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盖世无双>九 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 命

小说:三国之盖世无双 作者:不惑之惑 更新时间:2018/12/28 19:08:43

当看到失魂落魄的关羽,刘备由衷地露出喜悦的神情。挥了挥手,张飞率众随曹军追了下去。

“二弟素来稳重,为何今日如此莽撞?”刘备与关羽并绺而行。

“昔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今日竟无可奈何。”关羽稳定心神,红脸愈红。“适才朝阳映射,吕布所部,铁流滚滚,我竟升起了莫可匹敌的感觉。”

“吕布所率百战精英,皆可以一敌十。战力超群,理所当然。只是军心士气,依然如此雄壮,未免令人啧啧称奇。”刘备晒然一笑说:“追之无益,徐晃等人不久便返。还是留给曹操头疼吧。”

众人回营,正遇见刺史张弘率文武来降。曹操先令李典率兵退水,又令众军不得入城,以免乱军劫掠百姓,众人皆赞丞相仁慈。

“本相奉旨讨逆,不得不行。奈何兵凶战危,生灵涂炭。”曹操温言对张弘道:“幸赖使君深明大义,措施得当,使下邳得全,功莫大焉。”

张弘躬身道:“蒙丞相不弃,吾等今后唯丞相马首是瞻。只是不敢居功,皆为吕布安排。”言罢张弘递上吕布书信。

随手将书信放下,曹操对诸降将各有封赏,并下令犒赏三军,一时营中欢声雷动。

听罢张弘详述吕布种种安排,“吕布率军欲返乡,其可信乎?”曹操问郭嘉。

“西方为我军势力,向东一片荒凉至大海。吕布无非北上,南下两条出路。”郭嘉沉吟道。

“吕布绝不会南下。”秦宜禄出列禀道:“宜禄昔为温侯帐下校尉,奔走诸侯之间,代为南北联络。袁术刻薄寡恩,吕布重利轻义。两人数番争斗,早已势如水火。吕布如今唯有一条路,北上河内。”

眼见秦宜禄眉目清秀,风度翩翩,侃侃而谈,曹操暗暗称奇,“宜禄所言有理,暂任命为铚长。今夜摆庆功宴,为诸君贺。”

曹操召集郭嘉,荀攸,程昱,刘晔众谋士密议。郭嘉说:“吕布的应对可谓高明,成功地激起将士战意,困兽犹斗,此时不宜逼迫太紧。”

刘晔身为汉室宗亲,身份敏感,一般只对战略问题提出建言。“吕布向东,与泰山贼寇汇合并不足虑,地狭人瘠,布军虽勇,如无水之源,无本之木。关键之处,不能让吕布获得安身立命之所在。”

程昱拈须而道:“请丞相速派猛将,平定河内。”曹操唤来帐下校尉史涣,令曹仁兵出陈留,歼灭眭固所部。

荀攸补充说:“即使苍鹰搏兔也需竭尽全力,今新得吕布精兵万余,请丞相快速整编,形成战力。令徐晃,于禁等大将率领,支援曹仁将军。”

计议停当,曹操心神略定,将吕布的所遗书信遍示众人。郁闷地说:“有没有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好个风物长宜放眼量。”郭嘉感叹:“放眼量之又何妨?现在明公的主要对手是北边袁绍,而不应将目光放在其它细枝末节上。与袁绍相比......”郭嘉提出他著名的十胜十败理论。

松明火烛将中军大帐照得亮如白昼。酒酣耳热,曹操与诸降将频频举杯,言笑晏晏,特别关注秦宜禄。曹洪心中不忿,起身祝酒说:“今日,于城中得舞伎数人,请献舞助兴。”曹操含笑应允。

数名美艳舞伎,仅着轻纱,踏鼓而舞,长袖飘飘,身姿曼妙。众人鼓掌大笑,曹洪笑声最大,“徐州娘们儿着实不错,不枉我等死战。”

“闻下邳杜氏有异色,何不献于丞相?可保尔等性命无忧,荣华富贵。”曹洪进一步挑衅。

看到吕布手下降将均面有愠色,曹操喝道:“子廉休得胡言。”复又问道:“云长亦向某求娶杜氏,杜氏何等人也?”

秦宜禄长身而起说:“杜氏乃宜禄前妻,确有异色,今吕布已携之出城。”

曹操愕然道:“吕布奔逃不携妻子,独爱大将之妻,不当人子,诸公所托非人。”众降将面红耳赤。

关羽终于知道早晨自己错过了什么。猛然一掌,将身前案几拍的粉碎。

“红脸匹夫,上次谋夺吾妻,就害得吕布趁机夺了刘备徐州。”秦宜禄指着关羽,哈哈大笑,“这次还是死性不改,难道非要害了刘备的性命,才能甘心?弱肉强食,野心要与实力匹配才行。”

刘备死死抱住关羽,给张飞递个眼色,张飞一剑刺向秦宜禄,秦宜禄并不躲闪,反而凑上身去。张飞愕然,宝剑穿过胸膛,秦宜禄软软倒下,脸上仍带着诡异的笑容。

侯成,魏续,宋宪悲愤地抽刀砍向张飞。张飞左遮右拦,双方乒乒乓乓打成一团。

半晌,响起曹操威严的喝声:“住手。”帐中鸦雀无声,气氛凝重。

“玄德,翼德擅杀大将,该当何罪?”冷冰冰的话语从曹操齿缝间喷出。刘备镇静自若说:“备御下不严,任凭裁处。”

“那就罚你......酒三杯。“曹操冷哼一声说道:“秦宜禄巧舌如簧,费尽心机。欺吾为三岁孩童耶?尔等今后不得再起争斗。”

饮罢三杯,刘备兄弟三人告辞出帐。张飞气哼哼的说道:“秦宜禄包藏祸心,曹操见事却是极明。”刘备苦笑道:“今日态势危弱累卵,稍有不慎,就会身首异处。”关羽颔首道:“若我们稍露反抗之意,或吕布降将反弹严重,曹操都会借题发挥。不该想的我不会再想。”关羽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之色,他是个极其骄傲的人,能说出这话,已是难能可贵。

刘备左手拉住张飞,右手拉住关羽说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迷迷糊糊醒转,成雄看到跟在车后,骑着健骡的单薄少年。勉强笑了笑,他说:“没有外伤,不要紧。征战多年,我有数。应该只是手臂和肋骨折了,将养些时日,就会好。”

秦朗摧动健骡紧赶几步,与大车齐头并进。“马上到莒城了,将军他们已于城外三十里扎营,伤员随张辽将军先入城,我一定要跟来照顾你。”停顿半晌,他嚅嗫道:“我是不是很差劲。”

“只要没丢掉性命就不算太差劲。”成雄说:“知道追来的是谁?”秦朗摇摇头。

“关羽关云长。”

秦朗吃惊的瞪大眼睛。“如果不是没时间和他纠缠,他根本走不了。”成雄掏出行军水壶,艰难的喝口水,把水壶递给秦朗。“上过阵,你就明白,如果说战马是你的第二条命,身边的袍泽就是你的本命。”

“那将军哪?”秦朗问道。

“将军是我们所有人的命。”成雄毫不犹豫的回答。

1

九 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