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担当>第九十六章 郑天贵渔翁得利 李德钢顺势而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六章 郑天贵渔翁得利 李德钢顺势而为

小说:担当 作者:李正友 更新时间:2019/2/11 9:44:15

“您哪里需要去发动?您手下这么多的兄弟可都是穷人,自然是会员呀!”李德钢说。

“那恐怕不行吧?我手下这些可都是土匪啊!”王五虎说。

“有什么不一样?土匪,就是团结在一起和富人斗争的穷人,和农会是一样的,都是劫富济贫呀!”李德钢说。

“哦,这样一说还真是差不多。可没有人做党代表呀!”王五虎说。

“郇大爷是西匹党,他可以做党代表。”李德钢说。

“那我们明天就去发动穷人!有了农会,我们就可以大张旗鼓地劫富济贫了!哈哈哈……”王五虎忍不住笑起来。

……

第二天,郑天贵没有随王五虎和李德钢去汤涧乡。他骑着马来到郑小五家中,把他劈头盖脸地骂一顿。

郑小五争辩了几句便被郑天贵打了个耳刮子。

郑小五的二嫂子郑汪氏上前劝架,郑天贵见她长相不错说话又和气,也就消了气。

郑天贵想起在郑汪氏和郑小二结婚的那天看过她一眼。

那天晚上,郑天贵酒后想和别人一起去闹房,好好看看新娘子。

那个负责结婚礼仪的全备奶奶因为郑天贵歪嘴,怕引起新娘子害怕,竟然不让他进新房。

这件事让郑天贵一直耿耿于怀。他就再也不好意思去他大伯家。

三年前,郑小二得病死了。郑汪氏知道自己没有生育,想改嫁也不容易,便信誓旦旦地说:“生是郑家的人,死是郑家的鬼!”

郑汪氏满心希望郑小五能喜欢自己,但郑小五不怎么愿意。

等到去年腊月郑小五被挖了一只眼睛,郑汪氏又看不上他了。

郑小五看见郑天贵对郑汪氏垂涎三尺的样子,心中打起了算盘,他想通过郑汪氏挟制郑天贵。

郑小五掏出几张票子递给郑汪氏说:“天不早了,你拿去买坛酒,再买一斤猪肉,中午我要和天贵大哥喝酒。”

郑汪氏走后,郑小五拿起旋网说:“大哥你在家坐一会,我到河边打几网,回头让二嫂子做小鱼锅贴给你吃!”

一提打旋网,郑天贵立马来了精神,把对郑小五的怨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说道:“我打网,你跟着拾鱼就行了!”

“好嘞!”郑小五说,“姆大哥啊,上次的事情你不能冤枉我啊,我只是想整一下小德钢,树树咱们农会的威风。我真的没想到罗青婵会说不愿意嫁给你。我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你损失什么?”郑天贵问。

“我农会会长好险弄丢了。”郑小五说,“还有,就是把大哥你的媳妇弄丢了。不过,是她不愿意嫁给大哥。大哥就是弄到手又能怎样?”

“你懂什么呀!”郑天贵说,“这个女人是欺软怕硬。我听二少爷说,她原来是小德锡的媳妇。小德锡不喜欢,把她让给小德铜了,她本来是喜欢小德锡的,可她也认了,照样死心塌地跟小德铜过日子。”

“人家那是亲兄弟,能有多大区别呀?”郑小五问。

“那小德铜死后,她怎么嫁给一个没有鼻子的男人?那人你也看见了,比鬼还要可怕,她不是也认了?”郑天贵问。

“对了!”郑小五说,“大哥,你没有小德锡好看可爱,也没有刘锅盖那样难看吓人,又不是小德铜的兄弟,三个条件你一个不占,人家凭什么嫁给你?”

“这么说,我连寡妇都娶不上吗?”郑天贵问。

“谁说的?”郑小五说,“大哥啊,俗话说,东方不亮西方亮。你看我二嫂怎么样?她还没生过小鬏呢!比那个罗青婵强多了!而且,你又是我们郑家人,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这个……”郑天贵不好意思地挠头,不知不觉地停下脚步。

“姆大哥,你停下来干嘛?”郑小五问。

“我……”郑天贵说,“我撒泡尿,马上撒网了。”

……

郑汪氏端菜进来或者倒茶、倒酒的时候,郑天贵两只眼睛总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郑汪氏发觉郑天贵色眯眯地盯望却并无反感。

郑天贵趁着酒劲胆子越来越大,时不时地会一边心不在焉地说着感激的话一边摸一把郑汪氏,还会在她的屁股上拍两下。

郑汪氏离开时,郑天贵仍然盯着她的背后望着。

郑小五笑着说:“天贵哥,二嫂子已经出去了,你还魂不守舍的样子,别忘了我们在喝酒呀!这炒鸡蛋趁热吃!天贵哥,你是不是喜欢二嫂子?”。

“不、不敢。”郑天贵紧张起来。

“什么?你敢说不喜欢姆二嫂子?”郑小五装作生气的样子用力把酒碗放在桌子上问。

“不是、不是不喜欢,是、是我不、不好意思。”郑天贵更加不安。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外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啊!”郑小五喝了一口酒笑着说。

“我、我大妈说过,你二嫂喜欢的是、是你,当时是你不愿意。”郑天贵说。

“天贵哥,”郑小五收起笑容,咬牙切齿的说,“不瞒你说,老子的眼睛被小德铁那个大傻子挖掉一只后,人不人鬼不鬼的,会让姆二嫂子害怕讨厌的。”

“那我歪嘴也难看的。”郑天贵说。

“嘴巴歪一点怕什么!”郑小五笑着说,“天贵哥,刚才我跟姆二嫂子说过了,她说早已就喜欢你了。你要是愿意就娶她做媳妇,不想娶她,就先练练手啊!好让她教你怎么讨女人的喜欢。”

一听这话,郑天贵心里乐开了花:“真好笑!我都在窑子里睡过黄花闺女了,还说让她教我。不过,这样也好,就让她教我吧!”

屋里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郑汪氏时不时抽空悄悄站在门外听着。

她手里端着菜盘子走进来,装糊涂地问:“哥俩在说啥呀?教天贵哥什么呀?”

“教睡觉!嘻嘻嘻……我不会睡觉。”郑天贵笑眯眯地答道。

“什么?天贵哥这么大的人了,睡觉还不会?”郑汪氏把盘子放在桌子上,一只手搭在郑天贵的肩头,“要弟妹哄小鬏睡觉吗?”

“不是这个睡觉,是那个睡觉。这个……”郑天贵不知道怎么表达清楚,忽然灵机一动说,“三弟让我以后好好照顾你!”

郑小五站起身,按着郑汪氏的肩膀说:“二嫂子,你坐下来吃点菜。你听我说,你跟了姆大哥就有好日子过了。你们跟着小德钢还不是吃香喝辣的啊!要什么有什么啊!”

“我才不愿意和那疯女人住在一块呢!” 郑汪氏说。

“那我就叫二少爷把老宅子修一修,我和二嫂子住到那!”郑天贵说。

“不要叫我二嫂子!”郑汪氏说。

“那我叫你媳妇!”郑天贵说。

“我是说,你和我那死鬼是同龄的,我还比你小两岁呢,应该叫我妹妹才是呢!”郑汪氏说着,假装不好意思地捂住自己的脸。

郑小五已经吃饱喝足,见状赶忙借故出去。

郑天贵上前把郑汪氏搂在怀里。

……

李德钢随王五虎到汤涧乡动员农民,得知已经有个叫汤苏红的人建立了农会,而且是腾出了自己的房子。

“汤苏红!”李德钢和王五虎不约而同地叫起来,然后又不约而同地问,“你认识他?”

“他今年中秋节娶了我侄女王秀芬,我还去喝了喜酒的呢!”王五虎说,然后又问,“你呢?”

“这个汤苏红的父亲是不是在镇子上的学堂教书?”李德钢问。

“是啊!”王五虎答道。

“是这样的,”李德钢说,“我们两人的父亲在沭阳城里念书时是同窗好友,七年前我到海州念书那一年,我姐姐和他定了亲,第二年就结婚了。去年腊月,我毕业的时候,姐姐过来看我,没想到家里出事了。”

“他怎么能在你们家遇难的时候不闻不问了?我现在就去他家问个明白!走!”王五虎愤愤不平地说。

……

王五虎带着李德钢和四个土匪来到汤苏红家。

六年前,汤苏红娶了李德兰,见她不愿意这门亲事,并没有为难她。

不久,汤苏红和私塾同学王秀芬一起到上海念了三年书。

去年腊月二十八,汤苏红到大李庄接李德兰回家过年,见李家的宅院已经变成大雪覆盖的残垣断壁。

听说了李家发生的事情,汤苏红到索云善家找到了李德兰。

李德兰说,自己是索家的儿媳妇,和汤苏红没有关系。

因为汤苏红知道,李德兰说的是实话,便不好再多说什么。

过了几个月,汤苏红准备和王秀芬结婚。

汤苏红的父亲放心不下,又去了索云善家一趟,见李德兰已经腆着大肚子,便无话可说。

“什么?我姐姐怀孕了?那小鬏呢?”李德钢问。

“你姐姐没告诉你小鬏吗?”汤苏红问。

“她说过,她生了儿子。我都是以为是她发疯病瞎说的呢!”李德钢说,然后又问,“姐夫,你见到我姐姐的时候,她疯了没有?”

“好像没有。我大大也没说她疯了。”汤苏红说。

“这个索云善真不是东西!”王五虎说,“我手下人去他家的时候,他家人说德兰一到他家就已经疯了,对德兰怀孕和生小鬏的事情只字未提。在里边,索家肯定有见不得人的地方!我们回去准备一下,今晚把索家给扒了!走!”

8

第九十六章 郑天贵渔翁得利 李德钢顺势而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