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疯言痴语之执手>6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0

小说:疯言痴语之执手 作者:疏影胡杨 更新时间:2019/3/17 11:34:23

孟婆面带微笑,这让月影更加心惊肉跳,连声问道:“这世界不是原本就没有神灵吗?你是什么?我又是什么?子衿又是什么?”月影不是反对他人笑,笑要分时机,或者笑的状态。在别人恐慌惊愕中笑,就算只是微笑,或者挂在嘴角边的一丝笑容,给别人的还是嘲笑和讥笑。

孟婆反问道:“这很重要吗?”说完,不自然地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也凝固在一起,略带着点惨淡,更多的是惊讶和困惑。

“是很重要。”月影是铁了心要弄清楚这里面的原因,所以口气非常坚决。

孟婆并不正面回答,而是问道:“书你已经看完了,你认为你是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也不难回答,月影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或者说现在在酆都城里是什么,没有形体,站在灯光下连影子都没有,月影当然知道自己是什么。但,他的心里还有一丝希望。所以,月影的反诘就是说的:“我难道不是一个行脚僧?”

孟婆并没有直接回答月影的怀疑,而是把说话的主动紧紧抓在自己手里,不假思索地来了一个大回旋,问道:“那子衿应该是什么?”

月影没想到孟婆会这样反过来问自己,而且孟婆脱口而出的还是自己原先问过的问题。在这厚厚的陈旧的纸卷里,子衿肯定是神仙。这样的话不但子衿的出场白说过,月影也亲眼见过。月影非常肯定地自言自语道:“是神仙没有一点错,来无影去无踪。”但是,现在孟婆好像给自己挖了一个陷阱,跳与不跳,掩埋不掩埋,好像能做主的并不是自己。当然,孟婆也没有把月影要推下去的意思。月影很无奈,只好继续问道:“她不是神仙吗?她给我说过,她是因为听了白胡子的说教,修炼了上千年,才有人形的。”

“你就那么相信她说的话?”孟婆又一次微笑地问道。

“在那样一个环境中,我不相信月影,还能去相信谁?”月影有些着急。这孟婆来来去去把自己所问的问题都反着过来问了一遍,既没有新意,也没有最终的答案,好不容易了一点新鲜的,但问与不问还是一样的。首先,月影把握不住这卷古书中所记所述的那些故事是不是自己和子衿的故事。在月影的记忆里,所有的前世今生都是一些残破不全的残片,要真的把那些片段连穿起来,要真的如此卷古书所述,青灯孤影,漫卷无奈。

孟婆依然没有回答月影的问题。这世上原本就有很多没必要回答的问题,事是你经历的,人是你遇见的,怎么想用什么样的办法解决问题,根本用不着别人来回答。你有所质疑,那也是你的事。孟婆淡淡地说道:“月影先生,书已经看完了,故事也就该暂告一个段落。这部书尘封在我这里已经很久了,纸张原本就不好,经你这一翻,把你的喜怒哀乐也撒了进去,这部书也就坏了。”

孟婆说的也是实情,月影刚才翻阅的时候,虽然他极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但很多时候还是心潮澎湃,甚至在某些时候还是气愤填膺,恨不得一个蹦子从故事里跳出来,面对朗朗青天一声长啸,或者亲手砍了那些乱臣贼子,血溅沙场。书是古书,纸张已经发黄,或者说原本就不是上好的纸张,夹杂着很多草芥和木屑。还有一次纸上的木刺还刺伤上月影的手,流了三滴血。可是,当他听到“这部书也就坏了”的时候,月影还是有些过意不去,连忙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也浅薄了。你把它给我吧,我修补一下,说不定还能修好。”

“修补?也亏你想得出。月影先生,这也不能全怪你,你心情难以平复,这是任谁都会表现出的情绪。这部书就算没有你的三滴血,你看了,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因为书里面所记载的这些故事已经装在你心里面了。你想,该读的人已经读过了,这部书还有它存在的意义吗?何来修补之劳。”

事情并非月影所想的那样,这部书既修补不了,又没有了它存在的意义,这可是月影第一次听说。月影心想:“书,不就是让人阅读的吗?要是一部书让阅读的人没有一点情绪,这部书又何有它存在的意义?听孟婆的意思,好像这部书还是我应该读的,可能还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为一个人准备一部书,世上会有这种事?不敢想。”在月影还在犹豫的时候,就见刚转移到孟婆手中的那部书突然冒起一股青烟。月影连声说道:“快,快救下来。”但月影的话音未落,就见孟婆手中的书火光四起,瞬间化成了灰烬。看到古书化成灰烬,月影甚为叹息地说道“你为什么要毁了这部书?”

“不是我毁了这部书,而是它自己要毁掉自己。你也看见了,我手中没有火,也没有其他火种。”孟婆伸开双手让月影瞧仔细了,“这部书既然你都看过来,也带着你的体温和气味,更带着你的喜怒哀乐,甚至还有你的血。我也给你说过它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既然如此,它就要毁掉自己。月影先生,现在既没有书,也没有你的那些喜怒哀乐,你还留恋,或者以为它就只是一部书吗?”

月影望着孟婆的双手,想从手指间找见火种来驳倒孟婆。可是,孟婆干枯的手指间还真没有任何东西,甚至现在连灰烬都没有。“难道原本就没有这部书?”月影很纳闷,“这不可能。我明明读过这部书。而且,还就是刚才,我亲手把书还到孟婆的手中,还就在我眼前燃起的火。”

“月影先生,你觉得你还有什么遗憾吗?”孟婆淡淡地问道。

一本书就是一个故事,一个记忆和一段留恋的过去。面对孟婆的平静,月影只好无奈何地回答道:“遗憾!这要看怎么说。就这部书而言,毁掉它,的却很遗憾,我刚才并没有好好读,或者说读得还不够仔细;就故事而言,我还有好几个疑问,为什么很多地方都没有做最后的交代。”

孟婆笑道:“呵呵,书就是书,它只是一个故事的载体,有它没它,故事依然存在。既然你这样说,这一段你和子衿执手的故事就该让它灰飞烟灭,或者说成为你心中的痛。我这样说,你现在就该明白了,过去的已经过去,没有必要把什么都留下。这样吧,你把你认为最美好的记忆留下就行了,或者只记得和子衿有过这么一段执手的经历就行了。其他的,该毁掉的就毁掉吧,你也没有必要耿耿于怀。”

月影固执地问道:“但,事情总该有个结果吧?”

孟婆可能想到月影会有这样的问题,胸有成竹地问道:“你想知道那些结果?”

自从走进这院子,月影觉得这还是第一次孟婆倾听了自己的需求。所以,月影也是第一次仔细研究了一番孟婆的装束。孟婆身着灰色长袍,衣襟掖在腰带里,一看就能瞧出是普通老百姓出身;花白的头发有点硬,简单地挽成一个髻,一根老旧的银簪,可以肯定在这酆都城里地位也高不到那儿,至少不应该是管事的。所以,月影就打定主意不为难眼前这老妪,说道:“你既然说这部书说的是我和子衿执手的故事,可这故事并没有结局。你给我说说最后的结局好吗?”孟婆先是一阵,显然她没有想到月影会以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来问自己。故事的结局往往隐藏在故事里,这是故事的看点。月影这样问,肯定不是他没有仔细读故事,而是他在找借口,一个堂而皇之的藉口。

孟婆笑道:“看来月影先生对故事的结局不满意,或者说交代的还不到位。好吧,那我就告诉你结局。凉王二十年,凉王病故那天早上,永济寺的僧人们发现你留在书桌上的一个便条。上述,‘应凉王允诺,将永济寺主持之位禅让给昊骊,携子衿远游,不必查询尔尔。’可是,自此以后就有了很多关于你的传说。有的说在西域见过你和子衿,你还是继续做行脚僧,手握那根你师傅给你留下的拐杖游走在西域诸邦,而子衿却是你身边最得力助手,虽然风沙淹没了她俊美的容颜,半遮的面庞呈现的却是幸福。也有的说这种说法不对,你并没有携子衿去西域,而是回到中原;你也并没有继续做行脚僧,而是按照和凉王的约定,还俗携子衿一起做了逍遥神仙。更加邪乎的说法是,就在凉王病逝的那天,有人看见你携子衿在永济寺大雄宝殿里徘徊,你牵着子衿的手,就像永济寺大殿里那块巨石的圣容一样,一直等到东方有祥瑞升腾,永济寺晨钟回荡的时候,你和子衿隐没在圣容里,再也没有踪迹。”

疏影胡杨 戊戍年亥月于陋宅

0

6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