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四十八、勇气与钢铁的较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八、勇气与钢铁的较量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20/1/13 16:09:04

到了当天下午,战场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敌机轰炸的重点除了山上我军阵地外,公路两旁也是轰炸和扫射的目标。敌机轰炸完后,敌人的坦克部队除压制我火力外开始重点用喷火器和火炮清除公路两侧约一、二百米范围内的树木、灌木丛以及一切可能被我军用于隐蔽的地形地物。

乍一看见那钢铁造成的乌龟壳不但能开炮,还能向外面喷火,如此这般的西洋景真的让这班初出国门的战士们大开眼界。但是,父亲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果然,当美军完成了道路两侧的清理工作后,从后面调来了两台形状怪异的机器:象坦克却没有炮塔和主炮,前面顶着个大大的铲子。这两台怪异的机器(事后父亲才知道那是美军的装甲推土机)在坦克火力的护卫下开始清理填塞道路的泥土和沙砾,它们把路面上的泥土沙砾铲起然后推入路边的小河中,没多大功夫就清理出上十米的道路。

朝鲜战争刚爆发时,才经历了在欧洲大陆平原同纳粹德军进行坦克大决战的美军并不认为朝鲜半岛是能有效使用和发挥坦克这种突击利器有效性能的地方,因为那里河流纵横、满是崎岖的山地,地形对坦克来说太复杂了。但是朝鲜人民军却给美国人上了一课,他们将坦克分散配置给步兵团、营用于引导步兵冲击,在战争初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成为战争初期人民军能迅速突击南下的主要因素之一。美国人这才如梦初醒,迅速调集大批坦克入朝作战。其步兵师的标准配置是各型坦克149辆,装甲车数十辆,各种口径火炮近千门,以及各种配套的工程车辆包括直接用于一线清障的装甲工程车辆。

相比之下我人民志愿军不但火炮少得可怜,连步兵反坦克武器和器材品种也是寥寥无几,性能落后,而且数量严重不足。以父亲所在的四营为例仅装备了有限的几门60火箭筒和一些反坦克手雷,除此之外就只有炸药包和爆破筒了,如果这些也算的上是反坦克武器的话。而四营所在的六十三军还是出国前才刚刚换装苏式轻武器的部队,其他部队的条件只会更差,这些就是我军营连以下单位反坦克器械的全部。

即使是这些仅有的反坦克器械性能也严重不足:在雪马里外围的阻击作战中父亲他们就发现,60毫米火箭筒的有效射击距离仅为50—70米,而且穿甲性能严重不足,只能打美军的M24“霞飞”等轻型坦克和汽车,对中型坦克穿透力不够,曾经多次出现美军坦克连续被我火箭弹击中仍向我阵地扑来的情况;投掷反坦克手雷的距离则更近,十米之内,以六至八米效果最好,投掷点以选择敌坦克后部的油箱和发动机散热窗最佳;至于爆破筒和炸药包,那简直就是零距离亲密接触了。

器械条件的制约决定了我人民志愿军的反坦克作战方式必定是敢死队的方式,反坦克小组的每一位成员都是敢死队员!

我不久前曾同父亲一道观看伊拉克游击队袭击美军装甲部队的电视新闻,对于反美武装仅能击毁美军极少量坦克,且还都是以路边炸弹的方式这个战果(被直接攻击击毁的多是斯崔克、悍马等轻型装甲车辆),父亲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说:如果换了我们早他X的都给端了。

的确,大凡有点儿军事知识的人都知道坦克除正面外其他三面的装甲都相对薄弱,特别是位于车体后部的油箱和发动机散热窗附近。但是,从武装到牙齿而且从来都不缺弹药的美军坦克侧后发动进攻,而且要抵近到距离美军坦克纵队六十米、十米甚至更近,那简直是找死,是自杀。无论成功与否袭击者都将暴露在美军的强大火力打击之下,完全没有生还的可能。

从伊拉克游击队袭击美军坦克联想到志愿军的反坦克作战方式,我不禁对志愿军反坦克队员们用自己的血肉和钢铁般意志创造的奇迹肃然起敬。近距离面对这喧嚣着绞杀我战友而又貌似刀枪不入的杀人利器,这些年轻的战士们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智慧!

在随后的时间里四营官兵先后发起了几次反坦克出击,以期摧毁敌人的装甲推土机。但是,敌人坦克和装甲车辆上的轻重武器在其预先清理完毕的一、二百米“隔离带”上构筑了密集的拦截火网,以优势火力对我出击部队进行隔离、绞杀,我出击的几批反坦克小组均被敌火力杀伤。二百米,正常人全速奔跑也就三十秒上下的时间,但就是这区区的三十秒将我们的反坦克队员阻隔在外,无法突破。

正当父亲焚心如火的时候,前面我军阵地上三个志愿军战士怀抱武器,蜷成一团,从山坡上快速向公路滚去。那焦黑的地面可是密布着尖锐的石块和树桩呀!透过望远镜看去,原来就是六十五军的那个班长和他的两个战士。

转眼间除一个战士不知道是被山坡上的石块撞伤还是被敌人火力杀伤外,其余两人都顺利地滚到了山下的公路边。班长依托一块大石开枪吸引敌人火力,成功地掩护另一战士用日制的磁性反坦克手雷炸毁了近处的一辆敌人坦克,但是,那名战士旋即被后面的其他敌人坦克发现,壮烈牺牲。

班长利用敌人坦克视线和射击的死角,灵巧地迂回上去,向另一辆敌人的坦克甩出了一颗苏式破甲雷。又是一声激烈的爆炸过后,班长绕过被击中的敌坦克准备继续去消灭敌人的装甲推土机。正在这个时候,父亲在望远镜里惊讶地发现被破甲雷击中的敌坦克炮塔盖竟然打开了,一个美军从里面探出身来用冲锋枪向班长扫射,班长当场倒在密集的冲锋枪子弹激起的尘土和血泊中。

不知道是角度不对还是手雷本身就威力不足,这枚破甲雷竟然没有击穿这辆以创建美国坦克部队的潘兴将军名字命名的M26坦克。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我军营连以下步兵单位最有效的反坦克武器竟然是些老式的日制磁性反坦克手雷,这种数量不多的老式手雷可以牢牢地吸附在坦克身上,威力也很大,几乎每击必中,深得战士们的信赖。这个中的原因与其说惋惜,更多的是无奈。

在战士们的惋惜声中,父亲再次惊讶地发现血人般的班长缓缓地在地上爬动着,由于他们携带的唯一一颗磁性手雷已经用完,所以他来回爬动着,一根一根地从牺牲的志愿军战士身上收集爆破筒,一共三根。他一把将额头上那个美丽的小女兵不久前刚给他缠好的新绷带扯下来,一圈一圈地把三根爆破筒绑紧。那个刚刚又把身躯缩回乌龟壳里的美军大兵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被他“杀死”的中国士兵正在以他完全意想不到的毅力,拖着长长的血迹正在再次向他和他的乌龟壳爬近。

父亲在望远镜里清晰地看见:班长艰难地把爆破筒塞进了敌人坦克的履带中,由于这一段艰难的爬行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和鲜血,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离开了。但是,他依然毫不犹豫地拉着了爆破筒的导火索。

最后时刻,班长回头望着身后的战友们,也许他想向战友们告别,也许他想向同志们交待什么。

班长就这样安详地在烈焰中与敌人的坦克同归于尽了。

父亲和四营的战士们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所有战士的眼睛都被泪水所湿润。

四营的战士们仿效班长的做法,穿上厚厚的几件棉衣,把头缩在怀里向山下滚去,用手雷和其他武器陆续击毁了几辆敌人的坦克和推土机。

被击毁的敌人坦克、推土机残骸淤积在公路上,再次阻塞了敌人前进的道路,战场上又出现了暂时的对峙局面。

天色渐渐地黑了起来,公路上的敌人收缩组成防御态势,车辆上的探照灯把公路两侧照得通明,防备我军突袭。至此,上级交给四营的阻击任务已经完成,大部队已经顺利通过了四营身后的隘口。趁夜色同敌人脱离接触,尔后迅速北撤拉开与敌人的距离是部队能安全抵达指定集结地域的关键。但是,后面传来的消息:还是没有见到担任后卫的陈安和一营战士的身影。

0

四十八、勇气与钢铁的较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