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十四回 李家的三个坏小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回 李家的三个坏小子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3/7 12:43:15

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用文雅的一点话说就是凡是要讲究个阴阳平衡。只要身体发育正常的人成大之后,都要想方设法找个异性伴侣,组成个小家庭,这样才能过上和谐美满的生活。一个社会如果单身汉多了,那动荡不安定的因素也就会相应增多,从而导致犯罪率升高。在讲李家三个淘气小子所做的坏事之前,这里先说点引子。

李子俊家的西邻便是张步山家,张家女人性格开朗,也很勤快。张家没有院子,三间宽草屋门前是开阔的平地。冬日里无多少活要干的时候,农人们便会聚到他家门前晒太阳聊天。爷儿们聚在一窝,老一些的交叉着手在棉袄袖中取暖,或蹲或倚靠在墙角,聊谁家的麦苗长势好,谁家的大老腱耕地有力气;小伙子们则下棋打牌,听刁钻一点的老汉口吐白沫地讲生编乱造的荤故事,或聊从县城里传来的新闻。

女人们则拿着牛骨棉棰捻线,或用针锥纳鞋底,他们的话题则是谁家养了几头猪,谁家的媳妇又生了,是男娃还是女娃,谁的崽仔学习成绩好。无话可谈时,有的女人也会故作神秘兮兮而又似抛砖引玉地说起自已与男人的那点事情。姑娘和刚过门的小媳妇则有点面红耳赤地扭过头,而耳朵却不听话地朝向说话的人。

一个大嗓门妇女说,娘家村上有个女的出嫁当天晚上就跑回来了。村里人很迷惑,姑爷一表人才,家境又好,而且这门亲事各方面都是女孩自已做主同意的。好端端的怎么结婚当天就跑回来了呢?

她爹问她,女孩不说话,又有几个庄邻去问,也没有弄清楚个子丑乙某来。老汉以为闺女在婆家受了姑爷欺负,就从锅屋提出一把菜刀要去找姑爷兴师问罪。经过村邻好一顿劝说,老汉这才一屁股坐在床桄上唉声叹气起来。

后来有人请来了隔壁二婶,经过她好一阵子安慰劝说,这位姑娘才哭哭啼啼地将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这姑娘从小就死了娘,是跟着爹长大的。爹爹是位老实巴交的汉子,笨嘴笨舌的,眼看着姑娘一天一天地长大,却没有想到请别的女人为自己闺女做一些青春期的知识启蒙。直到洞房花烛夜时,这位姑娘对男女之事还是懵懵懂懂的,待姑爷脱下衣服要与她赤诚相对时,她这才慌了神。姑爷见他紧张就问道:“咱俩谈了这么长时间恋爱,难道你不爱俺吗,现在咋还怕俺?”

那姑娘道:“俺是爱你、喜欢你,可你也不能这样不知羞耻耍流氓,来玷污咱们之间的纯洁感情!”

姑爷觉得很有趣,于是就故意朝她身边凑了凑。那姑娘吓得退到了门边,慌乱之中拨开门栓就夺路而逃,消失在黑暗之中。

还有这样的傻女子啊?大家听罢惊讶得张开了嘴,接着有几个人又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那女人又接着说,一些上了年纪的女人纷纷过来现身进行劝解,说男人女人组成家庭过日子也就那么回事,每个女孩都要单身姑娘变成一个生儿育女的大嫂,没有啥可怕的,这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个美好过程。终于,那姑娘哆哆嗦嗦地同意回去了。后来怎么着,经过了男女欢爱后,那姑娘就有些沉迷,整日与姑爷粘在一起,早已把老爹忘却到了一边,连娘家都很少回了。

村子里还没有通上电,农人们的精神生活很单调,每天就是劳作、聊天吹牛,天一黑,家家便早早关了门哄娃们入睡。娃儿们入睡之后,精力过剩的男人女人们便开始了他们的欢爱游戏。但现在不是以前了,公家也开始管老百姓被窝中的这些事,生娃多的男人女人也要像动物一样被阉割,尽管乡村干部说那不样,是结扎,不影响身体各方面的功能,但是大家还是分不清这与阉割有什么区别,多多少少感到有点恐惧。因此,由夫妻生活带来的欢娱程度也大不如从前了,人们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去寻求其他方面的娱乐。无聊之时,很多人潜意识中都希望周围每天都能发生一些事情,这样他们就有了茶余饭后的聊资。

张步山的老姑家在城里,表弟小他两岁,因是哑吧,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真名实姓叫什么,大家只称呼他“哑吧”。他经常有事没事就来乡下串门,带来糖果、梨之类的东西分给左邻右舍的孩子们。因此,他一到来,孩子们便会经常围在他的周围,讨要一些可以吃的东西。

哑吧虽然不能说话,脑袋也不灵光,可是身体发育却很正常。作为一个男人,当然有生理需求,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看到漂亮脸蛋时难免要多看几眼,有时不免还流出口水。有些多事的妇女见此状,便会煞有介事走到他的面前:“大兄弟,想女人了吧?要不要老嫂子给你牵根线保媒?不过嘛,你要意思意思!”

女人伸出手来,用大、二拇指拈来拈去,做出数钱的动作。哑吧便呜哩哇啦地打着手势,从破棉袄外罩的口袋中掏出糖果和一些皱巴巴的零碎钞票,塞到她的手中。

有时,哑巴不免会受到一些爱看热闹的的人群围观取笑,他也不气恼。在女人们的诱使下,哑吧便很大方地将随身带来的零食掏出来,一一分与孩子们。这些从城里带来的玩意儿,孩子大多没有见过,因此在他们心中有很大的诱惑力。分完时,他拍拍手,甚至还把口袋底掏出来给大家看。于是,孩子们便在一片嘻戏声中散去了。

是李家的三个淘气小子出场的时候了,他们仨人有时也会夹在孩子门中间讨要东西吃。老大十六岁了,已经成大小伙子了;老二小他两岁,却比老大壮实许多,像个刚学打鸣的小公鸡,清脆的童音已经变得有些沙哑了。看到哑巴想女人的馋模样,狗头军师老大文彬迷起了小眼睛就动起了心思,决定想个法子去调戏这哑巴叔一番。

老大文彬眯着小眼睛,神秘兮兮地将邻家大嫂拉到旁边,耳语一阵子后,那女人听罢便哈哈大笑起来,下颌的肥肉震得乱颤。邻家大嫂也是好事之徒,有好戏可以参与,她怎能错过?

这天,哑吧穿戴一新早早来到芦湾村,孩子们围拥过去。而男人女人们则站在门前,探头探脑地朝屋里看,又不时地朝哑吧鬼笑,因为好戏就要开演了。

“大兄弟,快进来!”女主人亲热地把他拉进屋。屋子里床边坐着一个女子,穿着大襟青花袄子,黑棉裤,脚却很大,穿着军用棉鞋。头上裹着纱巾,害羞地低着头面向里墙。旁边长凳上坐着一个八子胡子男人,说是她哥哥。

八字胡哑着嗓子说:“妹妹她太害羞,都成老姑娘了,还没找人家。在家住惯了,想招个上门女婿。不过,男方要来盖三间大瓦房。另外,明年村里要通电了,还想要台十四寸的黑百电视”。

哑吧知道家里没有这么多钱,他把女主人拉到一旁,手语说没钱。女主人则责备道:“傻瓜,不能借吗?讨老婆不花钱,咋有这样的好事?“

见女方哥哥脸色阴沉下来。女主人忙道:“他家条件不错,不够的话,他几个兄弟都在城里上班,手足情深,哪有不帮忙的道理?每人凑一点,问题也就解决了!”

八字胡男人道:“俺们乡下不比城里,农活很重。他能干得动农活吗?“

“这个,没问题,他身上蛮劲有的是!”女主人忙回答,她又转向哑巴道,“他们对你有些信不过,不然你就露一手给他看看!“

女主人拉着哑吧朝门前的磨盘边,对他说:“这磨盘有些份量,可对你们这些大男人来说算不了啥,你就露二手给他们看看!”。哑八理理袖子,试了两下,没有搬动,最后他大口吸了一次气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石磨搬离地面一尺来高。那八字胡勉强地点点头,于是哑吧就气喘嘘嘘地跟着女主人进了屋。

八字胡男人又说:“听说,城里人口味淡,俺妹妹口味重,她喜欢吃辣的。这亲事要是成了,两个人就要在一个锅里搅食,他能吃辣的吗?”

“能的,能的!”女主人忙说,她顺手从门边挂的辣椒串上揪了几个尖椒,递给哑吧道,“让他们看看,你能不能吃辣的!”

哑吧硬着头皮接过来,将一个辣椒放进嘴巴里,咀嚼几下,立即张大嘴巴,干咳嗽起来。他跑到锅屋拿起瓢舀了一瓢水,便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哑巴的眼泪都被辣出来了,他揉着眼睛进了屋。女主人见状道:“看来你不能吃辣,不过还凑合吧!这关算是过了,快过去让你对象帮你吹吹眼睛!”

哑巴向床边走去,却见那姑娘的肩一耸一耸的,像是在偷笑。他好像觉察到什么,于是就凑了过去。他顺着光亮看去,却发现那女子青光的头皮从纱巾的缝隙中露了出来!

哪有女人会剃个光头,哑巴这才明白自己遭到了戏弄,于是就怒不可遏地去揭那女子的纱巾。纱巾落下,露出了光头,原来这女子竟然是李家二小子文武!

哑巴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坐在旁边的文彬见事情已经败露,还未待众人回过神来,便撕下八字胡拉着弟弟文武逃出了门。

由此可见,李家三个坏小子不是一般的淘气,他们的恶作剧远非砸块玻璃、将狗腿打瘸那样的小儿科把戏,已有些高智商的味道。他们经常会去寻找一显身手的机会,有一天竟然打起了性格暴烈的茂昌叔主意。

1

第十四回 李家的三个坏小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