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燕赵烟云>燕赵烟云 第十九章 巧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燕赵烟云 第十九章 巧救

小说:抗战之燕赵烟云 作者:六零山人 更新时间:2019/2/26 8:21:03

燕赵烟云 第十九章 巧救

海河帮,天津卫众多帮会中的一个,听名字就是靠水路吃饭的江湖帮派。帮主江海洋,早年是一家船上的脚夫,好在码头下苦力为生,后来拉了一帮家乡弟兄一起组建了海河帮,专门做水上的买卖。海河是天津众多河流中最大的一条,天津城又是北方最大的金融商业城市,各种水运生意自然十分庞大和繁多。靠着收取过路船只的保护费,以及自己也做一些船运活计,海河帮几年前就已经是天津数一数二的大帮会了,而且还和天津卫八大富商搭上了关系,私下里为他们做一些运送黄货的秘密工作。

田老四、张麻子,本是海河帮中资深很老的帮众,深得帮主江海洋的信任,所以自打有了这份替富商转运家私的生意上门以后,基本上都是他们两个负责在晚上将这些黄白之物,利用海河之便从海河运送出去,交给那些富商在天津城外的据点。随着这几年天津城越来越繁华,八大富商的生意自然也越来越好,收益随着水涨船高。为了不对外暴露自己巨富财产,这些富商中会有人隐藏一部分自己所赚的钱,将它们通过海河帮运到外地保存。这些多余出来的财富,富商们大多时候会变现成大洋让海河帮运走,只有生意特别好的时候,才会兑换城黄金出城。

这一次是找上海河帮的,是八年前才富起来的长源杨家,家族中专门做海盐生意,不但包了天津城外四个县的盐引生意,还在天津及外埠开设了二三十座当铺,家中收入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所以才一次性有两大箱黄金运出。而负责运送这批黑金的,自然又是海河帮帮主最信任的田老四和张麻子二人。因为不想过分张扬,引起外界注意,所以每一次接到这种生意,江海洋都是派一两个人运送,反正都是在晚上,又在海河边上,算起来已经很隐秘了。

帮人晚上在海河上押运小船(货物),田老四和张麻子已经做了很多次了,他们只知道小船上的货物很重要,但每一次船上都是些什么东西,他们也不知道。帮主可是反复叮嘱过他们很多次,绝不可以打开船上货物的包装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他们只管把船摇走就行。开始的几次,两人都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生怕这一路会发生危险。可是一年多下来,运送过程中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两人的胆子也都慢慢大了起来,以至于后来的押运过程中,两人都还可以做点自己的事情,喝个小酒打个瞌睡也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甚至有时候还可以把船藏好,上岸到赌坊里赌上几把,然后再回去运货,也是一切顺利,啥意外也没有发生过。

这一天,两人又接到了帮主的命令,半夜到海河边接一艘小船,天亮之前把船送到下游的聂家湾去。两人是在帮自己的事情是被帮主叫去的,所以在接受任务以后也都没有太过在意时间,张麻子这几天正好和西门大街一家妓院新来的一个妓女打的火热,每天晚上都会去捧场,而田老四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赌鬼。两个人见面一合计,今晚的运送任务一定和前面的一样平淡无奇,所以大家还是照旧多玩一会,晚些时候再去运货。

这件事从开始就被他们又轻视了,负责绑系船绳的张麻子,一心想着相好那娇艳的身子,急着去会面,竟然没有把船系结实,结果到了半夜船绳在河水摇晃之下自己松了,最后离开岸边藏身出露在了河里。世上就有那么巧的事情,这条小船恰好又被出来做夜买卖的高小山他们发现,于是有了前面的一切。等到这两个家伙忙完自己的事再来找船时,已经是人去楼空,什么都没有了。

丢失了押运的船只,以及船上的东西,田老四和张麻子自然害怕,所以不敢马上回去报告,就自己想办法在外面找。偌大的天津卫,去寻找一只小船,自然如同大海捞针,最后纸里包不住火,事情还是被海河帮帮主知道了。这船上运送的是什么东西田老四两人不知道,但江海洋可是门清,以为这两家伙坏了道上的规矩偷看了箱子里面的东西见财起意,监守自盗了。于是就在帮内发下悬赏令,重金奖赏捉到或发现二人的人。

田张二人在海河帮也有那么久了,多少还是有那么几个心腹,当下悄悄传信给二人,知道消息的二人大惊,立即躲进了天津租界,想等过几天托关系逃出天津城,到上海去混。只是二人一项好日子过惯了,一下子要躲起来一时还真无法适应。只是三五他时间,田老四的赌瘾就发了,飞要出了找赌场赌几把才行。二人这就去了英租界的侨联公司赌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一个外国佬,赢钱非常厉害,一个下午时间最少赢了五六百大洋。两人眼下正缺钱,见此情形哪有不动心的,当下就跟上了那个家伙,等下离开赌场时摸黑下了手,然后弄出了天津城。

开始的时候二人只是想打劫一下就放手的,随后又决定换赎金。这才把人送到天津城外的沙井子村田老四亲戚家,等拿到赎金后就走人。只是二人没有想到,在快要进入沙井子村时却意外的遇到了另外一辆马车,为了吓唬马车上的人,张麻子顺口说了自己的海河帮的,以威胁那些人。谁知这句话不但没有吓住对方,反倒为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一心为自己那批军火考虑的高小山,根本不会允许在那个方向出现任何纰漏。所以晚上就来巡察,发现了这两个家伙,于是出手以迷烟对付,将其迷倒。

见二人倒地不起,高小山这才从黑暗中走去,用绳子将他们绑了,检查了一下屋子内外,这才将李拴住招呼进来。整个屋里除了田张二人,没有他人,不过中午他们看到的麻袋倒是还放在墙角,没有什么动静。李拴住走过去,解开袋子绳,将里面的人放出来。等到这人露出脸孔,借着屋里油灯的光线,两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此人竟然是一个外国人,而且两人还都认识,正是在侨联赌场见过面,最后还要请他们吃饭的德国人卢卡。只不过这家伙怎么就被人绑票,还装进麻袋里面,现在竟然还在睡觉;没有错,是在睡觉,两人明显听到他微弱的呼噜声。刚才他被放倒在墙角,又在最里面的位置,迷烟对他的作用应该不大,所以这家伙应该是睡觉,不是被迷了。

弄清楚这一点,李拴住赶紧上前摇了摇卢卡,轻声说到:“卢卡,快醒来,快醒了”!果然,这家伙眼睛睁开,看到二人后脸上一喜,用他那蹩脚的中国话说到:“救我,朋友,我好像被人绑架了。不对,绑架我的人不会就是你们吧?那可就太糟糕了,#@¥%……&@!”,后面是一连串二人听不懂的话。

“别胡思乱想了卢卡,不是我们绑架了你,是他们。我们刚才救了你”,李拴住赶忙说到。

“上帝!真的吗,那就太感谢了。让我看看是谁有这么大胆子,绑架了我。朋友,我有些饿了,应该很久没有吃东西了,你们有没有吃的,先给我一些”。

一边说着,卢卡一边站起身子,朝刚才李拴住手指的地方走去,他要看看是谁绑架了他。“哦啊!原来是这两个家伙,在赌场跟了我大半天的家伙,真可恨”。嘴里说着,卢卡还用脚用力在地上两人的身上踢了几脚,以发泄他的愤怒和不满。随即又坐在一张长登上,有些体力不支的样子,看来确实是饿了,这家伙应该一天多没有吃东西了。高小山两人身上可没有带吃的,于是他从桌子上放的大碗朝卢卡一推,大碗里面有田张二人刚才为他们自己准备的吃食,是一些粗粮馒头,已经吃了一些,碗里还剩一些。

卢卡不知道碗里是什么,见高小山推过来,他也就随手拿了一块往嘴里塞,随即马上又吐出来:“高!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难吃”!他已经知道了两人的姓名,所以开口询问。“这是中国普通老百姓的食物,你要是嫌弃,那就只能等回到天津城再吃了”。

一个小时之后,几个人回到了天津城,此时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九点半,华人居住的城区基本上都黑灯瞎火了,但租界方面依然灯火辉煌,各种夜生活的店铺门面正是开门营业的大好时间,身穿各种光鲜衣服的上层人物和达官富贵,正热热闹闹的进出着这些场所。英租界的一间中级餐馆内,卢卡正狼吞虎咽的吃着食物,另外一边高小山和李拴住二人各自端着一杯红酒,装模作样的品尝着。他们是在陪卢卡吃饭,这家伙身上的钱被田张二人洗劫一空,并且已经花完了,只能让高小山请他吃饭,此刻他正一边吃着,一边用他自有的中国话感谢着高李二人。

“高、李,你们真的是我的救星,这次对亏了你们两个,要不然我肯定会被饿死的。上帝,想想被饿死的感觉我就浑身不自在!我要好好感谢你们!对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我是德国哈布斯堡家族的人,我的祖先曾经统治德国数百年,现在虽然没落了,但仍然是欧洲最古老的大家族之一,生意遍布欧洲各地,在远东也有不小的影响。我这次来中国,只是为了单纯的游玩,中国话也在我来中国后学会的”。

将桌子上的一盘牛肉,一叠香肠切片,一小碗英国奶酪吃完之后,卢卡终于是吃饱了,不过嘴里的话却没有中断的意思。“你们中国太大了,也太神奇了,也太富有,太危险了”,一连用了好几个“太”,卢卡似乎想说明一下自己对中国的感受。“好了,太多的我也说不出来,不过对于二位,我真的是太感激了。用中国人的话来说我要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说吧,需要我帮助你们什么,只有我能做到,一定会答应的”。

对于自己能救下面前这个德国人,高小山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到了哪一步,是谁他都会救下,而且也没有什么企图和要求。不过现在见这家伙主动提出来,他就试探的问到,“你们德国在西面有生意”?

“西面?你说的是山西那边,当然有,山西方面对我们德国的军火很感兴趣,不过都没有做成。英国人在那边的势力很大,我们轻易插不上手,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有一批货,一批数量不小的货,想运回保定府那边去,担心沿途会遇到政府的关卡查问,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弄张你们德国的路引”。

想起张眉说的她可以帮忙让学院院长开路引的事情,高小山就想试试这个卢卡也能不能办到。如果能,那就省事和方便多了。

“路引?噢,就是通行证是吧!这个问题不大,我回去跑跑看,应该可以替你弄一张。不过这也太简单了,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说了要好好感谢你们的”!

11

燕赵烟云 第十九章 巧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