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三十六、通讯员小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六、通讯员小李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7/3 22:32:34

对于自己负伤后的事情,父亲也是后来断断续续地通过战友和医院医护人员的口中得知的。

那天,当营长和团部冯政委陆续带领部队赶到时,配备坦克的增援敌人已经和庄园里的敌人汇合到一块儿了,两股敌人边打边掩护他们的长官没命似地往西南逃窜。一连战士在指导员的带领下会同增援部队一道发起追击,一口气追了十多里地,消灭和俘虏了数百敌人,并俘虏了一辆陷在路边水坑里的敌军坦克。同时,广纵第三团也在阎阁截住了敌第四十二师的一个团,俘虏三百多敌人。遗憾的是没有抓住敌一六六师的师部,被他跑掉了。但逃脱是暂时的,同日,他们同他们的李长官、杜长官一道被我华野多支部队阻截、压缩包围在陈官庄地区南北长十里、东西宽八里的狭窄地域,于一九四九年一月十日被我军全部歼灭。

追截敌一六六师师部的战斗告一段落后,归队的通讯员小李遍寻父亲不见,战友告知他父亲已经牺牲了。但是,小李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亲如兄长的父亲已经牺牲的消息,他向代理指挥的指导员请求返回屈楼庄寻找父亲。部队当时正在短暂休息和打扫战场,准备安置伤员和后送俘虏后继续追击敌人。失去亲密战友的指导员心情也很沉痛,虽然他亲眼看见敌人的炮弹击中父亲所处的机枪阵地,坍塌的砖石瓦砾把父亲和武器完全掩埋,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但他还是批准了小李的请求,他的心里也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他要求小李无论找不找得到连长,都要尽快归队。

小李是部队打下开封后补充到父亲连队的解放战士,是在家乡被强行抓壮丁拉来的,身体单薄瘦弱,资料上写的是十八岁,但看起来象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在国民党军队里做最苦、最累、最下层的辎重兵,连枪也没有。因为老被老兵油子欺负,兵饷也总是被当官的克扣,缺吃少穿,满脸的菜色,沉默寡言。

分到连队后,父亲看他身体赢弱,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就问他为什么不领路费回家而要参加解放军。他惴惴地回答说:“长官,家里闹旱灾,母亲和弟弟都饿死了,家里已经没有亲人了,回家的话自己也得饿死。”

父亲感同身受,十分同情面前的这个小兄弟的遭遇,就把他留在连部了。其实父亲这也是从工作和实际考虑,以小李的体质和军事素养如果放到下面班组,那确实是不太合适。

父亲象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关怀小李,行军、训练和生活上处处照顾他、指点他。小李到部队后不久,在一次行军的时候可能是喝了不干净的水拉肚子。开始时还能勉强跟得上队伍,后来就完全走不动了,是父亲和另一位战士轮流把他背回驻地的。在小李养病期间,父亲拿出自己有限的津贴让事务长给他买来一只鸡和两斤鸡蛋,炖好后父亲亲自喂他。小李自从被抓壮丁抓到国民党军队后,每天都只有伺候当官的份,服侍得稍微不满意,轻者挨骂不给饭吃,重者挨打还要被体罚,每个月那点微薄的薪水都被克扣光,那曾遇见过长官自掏腰包买东西并亲自喂士兵吃的。小李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个外表赢弱的小伙其实内心很倔强,他在心底暗暗地发誓他这辈子都要跟着他的连长,跟着解放军,到死也不会改变。

小李其实也并不是天生就赢弱,主要是长期吃不饱缺乏营养,吃了医生给开的药,又补充了一些营养,身体很快就复原了。到了解放战争后期虽说咱解放军部队每天的伙食还都是粗粮和蔬菜,但基本可以保证供给。小李到部队一段时间后身体条件明显改善了,这可能也是大多数家境贫寒的战士到咱部队后常有现象:在食物得到保障的前提下,身体再次发育。小李虽然仍是比较瘦削,和其他战士相比力量有所欠缺,但体质明显增强了,耐力很好,跑得比其他战士快而远,加上他人比较灵活,战斗技术提高很快,已经从一个赢弱、怯生生的解放战士蜕变成一名合格、充满自信的解放军战士。刚好原来的通讯员下到班组当班长去了,所以父亲和指导员商量后就让小李在连部任通讯员。

小李找遍了雷集附近的所有救护站和收殓点,逢人就问:有没有见过一位年轻、瘦高瘦高的连长?得到的答复都一样:没有见过。但是,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小李心里坚信他的连长还活着,一定是在某个角落没有被人找到。他根据之前的记忆和战友们的描述找到了父亲最后指挥战斗的重机枪阵地――那是原本是一间倒了一面墙的破房子,现在在敌人炮火的轰击下已经全部坍塌,成为一片瓦砾。小李坚信父亲就被埋在瓦砾下面,他开始徒手拼命地挖,足足挖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小李找来一把铁锹并拦下两个过路的支前民工一同挖掘,终于

找到了瓦砾下面的父亲和几名机枪班的战士。小李和民工小心翼翼地搬开压在父亲他们身上的椽木和瓦砾把父亲和几名战士抬了出来。

“连长……”

望着泥塑一样僵硬的父亲,小李忍不住大哭起来。

一个年纪稍长的民工一个个检查挖出来的战士,看到父亲时他也顿了一顿,但他还是解开了父亲胸口的棉袄伸手进去探了探,突然,他跳起来大声喊道:

“心口还热!快!快送救护站。”

谢天谢地,残存的墙垣和几根倒塌的椽木撑起了一个狭窄的空间,就是这狭窄的空间避免了坍塌的砖石把父亲压成肉酱。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找来一块门板,把父亲抬到最近的救护站。

救护站里的医生、护士把父亲那被血水、融化的雪水与泥浆渗透了,如同铠甲一样坚硬的棉衣、棉裤剪开,用清水洗净了父亲身上的血污和泥污,才得以检查他身上的伤口。结果发现父亲的头部、背部数处被敌炮弹弹片击中,右腿也被椽木砸断,全身上下大大小小足有十余处伤口。救护站里的医生、护士对父亲进行了清创、止血、包扎和输液后立即安排转送后方野战医院。

在此期间小李一直守候在父亲身边,直至父亲做完第一次手术后,他才恋恋不舍地告别仍在昏迷中的父亲,匆匆离开去追赶部队去了。这是小李和父亲的最后一次见面,这以后父亲就再也没有见过小李了。

父亲负伤后部队继续追击、包围和消灭敌人,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广纵转隶第四野战军继续转战中原。等父亲伤愈归队,小李已经不在部队了,部队的资料上记载的是“战斗中负伤,未归。”

父亲询问过许多在连队里的老同志,得知小李在淮海战役后期负伤被担架队往后转送,但之后的情况怎么样就说法不一:有人说在野战医院看见过他;有人说他伤残,出院后就留在地方了;但是也有人说护送伤员的队伍在途中遭遇敌机轰炸,看见小李等几名伤员和担架队员被敌炸弹击中,消失在爆炸激起的巨大焰火和烟尘中……

虽然父亲非常清楚美制炸弹的威力,他曾亲眼目睹我一个建制步兵班湮没在

一枚美制105MM榴弹爆炸后的焰火中,何况是几百磅的航弹?所以父亲情愿后一种说法的战士认错人了。

虽然父亲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没有放弃向部队和地方的同志打听小李的下落,但却再也没有找到一丝关于小李的消息。父亲曾多次向我们后辈说起这件事,他说:“我这一辈子南征北战,亲眼目睹身边的战友一个个离我而去,现在我还能在这里和儿孙一起享天伦之乐全是因为他们一次又一次把我从阎罗殿里拉回来。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两件事情,一是没有找到小李,另一件就是在有生之年没有能侍奉老母亲,给老母亲送终。”

0

三十六、通讯员小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