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四十、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酒!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9/4 10:56:52

经过亚庀当地医院医生的详细检查,其实父亲除了血压高了点外也没其他的什么大问题,主要是伤心过度,加上这一段时间吃的少,又没有休息好。在医院住了两天,输了些降压药和几瓶葡萄糖、生理盐水进去,又在我众多的叔叔、婶婶、姑姑和表兄弟姐妹等的劝说和挽求下开始吃了些许燕窝粥,精神明显好了很多,所以没多久就可以出院回去休息了。

在父亲休息养病期间我每天都海吃海喝,到处瞎逛。这里的热带水果好得真是没法说,又甜又大又便宜,还有各种海鲜,码头上刚搬下船的海虾大得吓人,三、四个就足有一斤重,一个大螃蟹就足够一家子人吃上一顿。美中不足的是当地人,包括叔叔家厨子的烹调方法我不很接受:新鲜生猛的海鲜不是放些印度来的什么咖喱去煮,就是倒进半瓶番茄酱去炒,不中不西的,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不过吃过的每一人家和餐馆的奶茶都很美味,让人无法拒绝地喝完一杯又一杯。

嗨,回去一定要记得去医院验血糖,估计又得严重超标。

回家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临行前叔叔以他客家公会会长的名义邀请了当地各界华人的头面人物,在当地最豪华的皇宫大酒店摆了十多桌酒席为父亲和我饯行。

在这种喜庆的场合饮酒是难免的,席间众多亲友和来宾频频向父亲敬酒,自从我成年后(在父亲的眼中我的成年是从我三十岁结婚那年才开始的)这种情况一般由我代劳,只要不过量父亲一般是不干预我的,何况今晚的酒是XO,这种酒在咱国家都要卖RMB一千五一瓶,更别说在这个普通啤酒都要卖到三、四十元人民币的穆斯林国度,酒虫早已经在我肚子里打转了。我主动站起来很熟练地向前来敬酒的亲朋来宾道歉,说父亲身体不适不能饮酒,由晚辈代他老人家先敬各位长辈云云,并和来者一一碰杯。

我喝酒的架势竟然赢得来宾一片喝彩,说什么“豪气云天”、“不愧将门之后”、“虎父无犬子”,搞得我都有些飘飘然了。

说来也怪,自我记事开始就从未见过父亲喝酒,不单我,包括母亲在内的所有父亲身边的人都知道父亲滴酒不沾。而我却从读中学时就开始和同学在宿舍里偷偷用省下的伙食费买酒喝,渐渐地发现自己的酒量其实也蛮不错的。人们常说酒量是遗传的,但为什么我的父亲却滴酒不沾呢?我曾为此困惑过一段时间,曾经把自己的身高(父亲一米八几的个子,而我却仅仅一米七出头,刚刚脱离三等残废线)和酒量与父亲联系起来,曾一度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父亲亲生的。

父亲真的是不会喝酒吗?

一九五一年一月下旬,已调任十五团团长,刚刚在广州郊区和番禺、顺德地区完成剿匪任务的父亲奉命率部进入广州城,他们将从那儿登车开赴抗美援朝前线。

关于赴朝作战的原因和目的,父亲的回答就是那八个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句口号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耳熟能详,但出生于新中国成立后的年轻人却并不一定能真正懂得她的含义。对于近年来出现的对赴朝作战目的和必要性的质疑,父亲表现的 相当愤慨,“保家卫国”这几个字真的不是时下养尊处优的所谓精英们可以理解的,只有那些在旧中国生活过,切身感受过帝国主义的歧视和欺压,亲人被杀害,房子被烧毁的老一辈中国人才会有切身的体会,那真正是切肤之痛。

我打开历史书发现:从明朝开始,日本人每一次全面入侵中国的企图都是从朝鲜半岛开始的,当其时美国在日本和朝鲜屯兵数十万,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北朝鲜?

出发的那天,整个广州城都成为欢乐的海洋。广州各界群众拉起横幅,敲锣打鼓,抬着各种慰问品前来欢送赴朝部队。热情的广州女青年和女学生给每一个即将赴朝参战的干部战士胸前都戴上一朵大红花。欢送的队伍中还有几支舞狮的队伍和高跷队,象过年一样,着实热闹。站台上也站满了欢送的人群,一支由广州高校女学生组成的欢送队不但人漂亮,口号喊的也特别响亮,吸引的包括父亲在内几乎所有年轻指战员的目光。

告别领导、留守的战友和欢送的群众,列车在军乐队雄壮的乐声中徐徐开动……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祖国,卫和平,就是卫家乡。祖国好儿女……”

奔赴前线的指战员和送行的干部群众都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列车离开广州站一路呼啸着奔腾向北,沿粤汉和京汉铁路出南岭过江汉平原一直向北驶出山海关,从郁郁葱葱的岭南来到白山黑水的东北。半道上已经换上冬装的父亲静静地坐在铁皮车厢的门口,望着外面铅灰色的大地和白色的积雪心绪澎湃。

一样的铁路,一样的列车,十几年过去了,所不同的是他已经由一个被帝国主义走狗欺负的小男孩成长为一名人民军队的干部,而且率领战士们正在赶赴痛扁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路上。曾经目不识丁的农村少年从温暖湿润的祖国最南方战斗到中原的广褒大地,现在又来到祖国的最北端,还将出国战斗,父亲真的很感慨。

大半个月后,也即是一九五一年的二月中旬,父亲他们来到了一个距离鸭绿江数十公里的凤城,一座有着一个很漂亮名字的小城。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凤凰父亲不得而知,但眼前所见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庞大的军营和仓库,全国各地、各个方向运来的物质和兵源大多在这里集结和中转,整个城市都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

在这里部队接到华南军区命令:除父亲及少数几名营连干部外,十五团排以上干部全部返回华南军区另行安排任务,十五团全体战士就地向有关部队移交。

办好交接手续后,父亲随接待的干部走进六十三军在凤城郊区的临时驻地,他看到的是一幅紧张有序的战前景象,这是一支由聂帅带领着从晋察冀边区走出来的老部队。父亲对自己能成为这支具有光荣传统部队的一员而赶到自豪,同时对即将开始的战斗生活充满了期待。

在一顶军绿色的大帐篷里父亲见到了一X八师五X三团团长――一个高大壮实的北方汉子。团长放下手头的事情上前和父亲握手,同时上下打量了父亲一番,连声说:

“好,好,这身板长的好!年轻、干练,不愧是华野从淮海战场走出来的战斗英雄!”

在大部分人印象中来自广东的同志身材一般都比较矮小瘦削,加入部队这么多年父亲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旁的政委把一口盅热气腾腾的开水递到父亲手上,说:“冯主任推荐的淮海战役英雄当然不是一般人物了。”

父亲这才得知他的老领导冯老师不久前也调到六十三军。过去一年六十三军一直在三原、耀县、蒲城地区开荒种地,发展生产,并抽调一部分部队支援修建天(水)宝(鸡)铁路,是二月上旬才到达辽宁凤城地区集结。因为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都在从事生产建设,部队有不少干部被抽调到地方和其他部队,加上部队现在一下子补充进来了很多新兵,所以急需年轻、有战斗经验的干部。父亲这时知道他此次被留下并被安排到这支光荣的部队的原因了。

团长问父亲有什么要求,父亲回答:“没有,服从组织安排。”

团长把父亲按在椅子上,自已也在对面坐下来,点燃一支烟,说:

“团里现在只有副参谋长一个位置空缺,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由地方部队转到主力野战部队,职务降一级是很正常的,父亲之前已经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了,但这个安排显然并不是父亲想要的。

“团长,政委,能不能考虑一下把我放到营里,实在不行安排到连队也行。”

“……”

团长和政委商议了一下,其实目前最缺乏的还不是机关干部而是营连军事主官。四营营长在修建天宝铁路的期间得了重病,目前尚在治疗,无法归队,这个主力营的营长人选让他们两位挠破了头。四营教导员是个老政工,稳重可靠,但没有担任过军事主官,欠缺独立指挥战斗的经验;副营长是从陕北走出来的老八路,倒是身经百战,只是没有什么文化,鲁莽,缺乏一点儿沉稳和机智,四营正缺乏一名性格、战斗经验和文化程度都较全面的军事主官。于是,团长同意了父亲的请求,安排父亲到四营任营长。

晚上,在五X三团干部聚餐会上,团长向五X三团的全体干部介绍了父亲和其他几位新安排到团里的干部。考虑到这是五X三团赴朝前的最后一次聚餐,团长特别的豪爽,团里干部敬的酒他来者不拒,碰杯后一一照单全收,连平时不怎么沾酒的政委也连干几杯。酒过三巡后,脸色微醺的团长一把拉着父亲,一张台挨一张台地敬酒。每到一张台,团长都操着一口大嗓门说:

“这是新来的四营长,俺兄弟。喝了这杯酒后,从今往后大家都是一条炕上睡觉、一张桌子上喝酒的兄弟了,以后如果有人对俺兄弟不仗义,就是对俺不仗义。干!”

不喝酒的父亲每次碰杯后都只是礼节性的举杯碰一碰嘴唇而已。

一圈下来回到自己位置,对面的一营长陈安有些不乐意了,他拎起一瓶老白干走到父亲面前,说:

“四营长,你们广东人感情是喜欢养鱼,这一轮下来杯里还是满的。”说着,右手拿过两只海碗,左手把酒瓶瓶口送到嘴边,龇牙“啪”的一下就把铁瓶盖给咬开了,把一瓶酒平均倒进面前的两个海碗,然后举起其中一碗,对父亲说:“咱陈安是粗人,没有四营长你那么斯文。来,俺敬你一杯!”

说完仰头就把一碗酒给喝干了,然后双手把碗翻过来,碗口向地,双眼炯炯地望着父亲。

父亲也站了起来,他带着歉意对一营长说:“陈营长,十分感谢你敬的酒,但我真的不会喝酒,请你原谅。”

一营长绯红的脸上带着不悦,语气也明显较冲:“今天咱全团人都高兴,连平时滴酒不沾的政委都喝了不少,要看得起俺老陈的话就把这碗酒给干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喝酒。”

拉扯间父亲别在胸口口袋的钢笔掉在了地上,父亲屈身去拾。

“难怪人家说你们广东人都没有卵子,不喝也行,把酒浇头上吧!”一营长说着就端起碗作势欲往父亲头上浇去。

“陈安,大家都是革命干部,你想干什么?”在饭堂另一头和人谈话的政委闻讯过来,喝住了一营长。

四营副营长刘明贵也赶忙过来一面向一营长赔不是,一面夺过一营长手上的碗,代父亲把酒给喝了。同时团里几个营级干部也上来把一营长拉一边继续喝酒去了,这才解了父亲的围。

经这么一闹,大伙儿都有些兴趣索然,聚餐会也就早早地散了。这也难怪,自古英雄多爱酒,酒可以激起人的豪气,可以凝聚兄弟、战友间的感情,好处很多,所以男人间一直有“宁伤身体,不伤感情”一说。

0

四十、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