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毒计>第四十六章 兔死狗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 兔死狗烹

小说:毒计 作者:法师安宁 更新时间:2019/4/9 8:19:21

沃尔夫气喘吁吁钻进巷道,放眼望去前方空无一人,巷道两旁的石灰围墙足有三米高,顶端铺设有带尖刺的铁丝网,两只麻雀落在铁丝上,跳了几步,随即又惊慌飞走。

左侧围墙后方是纳博第五大街的一家国有纺织厂,上周才恢复运营的厂房此时机器转动,引擎轰鸣。右侧围墙后方则是新规划的印刷厂厂址,打桩机同样砰砰砰地冲击着行人耳膜。

沃尔夫顺着凹凸不平的石板路快步前行,脚步声被震耳的工业噪音所淹没。他走了七十来米,遇到一个岔路口,正当他犹疑该继续前行还是往右转时,右方巷道末尾突然冒出那两个戴鸭舌帽的男人。

走在前面的人两手揣进灰绿色的风衣口袋,侧转脸给旁边的同伴说着什么,他的同伴比他矮半个脑袋,身穿蓝色休闲衬衫,正低头翻弄拎在手里的女士皮包。

沃尔夫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金发女子的皮包,当他看见衬衫男从皮包内搜出白色信封的时候,风衣男也抬头发现了他。沃尔夫心头一紧,赶紧把目光移到旁边的灰色围墙上,又察觉这样的行径更容易招惹怀疑,于是把目光转回来,直盯住风衣男的眼睛。

风衣男瞥了他一眼,随后神色自若地目视正前方,衬衫男仍低头翻找皮包里的东西,丝毫不介意旁人的存在。沃尔夫与他们在狭窄的巷道擦肩而过,他停住脚步,回头打量两人的背影,那两人却头也不回,走路也不急不慢。

沃尔夫觉得奇怪,皮包里有如此重要的出国证件,金发女子怎么会轻易交给别人。他往前拐过巷尾,顿时大惊失色。金发女子趴倒在据他十米远的石板路上,肩胛靠近心脏的位置有一个暗红色的洞,鲜血从洞口涌向四周,不断漫延开的血泊浸透银灰色的连衣裙。

沃尔夫顿觉自己的心脏好像也被人打出一个暗红色的洞,冷风往里呼呼灌入,冰冷又生疼。他绕过女子摔落的右脚皮鞋,贴着墙缓缓走到她正前方。她半垂双眼,仿佛只是走累了趴在地上休息,几缕卷曲的金色发尾垂在她发白的脸颊上,发丝随风微微晃动。

沃尔夫一直盯着她,她的眼睛一直没眨,当他的喉管尝到一丝异常的血腥,胃部随即一阵翻江倒海,他才彻底接受现实,伸出一只手撑住围墙,对着墙根呕吐到直不起腰。

将胃里的不适全部倾泻出来,沃尔夫咬紧牙关回头看了她一眼,他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甚至还没能走出这条小巷,或许那两个混蛋连她的脸都没看清楚,她的生命就这么终结了,终结得就像一条刚爬出下水道洞口就被飞驰来的汽车碾死的老鼠。

沃尔夫攥紧拳头,朝来路狂奔而去,他冲出巷道,在大街上左右张望,那两名男子正穿过十字路口走向对面街区。他们斜对面的不远处,两名警察驻足在一家零售超市旁,观看橱窗电视里播放的足球比赛。

“警察!警察!”沃尔夫扯开嗓门高喊,瞬间吸引周围行人和两名警察的注意,那两个戴鸭舌帽的男子也转过身来,惊愕地发现沃尔夫正朝他们扑来。

衬衫男拿皮包的手臂和胸口的衬衫门襟被一把抓住,接连退出好几步才站稳,“你干什么!”他直起腰往外推搡沃尔夫。

“你们抢劫杀人!”沃尔夫红着眼,抓得更死,“警察!他们抢劫杀人!”

“谁他妈抢劫了!”衬衫男用另一只手抓扯沃尔夫的头发,向同伴呼喊道:“快帮忙啊!”

“人都招来了,还费什么劲。”风衣男扬起下巴指向赶来的两名警察,周围聚拢了七八个看热闹的行人。

“真他妈晦气。”衬衫男凶神恶煞地瞪住沃尔夫,“你放手!”

“不放!”

衬衫男抬起膝盖猛撞沃尔夫的小腹,沃尔夫立刻疼得飚出泪来,但仍然不松手。

“算你厉害。”衬衫男歇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等待警察处理这个顽固分子。

警察检查了他们的身份证件,从风衣男和沃尔夫身上搜出两把手枪,从衬衫男的女士皮包里搜出属于死者的私人物品,于是三人都被手铐铐住,蹲在路肩接受围观群众的指指点点。

黑色裹尸袋从巷道抬进一辆白色救护车,沃尔夫目送救护车呼啸离去,眼里闪烁出泪花,他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对仅有一面之缘的金发女子心生怜悯,或许因为她和自己一样年轻,或许因为她没能实现的看海梦想,又或许因为她的死亡来得太快,快到让他感同身受,一名间谍的命运竟然如此无常。

“你和她认识?”蹲在一旁的衬衫男问。

“不认识。”

“那你他妈多管闲事?!”

沃尔夫神色阴冷,“为什么要杀她?”

“关你屁事。”

“不得好死。”

“什么?”

“你们这些杀人犯不得好死!”

“嘿,这小子真有种,”衬衫男用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的风衣男,“他骂我们不得好死呢。”两人就像听到一句笑话般呵呵直笑,沃尔夫更加怒火中烧,他发誓一定要让这对混蛋穿囚服蹲监狱。

可到了警察局审讯室,沃尔夫傻眼了,审讯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两个凶手,他们甚至连衣服都没换,两人跷着腿,抽着烟,得意洋洋地打量沃尔夫。

“你们是警察?”沃尔夫问。

“不是。”风衣男抖了抖烟灰,低头看向手中的档案。

“你不是要让我们不得好死吗?看看今天究竟谁不得好死?”衬衫男抬手拍打铁皮桌,“说!你和那个女人究竟什么关系!”

“你们不是警察凭什么审我?”

“嘿,你小子真是嘴硬,”衬衫男指着沃尔夫,“你听好了,我们是安全局特工!要是不坦白交代,一切后果自负!”

“你们是安全局特工?!”沃尔夫瞪大眼,“你们是安全局特工?!”

“给他看一下。”风衣男从口袋摸出一本黑色证件递给衬衫男,衬衫男又摸出自己的证件一并递到沃尔夫眼前。沃尔夫看了,他们隶属纳博市安全局第三情报科。

“认怂了吧?”衬衫男收回证件。

“我是第五情报科的。”沃尔夫灰着脸,一时无法接受杀人凶手突然变成自己的同事。

两名特工没想到沃尔夫是这样的反应,审讯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真的,”沃尔夫说话有气无力,“我找她打探间谍组织的消息。”

两名特工彼此对望一眼,风衣男合上档案,打开审讯室的门离开,衬衫男不再坐着,他站起身来回踱步抽烟,十分钟后,风衣男面色难堪地回来,他先冲衬衫男低声耳语几句,然后俯身解开沃尔夫手上的镣铐。

衬衫男递给沃尔夫一支烟,沃尔夫拒绝了,问:“她叫什么名字?”

“莱娅·凯瑞。”风衣男回答。

“为什么要杀她?”

“因为她知道得太多。”

沃尔夫皱紧眉头,不太明白。

“你也知道她是雇佣间谍,所以她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永远忠诚于国家和人民,而他们可以受雇于任何国家、任何机构,尤其是像她这样脱离间谍组织的人,很难保证接下来的生活会清清白白、守口如瓶,所以我们必须禁绝一切让他们被敌人利用的可能。”

“所有离开间谍组织的人都会这样?”

“对。”

沃尔夫倒吸一口冷气,“那......下一个目标是谁?”

“这个得看他们组织领导人的指示,他给谁的名字就是谁。”

“他们领导人也参与了?!”

“不然呢?他不点头,我们单方面行动不就是在破坏彼此的合作关系?”

沃尔夫攥紧拳头,“你们知道怎么联系他吗?”

“不知道,我们只是接上面的命令。你问这干嘛?”

“不干嘛,就是奇怪这人居然会对为他卖命的人下手。”

“嗨!这有什么奇怪的,干我们这行,这种事简直家常便饭。”

“是吗?”沃尔夫低着头,“那挺恶心的。”

0

第四十六章 兔死狗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