军凭借优势的火力和兵力从城的东北面突破了我两广纵队其他部队防守的阵地,并迂回到父亲他们一连阵地后面的北城堤附近。腹背受敌,最要命的是几小时持续的激烈战斗下来,整个连队的弹药都所剩不多,许多同志的子弹都已经告罄。但是,只要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就得坚守阵地。父亲传令全连收集弹药,上刺刀,准备最后的决战,人在阵地在。

正当一连干部战士准备与阵地共存亡的关键时刻,团部通讯员机警地绕过向前冲击的敌军,给一连带来了团长的命令,团长要求一连立即撤出阵地到杞县城南郊和兄弟连队一起建立新的防线。

父亲接令后立即指导员商量,结合目前的敌情父亲认为马上后撤将会和攻城的敌军遭遇,敌众我寡,不但不能赶到南郊布防,反而极有可能被敌人吃掉。时间急迫,来不及和几个排长商议,父亲立即决定趁战斗的间隙带同伤员撤出战斗,全连在附近的一条土沟里隐蔽,准备待天黑后再行动。父亲计划先迎着敌人进军的方向行进一段,待脱离敌人后,再折向西面,绕道前往城南归建。

若干年后,我问已经离休在家休养的父亲,我问他:“在杞县阻击战中你们腹背受敌,你怎么就敢违背常规选择向敌人迎面而去呢?这样做碰上敌人的概率肯定比直接后撤高很多

一向朴实严肃的父亲听后很罕见地诡秘一笑,回答说:“那你就外行了!没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吗’?那时敌人刚突破我们的防线,情况比较混乱,加上是夜晚,敌人都忙着向前赶,一般都不会意想到我们会和他们逆向而行。”

“那也不能排除碰上敌人的可能性呀?”我不禁为父亲的大胆行为而担忧。

“那当然,打仗的东西没有百分百的。”父亲呷了口茶,轻描淡写地说:“和小日本打游击的时候已经习惯了这种在敌人鼻子底下游走,同敌人捉迷藏的日子。”

1

二十七、转战中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