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狙击兵岭>第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小说:狙击兵岭 作者:鱼鹰 更新时间:2019/3/9 19:12:12

  晚上邱若林的伙食是一大块干饼和一小碗小米汤、半根白萝卜。缴获的饼干全都分给了十几名重伤员。他又领取了十五发7.62毫米的莫辛-纳甘步枪子弹。

  严刚用71型2瓦短波报话机向董副团长报告了昨、今两天的战斗情况,又领取了第二天新的战斗任务。

  把补充的几名新兵算在一起,七连还能继续作战的只有十个人,但上级下达的战斗任务还是不曾间断过。严刚无处抱怨,只是心中的压力越发沉重。

  当天夜里邱若林又听到一声枪声。是手枪的声音。

  二十三日(第四天)。拂晓。

  严刚对自己身旁的邱若林、陈富东、陆明、周祥说:“敌军4号阵地上的几门迫击炮对我军支援部队威胁很大。今天我们去搞上一次偷袭。小邱,你和我走最前面。”

  几个人出了坑道口,慢慢向敌军4号阵地的西南方向运动。

  路上严刚对邱若林说:“小邱,6号阵地的战斗中你表现很好,我已报请上级,升任你为一班班长。”

  邱若林说:“多谢排长。我不敢相信李班长和曹大哥突然间就这样牺牲了。”

  严刚沉默了片刻,并没有去接邱若林的话头。他又问道:“对了,除了父母,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邱若林回答:“我排行老三。大姐是文艺兵,二哥在40军第119师任排长。”

  严刚说:“119师是我的老部队。你的父亲应该以你们姐弟为荣吧?”

  邱若林苦笑说:“不错,但不包括我。”

  严刚说:“这几天你已向别人证明了自己的勇气。以后所有人对你的看法都会改变的。”

  邱若林沉默了片刻,转移了话题:“排长家里还有些啥人?”

  严刚轻叹口气,说:“我家是山西阳泉。结婚不到半年就入朝抗美,除了媳妇,家里也就一个老母亲了。”

  邱若林说:“听说排长是老革命了?”

  严刚笑了笑,说:“算是吧。三八年参加八路,打日本人,打国民党军,现在又打美韩联军,十几年就这么过来了,想想也不容易。”

  邱若林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我听曹大哥说你在119师本来是副营长,为什么现在降为了排长?”

  严刚说:“我之前和你提过,因为在砥平里战斗中我率部提前撤退,被记大过一次,作降职处理。本来是要解除军籍、遣返回乡的,多亏老首长出面求了情。”

  邱若林说:“排长做出撤退的决定一定是有苦衷的。”

  严刚说:“敌人火力太强,上级又要求强攻。我一个加强连打到不足半个排,再不撤全都得完。”

  邱若林说:“责任都让你一个人担并不公平。”

  严刚只是叹了口气,并不接话,一个人默默前行,脑中思绪飘荡起伏。

  没过多久,严刚带领几个人来到敌军4号阵地的西南侧。

  他选好一处位置,对几个人小声说:“小邱、东子,我们三个负责射击敌人的迫击炮手,要等到他们开炮时再动手,你俩以我的枪声为令。小陆,你要等到敌人还击时才能开枪。小祥,你在下面警戒侧翼。”

  几个人都点头答应了,严刚和邱若林、陈富东、陆明先后趴了下来,慢慢爬上了一道沟梁,只露出了一小截上身,将手中的步枪枪管慢慢伸了出去,仔细观察着敌军阵地上的情况。周祥则手持波波莎41式冲锋枪,蹲在沟梁下警戒着两侧。

  严刚这时又小声说:“我们距离敌军阵地只有一百多米,每个人打上三枪立刻后撤,一定不能恋战。”几个人又点了点头。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韩军阵地上的迫击炮小组开始向志愿军后方支援部队开炮。共有四门美制60毫米M2迫击炮,一门迫击炮主要由三名士兵负责操作。

  就在敌人的四门迫击炮各打出一发炮弹后,严刚手中的二四式步枪瞬间击发,将一名韩军迫击炮手的脖子击穿,那名士兵倒在地上血水由喷射状变为涌流不止。邱若林和陈富东也早已瞄准好各自的目标,紧跟着排长严刚的枪声先后击中了敌军两名迫击炮手。

  敌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砰”、“砰”、“砰”又是三声步枪声响起,韩军阵地上又有三名迫击炮手被打死或打伤。

  严刚的第三枪打中了一名普通步兵,邱若林第三枪打伤了一名迫击炮手的腿部,陈富东因为躲避敌军的子弹没有再开枪。

  严刚喊了一声“撤”,率先向沟梁下移动,邱若林、陈富东紧随其后,陆明也抓住时机开了两枪,击伤了两名敌人。

  不想周祥这时已移动了位置半蹲在沟梁上,用波波莎冲锋枪猛烈扫射敌军,虽然也打死了几个敌人,但自己也被一颗汤姆森M1冲锋枪射出的子弹打中了腰部,侧身倒在了沟梁下面。由于冲锋枪子弹初速较低,周祥腰上的伤口并不太深。

  严刚背起步枪,用一团绷带将周祥的伤口紧紧捂住,让周祥自己按住伤处,把他背了起来,喊道:“陆明留下来掩护。你们俩赶快和我后撤。”

  陈富东捡起那把掉在地上的冲锋枪背在身上,跟随在严刚的身后,邱若林晚他几步负责策应,陆明则处在最后方紧紧盯着沟梁上可能出现的敌人。

  韩军阵地上的士兵并没有主动追击偷袭的志愿军士兵,大概是阵地上的混乱使他们一时缺少冷静有效的指挥系统。

  此次战斗严刚等人共打死敌军4号阵地迫击炮手四名,打伤三名,使4号阵地的迫击炮小组完全瘫痪,以受伤一人的代价取得很大收获。

  当天晚间邱若林去伤员处看望受伤的周祥,发现卫生员柯霞将一把柯尔特M1911A1手枪检查后放在了重伤员旁边的空木箱上。

  邱若林等到柯霞忙完了,走到她的旁边坐下,问她说:“柯大夫,这几天夜里总有手枪的声音响起,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柯霞看了看邱若林几眼,回答说:“不瞒你说,那是某个重伤员用手枪自杀的枪声。”

  虽然邱若林之前也能猜到一些端倪,但听了柯霞的话心中还是吃惊不小:“我知道咱们药品短缺,但这样做真的合适吗?我们就给不了他们最后的一点希望了?!”

  柯霞依旧是用平缓的语气说道:“时间长了,希望也就在煎熬中慢慢消失了。有的人是忍受不了疼痛,有的人是精神苦痛,熬不住的就会崩溃。”

  邱若林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自杀的重伤员现在有多少了?”

  柯霞说:“如果你今晚还能听到手枪声,那就是满十个了。”

  邱若林心中很不好受,一时不知该怎样发泄这种苦闷,便转移了话题:“七连怎么只有你一个卫生员呢?”

  柯霞闻言却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说道:“本来还有一个姓佟的男卫生员,长我几岁,家里面也给定了亲的。七连从4号阵地撤下来时被击穿了胃部,疼得受不住,进入坑道的第二天夜里就自杀了。自杀的重伤员里他是第一个。”

  邱若林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又说:“柯大夫,我问你个问题,你别介意。”

  柯霞说:“问就问吧。怎么生疏起来了!”

  邱若林尴尬地笑了笑,说:“你之前应该是在军部文工团吧?为啥会到作战部队当了医护兵?”

  柯霞理了理思绪,这才说道:“我家里穷,哥哥又有残疾,学医是我的理想。文工团虽然安全点,但跳跳唱唱的最终不适合我。”

  邱若林说:“原来是这样。你的勇气令我佩服。”

  柯霞笑了笑,说:“过奖了。你不是也很厉害嘛。”

  邱若林说:“我只是有一腔仇恨而已。”

  柯霞听他这样说,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邱若林随后拿起步枪,说:“我去那边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柯霞向他点了点头,过度的疲劳让她不愿再多想什么了。

0

第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