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三十七、解放全中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七、解放全中国!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7/17 23:34:02

当父亲伤愈再次回到部队,那已经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两广纵队当时正在河南商丘、襄城一代休整、训练,并在做南下的各项准备。

这时的广纵已经接收和改编了在平津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独立第二十四师,整个纵队整编为两个师,下辖四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和一个教导团,共一万三千余人,纵队的人员和装备都得到大大的加强。回到部队的父亲被任命为营长,伤愈的冯政委也随到北平向中央首长汇报的纵队曾司令员一道回到部队,任父亲所在师的政治委员。

一九四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广纵在河南襄城召开南下动员大会誓师南征。随即部队翻山越岭,沿平汉铁路翻越大别山,由湖北浠水县回龙矶渡过长江,向南进发。

江南七、八月的天气,酷暑和暴雨交替,天气酷热潮湿,父亲等原东纵北撤的老同志原本就生长在这种气候中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越往南走情绪就越高涨,恨不得一口气就杀回南面的家乡去。原国民党独二十四师以及其他后来加入广纵的北方同志感觉可就没有南方同志那么爽了,连日行军,许多人不习惯南方湿热的天气,穿着布鞋走在湿泞的泥地里,双脚很快就磨损溃烂,加上身上莫名其妙地长了一些毒疮,奇痒无比,食物也不是很习惯,很多人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拉肚子和头疼等水土不服症状。

父亲让卫生员和事务长想办法找来了一些绿豆和草药,熬绿豆粥和凉茶等清凉解毒的食物给战士们喝,同时用山上挖来的一种草药的根捣碎给长疮的战士涂抹。只要条件允许每晚到宿营地后都要求战士们洗澡、洗衣,搞好个人卫生,并发动原广纵的老同志教北方同志打草鞋,以一对一、一对多等形式进行帮助,全营上下很快克服了水土不服的这个难题。

经长途跋涉,广纵于九月二十七日按时抵达江西省赣州附近地区待命。由中共华南局第一书记主持召开的关于解放广东的战役部署会议在赣州召开,广纵团职以上干部出席了会议,会议对解放广东的战术进行了具体部署。

一九四九年十月二日,也即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天,我人民解放军第四兵团、第十五兵团和两广纵队共二十万余人,在第四兵团陈司令员率领下,分三路向国民党军队盘踞的广东发起了进攻。

带着新中国成立的喜悦和兴奋,人民解放军各级指战员投入了进攻广东的战斗。在我人民解放军强大的阵容面前,国民党军一触即溃,纷纷向南逃窜。十月七日,沿粤汉铁路西侧南下的我右路军第四兵团攻占粤北门户曲江,沿粤汉铁路东侧南下的我中路军第十五兵团占领翁源,作为左路的广纵从和平县进入广东,十月九日在龙川县老隆镇与留在广东坚持武装斗争的粤赣湘边纵队会师。在这里父亲再次见到了一同参加游击队的同村兄弟凌财,一九四六年十一月,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凌财和其他未参加北撤的东江纵队和珠江纵队的干部战士一道,在中共广东区党委和林平同志的领导下重新拿起武器,恢复武装斗争。久别重逢,两个好兄弟来不及细说各自分别后的经历就又匆匆地加入追击国民党残敌的队伍行列。

经数昼夜的强行军,我广纵在博罗附近追上和包围了敌第一五四师。在我军强大阵容威慑和政治攻势下,敌一五四师选择了放下武器,接受我军改编的和平解放道路。至十四日,我军从东、北、西三面对广州形成包围,国民党政府要员仓惶逃往重庆。两广纵队及粤赣湘边纵队主力在肃清了广州外围残敌后,进入珠三角地区。父亲所在的部队从惠州直插珠江口上的要塞――虎门,切断广州守敌从海路南逃的通道,并且截获了台湾南巡舰队的驱逐舰一艘(太字号)及随行的炮艇两艘,该舰排水量2800吨,是新的现代化舰,共有前后主副炮等各种口径炮16门,还有新型鱼雷发射器等。

站在弹痕累累的虎门炮台上眺望江水滔滔地从脚下流入远处茫茫的零丁洋,曾几何时,帝国主义的炮舰就是从这里打开我们的国门,然后源源不断地开进我们的腹地,奴役我人民,掠夺我财富的。父亲还来不及感慨,十月三十日晚,父亲就随广纵部队登船继续西进,准备歼灭盘踞在珠江口西岸的中山、唐家湾、三灶、斗门等地的敌第一O九军、保三师、保五师等残部,解放粤西地区。

十一月一日解放中山,我军举行了入城式。中山县府所在地石歧镇城区主要街道张灯结彩,群众敲锣打鼓,热烈欢迎人民解放军和庆祝解放。自战役发起后的这一路走来,这种热烈的场面经常可见,但每一次,父亲和他的战友们都被深深地感动。

解放了!

在我军主力到达之前,敌人已经向南逃窜,纵队首长命令部队分两路追击。入城式后父亲所在的部队还来不及休息就接到命令,乘坐临时征集的汽车沿珠江口西岸的公路迅速向南追击。

汽车真是个好东西,父亲心底里由衷地赞美道,向来都是敌人乘车追我们,现在倒了个个,我们乘车追敌人,难怪父亲和战友们那么的兴奋。十一月在北方早已经是霜冻的季节,但是岭南地区却是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河汊、稻田、甘蔗地,海面上吹来的风温暖、湿润而带点儿咸味,这是父亲再熟悉不过的家乡景象。

入夜,部队仍在继续追击。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和车队扬起的长长烟尘打破了夜晚的宁静,车队一路飞驰,夜色苍茫间掠过土瓜岭、南蒗镇、翠亨村,直捣残敌盘踞的上、下栅和唐家。在夜色中部队包围和进占了上、下栅,但是只俘获伪巡防队数十人和一、二十条破枪。审俘后得知敌第一O九师已由唐家湾乘船通过海路逃窜,敌保三师、保五师残部也已连夜沿陆路南逃。

带队进入下栅的父亲一面向团部汇报情况,一面率领部队弃车经燕子埔走山路,取捷径追击和堵截敌人。经两天长途跋涉的部队克服疲劳和饥渴,继续发扬在淮海战役中追击和歼灭杜聿明集团时的顽强斗志,借助微弱的星光和为数不多的手电,连夜翻越崎岖险峻的大镜山。

当部队翻越大镜山来到一条叫白石的小村子时,天才蒙蒙亮。父亲和战士们惊讶地望见前方山下出现一道造型怪异的西式关闸,关闸前有不少身着奇装异服的外国士兵把守,再往前望去密密麻麻的中式瓦房和西式小楼挤满了一个小小的半岛。这时,朝阳刚刚从海面升起,金黄色的霞光洒在炮台山高高的教堂屋顶和望洋山白色的灯塔上;教堂的钟声惊起了一群夜宿的鹳鸟;朝霞渐渐地染红了广阔的天际和海面,但街道上的一排排路灯尚未熄灭,港湾里停泊的船只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很美丽的一幅景象!

噢,那就是澳门,我们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0

三十七、解放全中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