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冰河铁马醉红颜>第三十五章 柴进呈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五章 柴进呈雄

小说:冰河铁马醉红颜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9/8/14 10:35:39

听到外面的厮杀声一阵紧过一阵,帮源洞中,柴进和燕青也镇静不住了。

燕青对柴进说道:“大官人,当初是你向公明哥哥请缨,要来方腊帮源峒大内刺探军情的吧?”

柴进答道:“正是,正是俺向公明哥哥请缨来此的。”

“好!”燕青道:“来此后,你一阵胡吹烂侃,什么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三道九流,无所不通,善会阴阳,识得六甲风云,辩得三光气色等等,这个牛可是你吹下的,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吧?”

柴进答道:“当初俺是秀才,你是仆人,俺不胡吹烂侃,你胡吹烂侃呀?!”

“好!”燕青续说道:“当初,哥哥你极尽吮痈舐痔之能事,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什么你是寻着东南地界的天子气而来的,说将来方腊可以占有中原,长享九五之尊,终于挠到了方腊那厮的痒痒处,博得了方腊欢喜,招你做了驸马,享受到了这等泼天富贵。现在可好,方腊那厮已经被俺公明哥哥打得屁滚尿流,眼看着性命不保,哪里有皇帝等着他当呢!待会,那厮逃进洞来,定要问你东南地界的天子气在哪里?到时候,你自去回答,莫要牵扯俺,”

柴进闻言,心中未免恐慌,对燕青说道:“燕小乙,你莫要再说风凉话了,俺被金芝公主招了驸马,你不是和银芝公主也打得火热嘛,敢情只有我享受这泼天富贵了,你小乙就水深火热了?!燕小乙,就现在这个情况,你说咋办吧,若是方腊拿我是问,也跑不了你燕小乙,你照样得跟着俺被砍头。到时候,‘咣当、咣当’,掉在地上的脑袋,可不是俺一个人的头,还会有你的一颗呢。”

燕青闻言,故作惊恐地说道:“如此这般,该咋弄呢?大官人,俺的头万万不能被砍。当初,俺向道君皇帝要了亲笔赦书,才长牢了这颗头;南下攻伐方腊,俺也是跟了你进了这安乐窝,才保得了这颗脑袋;现在,俺这颗脑袋怎么能让方腊给砍了?俺还等着破了方腊后,回到东京,与师师团聚去呢!”

柴进道:“燕小乙,既是如此,就要想办法呀!要不然,俺那岳父,那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管得什么道君皇帝赦书不赦书,只管大刀一挥,‘咔嚓’!一下,砍你的头了。你还回东京与师师团聚呢,我看你到阴曹地府里和女鬼团聚去吧!”

燕青闻言,就装作思考的样子。

许久,燕青道:“大官人哥哥,目今之计,还是要假戏真做。咱们不是各自收集了些金银细软嘛,赶紧安排好心腹人员,到时候趁乱担走。待会,等方腊那厮回来后,莫要等他寻你问事,你主动去找他,就说你除了满腹学问外,还有雄冠天下的武功,你说你愿意明日即出征,立斩了宋江那厮的狗头回来。”

柴进闻言大惊,急道:“小乙,莫要出馊主意。俺去厮杀,打得过谁?你也知道,俺虽然在梁山做了第十把交椅,凭得是皇子皇孙的出身和与公明哥哥的私人关系,若论武功,全然不行,等明日俺出阵厮杀,若冲出来关胜、林冲、秦明、花荣、李逵之流,岂不是要枉送了俺的性命?”

燕青笑道:“大官人哥哥,此言差矣!想那梁山,谁不识得哥哥?谁不知哥哥你的为人?你只管杀将出去,其他哥哥绝不会对你痛下杀手的。在搏杀的时候,你悄悄告诉其他哥哥,让他们假败,塑造出你的威武勇猛的形象来,哄了方腊出洞观战,然后挥戈一击,带着公明哥哥反攻回来,杀了方腊,这可是奇功一件,到时候,俺们哥俩也能趁机脱身了。”

听到“奇功一件”,柴进动心了,暗道,俺虽是皇子皇孙,却是前朝的;到了当朝,不过是草民一个,还被宋江给忽悠到了梁山上,做了贼盗;好不容易被朝廷招安,何不趁机立下一件奇功,好作为敬献朝廷的礼物,也搞他个官员当当,也好光宗耀祖、封妻荫子。

然而,想到了现在的妻子金芝,柴进又面有忧伤。柴进心思,俺是方腊的女婿,妻子是方腊的女儿,那朝廷岂能因为俺立了功便封方腊的女儿为诰命夫人?再说了,领着宋江杀进洞来,俺那金芝公主咋办?因此,柴进满面忧虑。

燕青道:“哥哥愁容不展,莫非还有什么心事?”

柴进沉吟了半刻,说道:“小乙,你说的此计,果然是不错,但俺那金芝公主咋办?”

燕青闻言,想到平时,金芝公主待自己也不薄,故此,心有不忍,一时也无计可施。

又过了一阵,柴进道:“罢了,大英雄立身于世,哪能顾得那么多婆婆妈妈的,随她的命吧!有道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燕青闻言,心里暗道,也只能如此了,便忙回答柴进道:“大官人哥哥所言极是!到时候,若是能带了金子、银芝离开,便带她们离开,让他们自寻出路吧!若实在顾及不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仅是两军相杀,牺牲也是难免的。”

两个人商量定后,各自找心腹人安排了事情,然后就等着方腊逃进洞来。

像是被柴进、燕青命令着得一样,在一片慌乱中,方腊果然仓皇而来,后面跟着咋咋呼呼的皇侄方杰。

那方腊坐在龙椅上,正惊恐不安,心忧郁闷,却见殿下锦衣绣袄地伏着一个人,定眼一瞧,正是自己的驸马柯引。

方腊心想,当初,就是这个柯引,说什么循着天子之气来到东南的,言下之意,俺就是主宰一切的天子,现今却如此的狼狈!哪来的天子之气?今日这厮跪伏殿下,俺得问问,看他又有何词?

方腊心里有气,正待要问柴进,柴进抢先高声奏道:“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方腊指着跪伏在地的柴进说道:“驸马,你且起来,俺问你话。”

柴进闻言,站起身来,对方腊说道:“深谢父皇。”

方腊顾不上客套,直接问柴进道:“”柯引驸马,当初你道俺东南有天子之气,目今情况变成他这样,该是如何一个说法?!”

柴进道:“父皇,吾观天象,目今正是我皇触底反弹之际,儿臣虽不才,深蒙父皇圣恩宽大,无可补报。父皇,有道是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危难之际,正是俺大显身手之时,儿臣本就是上天派来携扶父皇的,凭儿臣夙昔所学之兵战,仗平日所韫之武功,六韬三略曾闻,七纵七擒曾习。儿臣今愿提一支军马,杀出洞去,立退宋兵,中兴国祚。”

方腊闻言大喜,立即派柯引驸马带兵出洞,先杀退宋江贼寇再说。

柴进得令,带了燕青,领着兵马,在震天般响的战鼓声中,冲出帮源峒,摆开阵势,要与宋江厮杀。

宋江阵中,冲出了大将花荣。

柴进也拍马出阵,杀向花荣。

两马临近,搅成一团。

花荣见与自己厮杀的南军将领却是柴进,愣了一下。

柴进急道:“花荣兄弟,且假装杀将起来,然后诈败,回报公明哥哥,明日出战,我就中取事,你们趁机进击,一举擒获匪首方腊。”

花荣会意,假装着和柴进厮杀起来,只见两马相交,两般兵器并举,杀声大振。

两人杀了有十余回合,花荣假意力有不逮,拍马逃回本阵。

柴进在马上高声叫骂道:“俺乃山东好汉柯引,上天派俺来伐杀你等梁山泊强徒草寇,快快叫宋江那厮出马,俺与他大战三百回合。”

花荣跑回本阵,如此这般地对宋江、卢俊义讲了事情原委。

宋江、柴俊义闻言大喜,又派了大刀关胜出阵,告诉其道:“任你武功强过大官人百倍,也只能败,不能胜,要树立大官人天下第一英雄的形象。”

关胜拍马出阵,直冲柴进杀来,嘴里大叫道:“山东小将,吾乃大刀关胜,你敢与我敌吗?”

柴进大骂道:“拙!你这不要逼脸货!也敢在俺跟前炫耀什么大刀,你道你是你祖上关云长不成?”

骂着,端一支穿心透骨点钢枪,杀将过来。

柴进遂与关胜又大战了十几回合。

柴进力有不支,悄声骂道:“你这厮,战上两回合赶紧诈败滚蛋,你要累死哥哥俺呀?!”

关胜满脸怒容,嘴里却悄声笑骂道:“你这鸟人,敢骂俺不要逼脸,等到胜回朝,俺再与你算账!”

说毕,诈败佯输,逃回本阵。

柴进横枪立马,高声叫道:“宋军听着,其他人就别出来了,只管让宋江那厮出来便是,俺只跟他厮杀!”

宋江阵上,又派出了朱仝,来与柴进对阵。

朱仝挥舞着九龙朝阳刀,高声断喝道:“拙!你个鸟人,敢直呼俺公明哥哥尊姓大名!”喝着便杀将过来,只战了两个回合,知道柴进力薄,拨马便逃。

柴进催马追赶,喝道:“哪里逃?!”虚搠一枪,朱仝装着掉下马来,高叫着:“我的个妈,好厉害的山东小将。”

朱仝一路仓皇,逃回本阵去了。

南军阵中,策马奔过燕青,伏身牵了朱仝那匹战马的缰绳,拉回本阵。

柴进骑在马上,挺枪喝道:“众将!杀过去!捉拿宋江贼盗!”

随着柴进号令,南军冲杀过来。

宋江溃不成军,退去十里下寨。

早有观战的将佐回到峒中,启奏方腊道:“我皇洪福,不期想柯引驸马如此得英雄,连败宋军三员大将,只杀得宋江溃不成军,狼狈不堪,败退十里。”

方腊闻奏,心中大喜,连声叫好。

这时,柴进领着得胜之军,耀武扬威,归还峒中。

方腊摆下御宴,亲捧金杯,给驸马敬酒。

方腊道:“不曾想驸马如此英雄,我只道驸马乃文采秀士,原来武功也是盖世无双,早知如此,统领大军,征伐宋江,也不致损我数十员大将。看来俺真的如驸马所言,触底反弹,逆势崛起;还望驸马不辞劳苦,不避刀矢,大展奇才,立诛贼将,建不朽之功劳,和寡人一道,共享太平无穷之富贵。”

柴进道:“那是自然。父皇尽管放心,儿臣下当尽心报效,不负父皇厚待之恩。儿臣瑾请父皇明日登山,观敌瞭阵,看儿臣下阵厮杀,立斩宋江那厮,中兴国祚。”

方腊闻言,高声叫好,当即应允。

当晚,宴至深夜方止。

0

第三十五章 柴进呈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