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四十二回 男人是易碎的玻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二回 男人是易碎的玻璃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5/24 13:50:07

不管韦家的女人们愿意与否,茂昌的病情还是恶化了,他躺在床上一连七八天滴水未沾,以前壮硕宽广的身体现在已经变成一摊历历可数的骨头,松弛的皮肤上也布满了褐色死斑。虽然病魔已经将他折磨得不成人形,可是茂昌却依旧头脑清醒,他已经隐隐地预感到自己的大限将至了。

小脚奶奶哭丧着脸以近似乞求的语气道:“儿啊,吃点吧!你要是走了,留下我们这些孤儿寡母的,日子该怎么过?”

茂昌艰难地摇摇头,用目光在房间里搜寻,喉咙里像是被痰堵住似的发出吼吼的声音。女人知道他是在找孩子们,于是就出门将他们叫了回来。

几个孩子都聚在门前,说是害怕死人,不敢进来。女人骂道:“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那是你亲爹啊,疼都疼不过来,还能把你们怎么着?”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推搡着几个小崽子,将他们赶进了屋。茂昌精神似乎好了些,话也能说清楚了,还让家人将自己枕头抬高些,像是回光返照。小脚奶奶将孩子们一一拉到茂昌面前,让他们叫爸。

轮到康康时,他躲到后面死死抱住母亲的腿不肯过来。女人说,不愿意也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婆婆却背过儿子泪眼盈盈地对媳妇耳语道,他没有多少时辰了。

于是,女人强行将康康抱到床前,让茂昌看看。康康的小手刚触摸到父亲冰凉的肌肤时,他就撇起了小嘴哇啦一声大哭起来。于是,女人们也都跟着哭出声来。

旁观的村邻中,有位老者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哭,说茂昌现在虽然身体虚弱,可他的心里却并不糊涂,听到你们哭泣声,他会很难过的。

于是,女人们停止了哭泣,房间里顿时静得可怕,却见茂昌还在用眼光在房间里搜寻。女人问他想要什么,茂昌喉咙里发出虚弱的声音,她根本听不清。见女人没有反应,茂昌有些着急了,喘息声像拉风箱似的,越来越重,越来越急。

小脚奶奶上前问道:“你是想大改了吧?”

茂昌这才艰难地点了点头。女人哽咽着接话道:“那个死丫头,不知中了啥邪,为了那个不男不女的二流子,连家都不要了!”

茂昌虚弱地闭上了眼睛,眼角处缓缓地淌出了两行清泪来。他清薄的身躯躺在床上,像一枚枯叶在微风中飘曳残喘。

众人散去后,女人从低而熏黑的茅草锅屋中端出一碗粥,走到男人的床前。男人微睁双眼,也许是从门缝透过的一束强光太刺眼的缘故,他看了一下眼皮又轻轻的闭合了。

女人撩起围裙的一角擦了擦眼睛,木然地站在旁边,企望着男人的再次反应。

男人像死狗一样,僵挺地躺在床上,空气中弥漫着酸臭的气息,袅袅的,一种垂死的味道。

女人无奈的走出门槛,斜倚在外面的柿子树秆上。初春的天气阴阴的,湿度很大,柿子树在湿气的滋润下,粗糙枯干的树皮里透出隐约的绿色生意。

茂昌死了,就葬在双子湖旁的乱坟岗里。没有了男主人,家里也顿时冷清了很多,女人常蹲坐在门口望着柿树发呆,而茂昌他娘则在偏屋里唉声叹着气。倒是不懂事的康康和三改会经常跑来跑去在院打闹,给家中添加了少许生气。

对于父亲的故去,康康并没有多少悲伤,甚至还有种解脱后一身轻松的感觉。他老人家病得太久了,如果在天有灵的话,现在终于不必忍受病痛的折磨了;另外,以前一家人的每年收入都要被拿去给父亲治病,那是个无底洞,父亲如果还继续活下去,韦家会越来越穷,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康康这种解脱后轻松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他便感受到了父亲去世对他今后人生的重大影响。康康现在只有一双鞋子,那是母亲亲手给他做的千层底布鞋,现在却被蒙上了一层白布。他穿着这双鞋去上学,小伙伴们都惊讶地盯着他的脚看,过路的行人也有意无意地慢下了脚步,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有位头发花白的老头做得更过分,他骑着自行车从康康身旁经过时居然下了车,盯着康康看了半天,然后同情地问:“是你爹不在了,还是你娘不在了?”

康康感觉自己受到极大的侮辱,顿时脸羞得通红,他并不搭话,只是愤恨地瞪着那个老头。同行的小伙伴张二胖爱说话,插嘴道:“老爷爷,俺知道!他的爸爸几天前死了!”

老头摸了摸康康的头,哀叹了一声走开了。他骑上车子之后,康康听到他自言自语道:“可怜啊,这么小的孩子就没有了父亲!”

张二胖居然将自己的隐私告诉了外人!康康非常生气,就冲过去与他撕打起来。可惜的是,张二胖长得太壮实了,他就像一堵墙似的横在康康的面前,康康根本推不动他。气急败坏的康康脱下脚上的一双白鞋,狠狠地扔到路边的小沟里,然后光着脚丫向前面跑去。

同行的小伙伴们先是惊愕,接着有两三个孩子跳到干涸的沟底去抢那两只鞋子。他们将鞋子高高地抛起,扔到了大路上,孩子们一哄而上将鞋子当成了足球,在路上踢来踢去。

这时,有个秀气的女孩子跑到这些淘气的男孩子面前,她就是潘家的小女子潘画。潘画阻止他们道:“你们快点停住!人家韦康康家遭难,你们咋一点同情心没有呢?”

孩子们纷纷散去,却有一个不知趣的小家伙耿着脑袋嬉皮笑脸地看着潘画,道:“你这么关心韦康康,你和他是啥关系?莫非你俩是两口子?”

潘画恼怒起来,她捡起地上的一根小树枝就去打那男孩。于是,在嬉笑声中男孩们跑开了。潘画提着鞋子去追康康,她向康康喊道:“咋能不穿鞋呢?这路上石子多,硌着脚了怎么办?”

康康却不搭理她,自顾自地大步向前走。潘画没有办法,只得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突然,康康哎呦一声惨叫就蹲了下去,不走了。

潘画吃了一惊,忙跑上前去,却见康康的大脚趾被一块尖锐的石头划破了,正渗出殷红的鲜血来。她忙将鞋子递给康康,劝道:“走路不穿鞋子,那咋行?”

见康康并没有接鞋子,她又劝道:“这双鞋子你将就穿一两天吧!以后,你可以让你妈妈再给你买双新的!另外,俺家里还有哥哥穿小了的鞋子,俺爸妈没舍得扔,你若是不嫌弃,明天我带给你穿!”

潘画的劝说起了作用,却见康康为难地挠了挠头,勉强地接过鞋子套在了脚上。两个人不再说话,肩并着肩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康康一心想有双新鞋子,因此上课时并不专心,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铃响起,他便第一个人冲出了教室,直接朝鲁湾村奔去。

康康想,母亲和奶奶都非常疼爱他,只要自己的坚持,最坏的情况是将撒泼放赖的手段都使用上,她们最终会答应他的请求的,即便买不起样式好看的球鞋,她们也会纳底做一双新布鞋给他。

康康走在村子里的大路上,远远地就看见姐姐二错在自家的压井旁洗衣服,她一边搓着衣服,还不时地抬起衣袖擦眼睛。康康感到很奇怪,就冲着她问:“二姐,你咋的啦?”

二错并不搭理他,而旁边倚着树站着的三姐欲言又止,也最终没有吭声,只是用手指了指家的方向。

于是,康康便继续朝家走,他看到自己门口围了不少人,还不时地从堂屋里传来悲凉的哭声。那哭声是母亲发出来的,这个瘦小貌不惊人的女人嗓门却又尖又高,底气十足,没有多少台词的哭声变成了如泣如诉的咏叹调。

听到母亲的哭声,康康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目前家里是这种境况,他买新鞋子的愿望算是彻底没戏了!

刚到门口,康康见奶奶从屋子里出来,于是就喊了声奶奶。奶奶却好像没有看到他,而是擤了把鼻涕,懊丧地对围观的村邻说:“俺咋贪上这个丧门星儿媳啊?整天哭哭啼啼的,没了男人,这日子就不往前过了?”

屋子里,母亲瘫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哭着,旁边或蹲或站着几名同村的妇女。有个人劝道:“改她妈,茂昌走了,留下你们这些孤儿寡母的,是很可怜。可是,这一个家庭几张嘴,担子还等待着你来挑啊!”

另外一位妇女也劝道:“这个村里死了男人的家庭不止你一家,像西边的张寡妇男人死时,四五个孩子都还小,是她一人含辛茹苦地拉扯着几个孩子,他们家哪里比得上你现在的情况啊!你现在有婆婆,有闺女二改,她们都能多少帮你分担一些事!”

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叹息道:“俺们这些女人就是命苦啊!那些男人看似强悍,其实都是属玻璃的,坚强都是表面现象,其实内心特别容易破碎!鲁湾村死了男人的家庭不下七八家,这些男人大都在四十岁左右壮年撒手人寰,留下了几个嗷嗷待哺的小崽子。你瞧瞧,哪家的女人不是哭嚎之后选择了坚强!其实,没有了男人,俺们女人日子照样能过下去!”

听了这位妇人的话,女人又想起了自己的男人茂昌。是啊,男人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男人不是钢铁,而是块表面看似坚硬的易碎玻璃!当年的茂昌虎背熊腰的,健壮如一头大老犍,谁曾想几年以后竟然变成了一摊骷髅!俺的命真苦啊!

茂昌女人又抽泣起来,由于悲伤过度竟然口吐白沫昏厥了过去。许久,她缓缓地苏醒过来,像变了个人似的,旁若无人地道:“改她妈,去年俺家西瓜被偷,你打听到那些贼人的下落了吗?”

她抹了把脸,又指着门后说:“改她妈,这把鱼叉是俺韦家的传家宝,你可要将它收好!俺走了,村里那个男人若是来欺负你,你也可以拿它来防身!”

女人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像极了茂昌,屋子里的其他女人都大惊失色起来,有人尖叫道:“不好了,她被茂昌的鬼魂附体了,快请张半仙过来驱鬼!”

0

第四十二回 男人是易碎的玻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