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的后妈>第六十章 围剿巢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章 围剿巢穴

小说:我的后妈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8/14 12:53:37

  阿胖和细妹受枪击当天,黑夜来得那么快,整个夜晚也显得那么漫长,残月也淡化得模糊。我睡下后,慕云不知什么时候离开,醒来是凌晨四点十五分,一个打破寂静的电话吵醒辗转反侧的我。电话是慕云打的,我手机那头传来慕云悲泣,我第一意识用浴巾围裹身体,从床上迅速爬起,打开两扇门,冲进慕云和朝霞睡的卧室,里面很安静,从窗外照射进房间的昏暗的灯光看到朝霞睡得恬静,可被窝没有慕云。我又冲进卫生间,速去厨房,打开我能去的慕云可到的地方,包括把父亲的房间也打开,当客厅所有能开灯的地方都打开后,在桌面上我发现慕云离去留下的一张纸条。

我才知道凌晨她去医院。慕云的哭声此起彼伏传来,我的感官告诉我,是不是阿胖他们有难了。。?我的心微微一沉,我没有想下去,慕云由长哭到抽泣,电话里断断续续传来她的话:

“伟,我好高兴,阿胖和细妹获救了。我好高兴。他们一路上手牵手过来,在麻醉,在手术,苏醒一直没有分开过。”

我此时再次观看慕云的纸条,“伟,细妹阿胖紧急手术。医院凌晨前开一场小会,鉴于我对护理天雷和抢救中弹过的你有过临床丰富经验,我有荣誉和使命感参与解剖细妹和阿胖取弹的重大手术。。”

我握着纸条,用力握着,它铿锵的字迹被我揉在手心,我万分感慨,强烈的感受融化在心房,激励成对新生仰望的镌语:“感激你,慕云,你用你爱和关怀给我过第二次生命,也给我的兄弟和弟媳重生,你是美丽的人间天使!”

挂掉电话,我穿上衣服后匆匆直奔医院。经过几小时后,在著身白衣大褂的慕云指引下,穿廊走梯到了手术室的玻璃窗前,肉眼望过去:一对亲密的情侣,细妹和阿胖却沉沉睡下去,他们的床靠得不远,正合他们牵手,柔和的灯光下,他们仿佛在依偎着,这让我看得很感动!

我对慕云说一声:“慕云,谢谢你,你让我的伙伴没有离开过我们过”。慕云拉起我的手,坐在隔壁的观察室。说起细妹和阿妹中弹的情况,“阿胖左侧肋骨穿进,所幸没有损害心脏。细妹胸部中弹比阿胖深,两人坚持配合我们的手术”慕云说着,又说起我过去的中弹往事,墙上的指针滴嗒滴嗒响着,每秒钟的流逝,都让人期盼新生复苏。

我们聊天悲伤沉重;然而当我接到部队的急令,同时收到素素的短信,我望了我亲爱的伙伴一眼,长拥慕云,并告诉美丽的天使,“慕云,我不能久留,有急事立即需要现在动身,阿胖细妹有什么情况,随时与我短信或者电话联系,如果电话打不通,请转到我的短信下面留言。”

慕云含湿的黑眸望着我,目不转睛说,“伟,去去一定回来,好吗?不要让我担心!我等你回来!”慕云重述了一遍,要知道这些话的深沉含义,生死离别,亲人,只要你安全回到家,我就放心!

我的心房含着泪,但我没有表达出来,我会用行动告诉她。抵达部队,穿上战甲,飞鹰战队秘密潜入盘山水头附近的另座山头,在离素素搭建的木房子大概200米远的山上的一间民屋,我们的目标就在那里。为了素素那一个短信“朝伟,一个惊喜发现,我和马克找到他们藏枪的老巢。”

在整个卓杰的战略布署中,可见赵海凡的狡兔三窟。离素素木房子的200米单家小屋,我和一群公安干警,以及刘百劳汗颜,看似不起眼的瓦房,里面砌成一个像中世纪式皇宫,一批批的枪支亮相安睡在里面,它们可能随时被运到国外成为他们大把捞钱的工具,另一面假如黑枪被暴徒使用将会伤害百姓而成为最可怕的杀伤性武器。

快刀斩乱麻,围剿私巢,抓捕了一群非法份子。在遇到我后,素素和马克两个冒险情侣一前一后激动说起他们的奇遇。

“地狱之谷回来,我和爸爸的关系和好,并与马克成为他得力的左右手,白天我虽然还陪在医院为肖剑的康复照料着;而马克正式成为父亲的保镖,我们晚上住在一起,昨天夜里,我和马克商量,决定夜探盘山水头。新闻报道盘山水头已成一座荒芜的空山,我和马克预防他们有诈,为了父亲的事业,我们决定夜半攀爬,再闯盘山水头”

“是的,朝伟,前阵子,我和素素惊奇看到报纸上说盘山水头盘踞的他们个个闻风丧胆,一个也不留,事实如此。更令人惊异的是,我们所见到的农场,粗劣的地表,抵达地下,他们建成一个形似迷宫的阵列,不仅分门别类、详细规整,自动运用化装备也很发达,比如,安全自动防暴装置、自动声控开关、还有自动大型烘烤机,以及一系列流水线制作包装机器。”

“对,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空气中散发着猪屎味和迷迭香味,地上散落着白色的口罩,在转角处放置四个铁笼子。毛发取样鉴别是狼狗的巢穴。”陈素素警敏地回应

“我和马克不放过任何一个可鉴定的遗落的物和料。虽然不像上次我们攀爬农场有过惊悸和冒险,但是回去的路上,我们碰到一个震惊的奇遇,那就是给你发短信的理由。”

他们轮流应答,马克说话之间不忘表达对情侣的爱:

“回到小木房换衣服,我和素素都很兴奋,关上灯,要知道,我们互相爱着对方,紧紧相拥,仿佛获得一种成就感!素素告诉我前方刺眼的灯光令她疑虑。”

“是的,朝伟,女人的第六感觉,我的眼前一亮,半夜山上漆黑亮起了鬼火,星星点点,而不可思议的是,我和马克白天和晚上看到小木房附近一辆货车这时候有几个人在卸货,被遮着绿色帆布的货车,白天原本被秋收干草盖着,黑夜中,被悄悄靠近的我们发现到,稻草的下面密集放着四方的箱子,而好几个人却鬼祟抬着箱子,一个个行色匆匆往蜿蜒小道上去。”

他们的冒险故事精彩,我敢肯定不比美国那个兼职的作家写成的小说差。

“我们认为有必要打开我们的好奇之心,跟着他们的脚步,我和素素另辟蹊径,这时,我也看到山上,下来一伙人,有些持枪有些拿刀。那大概是半夜三点多,天冷得不容许我和素素咳嗽和大声喘息。有一下,素素踩空一个坑,他们灵敏地放下箱子,向后面的人使眼,一伙人冲进荆棘,锋利的砍刀差一点削掉我半张英俊的脸。”

“当时,我和马克互相攥紧手心,暗示对方不要发出惊叫,痛苦的时刻犹同我们又回到地狱之谷的雨天,我们全身瑟瑟发抖,暴徒们有可能发现,他们手上的荷枪实弹,以及沉重的砍刀都有可能让我们成为他们刀下的肉酱和射击的目标,我们不能肯定他们中有不会打枪,那样的侥幸只会使我们更亢奋。因此,我们宁愿想像成他们都是一个个身怀绝技的枪手,令我们多些惊恐,压住气息。”

“直到刀声和脚步声渐渐离开,我和马克多了谨慎,腰里除了匕首和对讲机,GPS,及轻巧的工具外,我们卸掉重型的工具,一路披针斩棘,直到我们有幸看到发出鬼灯的小屋。”

“小屋的四周有高压电布控,稍近者,都可能被感应,最后里面发出警报,我俩很可能落入他们的魔掌。”

“我和素素不能硬闯,毕竟还没练到飞檐走壁的绝技。”

“是的,我和马克不能硬闯,但我们也不能放过那一次机会,这可能有力打击犯罪分子的最有利时机。”

他俩交替地说话,每次的说话如令我身临其镜。

“我和素素抵到一个可以安全说话的地方,迫不急待向刘百劳发出紧急信号!”

素素和马克的线报,非常精准,那场无烟的战术打了二个多小时,查出大量的枪支和没有流通市面上的一批迷药。直到天明,路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安干警羁押住所有齐合在宫殿内的罪犯团伙。

被抓的犯罪分子中,有一些作迷药配方的保健医生,他们的秘密隐身之处,正是宫殿,他们的安全转移方式:就算是盘山水头一暴露,马上利用就近的原则搬迁而不被人发现。

被抓的一伙人中,没有人承认宅主是赵海凡,显然他们的口风很紧,但他们都说老板有钱有势,听着上头的指令跟着转移,而问到枪支运送是谁派的,不见有人吱声,然而刘百劳注意到,在围剿这群犯罪分子战役中,唯独少九头狼和赵海凡。

0

第六十章 围剿巢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