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盖世无双>六 回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六 回家

小说:三国之盖世无双 作者:不惑之惑 更新时间:2018/12/28 19:08:43

杜氏仔细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悄悄走进儿子秦朗的卧房。秦朗年方十三,小小的身体还未发育,平静的仰卧,睡意正酣。

跪坐到儿子身边,轻抚着他酷似自己的脸庞,杜氏轻笑道:“别装睡了,刚才又偷看了?”

秦朗睁开眼睛,略带恼意,“我什么时候偷看过?有一次不小心撞到,就总说我偷看,有什么好看的?”

杜氏咯咯笑着,在秦朗的身边躺下,“是的,我的朗儿最乖,绝不会偷看。”轻轻搂过秦朗,杜氏问:“将军说要带我们突围,我们跟他走吗?”

秦朗沉默片刻后问道:“他走吗?”杜氏知道他指的是秦宜禄,柔声道:“他不走。”

秦朗恼怒地说道:“问我干什么?我只是个小孩,我知道什么?”

搂紧秦朗,杜氏说:“朗儿是我真正爱着的小男人,为你我愿意做任何事。在这乱世,好好地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

杜氏感觉到秦朗的身体紧绷,“我本来打算留下,怎么可能带你上战场?打生打死,谁赢谁输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只要男人还是男人,我们就能好好的活下去。可这次不一样,我从他身上闻到青草的气息,我们老家春天草原的气息.....”杜氏和秦朗依偎着睡去。

李不惑回府,严氏和貂蝉果然正在一起等他。卸甲,洗漱后,李不惑迎来三国第一顿晚饭,牛肉苦苣羹是主菜,腌笋等几道小菜是配菜,主食是米饭,所有的食物都盛放在精美的漆器中,每人身前一个几案,实在不习惯跪坐,李不惑还是要了个胡床。

原生态的食物,滋味果然鲜美。李不惑虽有些心不在焉,仍连吃几碗米饭。吕布妻妾相处比较随意,并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之类太多的规矩。李不惑实在不知道,如何宣布他的决定,抛妻弃子,带着小妾跑路。李不惑本身没有婚姻经验,只好在吕布的记忆中寻求答案。

还没想好,听得严氏问道:“听闻将军已准备突围,军中将士去留随意?”

李不惑默默点头,许久硬着头皮说:“其中还是有很多考量。一则,剔除不忠之徒。二则,减轻负担,才能轻飙千里,快速摆脱困境。最主要的收买人心,留下家眷的境地会好一点。”

严氏默然垂泪,妾在这种场合是不能随便说话的,貂蝉跪坐在严氏身后,轻抚其背。

李不惑心内烦躁,克服着巨大的羞耻感。有些理解,为什么吕布死守下邳,被擒之后又苦苦求生。李不惑因为完全了解走势,自然会做出突围的决定。

“妾不是为自身而哭泣,只怕此一别,就与将军天人永隔,再难相见。”严氏梨花带雨说道。

“我会带蝉儿一起走。”李不惑说:“你一定要相信我,最多一年半,我们一定会重聚,再不分离。”李不惑并不是信口开河,官渡之战199年6月,到200年10月,这段时间内李不惑会蛰伏,建立根据地;直到207年,曹操才基本平定袁绍势力,因为李不惑的出现,最终的胜利者将是李不惑,这是李不惑暂时的规划。所以官渡之战后,李不惑随时可能与曹操爆发冲突,到那时绝不能把妻女留在曹操手中,成为曹操威胁自己的筹码。

严氏眼神幽怨地盯着李不惑,“将军鹏程万里,不必以妻女为念。”李不惑目视貂蝉,貂蝉俯身行礼,悄然退下。

“实在是漫长的一天,我们早点安歇吧。”李不惑拉着严氏的手,边走边说:“玲儿才八岁,骑不得马,否则拼却性命,我也不会留下你们。我在外是战斗,你们留下更是战斗。战吧,杀出个黎明。”

感觉严氏的手上多了几分力道,李不惑在她柔嫩的掌心轻轻挠了挠,这是两人啪啪的暗号,心中却在想,《楚门的世界》这样的场景是把镜头摇向窗帘,能不能相信未来宅男的欣赏品味?答案是,绝对不能。

熄灯后,李不惑在被内为严氏宽衣解带。(此处省略一万三千五百六十六字)

天方亮,李不惑神清气爽地来到城东校场。昨夜心中包袱大半放下,睡的不错。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安抚女儿吕绮玲?按弗洛伊德的说法,人的性格问题,大多源于童年阴影。自己离开后,面对不可知的各种磨难,会给一个小女孩造成怎样的影响?成人好说,只要未来有希望,日子总不会太难熬。李不惑现在就是要燃点起将士们的希望。

李不惑站在土台上,看着甲胄齐整的兵士,列队进入校场。虽然与现代军队的军容军貌没法相比,但这支以并州兵为骨干的部队做到了吕布的要求“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这就是李不惑的核心资源,如何改造,强大这支部队,就从此刻开始。

“天下举兵,本是为诛杀董卓。布杀卓,来到关东。布,五原人也,距徐州五千余里,乃在天西北角,千里迢迢率领诸君来争这天东南之地,只为求兵西迎大驾,光复洛京。而今诸将自相攻伐,莫肯念国。郡郡作帝,县县自王!强征暴掠,戕害百姓。我辈武人,当以保护弱小为己任。而今征战不利,既然不能上保国家,我等也需下安黎民。乱世飘摇,民生凋敝,家乡父老望眼欲穿等着我们,我带你们回家。”李不惑振臂高呼,“回家。”

“回家,回家......”士兵们呼喝山崩海啸,李不惑相信他们可以粉碎一切挡在他们返乡之路上的东西。

“主公睿智,军心可用。”陈宫多日来愁眉紧锁,面如寒冰,难得今日愁眉稍解,李不惑决定将装蛋进行到底,“有一种失败叫做占领,有一种胜利叫做撤退。今日一退,我等如潜龙入海,同心协力,大业可期。”

陈宫微微颔首说:“撤退将士总计一千一百余人,城中马一千余匹,骡,驴五百余匹,大车若干。”李不惑命令道:“马,骡统统带走,军士尽量配马。只带十日粮草即可,其余登记造册,封存入库。”

高顺迎上前来,躬身道:“请主公移步将作营。”高顺将作营的工匠,均由陷阵营军士兼任,随时修补战斗中损坏的兵刃,铠甲,这是陷阵营战力保障的重要支撑。

为了对付突围路上的矮墙和壕沟,李不惑简单告诉高顺后世工兵铲的结构和功能,手上的样品外形大体类似。

“生铁制成,不耐久用。”高顺说:“主公安排的人,还请尽早入营。一则,需要改制甲胄。二则,需与卫队,马匹配合演练,可以做到互相熟悉,步调一致。伯长成雄,忠勇谨慎,负责护卫安全。”

伯长就是百夫长,拿出五分之一的兵力,李不惑知道这是高顺能做到的极限。“你的能力,我一向了解。貂蝉,杜氏,秦朗下午入营。”李不惑说:“还要劳烦老哥告诉宜禄,突围即新生,我们可以一切从头来过。”

高顺默默点头,施礼离去。

已经活在呈现给未来人的影像当中,李不惑不愿意再违背本心,他始终相信世界应该存在很多美好,“自己存在的意义是守护,而不是破坏。”李不惑觉得念头通达,心境澄清。

李不惑带着吕绮玲,在后园堆雪人。貂蝉陪严氏在不远处看着,严氏面色感伤。打闹了一阵,李不惑抱起女儿,动情地说:“玲儿,老爸最爱的是你。”小萝莉懵懵懂懂,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可爱极了。

“老爸不在家,有坏人来欺负你和妈妈怎么办?”李不惑问。

“打他。”吕绮玲声音清脆。

“可你还小,打不过他。只能先忍着,等老爸回来一起打他。就象你不喜欢吃牛肉,老爸逼你,你忍着就全吃了。”

“可我喜欢牛肉,就是骗你喂我。老爸最笨了,大笨牛。”吕绮玲咯咯笑着。

1

六 回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