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三十一、血战三堡车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一、血战三堡车站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4/15 22:23:21

一九四八年下半年,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上节节胜利,特别是东北战场上国共双方的第一个战略性决战――辽沈战役的胜利,标志着解放战争的形势进入一个新的转折点,国共双方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由战争初期的127万人增至300余万人;国民党军则由430万人下降至290万人。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占优,而且在数量上也已占有优势。

济南战役结束后,父亲所在的两广纵队随华野主力在临沂、夏庄地区休整,同时积极进行新的作战准备。十月下旬,我中原野战军主力相继攻克郑州、开封,中原、华东解放区连成一片,工农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当年的秋粮又喜获丰收,完全具备了支持战争的物质基础。中央军委批准了华野和中野关于发动淮海战役的计划。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作战的主要目标是歼灭敌黄百韬第七兵团,黄百韬兵团下辖五个军,是淮海战场上国民党军兵力最多的兵团。在华东局和华野前委的组织和指导下,中共地下党员何基沣、张克侠率国民党军第五十九军和七十七军起义。十一月八日,华野主力南渡运河快速通过起义部队防区,切断了黄百韬兵团西撤徐州的通道,迅速完成了对黄兵团的分割包围。

在战役开始之初为掩蔽战役目的,营造出我军续开封、济南之后要攻打徐州的态势,以迷惑和牵制敌人,使其将大量部队留下防守徐州而不敢出援。按野司部署暂归中野指挥的华野三纵、两广纵队和中野四纵在攻占夏邑、永城等地后,由中野陈赓同志统一指挥由徐州西南迅速东进,十三日晚,分别进抵徐州西南及正南的汉王、铜山、三堡一带徐州敌军的外围防线,逼近敌机场,并于当晚和敌人交上火,直接威胁邱清泉、孙元良兵团侧翼,以保障华野各主攻纵队围歼黄百韬第七兵团的作战。与此同时,在徐州城的东南,我江淮军区三十四旅、独立旅穿插至敌大郭庄机场一带,对机场进行袭扰。

徐州的国民党守军为确保机场和航线安全,其第十六兵团四十一军和第二兵团七十四军与我军在这一带展开了反复的争夺。战况十分激烈,许多山头、村落一天之中几易其主。十八日晚,三纵奉命向东转移到梁介山一带作战,由两广纵队接替其在三堡一带的防务。

父亲所在的两广纵队第二团当时正位于三堡南面的官桥,十八日晚约二十时接到迅速前往三堡车站接替三纵防务的命令,部队立即轻装跑步出发。但是,当十九日凌晨二时父亲他们赶到三堡车站时,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作为整个团队的前卫父亲率领一连正在快速向三堡车站前进的时候,被来自女娲山上的侧翼炮火袭击,冲在队伍最前面的一排损失较大,带队的连指导员也负了重伤。原来三纵在我广纵二团赶到之前已经撤出了阵地,敌第十六孙元良兵团四十一军趁我军换防的交接缝隙悄然占据了三堡车站一带,包括车站东面制高点女娲山在内的我军阵地。

面对这意想不到而又极端不利的局面,团首长立即调整部署,命令跟随一连开进的二连长立即率连队向女娲山发起进攻,以期抢占制高点,摆脱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但由于敌人火力猛烈,人数众多,又占据地形优势,二连连续发起了几次进攻,牺牲了不少战士,但仍无法攻上山头。

眼看天即将破晓,团首长心急如焚,连忙命令后续的二营两个连队接替一营二连再次对女娲山发起进攻,同时命令团机炮连立即展开,为我进攻部队提供火力支援。但是,和敌人的重炮、小炮、轻、重机枪和卡宾枪组成的层层火力网相比,我军的那点微薄火力支援真的微不足道。敌人居高临下引导各种火力对我实行层层拦截,我军干部战士虽然英勇,前赴后继,但始终无法冲破这层层密集的火网。父亲所在的一营一连虽趁夜色猛攻,曾一度攻入三堡车站,但由于守敌依托坚固的工事负隅顽抗和通道被敌侧翼敌人火力封锁,我后续部队无法跟进扩大战果,连队伤亡较大,不得已只得放弃千辛万苦夺得的敌人阵地,退出车站。

天亮后,局势对我愈加不利,团首长指挥部队就地组织防御。各连队克服种种困难,忍饥熬渴,顽强地在敌人的眼皮和炮火下,依托铁路路基等地形利用简易的工具构筑起防御掩体。

果然,天亮后不久敌人就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对我发起大举进攻。各连队英勇阻击,打退敌军的多次进攻,阵地前面留下大批敌人的尸体,但是,仍无法改变这不利的态势:我军依托铁路路基构成的环型防御阵地两面受敌,侧面是一个天然湖泊,后面则是一块足足有四、五里宽,无遮无掩的开阔地,失去了制高点,整个阵地不但完全暴露在敌军的炮火之下,连敌人的重机枪火力也可以居高临下对我进行全面压制。部队弹药消耗较大,匆忙构筑的掩体工事大部被敌猛烈炮火摧毁,部分连队已经伤亡过半,有的阵地曾多次被敌人突破,但最终都被我英勇无畏的指战员以刺刀和手榴弹夺了回来,重新把缺口给封堵上。

为使我二团摆脱不利的局面,纵队首长命令二团撤出战斗。但是要在敌人的眼皮和炮火底下通过足足有四、五里宽的开阔地谈何容易。团首长命令各营连交替掩护,按既定的次序依次撤出阵地。

部队才撤出不到一半,就被女娲山上的敌人发现了,于是大小炮弹和重机枪子弹就象冰雹一样密集地砸下。父亲他们一连这时正在撤出途中,大家在敌人炮火掀起的尘土和烟雾中一阵猛跑,一口气跑过了那四、五里宽的开阔地,还好,人员伤亡没有预计中的大,可是在父亲他们身后的二连情况就没那么理想了。二连主攻女娲山,攻击不成后改为就地阻击女娲山上下来的敌人,位于全营全团的最前沿,按团里的部署他们承担掩护全团撤退的任务,最后撤出。

在察觉我军后撤的举动后,密密麻麻的敌人从不同的方向向二连阵地扑来,同时调集炮火对我进行火力拦截,企图包围和全歼我二团。我二连几次对女娲山冲击和打退敌人数次冲锋后人员伤亡已近半,剩下弹药也不多,无法组织起密集的火力对敌进行大量的杀伤和拦截,居高临下的敌人很快冲到了我二连阵地前。在这个时候,连长陈光跳起来大吼一声,率领战士手持刺刀跃出战壕,硬是用白刃战把敌人压了下去。在这次白刃战中,英勇的陈光同志被敌人反击的炮火炸断双腿,改为指导员指挥全连战斗。

指导员命令副连长率领全连带同重伤昏迷的连长撤退,由他带领一个班的九名战士掩护。战斗到最后,九名战士全部牺牲,指导员也身付重伤,拉响手榴弹和冲进阵地的敌人同归于尽。二连撤出阵地的其他同志在开阔地受到了敌人炮火的疯狂拦截,敌人的一发105MM榴弹落在抬着连长陈光同志的担架旁爆炸,陈光同志和抬担架的两名战士全部当场牺牲。

炮弹爆炸的硝烟逐渐散去,但是二连长和两个抬担架战士的身影却再也无法找到。父亲胸中异常的悲愤,眼泪不觉间爬满了被硝烟和尘土染黑了的双颊。他和陈连长都是在东江流域参加革命的客家人,陈连长年纪长父亲十岁,加入抗日游击队的时间也比父亲早一年。这个皮肤黝黑的客家汉子人朴实憨厚,平素不爱说话,遇事沉着稳重,是团里年纪最大的连级干部。父亲等几个嘴上没毛的后生连长不知道天高地厚,有时候言语多有冲撞,但他从不计较,一笑了之。对父亲他们这几个比自己年弱的连长,他处处表现出作为兄长的大度和谦让,比如说上次攻打长清石麟山,虽说都是团里的主力连队,但他主动把主攻任务让给的父亲所在的一连,他自己则承担正面佯攻的任务,配合一连顺利拿下石麟山。

而现在,这位处处让着自己,呵护自己的老大哥就这么去了,连尸骨也无法找到,父亲感到十分的伤心。父亲多么希望牺牲的是自己,他真的无法面对陈大哥家乡的父母、妻子和儿女。

二连一百二十多人,撤出来的人员不足三分一,连职干部中只出来副连长一个还带伤。守卫侧翼李庄阵地的二营五连为掩护部队撤出,由副连长带领一个排誓死坚守阵地,最后全部壮烈牺牲。这一仗由于特殊的原因没打好,损失较大,牺牲的同志中有不少是参加过东江地区同日顽作战、挺进粤北和北撤的老同志。

纵队撤出三堡车站后向西南转移,在孤山集一带重新构筑阵地和国民党军对峙。

1

三十一、血战三堡车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