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冰河铁马醉红颜>第五十三章 惺惺相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三章 惺惺相惜

小说:冰河铁马醉红颜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9/9/4 11:14:51

话说燕青前一日晚上见走了李四、赵六,就琢磨着要马上带着张三、王五到北京大名府去,好找见了许贯忠,在大禹山中寻一安全地方,将来若是有什么变故,也好躲避。

第二天一早,燕青吃过早饭,来到街上,准备再到杏花楼去一趟,告诉李师师自己的行踪,好让李师师心里踏实。

燕青来到街上,四下里转了转,眼睛滴流乱转着,想买个小礼物,送与师师。

燕青正转着,见前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便过去看了下,却原来是银芝及金银铜铁四霞姑娘搭了擂台,在比武招亲。

燕青见了,暗自笑了笑,也伙在人群中,一直看那几个壮汉一个将一个打下擂台去。

燕青观看了好一大阵,感到没甚意思了,便离开了那儿,又在街上闲转,找一些好的玩意儿。

燕青离开了打擂现场,在其他街上乱转,准备给李师师买件礼物,却忽然看见李四、赵六领着一帮衙役往银芝她们打擂的那条街上跑去。

燕青吃了一大惊,心里暗想,这李四、赵六俺给了他们金子,他们已连夜返乡去了,却如何在这里?且是领着衙役们去捉人的样子。

燕青再一细思,更吃惊了,难道是李四、赵六被银芝她们抢了,便告了官,因此领着衙役们去抓银芝她们?

如此一想,燕青急了,觉得自己该去救银芝,不能让衙役们把银芝他们给抓了。

燕青知道,若是银芝她们被衙役抓了,绝对没有活路。

燕青急忙翻身,往银芝她们打擂的地方飞跑。

燕青正跑着,忽见几个人跑了过来,后面是一群衙役在追赶。

燕青心道不好,定然是银芝公主和四霞姑娘正在被衙役们追赶。

燕青心里一急,赶忙迎了过去,见跑过来的人,果然是银芝和银霞、铜霞、铁霞。

燕青和银芝她们一交面,银芝便怒火中烧,挺剑来战燕青。

燕青对银芝说道:恩怨情仇,过后再说,现在情况危急,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因为情况紧急,银芝也顾不得和燕青纠缠,便让燕青快去救援银霞,她自己带着铜霞、铁霞姑娘跑了。

燕青让过银芝和铜霞、铁霞,赶紧往前跑,又见银霞正在和几个衙役大战。

燕青赶将过去,夺了一个衙役的枪,杀退了围捕银霞的几个衙役,带着银霞姑娘跑进了李师师的杏花楼。

大厅中,李妈妈见仓皇而入的燕青和银霞,急迎上来,问道:“小乙哥,何故惊慌?身后这人是谁?”

燕青答道:“李妈妈,这是俺一个亲戚,俺有急事欲寻师师,快请师师下来。”

李妈妈答道:“小乙哥稍候,俺这就上去叫师师。”

说着,李妈妈上楼去了。

燕青和银霞姑娘忐忑不安地站在大厅中,听到楼梯声响,见李师师急忙下来,后面跟着李妈妈。

燕青迎着李师师过去。

李师师来到燕青跟前,问道:“小乙,何事如此紧张?”

李师师问着,看了眼银霞。

银霞也迎着李师师的目光看过去,心里一震,果然是花中牡丹,气质非同寻常。

但见:

身材高挑挺拔,头发乌黑,鸭蛋形的脸盘,俊眼修眉,顾盼神飞,肌肤胜雪,娇美无匹,文采精华,见之忘俗。

银霞见了李师师,自叹不如,忙低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心里忐忑不安起来。

李妈妈见燕青与师师有话要说,便避开自去了。

燕青对李师师说道:“师师,这位姑娘便是我给你说过的银芝公主手下的银霞。”

李师师闻言大惊,暗道:方腊乃反贼,方腊的女儿便是朝廷的要犯,方腊女儿身边的人,等同于方腊的女儿,皆是要治罪的,燕青现今领了银霞来此,却是何意?

李师师两眼疑惑地望向燕青。

燕青读懂了李师师的意思,对李师师说道:“师师,方腊谋反,闹事斩首,实乃罪有应得;但银芝真的是无辜的,他无非是生于方腊之家而已,并无什么罪过。刚才,我从街上路过,见衙役们正在捕捉银芝她们,故此掩护银芝离去,带了银霞到此处躲避。师师,你知道,按照惯例,马上就会紧闭城门,全城封锁,除了你这里最为安全外,银霞已无别处可去,万望收留。”

李师师听了燕青的话,忙说道:“小乙,你也知道,那道君皇帝随时会来这里,把你和银霞留在此处,恐有不妥,万一出事,对谁都无法交代。”

燕青道:“无妨,我们躲在暗处,绝不轻举妄动;那衙役们也不敢来你处搜捕,即使是道君皇帝来了,也不会怀疑你处还有外人。”

李师师闻言,欲言又止。

此前,李师师也因住处留人而搞得道君皇帝很不高兴,但因为留的是朝廷大员周彦邦,无非是君臣之间争风吃醋有伤风雅而已,并不影响什么大事;而今,留的是方腊余孽,犯得是窝藏要犯的大罪,这要是被道君皇帝知道了,是要被杀头的。

关于此前李师师留宿周彦邦的情况是这样的:

周彦邦乃故宋时最为著名的词人之一,字美成,号清真居士,精通音律,擅赋词曲,官至徽猷阁侍制,提举大晟府。周彦邦结识李师师时,已是六十余岁的老头,双方初次见面,弹琴赋诗,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周彦邦对李师师有着无限倾倒;李师师也羡慕周彦邦的文采,交往日久,便没了年龄的限制,二人关系甚为密切。

话说徽宗皇帝吃惯了山珍海味,玩腻了宾妃侍女,在高俅、杨戬的怂恿下,一时没把持住自己,便跟着那两个佞臣出宫寻欢,一路就来到了李师师处。

三番五次欢悦之后,徽宗和李师师鱼水相悦,情投意合,好的不得了,最后竟发展到徽宗皇帝专修潜道,直通李师师的杏花楼,随时来与师师相会的地步,李师师因此成了徽宗皇帝最为宠爱的女人。

这等事哪里能隐瞒得住?不多时,京中大臣、名流及浪荡子弟,皆知徽宗宠爱上了李师师,哪个还敢来和皇帝争风吃醋?!偏偏周彦邦对李师师情有独钟,李师师对周彦邦也是一心一意。

有一天,李师师听说徽宗染病,以为不会出宫,便暗自约来了周彦邦,两个人卿卿我我,填词弹曲,好不惬意。

忽然间,小黄门传进旨来,徽宗皇帝圣驾幸临。

周彦邦闻讯惊慌失措,李师师也慌作一团,仓促之间,无处躲藏,只好让周彦邦藏身于李师师的床下。

不一会儿,徽宗从潜道中来到李师师家,见了师师,龙心大悦,与李师师调笑了半日,便要起驾回宫。

李师师明知周彦邦就藏在床下,还假装做依依不舍的样子,娇声娇气地对徽宗皇帝说道:“陛下,城上已传三更,马滑霜浓,陛下圣躯不豫,岂可再冒风寒,不若在此歇息,明日天明了再去。”

徽宗闻言,动情地说道:“朕正因身体违和,不得不加调摄,故虽是心有不舍,却不得不回宫调养。”

这两人缠缠绵绵、依依不舍,只听得床下的周彦邦醋海翻腾。

好不容易等到徽宗走后,周彦邦从床下钻出,因心有所获,便将刚才的情形,谱成一阙《少年游》。词道: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

锦帏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筝。

低声问:向谁行宿?

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师师听罢,嘻嘻浅笑,心中甚喜。

周邦彦填了这词,便在李师师家住了一夜乃去。

周彦邦这词题得情景真切,清丽芋绵,李师师十分喜爱,便依着谱,练习歌唱。

?几日后,徽宗又来到李师师这里垂筵畅饮,教李师师唱一曲助兴,李师师一时忘情,竟把“少年游”唱了出来。

宋徽宗一听,说的竟全是那天在李师师房内的情事,还以为是李师师自己作的,直夸李师师有才,乃天下第一才女。

李师师胸大无脑,随口说道:“陛下,此词非妾身所作,实乃周侍制所作。”

李师师所言的周侍制便是周彦邦。

徽宗皇帝闻言,心里吃了一惊,很显然,那天晚上,自己在和师师调情,那周彦邦就匿藏在房间。

顿时,徽宗脸色就变了。

徽宗心想:朝中大臣明知李师师是我的外宠,还敢再来,那还了得,如果不严加惩处,必定会使李师师门户顿开。

?当天,徽宗就派心腹收罗周邦彦平日所写的艳词,作为罪证,说他轻薄,不能在朝为官,把他贬出汴京。

在处理完这件事后,宋徽宗便又来到李师师的家中,李师师却外出未归,一直等到初更,才见李师师回来。

徽宗皇帝见李师师玉容寂寞,珠泪盈盈,心里甚惊,忙问道:“师师,几日不见,卿如何变作这个样子?”

李师师闻言,悲戚地答道:“陛下,因那周侍制外放做官,妾身送周侍制去了。念那周侍制,若大的年纪,又是文雅之人,离了京师,定然茕茕孑立,妾身因此而感到伤悲。”

徽宗道:“哦,原来是送周彦邦去了。很好,卿去送周彦邦,那厮这次又谱了什么词?”

李师师见问,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道:“时间紧迫,周侍制现场谱了首《兰陵王》,抄在纸上,递于妾身,妾身现就依律唱与陛下听。”

李师师说毕,引吭而歌:

“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谁谶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桑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映离席。

?李师师一边唱,一边用红巾擦泪,特别是唱到:“酒趁哀弦,灯映离席”时,几乎是歌不成声。

宋徽宗听了李师师唱得词,哀哀怨怨,悲悲戚戚,也觉凄然,心中暗道,我也是个大有慧根、风流倜傥的人,怎就容不下他人?若换了周彦邦是君,我是臣,我岂不是也要被他逐出京去?要想公道,打个颠倒,看来,朕此事做得不甚地道。

如此一想,徽宗觉得愧对周彦邦,又可怜李师师伤悲,便于第二日降旨,召回了周邦彦。想不到经此一事,反而使周邦彦天天与徽宗混在一起,填词作诗,君不像君,臣不像臣的,乱了体统。

现在,看到燕青领着银霞欲躲于家中,李师师心中忐忑不安起来。

李师师心里明白,徽宗皇帝能接受得了周彦邦,是因为周彦邦乃朝廷大员,是忠于朝廷的,总归是一家人;燕青和银霞相比于周彦邦,就大不同了。

虽然燕青有徽宗皇帝亲手书写的瘦金体免罪赦书,但保不住犯了谋反大罪也免罪;那银霞就更不用说了,本就是方腊余孽,道君皇帝即使是再大度,恐怕也难容纳方腊余孽逍遥。

然而,李师师想到和燕青的感情,又不能拒绝燕青,故此欲言又止。

0

第五十三章 惺惺相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