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平度城除奸记>第十四节 日伪军人心涣散 孙晋新巧擒周金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节 日伪军人心涣散 孙晋新巧擒周金平

小说:平度城除奸记 作者:国忠 更新时间:2018/12/30 8:48:30

今年平度的老百姓似乎已经看出了日本人就像秋后的蚂蚱没有几天蹦跶头了,对日伪军征粮队,想尽种种办法一拖再拖。鬼子的征粮计划眼看着就要落空,气得渡边在电话里一天要训斥黄东来好几遍。

孙晋新每天都焦急地等待着战斗打响,可大泽山方向偏偏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眼看着一场大雨就要来临,老百姓都说,就是把麦子烂在地里也不能让鬼子抢去。可说是说,眼瞅着忙了一年的粮食真的要是烂在地里,谁能不心疼呢。

渡边给黄东来和周金平下了一道严令,立刻集合警备大队和保安团的所有部队整装待发,他要亲自带领日伪军去地里看着老百姓收割麦子。渡边亲自率日本宪兵队出城,拉开了八路军发动秋季攻势的序幕。

原来,我军秋季攻势的战略意图正是引蛇出洞,以在平度城外围歼灭日伪军的有生力量。攻击部队利用占据平西解放区地理位置的优势,在突击日伪军的同时,帮助老百姓抢收秋粮并将粮食迅速地转移到安全地带。在兵力上占绝对优势的八路军胶东部队对付平度现有的日伪军是有充分的把握的。

由于大部分日伪军都被渡边赶到了田间地头,各据点只剩下几个哨兵和伙夫,很快都被八路军端了老窝。渡边命令黄东来率警备大队在前线坚守,命令保安团押运抢到手的粮食后撤,他自己带领宪兵队的鬼子迅速地撤回城里。回到宪兵队,他接通电话,请求青岛方面给以支援。战斗胶着了数日,等到青岛援军赶到时,我军已经撤离了战斗。

秋季攻势八路军歼灭了黄东来所属大部,被保安团抢走的粮食也大都回到了老百姓的手中。平东地区的解放,使平东和平西解放区连成了一片。平度全县除了平南地区以外,都恢复到了1942年“五一大扫荡”之前的有利局面。日伪军占领区只剩下了平度这座孤城和距离平度城数公里的狭长地带。平度的外围布满了八路军阵地。真可谓兵临城下。

秋季攻势让警备大队遭受到了沉重打击,元气大伤。黄东来向渡边提出请求,希望允许他的部队开进平度城内进行休整。渡边以黄东来征粮不力为由,拒绝警备大队入城。其实,渡边的心里还暗藏着一个更大的秘密。

今年的秋粮未能如数征缴,平度城里的粮食储备已经捉襟见肘。前几天,青岛驻屯军中村联队长向他透露,今后驻青岛联队的日军将分批撤离青岛,并逐步向平度一带集结。得到这一情报之后,渡边在心里开始筹划着如何把保安团请出城里,如何以疏散为由把城里的老百姓赶到城外,这样才能暂缓粮食匮乏之势。

很快,渡边就提出了他的应对八路军冬季攻势的防卫计划。驻扎在城外据点的日军小队全部撤进城内,城内只保留警察中队以维持城内治安,守备中队重归警备大队以补充兵源不足,特务中队分散到各个据点和警备大队开展联防。

城内的老百姓除了总商会所属的商家店铺以及相关人员以外,一律出城疏散。渡边还特别提到,黄东来的家属可以留在城里。一时间,城内乱作一团,老百姓纷纷出城寻找避难场所,商家店铺的货品被抢购一空。

福兴商行也同样未能幸免,很长时间无人光顾的生意,一下子被挤破了柜台。没两天的功夫,积压已久的货物全都卖了出去。商家们都跑到总商会,冲着会长叫苦连天。望着各商家空空如也的柜台,总商会长只好去找周金平,请他跟渡边求情,为商家们进出城办货提供方便。

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渡边对商家的要求非常支持。他要求周金平,必须保证商家进货通道畅通,商家出入平度城时只要提供有效证件,一律放行。周金平心里好生纳闷,城里的人员大幅减少,为什么还要提高供应量,莫不是要让黄东来的部队全都开进城里,周金平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孙晋新又变得忙了起来,出入城门方便多了,和黄东来见面也更加频繁了。

“特务中队进驻警备大队的据点,这分明是渡边派他们监视警备大队的。”近来,孙晋新不再忌讳这些从前一直敏感的话题。

“警备大队的一举一动随时都要受特务监视,今后这仗没法打了。”黄东来也冲着孙晋新发起了牢骚。

“每个据点派了有多少个特务?”

“按照比例,30人的据点,有10个特务进驻。”

“据点的指挥权不是还在警备大队手里吗?”

“渡边布置任务时说,作战时,听从各据点的连排长的指挥,平日里,特务小队长有权过问据点的防务。”

“各据点的连排长的都能保证是表哥的人吗?”

“那没问题,这些人都是咱的死党,我说向东他们不会向西。”

“表哥,事到如今,有些话我要对你实话实说。渡边把特务中队和守备中队撵出城,这是他的一箭双雕。一方面特务能监视你,但我感觉,更主要的是不是将有更多的日军要开进平度城啊。”

“你分析得有道理,日本人进城,肯定需要大量的民房做军用。这岂不就是让我们在城外保护日本人,替日本人挡枪子嘛。”

“表哥,我想趁着现在放宽了对买卖人出入城的限制,让娟子先回老家去躲一躲,等时局稳定了再把她接回来。不知道表嫂你打算怎么安排?” 孙晋新心想,如果黄东来能下决心让黄太太离开平度,促使黄东来下决心起义就有了可能。

“我今天回去和你表嫂商量一下再告诉你。如果日军人员大批的进城,让女人家继续呆在城里是很危险的。鬼子啥事都能干出来。”孙晋新还是第一次从黄东来嘴里听到鬼子这个词。

周金平向黄东来传达渡边的旨意。为了稳定军心,黄太太不宜出城。

“日本人也太歹毒啦。这分明是拿表嫂做人质嘛。”孙晋新知道消息后愤愤地对凤子说。

“我撇下表嫂自己走,走了也不踏实。咱们去劝劝表哥,让他想办法把表嫂送出城去。”娟子给孙晋新出主意说。

“咱俩马上就去表嫂家,大家在一起想想法子再说。”说着,孙晋新拉起娟子就往外走。

黄东来和黄太太两人都在家里。黄东来这些日子闹情绪,警备大队的事情都交给了手下的人去打理。见孙晋新两口子进屋,起身让座,四个人在屋里小声地商量开了。

“我预感这几天平度要出大事。再不想法出城,恐怕要被困在城里出不去了。孙晋新首先抛出了话题。

“你说能发生什么大事?”黄东来不安地问。

“不是日军大部队进城,就是八路军大部队攻城。从驱赶老百姓出城的情况分析,日军大部队进城的可能性极大。如果排除日军进城,那八路军势必会发动大规模进攻,进而夺取平度城。不论是哪一种可能发生,都对警备大队不利。从八路军的夏秋两季攻势来看,目前的守城部队根本抵抗不住八路军的进攻。所以,不但是表嫂,表哥你自己也要尽快做好打算。”“东来,我看咱们就听晋新的吧。咱们四个一起走,大不了回老家种地去。”黄太太焦急地说。

“妇人之见。我一个带兵的人,离开部队就啥也不是了。回家种地都不能让你安生。我看就先让她们两个女人家先走。我想办法送她俩出城,出了城先往平东方向去,出了平度就安全了。潍坊那边有我在国军时的老部下,我写封信让她俩带着,到时候把信交给他们,肯定能把她俩安全护送到家。”

“表哥觉得什么时候动身合适?”

“事不宜迟,说走就走。今晚连夜动身。夜长梦多呀。”黄东来下了决心,催促黄太太和娟子分头收拾一下路上带的东西,立刻动身。

凤子跟着孙晋新回到家里,低着头整理行装。两个人心里都很难受,但谁也不愿意先开口打破沉默。两个人各自心里都在回想这一年来彼此的信任和相爱。

收拾好随身携带的物品,两个人面对面地相视,最后还是娟子先开了口,

“打点好店里的事,就离开平度吧。到我老家去,咱们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听媳妇这么一说,孙晋新心里一阵难过。可是,他还不能如实地跟娟子说出自己的身份,组织上对他的要求是单线联系。绝不能对任何人暴露身份。

送走了娟子和黄太太,孙晋新回到店里,打发走了几个店员,只留下了高家庄的那个小伙计。他每天像往常一样,除了店里面的应酬,就出城给个据点送给养。

黄东来自从黄太太安全出城后,腰板挺直了许多,骑着高头大马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城内城外。对周金平的态度也一反常态,不想看他时,头不抬眼不挣的。

孙晋新先前的分析没有错误,平度城陆续涌进了600多日军。听说是因为青岛中村联队实施战略转移把兵力疏散到了这里。后经核实,原来是日军在晋冀鲁豫各个战场上接连失利,驻青岛部队不得不退守到平度的。

城内猛然间骤增了600多人,物资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显现了出来。之前,警备大队据点的士兵们每月还能见到些荤腥,可随着日军人数的增加,据点里的伙食越发糟糕。不但警备大队的士兵叫苦连天,连特务中队的特务们也开始骂爹骂娘了。每逢孙晋新来送给养,士兵们都把气撒到他身上。不过孙晋新从不生气,他喜欢看他们骂人的样子,他希望士兵们能骂得越凶越好。

平度城内的增员依旧在不断地上升。之后,又有伪绥靖军王铁江部一千多名伪军住了进来,而且还大有继续增加之势。听说,这一千多人只是打前站的,大部队还在后头。随着日伪军数量的不断增加,渡边的地位急剧下降。

平度城日军最高指挥官换上了联队长中村。王铁江部拥兵五千余人,自然取代了黄东来。中村和王铁江都带着各自的翻译官,周金平的处境也每况愈下。

针对日伪军在平度人数上的激增,八路军胶东军区及时地调整了战略方针,变发动大规模冬季攻势改为利用平西和平东解放区的有利条件,小规模袭扰敌军,以减少老百姓遭受损失。可以说,在一段时间内,平度敌我双方的军事力量呈势均力敌之势。

最近以来,黄东来和周金平经常住在炮楼里,两个人连随意进城的资格也被中村给取消了。与此相反,孙晋新倒显得有些如鱼得水,城内城外他都成了香饽饽。现在,福兴商行的全部物资都被实行了军管,对外销售必须严格执行统一分配。为了满足城里的供应,警备大队的士兵经常要饿肚子。据点里开始有士兵开小差,睡到半夜人突然就没了的现象时有发生。

孙晋新私下里经常偷着给黄东来送一些食品过来,引得周金平那伙特务干生气。即便是这样,周金平也不忘在日本人面前诋毁黄东来。碰上渡边来据点检查防务,周金平总少不了打黄东来的小报告,有时还要扯上孙晋新。惹得黄东来决意要好好教训周金平一番。

由于物资短缺,警备大队和特务中队常为抢夺食物在据点里发生殴斗。孙晋新听说后,给黄东来出主意,

“咱们可以制造一个周金平叛逃的假象。派几个弟兄把周金平绑到平东交给八路军,然后向渡边报告,就说周金平叛逃八路了。这样做 ,即消除了咱们的心头之患,又卖个好给八路军,也能给咱们的将来留条后路。”

“这么干不能把事情闹大了吗?”黄东来担心地问。

“平东八路军的驻地离大邱庄据点不到十里路,表哥派几个可靠的弟兄,到时候我也跟着一起过去。保证万无一失。”听孙晋新说得头头是道,黄东来放心地点了下头。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周金平被堵着嘴,反绑着双手带到了黄东来和孙晋新面前时,往日的神气活现已荡然无存。见到黄东来,立刻跪到了地上,露出乞求的目光。黄东来让士兵给他带上了头套,周金平以为是要他的命,吓得拼命挣扎。黄东来靠近他的耳朵对他说,

“周团长,不用紧张,我带你去见渡边,到了他那里,我就给你松绑。”听黄东来说是要带他去见渡边,周金平不再挣扎,被推着拽着跟着走了。

天亮之前,孙晋新他们进入了平东解放区。担任执勤的八路军战士看见几个伪军押着一个人走过来,喝令他们站住接受检查。孙晋新上前跟八路军战士说明了情况。听孙晋新说要把平度城的一个大汉奸交给八路军时,周金平这才知道孙晋新他们把他押到了解放区。孙晋新取下了周金平的头套,让他看到了眼前站着的八路军战士,周金平沮丧地低下了头。

3

第十四节 日伪军人心涣散 孙晋新巧擒周金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