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冰河铁马醉红颜>第十二章 二次任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二次任相

小说:冰河铁马醉红颜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9/7/22 13:01:31

蔡京第一次罢相,实是因了天象之故,冲皇帝甩脸子只是个借口。

蔡京被罢相后,并未失去徽宗皇帝对他的信任;况且还留下了大批同党,只要有机会,皆在徽宗皇帝面前说蔡京的好话。

话说蔡京被罢免宰相,回到家中,自然是沮丧,其同党隔三差五,来到蔡京府上,密谋再起。

一日,蔡京同党御史余深、石公弼来探视蔡京,对蔡京说道:“目今,上意方重用挺之、刘逵,一时恐搬他不倒,不知该当奈何?”

蔡京闻言笑笑,对余深、石公弼二人道:“老夫再起,除诸位多多美言外,还需由郑入手,由公等收场。”

余、石二人闻言会意,点头称善。

蔡京所言的“由郑入手”中的“郑”,指的乃是徽宗皇帝的郑贵妃。

郑贵妃原是向太后的使女,是专门服侍向太后起居的,秀外慧中,也是个贤惠女人。徽宗皇帝做端王时,常到向太后处问安,由此得识郑女。

赵佶见那郑女眉清目秀,阿娜多姿,免不了目逗眉挑。

那郑女见端王风流倜傥,心中也甚是喜欢端王。

后来,赵佶继位,向太后也窃破前踪,即将郑女赐与徽宗。

徽宗皇帝得偿初愿,遂封为郑女为贵妃。

这郑贵妃生于大户人家,父亲郑绅,曾为外官,自小颇识得些文字,喜阅文史,章奏也能自制。徽宗皇帝爱她有才,格外宠信。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蔡京便瞅准了郑妃,打算走郑妃的路子,说动徽宗,重新启用自己。

果然,在郑妃的枕边风下,徽宗罢赵挺之宰相之职,贬为观文殿大学士;将刘逵驱逐出京,任为亳州知府;再次起起用蔡京为相,距蔡京前次罢相不过两年有余。

蔡京二次任相后,吸取了上次教训,在徽宗面前毕恭毕敬,专事取悦徽宗皇帝为能事。边臣们也暗中得到蔡京指使,或谎报某蛮内附,或奏报某夷乞降,其他大臣,皆投蔡京所好,或是什么黄河水清、什么天降甘露、什么祥云呈现、什么灵芝瑞谷、什么双头莲、连理木、牛生麒麟、禽产凤凰等等,接连入奏。

蔡京提前得到消息,急趋入殿,接连表贺。

那徽宗皇帝身居重门,哪晓得外面的事情,直道是政事修明,顺天得道,故此天降祥瑞,昭示于世,自然也欢喜得不一般,视蔡京为福相。

一次,都水使者赵霆,自黄河中捕获一个异龟,长着两个头,便敬呈宫廷,蔡京闻之,急趋入殿,对徽宗皇帝道贺说:“这是齐小白所谓象罔,见着主霸,臣敢为陛下贺。”

其实齐小白所见,乃是委蛇,并非象罔;况且,徽宗皇帝已抚有中国,降而为霸,有甚可贺的?!

那徽宗皇帝一时也没悟醒过来,闻听蔡京此说,喜笑颜开,嘉奖蔡京道:“这也赖卿等辅导哩。”

贺毕,蔡京拜谢而退。

恰好,郑居中因事入朝,听人言此事,忙奏徽宗道:“物只一首,今忽有二,明显是反常为妖,令人惊愕;那蔡京竟言瑞物,实乃欺君,居心不良,其心可诛。”

郑居中乃郑贵妃族亲,因蔡京复相之事,也没少出力,谁知蔡京复相后,并未给郑居中帮多少忙,故此郑居中对蔡京多有不满,故此借此机会,诋毁蔡京。

徽宗听了郑居中之言,大大地吃了一惊,忙说道:“依卿之言,此乃不祥之物。”

郑居中答道:“那是自然。”

徽宗皇帝忙命内侍,速将两首龟丢入金明池,不要留置在大内。

内侍领旨,携龟自去,丢入金明池中。

第二日,徽宗皇帝颁下一旨,命郑居中同知枢密院事。

蔡京闻悉此情形,很是怏怏,郁闷的很。

后来,又发生了河南妖人张怀素谋为不轨,事牵蔡京兄弟蔡卞,差点连累到蔡京,多亏蔡京同党极力美言,替京掩覆,蔡京随免受牵连,然已在徽宗心中产生隔阂。

是时,张康国由尚书左丞升任枢密院事,和蔡京官品相当,两个人互争权势。

张康国入竭徽宗皇帝时,免不了要诋毁蔡京一番。

徽宗皇帝也觉得蔡京骄横霸道,飞扬跋扈,有意压压蔡京,便暗嘱张康国道:“卿果尽力,当代京为相。”

有了徽宗皇帝这个承诺,张康国焉有不欣喜若狂的?因此睁大了两眼,整日里窃视蔡京的行踪,以期抓住蔡京结党乱政的把柄。

蔡京终是个奸人,凡事不日鬼上一番,那是不可能的,张康国稍有耳闻,即行密报,因此,蔡京的行踪均在徽宗皇帝掌控之中。

蔡京也是个性敏之人,也察悉到了张康国的行为,遂推荐吴执中为中丞,嘱咐吴执中,但有机会,只管弹劾张康国便是。

一日,蔡京与吴执中密谋一番后,决计在徽宗皇帝跟前弹劾张康国,没想到张康国先行得到了消息,赶忙进宫,跪于徽宗皇帝面前,声泪俱下地说道:“陛下,臣深得天子眷顾,得以重任,专意反对奸佞,不期得罪了蔡京、吴执中等人,那蔡京、吴执中恨臣入骨,必欲置臣于死地而后快,那吴执中待会进殿,定要替京论臣,臣情愿避位,告老还乡,免受京怨,给圣上添惹麻烦。”

徽宗皇帝闻言道:“爱卿何以会有这番言语?卿且起身,无需多虑,凡事朕自有主张。”

张康国闻言,爬起身来,心中暗自得意,退值殿庐,等候着吴执中来弹劾自己。

这番情况,蔡京、吴执中并不知晓,抱着必胜的信心,来弹劾张康国。

果然,张康国躲入殿庐不多时间,吴执中便来觐见天子,直陈张康国过失。

徽宗皇帝不待吴执中说毕,便大发雷霆,怒视着吴执中说道:“你敢受他人教唆,来进谗言么?!朕看你心术不正,结党钻营,不配做中丞,你给我滚出去吧!”

吴执中被徽宗骂了个狗头淋血,羞得无地自容,忙趴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灰溜溜地出殿去了。

当天夜里,徽宗皇帝即下了诏,严厉谴责吴执中一番,撤了吴执中中丞职务,赶出京师,到滁州任知府去了。

蔡京得知这个情况,恨得咬牙切齿,定要陷张康国于死地。

张康国心知得罪了蔡京,凡事便十分用心,处处提防。

一日,张康国入朝,退趋殿庐,因口渴之故,喝了杯茶,不一会儿,肚子里大痛起来,直痛得张康国狂叫不止,不到半个时辰,呼声渐小,人已经仰天吐舌,哮喘不止。

殿庐执役的人,见此情状,慌了神,忙将张康国抬至侍漏院,甫经入室,张康国两眼大睁,呜呼哀哉,大命告终。

徽宗皇帝闻报,心里大大地吃了一惊,对张康国死因满是狐疑,又不便流露,只好招例优待,算是了局。

因考虑到蔡京同党气焰甚炽,徽宗便启用郑居中代任张康国之职,执掌枢密院。

郑居中入居枢密院后,纠结于蔡京知恩不报,未给自己帮忙,便更起劲地与蔡京作对,常常暗使谏官弹劾蔡京。

朝中一帮谏官,也嫉妒于蔡京的得势,痛恨蔡京的飞扬跋扈,既受受郑居中之托,便接连不断地上折,极尽蔡京骄横狂妄,飞扬跋扈,党同伐异,结党营私之事,只可惜,奏折雪片般飞向徽宗皇帝,却迟迟不见徽宗皇帝有所动静。

郑居中见此,心中甚急,整日里琢磨着如何排挤掉蔡京,猛然间便想起了郭天信,忙备厚礼,连夜去访,私下里运作郭天信,嘱其如此这番。

郭天信收了郑居中厚礼,便照计行事,要将蔡京排挤出朝廷。

郭天信,字佑之,开封人,以技隶太史局,善阴阳,识天文。话说徽宗为端王时,有次退朝,恰遇郭天信,郭天信神神秘秘地对赵佶说道:“天机不可泄露,真君面前不敢隐瞒。端王啊,不久的将来,您将执有天下。”果然,没过多久,则哲宗皇帝殁了,端王赵佶承继大位,成了宋徽宗;故此,徽宗与郭天信私交亲密,十分地宠信郭天信。

一日,郭天信入殿觐见徽宗,又神神道道地说道:“臣观天象,日中有黑子,此乃宰辅欺君之兆,当早早提防。”

前次郭天信神神道道说徽宗将执有天下,后来果然就执有天下了,徽宗因此十分地信任郭天信;这次,郭天信神神道道地言说日中有黑子,乃宰辅欺君之兆,徽宗皇帝自然也是深信不疑。

次日,徽宗升殿,罢蔡京宰相,再次贬为太乙宫使,改封楚国公,只准其初一和十五两日入朝。

紧接着,连有大臣弹劾蔡京不轨不忠,罗列事项达数十项之多,徽宗皇帝因此再贬蔡京为太子少保,黜居杭州。

此乃蔡京第二次被罢相。

蔡京二次罢相后,王黼、杨戬渐渐得势。这两人继承了蔡京的奸佞,伙同高俅一道,极力诱惑徽宗皇帝,引诱着徽宗皇帝好上了微服私访,整日浪迹于三瓦两舍,结果就结识了大宋名妓李师师,由此有了世上身份最高的妓女,也演绎了一番令人称奇的荒诞剧。

0

第十二章 二次任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