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四十一、发誓从此不喝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一、发誓从此不喝酒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9/16 17:45:51

营部的气氛有些尴尬,父亲在默默地清理身上、衣服上溅到的酒水,尾随父亲进来的刘副营长想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转身自己回宿舍睡觉去了。老成的教导员交待好通讯员给父亲打来洗脸的热水并对父亲说,要他早点儿睡,然后自己也离开了。

夜深了,隔壁铺位的通讯员发出匀称的呼吸声,睡得正酣。但是躺在行军床上的父亲却辗转反侧,久久不能成眠。那件事情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父亲的心口,让他永远也无法摆脱……

那是一九四二年春节前的一天,已经被提升为小队长的“老班长”带领小队在九广铁路平湖车站附近袭击了日军的一列火车。据掌握的情报这只是一列普通的客车,大约于傍晚六时左右经过平湖车站,押车的日军不会多于一个班。冬天天黑的早,六点钟天已经全黑了,老班长他们原本打算趁夜色截停火车在其拖挂的行李车搞些物质给养就撤。

但是,当火车被截停后,老班长他们遇到了预想不到的猛烈抵抗,特别是列车中部靠行李车的那一节包厢里的日军,用步枪和手枪拼命地还击。趁着车厢里敌人火力被阿刘准确而猛烈的勃朗宁机枪火力压制住,父亲和“大只凤”等几个队员分别从两侧摸上前去,把几颗手榴弹从车窗塞进去。

“轰轰”几声巨响后,父亲冒着呛人的硝烟冲进车厢去,发现里面东倒西歪地躺着几名日军。透过车窗外照进来的星光,父亲看见其中一个挂指挥刀、军官模样的日军身上背着个很精致的黄皮包,但当他上前去摘鬼子身上皮包的时候,已经“死去”的鬼子军官却突然睁开眼睛拼命地同父亲争抢皮包。就在父亲被吓得呆了一下那刹那间,小鬼子的双手狠狠地掐住了父亲的喉咙,让他几乎窒息,幸亏后面冲上来的“大只凤”眼明手快,一刀就劈开了鬼子的脑壳。

押运的日军在车厢顶架起机枪“咔咔咔”地扫射着,掩护着日军从车头和车尾两个方向向队员们扑来,敌人的数量和火力都远远地超过了事先的估计,老班长发出了撤退的指令。游击队员们不得不放弃了行李车上的物质开始交替掩护后撤。

在回营地的路上,老班长一直都在为伤了几个队员而未能取得战果、夺得物质给养而懊恼,他们不知道与此同时驻东莞和宝安两地的日军正闹成了一锅粥,原来小队队员们打死的那个日军军官是侵华日军华南行营司令部的一个参谋,其身负向驻香港日军传递作战计划的任务。广州的日军司令部勒令驻宝安、东莞和惠阳的日军立即行动,寻找和歼灭劫车的我游击小队,找回被劫文件。

中途休息时,老班长仔细地察看父亲交上来的挂包,这是一个皮质和做工都很精致的皮包,皮包里面只有一个贴着封条的牛皮纸档案袋,拆开档案袋里面都是些写着日文的文件和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图。老班长估计是日军的什么情报就把皮包留在身边,准备过些天和大队会合后再交上去。

经过一天一晚的行军,小队回到了驻地――位于白云嶂山深处一条叫半天云的偏僻小山村。这是一个坐落在半山的村子,说是村子其实只有四、五户人家,村民老实、可靠,地方偏僻,外地人大都不知道在莽莽大山深处还有这么一条小村子,这是父亲他们小队呆得时间较长的一个驻地。

还没进村子,望见队伍回来的小队留守王守财就和几个欢天喜地的村里小男孩一块儿远远地迎了过来。队伍外出执行任务有大半个月了,长途跋涉和作战,大家都比较疲倦,需要休整,加上马上就要过年了,老班长从小队的经费和缴获里拿出十几块银元,要负责后勤的王守财找两个可靠的村民到外面的墟市买些粮食、猪肉回来。

除夕的那天天气格外的寒冷,傍晚时分天上还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队员们挤坐在草棚里开始吃年夜饭,王守财拿出两个上面贴着花花绿绿洋文的玻璃瓶来,那是在大只凤从火车上扛下来的箱子里找到的。见到那两个精致的玻璃瓶老鬼那深凹的双眼直放光,他飞快地上前一把撰起一瓶打开呷了一口,干瘪的脸上立刻充满了生气,仿佛那就是玉皇大帝的九死还魂水。他告诉大家那是白兰地,洋鬼子那里出产的顶级好酒,很贵,他也只是以前在旧军队的时候见过大官们喝过,自己却从未有机会一试。因为是除夕夜,大家平时过得都是清苦的生活,难得改善一下,轻松一下,所以老班长只是交待大伙儿喝少点,也就没有制止大家。

老班长安排好了岗哨回到席间,因为寒雨天气腰腿痛,在队员们的劝说下也干了几杯。年少的父亲不大喜欢白兰地的味道,觉得太辣了,反倒比较喜欢房东大婶自己酿的客家黄酒,甜甜的很好喝。那天晚上大家都很高兴,饭后王守财和村里的小孩子们还放起了烟花。喝完酒后的父亲感觉暖暖的、晕晕的,所以早早地就回到自己的铺位睡觉去了。

后半夜轮到老鬼站岗,喝多了酒的老鬼趔趔趄趄地找了个避雨的地方倒下,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完全没有发现鬼子已经趁夜色悄悄地摸上山来。等一个起床拉尿的队员发现时,鬼子已经到了小村的边上了。

豁然惊醒的老班长悔恨莫及,他立即唤醒所有队员一面抵抗,一面向村后撤退,但为时已晚,所有下山的通道都被敌人封死。事后查明那天晚上敌人一共出动了两个中队的日军和数百伪军,已经将整座山围得水泄不通。

情况已经很明了:是内奸把敌人引上山的,而全小队唯一有这个机会的人就是王守财。这个王守财当初就是因为欠了大笔赌债被“大耳窿”(放高利贷者)追债才参加游击队的,原本入队动机就不纯。参加游击队后因其体力差,但有点文化,被安排负责后勤和文书工作。他参加游击队后仍恶习不改,多次利用外出的机会嫖娼和赌博,再次欠下大笔赌债后被赌场打手威胁要砍断他一只手,为保命他向身为汉奸的赌场老板自首,声称愿意提供抗日游击队的情报来抵债。这次就是他利用下山采购的机会在墟镇里支开两个村民,趁机向日军提供小队曾袭击火车并缴获一批文件的情报。夜晚他又根据鬼子的指示先灌醉了老鬼等一干游击队员,然后自己主动顶替第一道岗哨的队员,发出信号引导敌人上山。

仗着数量和火力的绝对优势鬼子很快就攻进了村子,仓促应战的小队队员们大部分在战斗中牺牲,仅老班长、阿刘、大只凤和父亲等几人得以撤退到后山的山顶。敌人显然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知道这是一条绝路――山的背面是一道数十米深的陡峭悬崖,无路可走。几次攻击失败后,鬼子就分兵把后山团团围了起来。

这伙鬼子格外的残忍,几个被俘的伤员简单审讯后即被当场处决了,这还不算,最令人愤慨的是鬼子连十几、二十个无辜的村民也不放过,男女老少全部被杀害,房屋全部被焚毁。父亲他们在山顶眼睁睁地望着鬼子杀害自己情同手足的队员和村民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恨得眼睛都要滴出血来。

老班长要大家清点了一下弹药,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子弹和几颗手榴弹,仅存的几个队员大都带伤。老班长知道小鬼子在等什么,他知道天一亮鬼子将会再次发起进攻。他把父亲叫到跟前,要父亲自己从后面的悬崖爬下去,他知道父亲曾顺着藤蔓爬上过悬崖中间的鹰巢,将叼吃村民小鸡的老鹰的家给捣了,为此老班长还批评过父亲。但父亲说什么也不肯丢下老班长和队员们自己走,两年来的共同战斗生活使他们间产生了比兄弟之间更深厚、更真挚的战友之情。

“同生共死,不当逃兵!”父亲望着老班长坚定的说。

老班长急了,一把揪着父亲的衣领,指着山下燃烧的村子和被杀队员、村民的尸体,对父亲说:

“看到了吗?现在只有你能从后面的悬崖爬下去,去找部队,去找大队长,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一切。记住:战友和村民的血不能白流,血债要用血来偿!”

他顿了一顿,突然想起了什么:“鬼子对我们一个小队这么劳师动众肯定不会那么简单,难道是……?”

他把腰间的皮包捧在面前若有所思,说:“很可能和这个有关。凌仔,你在火车上看见挎这个包的鬼子军官是什么军衔?”

父亲回想了一下,回答说:“当时车厢里黑乎乎的,没留意,不过估计是个比较大的官,身上挎的军刀好像很高级,很漂亮,只是当时没来得及摘。”

老班长寻思皮包里的文件真的有可能是小鬼子的重要情报,他把皮包交给父亲,郑重地命令他:“把皮包背好,现在我命令你立即从悬崖爬下去突围,你要保证将它完好无缺地交到大队长手上。”

泪水已经挂满了父亲的脸庞,他一面抽泣一面回答:“……我、我保证。”

末了,老班长深情地摸着父亲的头,说:“我们的凌仔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了,路上小心。转告大队长我们第三小队革命到底,誓死不当叛徒!”

……

第二天早晨,老班长带领阿刘、大只凤等几个幸存的第三小队队员打光了剩余的少量弹药,然后和蜂拥而上的数百日伪军展开白刃战,最终全部牺牲,以鲜血履行了自己的誓言。

……

0

四十一、发誓从此不喝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