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战纳克法>第二十节 狙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节 狙杀

小说:血战纳克法 作者:无名书生 更新时间:2019/1/11 8:09:32

第二十节 狙杀

狙击手的存在,对于一支部队来说尤为关键。不管是小规模的战斗,还是大兵团的拉锯,一个善于伪装,一个枪法出众的狙击手,可以将他们在战场上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更由于狙击步枪相比普通枪械要更远的射击距离。所以,一个位置绝佳的狙击手能在一场战斗中给予敌人不断的杀伤。

如果能在战斗之初便成功的击杀敌军的指挥官,那么势均力敌的战斗,极有可能变成一场一边倒的屠杀。如果能在已方攻击的过程准确的击毙敌军的机枪手火力点,那么在已方前进的道路,将会减少极大的损失。

而狙击手强大的威力,远不止这种人员的杀伤,对于敌人心理层面上的打击,不仅能直接影响敌人的士气,甚至可以干扰对方对于战场的判断。

就如同今天白天的短兵相接,李菁菁和邱宏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便是因为敌人狙击手的存在,给他们在无影中带来了无可抗拒的强大压力。

然而,这个让矿业公司安防队员们心惊胆颤的狙击手,此刻自已也处于一种濒临崩溃的状态。黑夜里那些一闪即逝的影子,让他根本没法进行瞄准攻击,他们的设备明显不足,夜视仪等战斗装置更是没有。这大大限制了他夜晚的进攻能力,事实上,原本将进攻计划拖延到晚上进行,已经是默认忽略了他的进攻能力了。

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们被袭杀而自己却帮不上任何的忙,这种糟糕透顶的感觉,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他的心神出现了波动和恍惚,在这种情形之下,一个狙击手本该随时保持的冷静和耐心,消失无踪。一种莫名的狂躁包裹了他的全身,这一刻,让他有一种不顾一切想要扣下扳机的冲动。哪怕他明知道这样的仓促射击,实在是起不到什么作用,那些行动敏捷的家伙,恐怕早已经离开老远去了,可那股憋在心头的怒火,如果不得到宣泄的话,他的心情恐怕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哪怕明知道他的射击,很有本能只会平白无故的暴露自己的隐蔽位置,但他的手指也是逐渐的贴在了步枪的扳机上面。

熟悉的冰冷感觉传来,目光透过瞄准镜快速的扫描过前方黑夜里,他自认为可疑的地方,他的手指开始逐渐用力。

就在他凝神静气准备射出那颗已经静静等待了好几个小时之久的子弹时,他感觉到了风的呼啸声中所夹带的那一丝异样气息。那是一种经验丰富的老猎人,在面对危险时的本能反应,那是一种历经战场磨练,培养出来的一种对于危险的特殊感知。他毫不犹豫朝一侧翻滚开来,松开了紧握的狙击步枪,伸手朝腰间摸去,那里有一把匕首,是他除了狙击步枪之外的第二个武器,也是他最后的一道防线。

一个刀锋刺入碎石堆的渗人声响传来,一道矫健的身影狠狠扑到了他刚刚的位置上。

可以想象,只要他先前的动作慢上哪怕0.5秒的时间,那把锋利的刺刀,恐怕就已经扎进了他的背窝。一身的冷汗瞬间透体而出,那种挣扎徘徊在死亡线上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全身肌肉都绷紧了起来。

身为狙击手的他,对于危险的理解显然是颇为深刻的。战场上,狙击手固然威力惊人,杀伤力强大,但无疑也是敌人想法设法想要解决的目标。不说敌人的狙击手,各种各样摸上狙击阵地的敌人,也是层出不穷。这也是他能对先前的那一击做出不可思议躲避的原因所在。

虽然先前一刻,他的情绪有些颇动,他的注意力有些分散,但并不影响他对死亡的预知。

匕首的刀柄已经握在手里,下一刻他便要猛然拔出,奋起反击。

坚硬的手肘猛然击中了他的胸膛,那猛然间传来的痛苦,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痛呼。与此同时,他紧绷的身躯不由为之一窒,浑身的力量在此重击下,被击散了开来。握住刀柄的手不由自主的捂向了胸口受到重击的地方,似乎想要以此来减轻身体的痛楚。却是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就在胸口被重击,脑袋里面还没有摆脱本能反应的同时,他的喉咙便已经被割裂了开来。

他用力的张大嘴巴想要呼吸几口氧气,以便为身体提供足够的动力。

然而喉咙的破口处旋即传来的“呼呼”声,就如同一个破坏的风箱,四下里漏着风,那汹涌狂奔而出的血液,更是毫不留情的让他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一阵冰冷袭来,只不过短短1秒钟的时间,这个龙精虎猛的狙击手,便是浑身瘫软了下来,只能本能的用双手按住了喉咙处,想要徒劳的做着临死的挣扎。

他的意识模糊了开来,他挣扎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小。

这一刻,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看到了她慈祥脸上很少见到的和煦笑容。这一刻,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极年轻的女子,正在朝他露出世界上最美丽的笑容,可惜了那个脸庞已经有些模糊,或许是因为时间隔的实在是有些久远了吧!而在他生命最后的意识里,他看到了一旁那道身影捡起了他掉在地上的狙击步枪,麻利的卸下了上面的瞄准镜。

“这个家伙,肯定也是一个狙击手!”随着这个想法出现,他的意识最终定格和消散开来。

徐广旻没有再去看一旁那具逐渐僵硬的身体,被他割断喉咙的人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这几年的无数场战斗,他除了用狙击步枪在远距离上狙击目标之外,便是跟其他人一起摸哨了!用老狙击手卢卢的话来说,不会摸哨的狙击手,就像是一个只会用一条腿走路的瘸子,在战场上只会死的更快一点。原因嘛,自然就是狙击手从来都是敌人的突击手重点照顾的对象,没有足够强悍的近身格斗能力,与敌方的突击手短兵相接,百死无生。所以在这支一脉相承的部队,徐广旻自从成为狙击手的第一天起,首先学会的便不是什么射击诸元和隐蔽瞄准的本事,而是摸哨和找敌人的狙击手。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怪异和荒诞,但这种习惯早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底,让他对于这种摸哨和隐蔽的战术理解,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经验。

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这个明显运气不太好的敌人。徐广旻咧嘴笑了笑,然后用弱不可闻的结巴语气说道:“莫要难过,干脆利落的死掉,总比被人抓住要强。你先走几天,早晚我是要下来陪你的。”

然后,他便麻利的拆掉了瞄准镜,从身上摸出来一个带着夜视功能的瞄准镜头安装了上去,调试了一下手里的武器,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这把枪已经有些老旧,但整体上来说,保养的还不错。他为了摸哨方便,身上除了军刀之外,根本没带其他武器,也就只能将就用这杆枪了。

随后,他又习惯性的退下了子弹,放在夜视瞄准镜前观察了一下,居然还是钢芯穿甲弹,家底还挺厚实,这让他不由咧嘴笑了笑。不过,在这个身旁只有一具尸体的鬼地方,显然是没有其他人能欣赏他的渗人笑容了。

将那个已经死去的同行翻过身来,将他的身体摆成了一个正在瞄准的大概形状。然后这个小四川便是重新换到另外一侧,朝侧翼战场上瞄准开来。

瞄准镜中,一片绿悠悠的影像,其实并不算太真切,但比起模糊的什么都看不到的夜晚,却也是强出了太多。然后,他便看到几道身影从视线里一闪而过,快速的朝侧翼战场上突进。

徐广旻的嘴角不由露出笑意,这几个胎神动作好快!前进的身形根本不会有0.8秒以上的停顿,莫说现在是夜线不好的夜晚,就是白天,想要锁定他们的身体进行瞄准,也不太可能嘛。至于那些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敌人,今天是倒是血霉喽,不晓得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日出?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瞄准镜中,出现了几具暴露身形的身躯,他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子弹在黑夜中一闪即逝,弹头离开枪口时摩擦空气产生的燃烧,撕破了重重的夜幕,带起了一条长长的火线。然而,这个时间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人根本来不急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0.4秒的时间后,一个刚刚离开隐蔽位置的人便蓦然间挺直了身子,然后失去一切力量倒了下去。子弹不带丝毫感情的穿透了他的头颅,甚至让他在临死时,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和折磨,但彻底意识消散了。也直到这个人重重的倒下,远处的枪声才徒然间传到众人的耳朵里。

却是不亚于一声平地惊雷。

2

第二十节 狙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