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盖世无双>十四 世家的底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四 世家的底线

小说:三国之盖世无双 作者:不惑之惑 更新时间:2018/12/28 19:08:43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高顺率领陷阵营中墨门弟子五十余名,扮作商旅,整装待发。

“墨门有独特的联络方法,一路之上都会有妥善的安排,安全问题,主公勿忧。”高顺说。

“你办事,我放心。”连李不惑也不明白,这句话怎么就脱口而出,算不算一种恶趣味?

城中尚需眭固,张辽坐镇,带上陈宫,一行人直奔温县司马庄园。报名求见后,司马防携子司马懿亲自出迎。车马自有下人安顿,众人在司马防书房中团团坐定。

司马防命童仆上茶。茶在当时远未普及,是只有王公贵族才能享用的奢侈品。吕布的记忆中仿佛也没有饮茶的记忆,李不惑轻轻吹拂,啜饮一口说:“茶汤金黄,入口回甘,多谢长者厚赐。”

司马家族是真正的世家。袁绍家族的“四世三公”不过是近代的煊赫,而司马家族远古至商朝世代袭承夏官这一职位,到了周朝,夏官改称司马。司马这个姓氏即来源于此。李不惑怀疑是不是这样的累世传承导致了司马家的两个显著的遗传基因?身材高大和长寿。

司马家族的身材高大,在史书上还留下有趣的记载。司马朗,字伯达,是司马防的长子,司马懿的兄长。他十二岁时,试经为童子郎,监试者以其身体壮大,疑朗匿年,劾问。朗曰:“朗之内外,累世长大,朗虽稚弱,无仰高之风,损年以求早成,非志所为也。”监试者异之。

李不惑此行纯粹是为了司马懿。尽管按照李不惑的规划,到目前为止每一步都走的顺风顺水,但是“历史会保持惯性”一直带给他深深的疑问。身为匆匆过客,李不惑准备最多用十年统一天下,华丽表演后,完美谢幕退场。李不惑原本觉得自己可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貂蝉和初夏逐渐重合的身影却让他明白这不过是个幻想。一个合适的继承人,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不满意,李不惑当然会尽早消除未来最大的威胁。

“今天下动荡,郡郡作帝,县县自王,汉室倾危,长者当世大贤,何以教布,解天下之倒悬?”李不惑气势迫人。

尽管身为穿越者,李不惑还是很难理解杀气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直到战场上生死瞬间,李不惑才意识到,那是捕猎者与猎物之间微妙的心电感应。

司马防身材高大,肥胖。虽一直彬彬有礼,但其中疏离之意显而易见,此时竟如高山巍巍。“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国玺既失,天命已不在汉。”司马防端坐,威仪不忒。“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于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

李不惑再一次深切感受到三国时期的慷慨豪迈,陈宫满脸的心有戚戚焉。李不惑的做作无非是想把话题引到司马懿身上,面对司马防的直白,他也直奔主题。“布亦志在天下,希望您能辅佐我。”

司马防轻抚长髯说:“世家之所以为世家。就是因为庞大的家族,使我们不能做出赌博式的选择。天下太平时,我们是秩序的守护者。天下动荡时,我们等待仁君的出现,用我们的千年传承,帮他制定秩序。”

士族绝对现实主义者的面目再一次赤裸裸的呈现。“袁绍作何解释?”李不惑问。

“袁绍乃家族逆子,正是因为他越过这条线,才导致袁家被董卓屠戮一空。”司马防说:“残灰余烬,灭亡不远矣。”

此时,袁绍正如日中天,司马防却准确预言了他的命运。这其实代表世家大族对袁绍的真实态度。于是很多问题就有了答案,为什么荀彧,郭嘉叛袁投曹?荀彧一生为曹操殚精竭虑,举荐人才,帮他渡过无数的急流险滩,却始终不支持曹操称魏王。以至曹操嫉恨之下,将荀彧毒杀。一切都源于那条看不到,摸不着却真实存在,威力巨大的线。

三国归晋绝不是偶然,历史的必然性已经轻轻的揭开神面纱的一角。瞥了一眼陈宫,震惊之色尚未曾从他脸上消散。陈宫能明白多少?“多乎哉?不多也。”

电光火石间,无数的念头在李不惑的脑中流转。如果知道李不惑能想到这么多,估计司马防会感到后悔。

“您和您的家族不愧为世间的中流砥柱。”李不惑恭敬地深深俯身行礼,说:“据我所知,您的长子司马朗正为曹操效力,我是否有荣幸请仲达助我一臂之力?”

“伯达事汉而非事曹。”司马防说。

“我明白了。”李不惑再次恭敬行礼,起身便行。尽管为了故事更加精彩,李不惑早早确立了“一个都不能少”的原则,但此时此刻对司马懿甚至司马家族的刺杀行动,已经提上李不惑的日程表。临行恭敬行礼时,李不惑心中默念“对不起。”

“且慢。”司马防沉吟道:“仲达你怎么看?”

司马家族家规森严,举世皆知。“不命曰进不敢进,不命曰坐不敢坐,不指有所问不敢言。”直到此时,司马懿才获得发言的机会。年轻的司马懿剑眉星目,双眉斜挑入鬓,英气勃勃,与古人推崇的淳淳君子之风就有些格格不入。难怪曹操嫌弃他有“鹰视狼顾之相”,见之不喜。

“儿年已弱冠,游历天下,广博见闻,学有所增益,正当其时。”司马懿说:“望父亲大人应允。”

司马防面无表情,默然颔首,然后说:“今日之人,你也都带去吧。”

李不惑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司马防眉间的皱纹又深了几分。杀戮是唯一的选择吗?斩草除根更仁慈一点吧?李不惑自以为念头通达的心灵,又开始杂草丛生。

“请将军稍待,整理行装后便可出发。”听懂了父子俩的潜台词,李不惑对司马懿的安排不以为异。“我在门外等你。”他说。

烦躁地走来走去,李不惑不由自主来到貂蝉,杜氏车旁。秦朗,藏艾正守在不远处,心中有些柔软的东西,想找人倾诉,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拉住杜氏的手,李不惑说:“再见面时,我娶你。”

杜氏冁然而笑,如万年冰崖上的雪莲花开,那花儿也就开在李不惑的心上。

1

十四 世家的底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