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二回 突然袭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回 突然袭击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1/8 21:21:40

听了王同志一番义愤填膺的话,村长鲁维山直叫屈,他对王同志道:“王领导,我们也不想硬拿公鸡下蛋啊!可是有啥法子,对这帮人讲大道理有用吗?”

王同志怒道:“讲不通也要讲!不能让老百姓戳着我们的脊梁骨,骂我们是活土匪!”

鲁村长见王同志真的动了怒,忙陪着笑脸唯唯诺诺点头道:“领导批评得对,以后不会这样了!”

鲁村长领着王同志往家走,一路上虔诚地听着王同志的数落,惹得不少村民驻足围观。有人窃窃私语道:“这个老东西平时在村子里耀武扬威的,怎么现在怂了,比孙子还孙子呢!”

有人搭话道:“这还不简单,以前他面对的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现在他面对的是领导呗!”

鲁二愣跟在鲁村长和王同志的身后,见村民像遇见活宝一样围观他们,顿时来了兴致,他向村民们做了鬼脸,又伸手做了个要去摸村长秃脑袋的动作,惹得旁边的几个人噗哧笑了起来。

王同志感到莫名其妙,威严地转头向众人看了看,那些人马上捂着嘴将笑憋进了肚子里。

再来说说韦家的女人们,村干部们被骂骂咧咧的王同志带走后,小脚奶奶便领着三个孙女去苞谷地里找儿媳妇。祖孙四人一路走一路喊,可是始终没有听到回应声。小脚奶奶有些失望道:“看来你们的妈妈并不在这块地里,应该是跑别处去了!想不到她大了肚子,腿脚还这么利索!”

几人正要离开到别处寻找,大改耳朵灵,她止住奶奶道:“奶奶,你听!”

大家屏住了呼吸,听到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循声望去,却见不远处两棵苞谷的穗状梢头在微风中剧烈地颤动,接着传来茂昌女人虚弱的声音:“娘,我在这儿呢!”

大改和二错兴奋地跳了起来,像二只矫健灵活的兔子迅速地钻进了苞谷地,三窜二蹦就来到了母亲的身旁。此时的茂昌女人已是憔悴不堪,她低声道:“俺的腿都蹲麻了,快扶俺起来!”

在女儿们的搀扶下,茂昌女人一瘸一拐地出了苞谷地。见到了瘦弱狼狈的儿媳妇,小脚奶奶眼睛有些湿润了,道:“改儿她妈,你受苦了,谁让咱们都是女人呢!韦家三代单传,到茂昌这里却至今连个男丁都还没有,为韦家扩枝散叶的重任就落到你肩上了!”

三改年小尚不懂事,她扑倒妈妈的怀中请求抱抱,小脚奶奶将孩子揽过来道:“你妈妈都自身难保了,哪有精力管你?到奶奶这里来吧!”

于是,大改和二错架着妈妈,小脚奶奶抱着小孙女,几个人在乡间的小道上默默地往回走。回到家中天色已晚,茂昌女人再无多余精力去做任何家务,便一头扎到了床上。小脚奶奶叹着气,则到偏屋的厨房里做饭。

这时,一位高大壮实的女人过来串门,此人正是河西村民李子俊的媳妇。韦家和李家隔着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座拱桥,两家来往都要经过拱桥。虽然隔着小河,两家人的关系却特别亲密,早在小的时候李子俊就认韦家老爹和小脚奶奶为干爹干娘。一有空闲,两家人就会互相走动,有时吃饭的时候,两家媳妇甚至端着饭碗到到对方家唠嗑。

李家男人李子俊生性文静,却娶了个风风火火的婆娘。子俊媳妇见到小脚奶奶,便呵呵大笑起来道:“干娘,今天俺终于看到了鲁维山那老东西的笑话了!王同志不讲一点情面,将他好一顿的骂,从来没有见他像今天这个怂样!……”

子俊女人说了半天,却不见小脚奶奶的反应,于是就停住了,问道:“干娘,不好笑吗?”

“好笑,好笑!”小脚奶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稍后又心事重重道,“子俊媳妇,进屋去劝劝改儿她妈吧!”

子俊媳妇一惊,问道:“妹子她咋了?”

子俊媳妇进了屋,此时的茂昌女人正躺在床上睡觉,将头蒙得很严实。她掀开被的一角,见茂昌女人脸色惨白,就心疼道:“妹子,你今天受惊了!”

茂昌女人缓缓地爬起来,倚坐在床头道:“俺的娘啊,今天差点要了俺半条命!”

子俊媳妇见她开了口,心也就放了下来,打趣道:“怕啥,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呢!这村子里超生的女人多得很,俺也包括在内!俺是明白了,看这形势,你我终究是要挨这一刀,只不过是早晚问题!”

茂昌女人被逗乐了,笑着道:“你为子俊哥生了三个大胖小子,当然你是不怕了!可俺一连生了三个赔钱货,再不生出个儿子来,这韦家的香火就要断送在俺手里了!”

子俊媳妇道:“是啊,不为韦家生出个带把的来,你就没有完成任务!不过,妹子你也不要有啥负担,游击战你看过吧?眼光放灵活些,那群王八羔子来了,你就躲啊!”

茂昌女人叹息一声道:“也只有这样了!”

子俊媳妇安慰道:“不要怕,看鲁维山现在的怂样,他以后应该不敢对俺们动粗了!”

女人一旦放下了思想包袱,往往比男人放得更开,也就什么都不怕了。压抑伤感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两个人便嘻嘻哈哈地聊了起来。

小脚奶奶听到屋里的欢笑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再来说说老村长鲁维山,自从挨了下乡干部王同志的一顿训斥后,他明显老实多了,见到认识的村民也会很客气地点头打招呼。他遇到小脚奶奶时,表情有点不自然,却主动赔礼道:“老嫂子,那天的事对不住你了!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乡里乡亲的,我也不想这样啊!上面有命令,不管对错,我们这些基层人员就必须按章去执行!”

小脚奶奶叹气道:“这也不能怪你,时局走到这里,谁能挡住啊?”

在子俊媳妇的带领下,茂昌女人的心情渐渐地好了起来。两个人无论到哪里都喜欢结伴而行,好得像一个人似的。俗话说,月有圆缺,盈满则亏,什么事情好过了头必然要朝下坡路走,友情也是如此。女人是情绪化的动物,变化的速度更快,两个女人之间的友情便逐渐出现了裂痕。

事情还要从韦家后山墙那个裂洞说起,那天韦家的女人下地回来,发现李家的二个小子老大文彬和老二文武正站在韦家的墙角嘀咕着什么。茂昌女人问他们干什么的,两人却没有回答,而是喊了声“文豪”,便慌忙逃走了。茂昌女人并没有多想,只是轻轻地责怪了一声:“都快成半大小子了,还这样没有礼貌!”

来到门口,大改从奶奶手里接过钥匙就去开门,随着咔嚓一声清脆响锁被打开了。大改正想推门,却从屋子里传来一阵嘈杂声,她吓得跌坐在门槛上,惊慌失措道:“不好了,家里遭贼了!”

茂昌女人从门旁操起一截木棍,壮胆道:“不要怕,有我在呢!”

她用力猛地将门撞开,一步一步地向屋里走去。刹时间,屋子里异常安静,她搜寻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心中不由地嘀咕起来:刚才明明听到屋子里有很大的动静,难道家里闹鬼了?

待她巡视到了山墙拐角处,却见一个七八岁左右的男孩撅着屁股趴在那里,头和肩已经进入了洞中,屁股却还露在外面,此男孩正是李家的三小子文豪!

茂昌女人松了口气,这才把棍棒扔到了一边,对小脚奶奶和女儿们道:“没事了,你们都进来吧!”

大改见是李家的三小子,胆子也就壮了,她和妹妹二错一人拉那小子一条腿往外拽。文豪像是被吓坏了,哭嚎着拼命挣扎着往洞里钻,无奈洞口小,他这般横冲直撞根本无法通过,于是便被卡住了,动弹不得。

小脚奶奶怒了,朝两个孙女吼道:“住手!”

大改、二错松了手,乖乖地躲到了母亲的身后。小脚奶奶来到文豪的身旁,安抚地摸着他的屁股道:“孩子,不要怕!有奶奶在呢,她们怎么不了你!”

文豪停止了哭嚎和挣扎,静静地趴在那里。小脚奶奶继续道:“乖孩子,出来吧,奶奶送你回家!”

文豪抽着鼻子,就撅起了屁股半跪在洞口,打算将上身缩回来。看来他的上身真的被卡住了,尝试无果,就又剧烈地哭泣起来。在大家七手八脚的帮助下,最终文豪脱离了险境,被从洞中成功地解救出来。

小脚奶奶牵着文豪的手要将他送回家,不料儿媳妇却不乐意了,茂昌女人拦住婆婆道:“就这样轻易饶了他,那可不行!看李家男人斯斯文文的样子,咋就生下了这三个小坏种?我今天非要去李家讨个说法!”

小脚奶奶劝道:“俺看这事情就过去吧,他只是个孩子,别吓着人家了!”

茂昌女人却不依不饶,她过来拉扯文豪,文豪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无奈力小,只得乖乖地跟在她的身后走出了门。小脚奶奶气得一屁股坐到了门前的石台上,用手拍打着石台骂道:“韦家怎么摊上这样一个二杆子女人呦!”

茂昌女人拉着文豪来到李家,子俊媳妇马上从屋子里迎出来陪笑道:“妹子,你来了!俺家男人在院子里管教孩子,那两个臭小子正在地上跪着呢!”

见小儿子文豪站在韦家女人的身旁,他满脸泪痕,脸色惨白,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子俊媳妇的心就受不住了!她蹲了下来,一把将文豪揽入怀中,怜爱地问:“乖乖,她们欺负你了?”

文豪趴在母亲的怀中也不说话,眼泪噼噼啪啪地往下落。子俊媳妇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她站起来指着韦家女人道:“好狠心的婆娘,平时俺还把你当成好姐妹!快说说,你将俺家三儿咋的啦?”

茂昌女人本是过来兴师问罪的,想不到子俊媳妇上来就将了她一军,心中的怒火也上来了,道:“俺就是打他了!从小偷针,长大了就会杀人放火!你不管教他,俺来帮你管!”

子俊媳妇怒道:“你是哪棵葱?俺李家的事情,要你一个外人来插手?”

茂昌女人更加火了,骂道:“你这女人,哪有这样放纵孩子的?有你这样的妈,才会有偷鸡摸狗的娃,这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于是,两个女人互不相让就吵了起来。子俊从院子里出来急得满脸是汗,经过一番苦口婆心地劝说,好不容易才将两人分开。

茂昌女人气哼哼地从李家院子里出来,过了拱桥,见李家老汉李丙德正套着牲口扶犁去下田耕地。自家的大老犍旁边站着李家的瘦骡子,两者的差距很明显,茂昌女人的心里就不平衡了,这明白着姓李的占了咱韦家不少便宜!

二话不说,她就上前拦住丙德老汉的去路,伸手扯住牛鼻子将牛套卸了下去,牵着大老犍就往家走。

事情来得太突然,待丙德老汉反应过来,韦家的女人已经走远了。他垂头丧气地牵着骡子回到了家,子俊媳妇见公公挨了欺负就不干了,她对子俊道:“那女人太不知好歹了!她男人不在家,俺们想法设法帮衬着她们韦家,想不到却落了这个下场!你对俺不仁,俺就对你不义,她家的牛槽是队里分给咱们组的,也有俺家一半,你去把属于俺们家的那一半拉回来!”

子俊不想将两家的关系闹僵,就站在原地不动。媳妇却哭了,骂道:“怎么嫁给你这个窝囊废了呢?人家都欺负到咱头上,你还无动于衷!”

子俊拗不过媳妇,只得带上两个儿子拉着板车前往韦家。来到韦家门口,见小脚奶奶倚靠在门旁,他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挠着头道:“干娘,对不住你了,俺那混账婆娘非逼着俺过来!就这么块薄石板,也不值几个钱,有啥值得去争抢!”

小脚奶奶脸扭到了一边,摆手道:“别的话不要多说了,去拆牛槽吧!”

父子三人气喘吁吁地将青石板拉回了家,丙德老汉见状骂道:“你这个怂包,连个女人都怕!当年你掉进南边的大湖里,要不是人家韦老爹不顾性命救你,哪有你小子的今天?俺们李家所有人,都应该心怀感激才对!”

不料,儿媳妇却冲出来抢白老汉道:“要俺感激她们韦家?俺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嫁到你们李家,没有李子俊这个窝囊废,说不定俺会碰到一个更好的人家呢!”

丙德老汉无语,铁青着脸进了自己住的偏屋。子俊气得指了指媳妇,道:“你呀你,嘴上留点德吧!”

几天后,子俊媳妇气已经消了大半,回想往事,感觉自己做得有些过分,就有心想与茂昌女人和好。这日,茂昌女人到河边的茅厕里解手,子俊媳妇就站在对岸打趣道:“茂昌家的,你的屁股露出来了!”

茂昌女人还记着仇呢,认为她在嘲笑自己,就走出茅厕与李家媳妇吵了起来。两个泼妇骂街,引来不少村民围观,正在难解难分之时,突然有人喊道:“不好了,管计划生育的那帮家伙抓人来了!”

子俊媳妇似乎拜了下风,她高声道:“茂昌家的,今天就算俺输了,以后再和你慢慢算细账!”

说罢,子俊媳妇就慌慌张张地跑了。想不到自己战胜了李家那个高大泼辣的媳妇,茂昌女人不禁洋洋得意起来。旁边有人劝她,李家婆娘都逃跑了,你还愣着干啥,赶快溜啊!

茂昌女人却昂首挺胸,掐着腰道:“不怕,不怕!早上那鲁村长见到俺还客客气气的,风向咋能变得这么快,别吓唬人了!”

正说着话,不料两个大汉就走了过来,一人抓住她的一条胳膊将她往大路口拽。远处突突地开来一辆拖拉机,上面坐满了人,待茂昌女人清醒过来,她已经被拉上了车厢。

小小的拖拉机车厢上,坐了几名村干部和十多个妇女,这些妇女有的人哭泣,有的人在愤怒地诅咒鲁村长。却有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神态自若,她并不焦虑,还自嘲道:“扎就扎了吧!生了这么多娃,和男人睡在一张床上总是提心吊胆的,担心自己再怀上了!”

茂昌女人则畏缩在一角,她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在突突的拖拉机轰鸣声中,她的眼前一片昏花,胃中则翻江倒海似的难受。

突然,一个妇女高声尖叫道:”快停下来,不好了,有人跳车了!"

在一片慌乱中,拖拉机停了下来。众人见到一三十岁左右年纪的女人一跃而下,落地后就动弹不得了,躺在车后十几米的地方痛苦地呻吟着。

两个村干部下了车,准备过去搀扶她。那女人非常惊恐,就想站起来,她挣扎了几下又一屁股坐到地上,血水已经染湿了地面。

拖拉机上,一位负责押送工作的村干部摇了摇头叹道:“孩子是保不住了!她的腿估计也摔断了,你们还有谁敢学她去跳车吗?”

于是,那两个下车的村干部就留了下来,送这个女人就近寻医。

拖拉机继续前行,不久就来到了县医院大门前。下车后,茂昌女人夹在这群妇女中,战战兢兢地排队等待医生叫唤自己。很多妇女是被强行拉进了手术室,有泼辣一点的甚至还骂骂咧咧地向村干部脸上吐口水,诅咒这些没心肝的人要断子绝孙。

茂昌女人胆小,她机械木然地跟着护士进入手术准备间,躺到了担架床上。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女医生微笑着来到床前,用手抚摸了一下她隆起的腹部,对着瑟瑟发抖的茂昌女人道:“不要紧,手术前要进行麻醉,不会很疼的!”

她拿来一根温度计,让茂昌女人夹在腋下量体温。稍后,女医生让旁边护士准备手术器械,先剃毛下身的毛发消毒,再推进手术室。

两三分钟后,那位女医生拿出温度计对着光线瞧,又转身看了看茂昌女人,问道:“”你有点低烧,哪儿不舒服吗?”

茂昌女人没有说话,女医生吩咐护士道:“先做消毒准备工作,稍后再量量体温!”

茂昌女人躺在冰冷的手术架台上,不禁悲从心涌道:“可怜的孩儿啊,妈妈也保护不住你了!”

5

第二回 突然袭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