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五十五、大地在燃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十五、大地在燃烧!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20/4/24 15:43:49

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悲伤,也没有空余的时间喘息,打下579高地后父亲安排将张连长等重伤员抬下阵地运往后方,同时立即组织剩下的干部、战士整修工事,补充弹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这是在和时间赛跑,天一亮敌人的反扑就要开始了。父亲围着高地爬上跑下察看地形,对连队的火力配置进行调整,特别是那十几挺轻重机枪的布置,他不断地调整各机枪火力点的位置,要求既要相互之间形成交叉射界,增强杀伤效果,又要尽量避免突出和暴露,以免甫一开战就被敌人的炮火杀伤。

当父亲和他的四营官兵在579高地上彻夜忙碌的时候,在高地南面一百多公里外的美军前线司令部也没有停歇,被值班参谋从睡梦中唤醒的美军前线总指挥范弗里特中将正在大发雷霆。

这次战役从一开始他就严格按照主帅李奇微的策略,先节节后退消耗志愿军的物质和体力,然后集中有生力量进行反击。的确,这是个完美的计划,起码在到达铁原之前是完美的,进展完全如原先设想的那么顺利,也曾围住和歼灭了一些中朝军队。但是,正当“联合国军”高歌猛进,锋芒直指平壤,继而完成他的老上司麦克.阿瑟“用鸭绿江的江水打湿裤脚”的未竟大业时,他和他的现任上司李奇微都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是:这支弹尽粮绝,节节退却的疲惫之师竟然在最后的时刻转过身来,同“联合国军”的钢铁洪流以死相博,而更为让人不能接受的是这支败军之师竟然以血肉之躯死死地挡住了由几乎所有现今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最精锐的部队组成的“联合国军”的去路,誓死不退。

每一个山头都要经过激烈的争夺,每踏出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铁原,这个朝鲜半岛中部的小城成为一部巨大的绞肉机,无情地将交战双方投入的人员和物质统统碾碎。

作为美军及其领导的所谓“联合国军”前线总指挥,范弗里特心里当然十分清楚这支临危受命部队的目的。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向前推移,志愿军的主力将获得宝贵的时间集结军队,重建战线。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联合国军”苦心筹划数月、歼灭志愿军主力、一举扭转朝鲜战局的“完美计划”将成泡影。

操劳了数日的范弗里特得到了依靠空降奇袭、联合国军占据579高地的消息后,郁闷了多日的心里终于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他知道得到了579高地就可以大大压缩志愿军的防御空间,从而向前推进数公里,铁原指日可待。谁不知觉还没有睡醒,高地就得而复失,他的愤怒可想而知。

果然,天才刚亮“联合国军”就在范弗里特连续若干个电话的催促下向579高地发起反攻。这次,美军的一线指挥官丝毫不敢含糊,由美军亲自上场打头阵。

猛烈的炮击过后,几乎被泥土掩埋的父亲从战壕里探出头来,看见敌人的步兵开始冲锋了。父亲发现美军冲锋的方式和队形与志愿军绝然不同:士兵抱着枪走在前面,军官挥舞着手枪在后面督战,那情形简直就是几只牧羊狗在后面驱赶着一大群绵羊在往山上走。

父亲指示身边的重机枪手瞄准羊群后面张牙舞爪的几只“牧羊犬”,作为一名老机枪手他对这种称作郭留诺夫的苏制43式7.62MM重机枪情有独钟,而且相当的熟悉,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摆弄几下:1000米的有效射程,装上重弹最大射程甚至可以达到惊人的5000米,射速250发/分钟,枪架上可以加装钢质挡板保护射手。装上250发的弹链,她的有效射程、弹丸杀伤力、射速、火力密集度和持续性都不是父亲曾经使用过的勃朗宁、ZB26捷克式和小日本的歪把子等轻机枪可以比拟的。理论上只要被她瞄准,短时间一阵密如雨点的弹雨泼过去,任何人都决无生还的可能。

几个点射过后,在美军士兵后面督战的几个军官都先后被撂倒了。没有了督战军官的美军士兵真的就象一群失去了牧羊犬的傻绵羊,手足无措,不知道该继续进攻好还是后退好,傻得更可爱的是有的竟然连趴下躲闪也忘记了。也许是民族的性格使然,相比父亲曾经面对面战斗过的那些单兵战术纯熟的日军,极擅长逃跑、躲避的伪军、国民党军和擅长装死、躲避等逃生伎俩、极其狡诈的南朝鲜军,美军士兵冲锋的方式是最傻的。但美军也不是一无是处,他最擅长和常常凭之取胜的是其强大的地空立体火力打击。

如果不是敌人强大的地空火力,以四营的火力设置,各火力点间互为依托,相互策应,每一个防御面都可以形成四、五挺机枪的交叉火力,也就是说在这个区域内一分钟可以倾泻超过1000发的各型机枪子弹,那简直就是一场金属的雨,只要进入这个区域,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生物可以生还。

但是,美军拥有全世界最为强大和完善的地空火力协同,还有那成千上万吨似乎永远也用不完的弹药和钢铁。

第一次反攻被打退后,美军又开始了大规模的火力袭击。首先是超低空飞行的敌人轰炸机呼啸而至,投下大量的燃烧弹和钢珠杀伤弹,整个高地陷入一片火海;高地上的火还没有熄灭,敌人远程炮兵的炮击又开始了,大口径炮弹把阵地上每一寸土地都犁了个遍;然后是敌人营连单位装备的各型中、小口径直瞄小炮,以及步兵手中的无后坐力炮、火箭筒等,连敌人的坦克也开到山脚下,对着我阵地上的火力点瞄准射击,支援其步兵冲锋。密集的炮火将双方阵亡士兵尸体再次抛向半空,撕扯成碎片,搅拌在尘土中。

整个大地都在燃烧!

相比敌人的飞机和远程大炮的轰击,敌人的坦克和中小口径直瞄炮火对防御一方的志愿军战士威胁更大,这些小炮射击时虽然没有前者的轰天动地,但是不少躲过了敌机和大炮轰炸的志愿军战士却倒在了敌人的直瞄炮火下,特别是志愿军的机枪手。大家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在众多的抗美援朝影片中都曾出现这样的一个情景:志愿军的机枪手中弹倒下了,后面的战士立即顶上;再倒下,再顶上;直至最后一人。这绝对不是导演一时的杜撰,完全是当时残酷战斗的真实再现。因为忌惮我军机枪火力对敌人的强大杀伤力,敌人的直瞄炮火近距离专门轰击我机枪火力点,因此机枪手是我志愿军在防御作战中伤亡概率最高的兵种。

到了第二天下午,不单机枪手,连父亲带上579高地的一百多号人也都所剩无几了。

炮弹爆炸的火光和激起的烟尘散后,被连日炮火轰鸣震得有些耳背的父亲发现身旁的重机枪不再“突突”地鸣响,解除了致命威胁的美军士兵鱼贯向主峰涌来。他扭头看去,重机枪班的战士全部倒在尘埃和血泊中,全班十四名战士已经陆续牺牲,那挺带钢铁护盾的郭留诺夫重机枪左轮折断,歪在一旁。

父亲丢下手中的“波波莎”三步并两步弯腰冲了过去,扳正枪身,接上弹链,拉动枪栓上膛,还好,可以发射,只是枪架被炸坏了一边,没法瞄准。

“来一个人!快来一个人!”父亲大声地嘶喊。

“营长。”

随着一声微弱的回应,父亲看见身后的泥土里爬出一个浑身上下被泥土和硝烟熏裹得焦黑的战士,身上的军服早已经被无情的炮火和凝固汽油弹烧燎得衣不裹体。

那是营部的通讯员小赵。

小赵艰难地爬到父亲身边,挪过一个弹药箱垫在机枪的左侧枪架下并用双手死死地抓住枪架以固定枪身。

父亲右手扳机,左手刹车,操纵着郭留诺夫粗壮的枪体,那明显比普通步枪弹大一号的重机弹如火龙般喷射,枪口所向之处,血光和尘土飞迸,如秋风扫落叶,又如惊涛拍岸,枪口所向之处进攻的美军成片成片地被打倒。

很快,一箱250发子弹就已经打光。

“小赵,装弹!”

“小赵,装弹!!!”

连喊两声都没有回应,原来小赵已经牺牲在自己面前了,但是他的双手却如同焊接一般仍牢牢地抓住枪架,与钢铁的机枪联结成为一体。父亲这才发现小赵的一条腿之前已经被敌人的炮弹齐膝炸断,他爬过之处留着一条长长的血路,这个几个月来早夕相处的小战士在战斗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却由始至终没有哼上一声。

“子弹?子弹???”

“还有人没有?给我来一名弹药手。”

面对满山遍野往上冲的敌人,父亲没有时间悲伤,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嘶哑着嗓门再次大声地对着四周嗥叫。

“子弹!”

“……”

父亲意外地发现提着子弹箱从后面窜上来的弹药手竟然是教导员。

他来不及细问缘由,只是机械地从教导员手上接过弹链,迅速上弹、拉枪栓、再次射击……

在教导员带来的四营后续增援部队的配合下,敌人的又一次进攻被打退了。

父亲的目光从骤然沉寂的山谷和尸横遍野的阵地前收了回来,他看了看身后的教导员和他带上来的那几十个兵。教导员从四营为数不多的幸存人员中挑出几十人连同团部支援来的二、三十个人,合并凑成了两个排,由他自己亲自率领一个排,冒险在大白天通过敌人的火力封锁线前来增援父亲他们,还未到达阵地已经损失近半。

虽然从上高地的那一刻开始父亲就没有打算再活着下去,他已经做好了和陈安一样打到最后一人的准备。但此时此刻,他望着紧紧抱着通讯员小赵残缺的身体泪流满面的教导员和身边为数不多、衣衫褴缕的战士,他的鼻子里一阵阵的酸楚。

他的四营,他的战士,他的兄弟们,基本上全部都在这里打光了,战斗的惨烈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

他也想让憋在心头的泪水肆意地洗刷沾满尘土和硝烟的脸庞,他更想大哭一场。

但是,他不能。

他和他的战士还要继续战斗下去。

……

1

五十五、大地在燃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