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墨白>第2章 诡异的凶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 诡异的凶案

小说:墨白 作者:神de葡萄 更新时间:2019/1/14 17:32:14

城北是龙城最大的老城区,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产物,道路坑坑洼洼,住房拥挤,光线晦暗,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作呕的气味。

刘鹏宇房子位于一条老巷深处,沿途各种垃圾随处可见,两侧的房屋低矮破旧,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将这些摇摇欲坠的房屋刮走。

刘鹏宇的家同样破败不堪,散发着阵阵霉味,别说像样的家具,甚至门都没有。

当秦璐找到他的时候,嫌疑人正在睡觉,床铺乱的像狗窝一样,房间脏乱的像个垃圾场,随处可见各种瓶瓶罐罐,可以想象刘鹏宇的形象有多么邋遢。

当秦璐出示自己证件后,刘鹏宇明显十分镇定,借口上厕所,趁民警不注意夺门而逃,但最终还是被训练有素的干警制服。

经过对刘鹏宇房间的取证搜查,接连发现了作案工具,以及大量的血渍,经过与死者的DNA比对,确认是死者的血液。

在铁证面前,刘鹏宇对连环碎尸案供认不讳,但他却不觉得自己有罪。秦璐疑惑,她从这个犯罪嫌疑人眼中看到了一种优越感,也许在他看来,杀人不是犯罪而是替为社会清除垃圾。

刘鹏宇,24岁,性别男,小学文化,父母离异后,跟随父亲生活。父亲是个下岗职工,有严重暴力倾向,经常宿醉后对刘鹏宇拳打脚踢,给年幼的刘鹏宇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里创伤。

墨白笔记中的分析解释是:从发现的残肢来看,被害人皆是有暴利倾向的已婚男士,被砍断手脚,而且死前曾受到折磨,这表明凶手仇恨有暴力倾向的父亲角色。

这是一种极为典型的现象,表明凶手幼年时极有可能受到严重的家暴,并且与父亲有关。他每次杀人都不认为自己在犯罪,而是在铲除罪恶,因此天生的有种道德上的优越感。

将碎尸行为当作一种神圣的宣判,砍断手脚在古代宗教中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是让死者即便下了地狱也将无法再作恶。

凶手沉浸在这种惩奸除恶的快感中难以自拔,恨不得让所有人都为他行为歌功颂德,故而有意将碎尸寄到警局的一幕,此举恰恰表明此人在现实中是一个失败者,甚至无人问津的边缘人群。

以上分析秦璐完全赞同,在心理学上,越是炫什么往往越是缺乏什么。

条理分明的分析,精准的判断几乎都一语命中要害,秦璐对笔记主人产生了浓烈的敬佩之情。

笔记中还提到,具备作案条件的人,必然是一位成年的男性,且有过一段极为痛苦的童年。

之所以断定此人学历低,从他书写的字迹便能看出一二,如果不想留下线索,最好的办法是直接打印,根本没有必要手写,而书写的纸张是地面上随手捡来的废纸。

由此表明,凶手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甚至生活环境本就极为恶劣。

案件成功侦破后,秦璐对笔记的主人充满了兴趣,当一个没有任何头绪的案件经过细致的抽丝剥茧后,犯罪嫌疑人的形象就越发清晰,在科技发达的今天,甚至只需一个大数据,便能将凶手的范围牢牢锁定。

而唯一的出入,便是刘鹏宇的父亲三年前因酗酒去世。

在口供中,刘鹏宇表示自己脱离魔鬼的掌控后,感觉世界都变得异常美妙了,这是神故意安排他体验世间极致的痛苦,因此他要播撒爱的种子,帮助更多像他一样的人脱离苦海,拥抱明天。

除去对这起案件的反思,最值得注意便是笔记上的推理分析,几乎全都命中要害,很难想象这些推论只是根几张图片挖掘出的。

往事如风,五年一闪而逝,当初的警界菜鸟,如今已经成为一名刑侦经验丰富的老刑警,每当回想起当年的案件,依旧令她热血沸腾,眼前的男人分析能力无比恐怖,对犯罪心理洞若观火。

若此人犯罪,警方又该如何是好呢?

墨白给发愣的秦璐续了一杯茶,端起杯盏轻轻吹了口气,正色道:“只要你秦大美女需要用的到我的地方,刀山火海,绝不推脱行了吧。”

心中暗忖,明面上的凶杀案哪有那么多,几年还不会遇到一起,先答应下来也无妨。

就在此时,秦璐的电话铃声猛然响起,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秦队,不好了,麦斯特酒店出大事了……。”

秦璐顿时蹙眉,墨白通过对方的表情迅速得出结论,无奈的长叹一声,看来今日怕是免不了要跑一趟了。

“行,我知道了,保护好现场,我马上到。”挂断电话之后秦璐抬起雪亮的眸子,小嘴一抿说道:“大法医,无需刀山火海,现在就跟我走一趟吧!”

身为警察的无奈就是作息时间不能随心所欲,这不,刚到龙城住处还没着落又马上出任务了。

墨白并不排斥这项工作,无聊太久了,生活中需要一点小小的激情!

然而,他并不知道随着秦璐的到来,他的好日子从此刻开始画上了个大大的句号!

午后的阳光,挥洒在安同街广场上,花草树木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的模样。

沿着广场中央那片草坪前行百米,就能看见豪华气派的麦斯特酒店。

此时的安同街鸦雀无声,往日车水马龙的喧嚣仿佛凝固成了一幅静止的画。由于发生了命案,这里已被警方临时查封,到处是虎视眈眈的记者和严阵以待的警察。

墨白注视着酒店大楼,面朝大江,背靠景区,三面繁花,是个难得的度假圣地。

“37楼吗?”

墨白的视线落在远处的江面,突兀的问了一句,随即将视线重新投到这座酒店上,儒雅一笑,仿佛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笑的愈发神秘。

“嗯!”从车上下来的秦璐不假思索的回答,望着墨白高深莫测的模样,微微蹙眉道:“有有什么不对吗?”

随即,她顺着墨白的视线飞到江面上,发生命案的房间就在37楼靠江的位置,不过这家伙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楼层高度与命案有关?

“没什么?”墨白耸耸肩,故作神秘。

尽管如此,秦璐还是将墨白注视的方向看了无数遍,江域辽阔,风一吹带起着粼粼波光,她不明白这个家伙究竟在看什么,似乎这条江中隐藏着破案线索。

五分钟后,男人终于站腻了,迈着不乏向酒店方向走去。秦璐并肩而行,为他开辟出一条进入现场的通道。

麦斯特酒店是龙城最出名的酒店之一,地处江畔,周边是政府规划的森林公园,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是游客最青睐的酒店,因此生意向来不错。

穿过封锁线,进入酒店乘坐电梯上了37楼,换了鞋套,两人便走进案发中心。

发生命案的房间时3709号房,是一间豪华的套间,拥有独立的浴室,客厅与房间,约莫六七十平米的样子,技术人员正忙着拍照勘测现场,本就不宽敞的房间顿时显得更加拥挤。

墨白站在门口没有进去,他随意的望着铺着厚厚丝绒地毯的通道,一层共有九间这样的房间,应急通道堆满了杂物,绑着锁链,锁头已经生锈,似乎有些年头没有开放了。

也就是说,唯一的通道只有电梯。

不知为何,秦璐感觉这个房间有些阴森,外面阳光正烈,这里却弥漫着一股寒意。

看到秦璐到达现场,一个警员立刻上前汇报。

最先发现死者的是酒店保洁阿姨,场面太多血腥,目击者精神受到刺激,目前警员正在边安抚边给她录口供。

根据酒店提供的资料得知,死者叫周大虎,性别男,1985年7月15日生,江西芜湖人,于十天前入住这家酒店。他的社会背景很干净,没有与人结怨的记录,入住期间也是本分的工作休息,很少外出。

秦璐点了点头便走进浴室,只见死者仰躺在浴缸里,嘴巴张的很大,怒目圆睁,眼球布满血丝,看得出来死前经历了极大的痛苦。

他的胸口位置有一个碗口般大小的缺口,空洞洞的,心脏连同胸肌不翼而飞,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伤口。

浴缸内的血水早已泛黑,现场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

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谋杀,凶手残忍的摘掉死者的心脏,动机暂时不明。

诡异的是,现场没有找到相关的凶器,也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痕迹。根据勘察,这个楼层的隔音效果并不理想,可是居住在隔壁的房客居然没有听到死者的呼救声。

除此之外,摆在警方面前还有个棘手的难题。

根据描述,发现尸体时房间内的门窗是紧闭的,也就是说这是一起匪夷所思的密室杀人案件。

秦璐走出客厅环视四周,客厅里异常整齐,除了男人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外没有多余的杂物,作为一个凶案现场,整齐的有些超乎寻常。

秦璐抱着臂膀,低眉沉思,没有打斗痕迹,没有呼救声,难不成死者自己拿走了自己的心脏并且处理掉了不曾?

这显然是扯淡!

如果是凶杀,可是凶手是怎么办到的呢?用的是什么作案工具?杀人动机又是什么?

杀人方法千百种,越干净利落,越不会留下线索,为何偏偏采用这种方法?

最后,这个密室又是怎么布置出来的?一系列问题让秦璐头疼不已,出道这么多年还是首次遇到如此棘手凶杀案。

7

第2章 诡异的凶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