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忠贞>第五章 恶霸猖獗世风下 生民涂炭勇士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恶霸猖獗世风下 生民涂炭勇士生

小说:忠贞 作者:李正友 更新时间:2019/1/10 10:37:23

“哎哟!你这个流氓!为什么要拽我的辫子?”边上一个穿青色花棉袍的漂亮小姑娘失声大叫起来。

众人随着叫声向小姑娘望去。只见孙留成的手正在把玩着小姑娘乌黑油亮的长发辫。

“放下你肮脏的黑手!” 丑云上前一步厉声断喝道。

有人拉着丑云的衣角轻声说:“人家都叫他孙缺德,不能惹的。”

“嘿,死丫头,还敢管本少年的事!我看你的发辫也很漂亮,是不是也让少爷我玩玩啊?”

孙留成话未说完,松开了抓辫子的手,饿虎扑食般地向着丑云冲过来。

“住手!留成老兄不要胡来!”

随着一声洪亮的话音,从油坊里走出一个穿黑色旧棉衣,一副伙计打扮的十五、六岁模样的英俊少年。

孙留成看到少年,恶很狠地对他说:” 小存楼,你不要多管闲事,小心回庄上我找你麻烦!”

“麻烦?”孙存楼怒目圆睁,愤愤不平地说,“你想跟谁找麻烦?你不讲道理,无法无天,应该是我们跟你找麻烦!”

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指责孙留成的恶行。

在众人的一片责骂声中,孙留成像条夹着尾巴的狗,狼狈地逃回油坊里。

孙存楼径直走到杨学礼身边,亲热地打着招呼:“大表叔,你们来赶集啊!”然后又向丑云笑道,“大表婶,我是张店上马台的孙存楼,你们秋天结婚时,我和母亲一起去喝喜酒的。”

杨学礼连忙拉着孙存楼的手,高兴地对丑云说:“丑云,他是表姐家的,人聪明着呢,去年考上省里的师范,是个大秀才呢!”

孙存楼说:“大表叔,你不要夸我。表婶才是聪明人,漂亮贤惠、聪明手巧,是十里八村都知晓的大美人呢!”

巧云红着脸,讪讪道:“你是大秀才,读的书多,将来你肯定是了不起的人,你可要多多关照你大表叔和我啊!”

丑云望着眼前英姿勃发的孙存楼,心中感慨万分,她心中暗想到:有知识多好啊!杨学礼和自己都因家中贫穷,一天学都没有上过。

她又想到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心想将来不管自己多苦多累,也要让孩子上学读书,长大像孙存楼一样,成为远近闻名的大秀才。

孙存楼,张店镇上马台人,幼年时家中用几笆斗小麦送他读私塾。当时家境十分困难,除种几亩地,父母还靠磨豆腐、做千张、制挂面为生。

在张店小学读书,他每天早出晚归,中午在学校吃一顿饭。由于他聪颖好学,从老师到同学以及乡邻都十分喜欢他。

十四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江苏省立第八师范。在学校里,他勤奋好学,要求进步,读了很多进步书籍,结识了许多爱国志士。

面对着当时军阀混战,外寇入侵,国家和人民陷入苦难的境况,他积极参加了进步组织,怀着无限的激情,投身到救国救民的革命运动中去。

眼下学校放寒假,为了减轻家中的生活负担,他到张店镇一个远房本家孙百万开的油坊打工来了。

“表叔表婶,你们的高木屐还有几双?” 孙存楼望着正在若有所思的丑云和有点儿走神的杨学礼问。

“不多了,还剩下最后三双。” 丑云羞红着脸答道。

“这样吧,这冰天雪地的,真辛苦你们了。这三双就卖给我吧,正好给妈妈和两个妹妹,让她们在大冬天穿着暖暖脚。”

说话之间,孙存楼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杨学礼。

“都是亲戚,钱就算了,就当我们送给你们的。”丑云说。

“这年头,大家的生活都不易。再说你们家的困难,你就是不说我都知道,这点钱是我干活挣来的,你们收下吧!好了,表叔表婶,我还要回油坊干活,再见!”孙存楼说完转身走了。

望着孙存楼进屋的矫健身影,丑云从内心感叹: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啊!

……

开春的时候,丑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五个月了,他照常和杨学礼一起出工。杨家租种了本村地主孙百万家的八亩旱地,除老二杨学志常年替孙百万家当长工,很少回家,加上小三杨学举年幼体弱,不能干重活外,剩下的六个人整天在田里忙碌奔波。

杨家租种的田地旁,有一条废弃的大池塘,面积很大,足有十来亩地的方圆。由于长年干旱,只有夏天才有些积水,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干土露底,荒芜无烟,长满了杂草和树木。

一天下午,地里的活儿早早就干完了,公公和婆婆和两个妹妹拿着农具已回家。丑云拉着杨学礼的手说:“学礼,我们歇会儿再回去,现在我给你说个事。”

杨学礼楞了一下神说:“媳妇,有什么事,让你这么神神秘秘的,我们回家说不好吗?”

丑云用手指了指废弃的池塘说:“学礼,你看那里是什么?”

杨学礼看着丑云手指的地方,笑着说:“那不是废池塘吗?杂草丛生,有什么好看的?”

丑云用白嫩的手指,点触着丈夫的额头,睁大一双明亮的眸子,扫视一下杨学礼,说道:“你会不会用脑袋瓜子想想?那里现在是废地,杂草繁生,不长庄稼。如果我们除去杂草,整平沟壑,那会是什么样?’’

杨学礼听了丑云的话,似乎有点茅塞顿开,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他激动地抱着丑云说:“嘿,媳妇你太聪明了,这么大的地方都开垦出来,成为旱田的话,那我们家里人就不会挨饿了!”

“傻瓜,你轻点!小心肚子里的儿子!” 丑云娇嗔地笑着,打了一下丈夫紧抱着自己的手。

小夫妻俩说干就干,他们起早摸黑,披星星,戴月亮,悄悄地开垦着沽塘边的废地。他们用工具除去杂草,用土填平了坑坑洼洼的地方,一块田地就呈现在他们的眼前。

过后的日子,丑云拖着重孕的身子,和杨学礼一同开垦荒田。废塘边新开垦的田地看上去足有两亩之余,小夫妻俩喜得合不拢嘴。丑云的头脑中又开始了下一步种玉米的计划:挖沟、选种、施肥、种植,他们在新开垦的土地上种上了第一茬庄稼。

已是仲春的时节,丑云的身子越来越笨拙了。还未到麦收的时候,家中的粮食早已吃光,丑云拖着沉重的身体,和村里的伙伴们到田里挖野菜。

野外,春日融融,和风阵阵,金黄耀眼的油菜花随风摇曳,发出醉人的清香。蹲在地上挖野草的丑云,无暇顾及美丽的春色,肚中的饥饿阵阵袭来,丑云的脸色顿时白一阵青一阵,霎时难看极了。忽然,随着一阵风吹过,丑云的眼前出现了一道黑光,不知不觉间她趴倒在田野里。和她一起挖野菜的两个妹妹大声地叫起来:“快来人啊!嫂子晕倒了!”

正在田间干活的杨家父子闻声赶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丑云抬回家,看到丑云昏倒的模样,杨孟氏号啕大哭起来,边哭边喊,越喊她的声音越大:“我的大孙子呀,你是杨家的命根子,你可不能出事啊!”

众人把丑云扶上床,邻居孙二媳妇对杨孟氏说:“婶子,丑云怀孕七、八个月了,身子缺乏营养,不能再让她下田了。”

杨孟氏瞥了众人一眼说:“家里穷得叮当响,粮食早就断顿了,全靠野菜杂物填肚子,还谈什么营养啊?”

“婶子,法子是人想的,难道你不心疼她肚子里的大孙子吗?”

杨孟氏一时无语,这时杨学礼过来哀求道:“妈,你就可怜一下丑云和肚子里的孩子吧,庄上的人都说你是大善人,菩萨心肠,我们去向亲戚家借点细粮,儿子以后加双倍还你,报答你。”

杨孟氏的脸色霎时变成了灰白色,“这孩子,怎么这样跟妈说话呢?是你媳妇你心疼,难道她不是我的儿媳妇,为娘就不心疼吗?好吧,你现在就去张店你二舅家,往你舅妈借点高粱米,回来给丑云熬点粥喝。”

这时,床上的丑云醒了过来,对杨孟氏道:“娘,不用了,我没那么骄贵,刚才是口渴,喝点水头就不晕了。” 说着,她抬身就要下床,身体刚要抬起,又觉得头皮发麻且沉重得要命,像坠上一尊千斤鼎一样,随即又昏了过去。

“快,赶快去找大夫!” 屋里的人看到这番情形,都大声地嚷嚷着。

老实巴结的杨殿银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低头“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旱烟,佝偻着瘦小的身子说:“你们在家守好丑云,我去街上去请个大夫,顺便去借几斤高梁面回来。” 说完,他把烟袋锅在脚上嗑了几下,头也不回地走出家门。

日子终于熬到了夏收。七月份,丑云给杨家生下个大小子,一家人喜得合不拢嘴。杨学礼抱着儿子,傻乎乎的笑得合不拢嘴,丑云从他怀中抱过孩子,望着儿子红彤彤的小脸,扭头对杨学礼说:“孩他大,给儿子起个名子呗!” ,杨学礼抓耳捞腮,想了好半天,说就给儿子起个狗剩的名子吧。丑云笑他太俗气了,说一定要给儿子起个吉利的好名字。

2

第五章 恶霸猖獗世风下 生民涂炭勇士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