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勇者之途>十三、另一伙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三、另一伙人

小说:勇者之途 作者:夏海 更新时间:2019/3/24 0:38:55

  大概五十米开外,与人齐高的部位,树枝摇晃。我们立刻后撤,分别找棵树爬上去。在丛林里活动,爬树的水平高,藏身的自由度要大很多。

  这种原始森林,一些树很高,枝叶繁茂,只要能够快速爬到一定高度,被树枝掩藏良好,即使从树底下通过,也很难发现。因为,敌人不可能每一棵树都抬头用望远镜看一遍,一般视野大多数局限于平视范围。

  特种部队,尤其全地形的或以丛林地形为主的特种部队,爬树是必修课,但是再怎么修炼,水平有限,肯定比不上我这种从小练习的。

  慢慢的,穿着迷彩丛林作战服的人从树丛里走出来了,我取出小望远镜看了一下,不是上次遇上的那批人,全部是老外,一共十三个人,两个黑人,十个白人,穿的是自适应可变色的迷彩服,这种迷彩服相当高端,隐匿效果特别好,携带的枪好像是德制HK416。

  其中有人胳膊上帮着急用的绷带,绷带上还有血迹,这种情形,好像他们刚刚经过一次遭遇战。

  还有一个人,是亚洲面孔的女人,被困住了双手,封住了嘴巴,脸上有一些血迹,用绳子牵着,走在队伍的中间。这个女人应该是俘虏了。

  这支队伍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对着望远镜,透过树叶的缝隙,牢牢的盯住他们,尽量控制呼吸。这种大树很高,上面的枝叶极为繁茂密集,我藏在上面,他们根本不可能发现。

  突然,我的心一紧,视野里好像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放下眨了眨眼睛,没错,就是他,他脖子上的刀疤早已铭刻在我心里。

  就是他!我的心脏有点不由自主的有点砰砰直跳。我再次仔细辨认了那个人,身形、相貌、步态、脖子上的刀疤,不会错,怎么会这么巧呢。

  我放下手里的望远镜,缓和的长吁一口气,不知道老熊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可能这么巧,在这里碰上他。

  十二个人的小队从树下走过,他们似乎并不担心树林里会有人,也不担心会遇上陷阱机关,看他们看对路线的熟悉,完全不是外来人,一定也是跟洪森一伙的。

  这个人是谁?这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收起望远镜,用手腕上的通讯器给老熊发了个信息:“跟上他们!”

  老熊回应了一个:“好的。”

  我们这通讯器其实就是卫星电话,网络是北斗的,可以发短信,比较方便,尤其在通话不方便的时候,大家知道GPS,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国家自己的北斗,这东西暂时没有普及,野外作业、航海的人用的比较多,这通讯手表听说是老熊找人专门改装定制的。

  我们立刻下树,跟上刚才这只队伍。看他们的样子,完全熟悉这里的安全路线,只要跟紧他们,比我们自己瞎撞要快很多。

  在森林里,我跟上一只老虎野猪什么的都不会跟丢,不要说跟十几个人了。跟着他们,不到两个小时,我们跟到靠近山脚下的村子,看着他们进村。这样,我们记住路线,又返回到半山腰,找一棵合适的树爬上去,做好伪装,开始观察村子里的动静。

  村子三面环山,一面好像窄窄的峡谷,以我们所在的这座山最高,村子里全是迷彩服军装的士兵,石头搭建的房子有四五十处,然后靠山脚下,集中连接在一起的,有有二三十处。与地图上十分吻合,就是这里了。

  村里分布了五个哨塔,哨塔上布置了三个人,一个机枪手,一个狙击手,另一个应该是观察员。

  这个基地估计以前本来就是个村落,这帮人把人家村民不知道感到哪里去了。看布置,有行家里手帮忙排兵布阵。光是这些石头建筑就花了不好心思。

  那哨塔上,设置三个人,机枪手、狙击手和观察员协同,一个哨塔的威胁力成倍增加,要火力有机枪居高临下,要远程精确狙杀,有狙击手,还有专门的观察员帮见识防区内一举一动。

  而且这些哨塔设计,相互照应,滴水不漏,这里面一定有精于特种作战的人。

  “这里面有两百多人的武装力量,应该就是这里了,洪森的巢。”老熊口里嚼这草根。

  “老大,你的队伍有几个人?你看,这里面这阵势,没有几架武装直升机协同进攻,不好打呀。”我放下望远镜说。

  坐在下面树干上的老熊说:“还武装直升机?到时最多一架直升机支援,重型一点武器,也就机枪,火箭筒。人吗,不超过十个。”

  “我靠!”我暗骂,“十个人打人家两百人,真当人家泥巴糊的。”

  “十个人?老大,你最好帮我买飞机票,我还是回去当我的小老板!”我坐在树上。

  “十个?我说十个了吗?你没听清楚吧,我说最多不超过十个。”老熊不理睬他。

  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说什么了。老熊用望远镜看了半天说:‘晚上我们摸进去看看。’

  “你看,越南人还有两下子,那房子全是石头转头盖的,我以为会是小木屋呢还有,周围挖了隔离带,防火做的好,不然一颗燃烧弹就结果了,这个洪森还是两把刷子,这防布的滴水不漏。”老熊说。

  差不多将村子的情况摸透了,我收起望远镜。靠在树干上开始休息,等天黑再行动。

  “看清楚了?那个刀疤。”老熊突然问道。

  我怔了一会:“看清楚了,你早知道他会出现?”我心里大概知道了什么,老熊早就知道可能遇上这个家伙。

  老熊一阵沉默:“这事本来我想单干的,不想拉你入伙的,但是,想来想去,要是不拉你一起,怎么也说不过去,一起死里逃生,这事怎么的我们都得一起并肩作战。”

  我说:“这就对了,要是这事你不拉我一起干,咱两的兄弟之情就基本完蛋了。”

  “你这些年在外面就是为了这个?”我问道。

  他嗯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喉咙有点哽咽,眼睛有点湿润,一下子竟然说不出话来,这家伙这一年多杳无信讯,原来一直在为这事东奔西走,寻找线索,靠一人之力在茫茫大海中捞针。

  “你这是大海捞针呀?”我叹道。

  老熊很轻松的说:“现在针被我捞到了。”语气虽然轻松,但是我分明感受到其中的艰辛苦涩。

  这事说起来有点复杂,四年前,我和老熊当兵时,接到任务,到东欧一个小国去护送一个文物回国。这个文物是一个加拿大爱国华侨捐赠的,至于为什么在东欧小国,我们也不知道个中缘由。

  我们以前也经常出国执行警卫任务,但一般都是保护我国的要员,尤其是战乱地区的外交官,奉命保护文物还是第一次,当时一共八个人。

  任务看起来很简单,接到文物,然后护送到机场,由专机送回国。看似简单的任务,确成为我们一生的痛。

  护送文物的车,经过一条通过森林的公路,就在这条路上,我们遭到了一伙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对方准备充分,轻重武器同时开火,十二个人一组,一共六个小组围攻,我们加聘用的安保公司的十几个人,一共才二十几个人,又是中了埋伏,根本就抵挡不住。

  我、老熊、光子,三个人,在战友舍命掩护下,带着文物拼命突围,往路边的森林里撤退,那是一片原始森林。

  光子携带文物,我和老熊掩护,当时我们商量好,拼了命,也要让光子带着文物穿越森林,逃离包围。

  没想到,森林里也有有敌人的埋伏,一进入森林里,立刻腹背受敌,光子牺牲,文物掉落,老熊重伤,我也受伤。

  无奈之下,我和老熊只能突破重围,往森林里撤退,但敌人不知道为什么穷追不舍,按道理,文物得手后,应该撤退才是,至少一部分人携带得手的文物撤退,但是敌人不但没有撤退,反而紧追不舍。

  这让我和老熊又重新拾起希望,在森林里和敌人周旋,以伺机夺回文物。在森林里,我们带伤走了三天三夜,杀敌十几人,夺回文物无望,只能脱离敌人,回到我国的大使馆。

  这是直到退伍,我一直耿耿于怀,我相信老熊也一定是。没想到老熊到广州开调查公司,然后出国,全都是为了这事。

  “这事我一直没有忘记,可以说,这辈子这事都会记在心上,沉甸甸的,退伍后,我想方设法,去找当年事情的线索。甚至我到广州开调查公司,也是想看能不能有机会接触上一些走私文物的人,后来发现这有效果。于是我决定投靠我表叔,因为他在加拿大,毕竟在国外,总比守在国内找到线索机会大些。我表叔八十年代偷渡去的香港,后来去了加拿大,参加了大圈帮,本来这是大海捞针的事情,希望极为渺茫,但是天道酬勤,我这表叔居然跟地下文物交易有一定关系,于是,我相方设法介入他的生意,想寻找线索,靠,这就是运气,你知道吗?有一次陪我表叔到一艘游艇上谈生意,你说我碰到了谁?”

  我问道:“谁?”

  他激动的说:“就是你刚才看到的刀疤,当年带队的,他化成灰我都认识。只是他并不认识我了。大海捞针,这针被我捞到了,太意外了,我以为要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一辈子不可能再找到哪怕一丝线索,但是被我意外找到了,我怎么的都要牢牢抓住这条线索--”

  老熊更加激动。

  我发现自己在这件事上根本没有他用心,我承认,自己也一直记着这事,但仅仅是记着,并没有想过退伍了还去为这事做些什么。最多心里有一些懊悔、难过而已。

  听他这语气,退伍那天起,他就将下半辈子跟这事绑在一起了。

0

十三、另一伙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