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十六回 打狗风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回 打狗风波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3/9 11:57:56

听儿子这么一说,丙德老汉也咬牙切齿起来,骂道:“这是无法无天了,现在不好好管他们,不知以后还会捅出啥更大的娄子来!”

李子俊像是得了鼓励,又凶狠地向文武抽了几棍子。此时的文武腿上、背上已经伤痕累累,他的嚎叫声已经变了调。丙德老汉心肠很硬,没有劝阻儿子,却还在旁边笑道:“打得好,不打不长记性!”

子俊媳妇本来想劝男人住手,见公公在一旁煽风点火,她不忍心再继续听儿子的惨叫,于是转身离开了院子,嘴里还低声骂道,这个老东西!

丙德老汉平时最疼爱小孙子文豪,刚才他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文武身上,现在他才发现小孙子文豪也正在墙角陪着大哥文彬跪着呢!可怜的小家伙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正跪在那里瑟瑟发抖!

老汉疼得心都要碎了,忙过去将他拉起,一把扯到怀里,骂儿子道:“你要罚就罚他俩,豪豪还是个刚出蛋壳不懂事的孩子!若是将他吓出三长两短来,俺可饶不了你!”

子俊陪笑道:“不是你老说的么,娃儿就要从早教育。文豪现在也不算太小,该好好管教他了!”

丙德老汉气哼哼道:“俺说不行就不行,你还把老子放在眼里吗,争论个啥球?”

李子俊只好唯唯诺诺地点头,连说了几个“是”,却见老父亲头也不抬,抱起小文豪进了自己的屋子。

丙德老汉非常疼爱小孙子文豪,文豪也非常喜欢和爷爷在一起,经常从外面回来,第一时间就会扑倒到爷爷的怀抱,与他亲热一番。老汉相信,这个小孙子也非常爱他,是自己培养起来最可以信任的人。然而,他想错了,孩子毕竟还小有着他的善变性,就是这个最信任的小孙子有那么一天却出卖了他,这事要从打狗风波说起。

这天上午,丙怀老汉割牛草回来,一只花狗欢快地在他身边跑来跑去。儿媳嫌他脏,有时不让孙子们与他亲近,儿子子俊是个软蛋,迫于老婆淫威也不敢对他怎样的好,只有花狗大黄是老汉的忠实伙伴了。

当初老汉从亲戚那里抱来一只小公狗崽,起名叫大黄,从此大黄就是它的贴身随从了。他走到哪里,大黄就跟到哪里,忠心耿耿地听从老汉的指挥。人和狗已经亲密到形影不离的地步,一顿饭的功夫见不到大黄,老汉就会感到心慌。有时,丙德老汉会想,与人相处往往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倒不如畜生思想单一纯粹,即使天下人都负了他,大黄也不会离开他吧!

丙德老汉正走在路上正想着心事,不料迎面跑过来一个身着破衫的小男孩,两个人差点撞个满怀。

那男孩见了老汉,慌慌张张地高声叫道:“李老爹,打狗队来了,快回家把你家的狗藏起来吧!”

老汉满脸疑惑,正欲仔细询问,那男孩已经跑远了,嘴里还嚷道:“没时间给你详说了!俺必须快点找到俺家小黑,晚了它就没命了!”

丙德老汉上几日曾听说过,最近狂犬病正闹得厉害,已经有几个倒霉蛋被疯狗咬后不治而亡了。这事惊动了县领导,现在城里正在组织人员四处打狗,想不到打狗队这么快就来到了双子镇。

老汉加快脚步往前赶,很远就听到村子里传来人们吵闹的嘈杂声和狗尖厉的哀鸣声。刚到村西口,就见通往村里的大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村民。丙德老汉带着大黄不敢从大路上走,于是他决定绕道从村民屋后偏僻的地方溜回去。

老汉深一脚浅一脚地到了家,放下青草后,就急忙带着大黄进了自己的房间。正犹豫着如何藏护爱犬时,老汉就听到噪杂的脚步声已经朝自家的方向过来了,他急忙砰地一声关了门,并迅速地上了反锁。大黄毕竟是个畜生,它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仍围着老汉扑前扑后地撒欢。

门外已经人声鼎沸了。儿媳妇过来叫门,老汉却不愿意开门。儿媳妇敲了很久却不见开门,于是她只得恨恨地骂道:"老不死的,真是个倔老头!你有本事,就一辈子别开门!”

接着,传来儿子子俊的声音:“爹,把门开开吧!那只是一条狗,为了这个畜生,有必要和公家对抗吗?再说了,等这阵子狂犬病过去,你老还有机会再养一只狗啊!”

丙德老汉在屋子骂道:“臭小子,别想得美!俺的大黄就只有这一只,以后再养的狗也不会是大黄了!让俺交出大黄,没门!”

一个联防打狗队员也过来敲门,他威胁道:“老爷子,识趣点!快把门打开,不然我们要以妨碍公务这一条来治你的罪!”

老汉急了,他叫嚣道 :”哪个狗日的敢进来,老子就和他拼命!“

“别和这老头废话!”有个队员就气冲冲地过来,抬腿就要去踹门。李子俊知道父亲的倔脾气,硬来肯定要出事情了,忙陪笑着去阻挡他。

那队员却鼻子里哼地一声,没有理他。围观的村民伸长了脖子等待好戏的发生,正在这剑拔弩张时刻,一位长官模样的联防队员冲了过来呵斥道:“休得无礼!”

那名队员马上老实下来,乖乖地走到了长官的身后。那位长官轻轻地敲了两下门,和气地对屋子里的老汉道:“老爷子,其实俺们也不想打狗!狗这么有灵性的东西很讨人喜欢,可是它们毕竟是畜生,不如人命金贵!现在疯狗咬人事件时有发生,为了这样的畜生再丢了一些人的性命,那才不值当!”

屋子里没有动静,那长官以为老汉动了心,于是又劝了几句。不料,长官的话音刚落,丙德老汉就硬邦邦地扔出话来:“这位同志你就省点口舌吧,你就说破大天来,俺也不会将大黄交出来!”

子俊媳妇恼怒了起来,她骂道:“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外面这些人都是在陪你玩着呢,不听公家的话,会有你好果子吃的!”

那位长官却摊了摊手,止住了子俊媳妇,道:“这位大嫂,就不要难为他老人家了!唉,不打就不打吧,我们走!”

人群散开,陆陆续续地从李家的院子里出来,聚到了大门外。李子俊感觉过意不去,就拉住联防打狗队长官道:“莫急走,俺来想想办法!”

丙德老汉躲在屋子侧耳往外听,院子的确没有了动静,他这才确定打狗队已经走了。但他还不放心,没有马上开门,准备等半个时辰彻底没有危险时再说。

不料,门外却传来欢快的脚步声,小孙子文豪叫道:“爷爷快开门,他们走了!”

老汉全身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他安慰似的摸了摸大黄的头,从凳子上站起来去开门。在开门之前,他再一次向文豪确认道:“那伙人真的走了?你若是骗俺,俺可评判不了你!”

文豪稚嫩的声音回答得很干脆:“他们真的走了!”

门一打开,两个打狗队员就鱼贯而入,直奔大黄而去。老汉愕然,待他反应过来时,一切都晚了!

大黄惊恐地钻到桌子下,卷缩在桌底靠近墙角的位置发出呜呜的声音。一个联防打狗队员用一根带钩的铁棍硬生生地将它拉了出来,另外一个人则朝它身上连砸了几铁棍。大黄陡然倒下,却挣扎想逃跑,可后半身已经不听使唤了,只能绝望地趴在地上剧烈地抽搐着,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哀鸣。

看到自己的爱犬遭此不幸,丙德老汉的心都要碎了,他不顾一切地要冲过去想与打狗队员拼命。儿子子俊害怕老子闯出啥祸端来,忙从背后死死地保住了他的腰。丙德老汉动弹不得,他流着老泪用最肮脏的词语大声咒骂着,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狠心地联防队员将大黄活活打死。

又一名联防队员走了过来,一铁棍打在狗头上,大黄的脑袋顿时脑浆四溅,哀鸣声骤然停止。

联防打狗队走了,丙德老汉抹着眼泪黯然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到床头啪嗒啪嗒地抽起了旱烟。老汉性格坚强,自成人以来基本上没有哭鼻子过,也就是自己婆娘去世时流过一次眼泪,现在大黄死了,这是第二次流泪。大黄这个忠诚的伙伴日夜守候着他,给他带来很多的快乐,现在它走了,以后还有谁能陪伴他走过以后孤独的岁月?

李子俊夫妇对大黄的死并没有啥伤感,相反地他们却还有些兴奋,两人将狗的尸体拖拽到门口挂到了大槐树上,开始剥皮。农村人整日背朝黄土面朝天,生活条件差,半个月能吃顿肉,那就是很不错的生活。这大黄足有七八十斤,一顿牙祭肯定吃不完,这以后要有一段肥日子可过了!

“爷爷,俺妈在刷锅,中午俺家要吃狗肉啦!”小孙子文豪兴高采烈地跑进丙德老汉屋子。

“哼,要吃你们吃吧,别管俺!" 老汉没好气地应答道。这个小兔崽子,俺以前是白疼你了,就为了那口狗肉也来骗俺,太令爷爷失望了!再也见不到俺的大黄了,这个忠实伙伴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俺左右,度过了多少孤寂和欢乐的日子,就是儿孙也没有这样贴心过!

老汉不忍心去看大黄被肢解的惨状,于是就抹了摸眼泪,朝鞋底磕了烟灰,将烟枪杆插到腰间,挎上粪筐就闷声地出了门。背后传来儿媳低低的咒骂声:“这个老东西!眼看就要晌午了,偏捡饭点出门,别人见了还以为俺虐待他!”

媳妇话毕,又依稀传来儿子的声音:“你嘴上积点德吧!你能将对俺的好分点给俺爹,俺就烧高香了!……”

1

第十六回 打狗风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