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三十四回 大改出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四回 大改出走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4/15 10:38:57

潘时安被抓后,潘家顿时乱了套。女人沈月娥埋怨丈夫太狠心,为了一时之快就拿儿子的前程做赌注。儿子蹲了牢后身上就有了污点,以后哪家的女子还愿意嫁过来?

男人潘则刚因为以前没有听从老婆的建议,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可是他却放不下男人的颜面,仍然嘴硬道:“时安这小子做事没轻没重,从来都是欠考量!让他在牢里蹲蹲有了教训,这样才能长记性!”

儿子就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女人沈月娥不可能这样淡定,她朝丈夫吼道:“现在啥时候了?都火烧眉毛了,你还说这样不咸不淡的话!不管你咋想,那女子即便是母夜叉,这儿媳妇我也是娶定了!做父母的,咋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遭罪!”

在潘时安被抓走的当天晚上,潘氏夫妻就摸黑走了一二十里的山路,来到了董红菊家。这董家家境贫寒,正屋是三间草房,前面有两小间偏屋。潘则刚不愿意进门,于是就站在了门口,而女人沈月娥轻轻地敲了敲门就走了进去。

沈月娥见到董红菊后,便扑通一声跪到她的面前乞求道:“董姑娘,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

说罢,她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哭起来。董红菊有些惊慌,忙过来搀扶沈月娥,劝道:“大婶,快起来!有事好商量!”

沈月娥并没有站起来,道:“董姑娘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只要你答应你不起诉我儿子,啥条件我们都答应!”

董红菊冷着脸道:“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来求俺,晚了!”

听到此话,站在门口的男人潘则刚马上火了,冲沈月娥喊道:“孩他妈,别低三下四地求她了,咱们回去吧!”

董红菊的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见状忙陪笑道:“俺家这个死女子脾气就是倔!你们先回去吧,俺再劝劝她,一定会把状子撤回来的!”

潘氏夫妇垂头丧气地回了家,两人辗转反侧一夜没有睡着。第二天起来,夫妻俩做啥事都心神不定。不料,下午董家就托中间人捎信过来了。那中间人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道:“其实,董家并不是真心想让你儿子坐牢!董家的意思你们应该明白,董家那丫头相中你儿子了,一门心思地想嫁给他!”

男人潘则刚呸地一声,道:“那闺女真不要脸,见我们潘家不答应,就用了这损招来压我们!这样攻于心计的女人,我们潘家说啥也不能要!”

沈月娥冲着男人骂道:“都啥时候了,你还这样摆谱!难道你真想让儿子在牢里蹲上十年八年不成?”

骂完男人后,沈月娥又向中间人陪笑道:“只要那姑娘同意放过我儿子,啥条件都同意!”

县拘留所里,一位戴大盖帽的工作人员表情严肃训斥道:“你这位同志,办事咋这样不靠谱呢?谈恋爱出点别扭,就闹到这里来!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小孩过家家的?我们这里是国家机关,还有正事要做呢!”

董红菊忙陪笑道:“同志,真是对不起!当时俺太冲动欠考虑,给你们添麻烦了!”

那工作人员放下手中的卷宗,道:“好了,下次不能这样太任性了!你到隔壁做个笔录,就可以把人领回去了!”

看守所大门前,董红菊走来走去,焦急地等待着。随着小门吱呀一声开了条缝,从里面出来个蓬头垢面的青年,他就是潘时安。才几天的时间,他的胡子已经长了很长,脸也瘦下去了,整体面貌明显憔悴了许多。

董红菊忙跑过去要拥抱他,潘时安却一把将她推开,径直向前方走去。董红菊追上去,撒娇道:“时安哥,俺喜欢你,有错吗?你家所有人都不同意,你也没个主意,俺只能想这个法子来争取俺的幸福!其实,俺这样爱你,咋会真心去害你!”

潘时安怒吼道:“董红菊,你这个狗娘养的!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为啥就不找其它方法来说服我爸妈,非要把我送进大牢里不可?”

董红菊的眼泪就噗簌噗簌地落下来了,她楚楚可怜地央求道:“时安哥,都怪俺欠考虑,你就原谅俺了吧!”

见董红菊哭了,潘时安的气明显消了很多,他停下脚步等董红菊追上来,然后轻轻地牵住了她的手,算是原谅了她。

三个月后,随着噼里啪啦一阵鞭炮声响,身穿新娘妆的董红菊终于如愿以偿地踏进了潘家的大门。成为潘家媳妇的董红菊脸上带着满满的幸福,她对同学韦大改道:“俺和时安终于修成正果了!你和那个唱戏的柳金玉关系相处咋样了?你如果真心喜欢他,就该采取点手段加快速度,别只开花没结果,让别的女人抢了先!”

大改知道董红菊所说的手段是啥意思,但她没有董红菊那样不要脸,她不会用那种令人作呕的手段去勾引男人。说句实话,大改和戏团里当家小生柳金玉曾经有过几次近距离肌肤接触,那时柳金玉也曾说过爱她。可是柳金玉太忙了,两人没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厮磨,他们两人的关系就定格在可有可无之间。

大改与柳金玉之间的关系如果用爱情这个词来定义的话,那么这种爱情就像空中飘渺的青烟,一阵风来就可以瞬间变得虚无;如果加把火,也可以逐渐明晰起来,变成现实。大改一直在回味着董红菊的那句话,她觉得她目前必须做些什么,不能再这样无所作为地干等下去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自从父亲韦茂昌生病以后,韦家就更加缺乏劳动力了。好在李子俊一家人经常过来,帮了不少忙,特别是二小子文武很卖力。为此,茂昌一家人有些过意不去,不知该如何去报答。

这一天茂昌家突然来了个胖女人,是最村西头的永生婆娘。她平时与韦家少有来往,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几句话聊下来,韦家人才知道她是为李家二小子提亲而来,李家二小子文武看上了大女子大改。

文武人长得高高大大,话语不多,是个老实孩子。他学习成绩不好,一路上跌跌撞撞留了几次级,才勉强上了初中。但是,李子俊非常重视子女儿教育,认为这些教育投资是非常值得的,大儿子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大儿子文彬读完师范后,顺利地分配到镇中学教书,成为国家工作人员吃上了粮票。二儿子文武虽然不如大哥聪明,但子俊夫妇俩相信,只要他愿意读下去,就一定有希望。

文武初中毕业后,李子俊就托关系帮儿子重新办了学籍复读,希望他能像大哥那样考上县师范。不过,文武本人有点厌学了,不想继续念下去,他看上了大改,如果大改愿意,他就下学与她结婚。

文武长得高大结实,茂昌女人和小脚奶奶从心底里喜欢他,这门亲事如果成了的话,李家也可以名正言顺地来接济俺们韦家。但大改听到这个消息后却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晚饭后,小脚奶奶将孙女大改叫到了偏屋,非常严肃地问她有什么想法。大改低下了头,却并不说话。

茂昌女人也倚靠在门旁,质问道:“文武这孩子就是不错,他哪一点对不起你?”

大改撅起了嘴,道:“哼,他是很好!瞧他那个傻样,闷头闷脑地站在那里像电线似的!你看他好,就嫁过去得了!”

“你这个死孩子,咋能这样和大人说话?“茂昌女人被闺女的话呛着了,她的火气立即上来了,伸出巴掌比划着要过去教训大改。见小脚奶奶表情严肃地望着自己,茂昌女人扬了扬手就放了下来。

经不住母亲和奶奶的盘问,大改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下定决心似的抬起头道:“俺已经有心上人了,就是那个唱戏的柳金玉!”

“啥?就是那个男不男女不女、郎不郎秀不秀的戏子!”茂昌女人垂手顿足起来,“他有什么好?留着二荡毛,整日游手好闲,哪里像是个踏踏实实与你过日子的庄稼汉?你就断了这念头吧,除非俺死了!”

大改闷声不响地走了出来,坐在门前的石台上,啪嗒啪嗒地流起了眼泪。

小脚奶奶走了出来,拍了拍她的肩头道:“天晚了!快回屋睡觉去吧,这事以后再商量!”

大改刚想站起来,却听到母亲在堂屋骂道:“俺咋养了个这样的死女子呦?你爸病成了这样,你却一点不为家里人着想!你就在门外站着,等你想通了, 再进屋睡觉!”

第二天早上韦家人吃早饭时,这才发现女儿大改不见了。茂昌女人忙跑到她的房间里查看,发现她一些新一点的衣服也没有了,于是惊慌失色地嚷道:“孩他爸,不好了!大改一定跟那个男人私奔了!”

韦茂昌将拳头重重地捶到门板上,道:“唉,大改以前是多懂事的孩子啊,都是跟着潘家那个媳妇学坏了!”

自从韦家的顶梁柱茂昌病倒以后,韦家就严重缺乏劳动力。一家人眼巴巴地希望与李家接亲以后,劳动力缺乏状况能有所缓解。可是,大改却很自私,不愿意为了家庭牺牲自我,选择了一走了之。

大改走后,韦家劳动力更加缺乏了,奶奶脚小行动不便,只能在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不能下地干活;小儿子康康六岁,女儿三改十岁,都还是娃娃。好在女儿二错今年十四岁了,正处于青春发育期,能帮上一些忙。但家里主要的活还的由茂昌女人来干,可怜这个瘦小干瘪的女人整天要家里家外忙个不停,晚上躺在床上,全身酸软疼痛,她不禁苦楚伤感起来。

躺在身旁的韦茂昌见女人流了泪,不由地内疚自责起来,道:“唉,俺身体咋这样不争气?都是俺拖累你了!”

0

第三十四回 大改出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