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六十七回 解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七回 解馋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8/27 11:32:13

  潘画好言相劝康康,希望他能够自重自爱,不料康康反应特别强烈,竟然气愤得扭头就走。潘画呆愣地站在原地片刻,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朝自家的方向走去。

潘画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她毕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让人家空着肚子去讲气节,底气从何处而来?对康康而言,他的低三下四是有原因的,他能放弃荣辱做到这一点确实不容易,内心一定挣扎过无数次。现在连最要好的朋友也站出来说自己不知道自尊,也难怪他一时接受不了。

韦家的生活太清苦了,一连几个月都难得见到荤腥。而康康是个孩子,正处于长身体的年纪,没有营养的饭菜到了肚子中,转眼间就被消化殆尽,往往刚吃完饭没有多久,他就会喊饿。小脚奶奶经常会调笑孙子道:“咋能饿得这么快,你的肚子是一个漏斗啊!这饭桌是木头做的,吃了耐饿,那你就啃掉个拐角充充饥吧!”

康康有时会饿得嘴里吐清水,听完了奶奶的话,他就会装模作样的去啃桌子,逗着家人禁不住笑了起来。韦家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说笑,这是韦家最轻松的时刻。说真的,如果桌子可以吃,能够充饥,康康早已会将它吃掉,不可能存留到现在了!

冬去春来,转眼进入了夏天,康康终于有了自己的解馋方式,那就是捉蝉吃。在上学的路上,也就是靠近双子湖的那段路两旁,各有一排高大的钻天杨,一直绵延到镇上。这钻天杨生长得非常茂盛,树干汁液丰富微甘甜,特别适合蝉的栖息繁衍。每年初夏,一批又一批的金龟子就迫不及待地从泥土的洞中爬出来,攀附到低矮的树干上或草丛中蜕壳。

清晨,米色的幼蝉从硬壳中爬出来,身体还很柔弱,翅膀也没有伸展,这是最佳的捕捉时机。

这几天,康康上学明显积极了很多,每天天亮不需要人喊,他就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洗把脸后,匆匆扒上几口饭,便背上书包兴冲冲地上学去。家人见他如此积极都很高兴,村邻见了也都夸赞道:“你家康康学习真积极,将来是个大学苗子啊!俺家孩子懒散得很,主动性能有康康的一半,俺就知足了!”

可是这几天康康放学回来,每次书包里都要有几只或十多只蝉,家人这才渐渐明白,康康早起不是为了到学校学习,而是要逗留在路上捉蝉。知道真实情况后,茂昌女人从门后拿起笤帚就要打儿子,却被小脚奶奶拦住了。小脚奶奶劝儿媳妇道:“你还指望他是文曲星啊,俺们韦家祖坟从来没有冒过青烟!就随他去吧,能多识几个字就行了!”

为了捉蝉,鲁湾村的孩子们一个起比一个起得早。潘家的小闺女潘画起得也很早,不过她是个例外,她早起的目的不是为了捉蝉,而是是为了和康康以及其他的孩子结伴上学。潘画家庭生活条件优越,隔三差五她爸爸潘则刚就会从镇上割一些肉回来。母亲沈月娥是做菜好手,她将肉提到厨房,剁剁烧烧,很快肉香便飘了出来,到饭点时她会麻利地端出了一盘肥腻诱人的红烧肉。潘家油水足,因此其他孩子说油煎蝉肉是如何得好吃时,潘画只是淡淡的一笑,一方面是出于不屑,另一方面是女孩子胆子小,她不敢去吃那肉乎乎的虫子。

不过捉蝉这个过程,还是挺有乐趣的。金龟子在爬出洞之前,先用长在前面的钳鳌在地面上钻出一个针鼻眼大小的小孔。有经验的孩子用手指头轻轻一抠,那洞口便豁然开朗。金龟子无处可躲,只好钳鳌夹孩子们伸进洞中的指头来自卫,就这样乖乖地被孩子们拉出洞来。

那些还没蜕壳完成的金龟子更是没有反抗能力,它们趴在草茎上或树干上一动不动,任由孩子们去捡拾。而那些蜕壳完成的幼蝉,则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他们沐浴在早晨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中,迅速地晾干身体,伸展翅膀,颜色由米白色变成了黑色。一旦翅膀完全展开晾干,它便开始起飞。潘画会很快乐地跟在一群男孩子身后,去追那些还飞不稳的嫩蝉。

大多时候,潘画会将自己捕捉到的蝉给康康,因为她觉得康康家生活条件比较差,他最需要营养来补充身体。有一次潘画禁不住诱惑来到康康家,看他们是如何将活生生的蝉变成为食物。韦家家穷,舍不得用油炸,她们去除蝉的翅膀和脚足,撒上些淡盐水后,便在热锅上烹炒了起来,屋子里立即香气四溢。看到康康吃得津津有味,潘画也好奇地捡起了一只,放到了嘴边尝试着咬了一小口,香气立即充斥整个口腔,那味道真是妙不可言!

第二天中午放学的时候,潘画决定带几只蝉回家,让妈妈油炸给她吃。妈妈沈月娥接过了她的书包像触电了似的,让她马上将书拿出来。潘画很疑惑,不知道妈妈要干什么,于是慢吞吞地将书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到桌子上。母亲拿着书包便冲向了鸡圈,只见她利索地抖了抖包底,那些蝉便扑棱棱地落到地上,被圈中的一群芦花母鸡争抢着吞进了胃中。

潘画感觉很委屈,刚要辩解几句,就见母亲过来推了推她,道:“满身都是细菌,这么脏的虫子咋能吃呦,还不快去洗手!”

潘家生活条件优越,不会把蝉这种虫子当成一回事,而韦康康却把它们当成了珍宝,家里买不起肉,这是小康康肉类蛋白质的主要来源。

这天康康起了个大早,沿途捉蝉足有二十多只,今天的收获真不少!这些刚蜕壳的蝉目前还很幼嫩,但见光遇风后很快就会变黑变老,那时候蝉肉就不好吃了。于是,康康将它们放到事先预备好的黑布袋中,小心地将待口系好,然后放到书包的夹层中。

潘画今天上学晚了点,她也捉到了六七只蝉,一到学校便送给了康康。这样,康康就有了近三十只蝉,他很高兴,心中一直盘算着终于如何去吃。他已经吃够了盐煎的,今天中午就回去央求奶奶,让她奢侈一回用油炸!康康满脑子想的都是吃的东西,因此课也没有听好。

同桌的尤氏姐妹感到很奇怪,今天韦康康同学咋的啦?他傻傻地坐在位子上,不与任何人说话,有时还抿嘴偷笑,莫非他病了,或者中邪了?

妹妹尤志兰伸手去摸他的额头,看他有没有发烧,结果被康康用手背挡了回来。姐姐志红则问道:“韦康康,你没事偷着乐,今天发大财了吧?”

康康脸上的笑意这才消失,他抿了抿嘴,故作镇静道:“没啥,俺不需要你们瞎操心!”

姐妹俩的心思全集中到了康康的身上,偏偏这时,从桌洞里从来窸窣细微的声音,康康有些心慌,忙将书包往里面塞了塞。他这一动作惹祸了,装在书包里的蝉受到了挤压,闹出的动静更大了,有的甚至还开始鸣叫起来。

“好啊,韦康康,你还把这么恶心的虫子带进教室里玩,俺要去告诉老师!”妹妹尤志兰坐不住了,起身要去找老师。

她没走了几步,却被姐姐尤志红叫了回来。尤志红道:“俺们空口无凭,要把罪证拿出来摆到桌面上,他康康就再也抵赖不成了!”

于是,这对没安好心的姐妹俩便展开了行动,她们将康康拖到中间的走道,由姐姐负责控制康康,妹妹志兰则跑过去抢康康的书包。

康康哪里肯任由她俩摆布,挣扎着去夺自己的书包。可惜他晚了一步,尤志兰已经打开了书包,提出了沉甸甸的布口袋。在尤志兰解开袋口的瞬间,那些翅翼已丰的蝉们便扑棱棱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有几只顺着窗口飞了出去,而其它大部分还不适应长途飞行,落到了梁柱上,或者墙壁上。

教室里顿时乱了起来,孩子们兴奋地离开座位,去追逐那些飞得较低的蝉。一顿美餐就这样被可恶的姐妹俩搅黄了,韦康康真想冲过去撕打她们,可是一想到她们的爸爸是校长,教室里她们还有个人高马大的傻姐姐,自己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康康只好忍住了冲动。

这时候,班主任李老师走了进来,见场面如此混乱,她非常恼怒,用黑板擦将讲台擂得咚咚作响,她厉声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快都回到座位上去!”

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却见尤志兰举手道:“老师,俺知道!韦康康同学不学好,他把这些虫子带到课堂上玩!”

“好个韦康康,每次捣乱的都是你!我今天非要治治你不可!”李老师怒不可遏,扭动着胖胖的腰身来到了康康的面前,伸出大手就来拧他的耳朵。可怜的康康只好忍受着剧痛,被老师拧着耳朵牵到了讲台前。

0

第六十七回 解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