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的后妈>第七十六章 慕云倒血泊(第二部 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六章 慕云倒血泊(第二部 完)

小说:我的后妈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10/15 17:35:34

窗外的雪花飘飘洒酒,年三十的白天,海江市街市熙熙攘攘,百姓欢声笑语,一年又过去,户外的郊区,鞭炮声声除旧,城内桃符万象更新!

医院的值班室,慕云仍穿梭工作,她打算给雷蕊亲自消毒完,要去另外一个病房察看阿胖和苏细妹的复元,一对夫妻恢复的差不多,他们希望年三十下午出院,能和家人团聚吃团圆饭。

海江市第一医院很大,为了能给病人相当优良的环境,每个不同程度、级别的病房都用圆形的走廊隔开,以保证行走顺畅和新鲜的空气流通。

当慕云告别雷蕊,要他放松,别多想,尽可能多休息,推门出去后,有位护士叫住她,告诉她医院附近有人找,慕云问是谁,护士回答,“霍美华,一个女孩,一个长者。”

慕云心里突惊,霍美华怎么会找上门来?莫不是为了小艳的事,见到他们,

慕云留意长者,他蓄着白须,二弯白眉,戴一顶鸭舌帽,佝偻着背,没有正眼相向。

霍美华倒是先说话,“你好,冒昧打扰,你叫慕云,有人叫我来找你。”慕云想,电话没人与她联系过啊,因此她想等对方说明来意。

霍美华见慕云迟疑,先指着旁边的女孩介绍,“那是霍心,我女儿,我们打算落脚在海江市,你能够帮我,对吗?”

慕云本是热心肠,拉过霍心,看她长得秀气,圆润,没有一点报纸上看到阎子光尖刻的脸形,倒是像极了妈妈霍美华的美人胚子,那一颦一笑,就似一个模板印出的。

慕云蹲下来,问霍心,“你多大了?”

“五岁”霍心腼腆害羞地回。

慕云欢喜问她:“你喜欢海江市吗?”

“不喜欢。”

“那你喜欢哪里呀?”慕云见霍心嘟着嘴

“阿姨,我喜欢我家,我家大房子,三层的,有落地窗,有阳台,有花园、游泳池。”

“海江市没有吗?”

“没有,阿姨,我们在地窑生活,那里破的、陋的!”

慕云听完抬头看霍美华,霍美华一言不发,旁边老者听完两人的对话心烦气躁,打着拐杖捅着地板,慕云抬首问,“你是?”

慕云话没说完,老者一个健步把慕云拉起,扼在怀里,一只手卡住了她喉咙。霍美华所见情形,吓坏了,她捂住两眼,一个醒悟把霍心抱到身边,霍心后背紧紧贴着霍美华,眼睁睁看着一行带路的慈祥的老爷爷怎么成了凶猛的另一个人。

老者此时扯掉胡须,白眉,扔掉鸭舌帽,眼露凶光,霍心惊叫起来,指着老者叫:“妈妈,他,他,他就是把我们藏在地窖的坏叔叔!”

慕云觉察来者不善,看到老者撕掉面具发出沉重粗鲁的嘿嘿二声,大声对霍美华及其女儿喊,“美华两母女,你们走,走得越远越好!”

霍美华知道出了坏事,紧急牵起霍心,痛哭回应,还一个回神应道:“我对不起你,慕云!”一边回话,一边撒开腿两母女朝街市中心跑。

老者狂妄不已,他卡着手中慕云的喉咙,美滋滋地说,“慕云,跟我出国吧。”

慕云挣扎着,喉咙被用力扼住,啊啊地发不出声来,老者松开一些,她叫出来:“放开我!”

老者是赵海凡乔装的假仁者,他狞笑二声,对天长啸,“你喜欢跟小白脸吗?你真喜欢大小通吃朝家吗?”他嘲笑慕云。

慕云用力甩着她的头,“赵海凡,我一向光明正大,你居心叵测,出言乱语,你害死我妹海媚,今天老天有眼,让我撞见你!你与人民为敌,法律不会放过你!”

“慕云,你跟着我出国,有吃有喝,一会儿船来了,只要你点头,我可满足你所有需求,房子票子车子,统统应有尽有!”

“赵海凡,强扭的感情不甜,你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可没时间听你说大道理,教化的思想,我受够被牵制,我要权利,我要钱,我要自由!谁也别阻拦我!”

“在法律和人道的社会,你就是想要变成自由的小鸟、宽阔海上游泳的小鱼,你也脱离不了苍穹的阻挡,海水边界的拦截,你醒醒吧,为了你膨胀的私欲,你巧取豪夺,你害死许多人,连你一伙跟着你陪葬,还有无辜的公民受连累:王层喜,砖头等等。。”

“王层喜,他是个屁啊,他就是阎子光的棋子,穷憋屈的家伙,做事不中用!”

“他有血性,你连血性都没有,你愧对爱你的父亲赵光!”

“提他个什么啊,当市长,别人都尽力捞钱,他图什么清廉,两袖清风,他唯一的儿子,叫他去磨砺,有他那样推儿子下水吗?嘿嘿,在家里把你妹妹供养着,哼,赵海媚当成宝,送她出国留学,到头来却爱上你儿子朝伟,她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我差吗,我把她强暴了!“

“赵海凡,你这个恶人,我还没跟你算总帐!你害死我妹妹海媚,你还打伤她的养父常雨勤,致他胸腔衍血,你让一个女子过早失去父亲,你亲爸赵光都懂得积阴德,你是儿子,不是畜生,你良心何在,公理何在?”

“这世界没有公理,权就是公理,有钱就是公理,我掌握着手中的特权,拥有无尽的珠宝,我的女人,我要什么有什么,这一点与阎子光贪官比,算得了什么?”赵海凡嘶吼着

“对!你把你一时已欲建立在多数人痛楚的条件下,建立你的地下王国,你毁了霍家村,你知道,为了你的利益,你害死了42个学生,你间接害惨42个家庭,他们忍受失去孩子的滋味?天理不容!”

“我用的是贪官阎子光的钱,他贪了一大把,不用白不用!”赵海凡哼哼二声

“他的钱不就是人民百姓手中刮来的吗?你们用的可是心安理得?霍家县一夜之间大水,他在位,谋权截利偷工减料,淹死了多少百姓,你们是一群罪魁祸首,互相勾结,还有,你养虎为患,黑帮成势,迫害王层喜直接杀人,你伙同阎子光害死霍建勇兄弟,以及可怜的花季少女小双,你又间接害死王层喜,将一个可怜的小伙推到海里,想把他人淹死,幸得老天垂怜他,把你们的罪行一一禀告,赵海凡,你自首吧,逃命不是你的办法,你煎熬着的父母忍受你做的每一件坏事,躯体和精神在逐渐的萎缩,而你捧着手枪耀武扬威在大街上行凶,间接杀死了雷芳,直接射伤雷蕊!你做的坏事还不够多吗?”

赵海凡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哼声。。。

慕云义愤填膺:“告诉你,我还有帐跟你算,你把老朝害残,你杀害我的亲妹妹慕雪不说,你害死了珍珍,你想杀死你的兄弟肖剑,你不解恨,你还想害我的儿子朝伟。赵海凡,我与你誓死不容,你与天地不共,我今天与你算总帐!”

慕云一口气把心中的怨恨说出来。她的两眼浮现那么多与她有关的人物,她恨透眼前的人,眼泪不住地打落她的脸庞,令她美而不惧,慌而不怕!我父亲的音容笑貌在她面前闪现,慕雪甜甜的叫声姐姐在她耳畔回响,她心里有多爱她的亲人们,她就有多恨眼前的罪恶逃犯!

“你放开我,赶紧去自首!”慕云挣扎,大声嚷喊道。

此时,从医院的病房冲出一个人,他还缠着纱布,最后把脚步定在一群远远围观的人群。他是雷蕊。

赵海凡一手更紧地卡住慕云,一手脱去外套,外套里面隐藏的一个篮球滚了出来,那是装驼背用的工具,而他露出上半身体,身上镶嵌各类枪支。

“你们滚远点!”他对着人群喊,“谁也别过来,你们要过来,我就让篮球开炸!”

接到雷蕊和市民的汇报,我从伏击海边,马不停蹄赶回医院附近,雷蕊在电话通告:

“大哥,赵海凡身上全部是武器,而且他还有定时炸药,你要小心!”

“我知道了。”

我穿着军装,远远从人群冲过来,赵海凡在慕云耳边使话,“叫你小白脸滚远点!”

慕云喊出来,“伟,不要过来,不要管我!”

我看着慕云身形被扼住,怎个躯体动弹不得,我对着她喊,“慕云,你是我父亲的恩人,我父亲的妻子,我敬爱的家人,我要救你出去!”

赵海凡急了,脸上生出恶形,威胁“叫你小白脸远点,我要开枪了!”

“伟,别管我!”

“慕云,天下皆知,我爱你胜过爱我的心脏,我的心脏因为护卫边疆换成了我爸的,爸你听,我今天告诉你,你听着,我遵从内心的意愿,我守护着朝家的女人,我会完成你的嘱咐!”

“伟儿,伟。。”

赵海凡咬牙切齿,恼羞成怒,更死紧地捂住慕云的嘴,一把重击着慕云背部,“你俩果然真情,爸走了,儿子还管得紧!“赵海凡用手卡住慕云,并强行拖扭着,粗暴的行为让我一气直接掏出手枪警告,“赵海凡,你个龟蛋,放开我妈!”

赵海凡用力踹了慕云一脚,慕云争取时间和空隙用手掰开紧掩她的黑手,挣扎用力喊,“伟,走啊,别管我!走啊,儿子!”

“妈,我是朝家有血性的男人!我是不会走的!”

慕云刹那间稀里哗啦地泪流,挣扎着:“走啊,伟。。。”

赵海凡仰天讥笑,转过身,手上拔出炸弹定时器,放在慕云头顶。慕云听到滴滴嗒嗒的声响,使着平生的劲,挥手叫道:“伟,走开,走!”慕云被赵海凡捶一下,昏过去,接着他得意地说:

“朝伟,军队中,你疏我一筹,说出来让天下笑话!”

“赵海凡,你是个卑鄙小人,山海斋,你使用迷药迷害我和我妻子海媚,你放气扎轿车,令我和海媚翻下山,你就是阴险狡诈靠伎俩妄想取胜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谈军队二字,威严岂容你这等卑劣的小人践踏!放开我妈!”

“痴情公子,你以为恋上谁,跟你爸一样,就真能当个情圣,哈哈,过来呀,你美丽的妈妈慕云在我手里!”

“赵海凡,我给你三分钟放开我妈,并投降,否则你所做的每一件坏事都将遭天谴!人在做,天在看!你爸妈还等你回家!”

“我,我什么也不怕,天不怕,地不怕,老子老娘我也不怕,既然出来了,我还怕头顶一锅盖啊!”

“赵海凡,说到底你就还怕子弹穿头!”我举起手中真正的黑星对准她,忍无可忍,开枪必中,只待时候。我命令道:“赵海凡,投降吧,你在谁身上射了多少子弹,我一一奉还给你,决不虚发!”

赵海凡知道我是神枪手,狗急跳墙,“你醒醒吧,朝伟,一个心脏植入父亲的男人,能顶他的精神,你以为能顶他,你父亲,当年还不是半身重残,输于我的手中一推!”

“赵海凡,你导演的把戏该结束了,所有你的罪行已真相大白!”

听到我父亲的死因,慕云挣脱赵海凡夹在中间的手突然从腰间拉出一个水枪,在旁吓坏的群众还没怎么回事,赵海凡摸着一脸水,只见慕云跑脱了他,朝着我奔来,“伟,走!”

我张开双臂迎接着,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无情的子弹穿过慕云的胸背,我看到一股殷红的血从慕云身上喷射而出。

我大声对人群喊,“你们走开,让我解决与我们海江市不共戴天的畜生!”

赵海凡一手握着手中的炸弹按钮,一手握着手枪,脸上全湿,这时,雷蕊一个健步冲过云,“哥,我为国殉职,告诉你,我会妹妹雷芳去了,闪开,带着慕云赶紧跑!”

雷蕊一个风疾电疾的速度,扑上扔过来的篮球,我手中的枪弹几乎在同时的一刻将仇恨一齐射出,连发四枪,不偏不倚,正中赵海凡两只大腿中心,两只手臂,赵海凡立马跪了下来,手上的枪掉了下去。

我抱起慕云就跑,只听得旁边一声巨响,我心中默喊雷蕊兄弟永别了,赵海凡整个人被爆炸形成的威力波弹出几米远,又重重摔在地上,啊啊几声,到底最后他有气还是无气,我并不知道,雷蕊却牺牲了,赶到的战队围剿并拘捕了赵海凡。

我抱住倒在血泊中的慕云,伤心不已,泪水像冬季融释的雪水,冰河的暗处磁磁地化解,形成一条纯洁舒缓的河流,压抑的情绪呼喊:“慕云,醒醒,你醒醒,慕云!”

慕云的手疲软,我把她的手缠绕在我的脖颈上,听到她脆弱的齿语,“伟,对不起,天雷,天雷。。,我不能,不能照顾。。照顾伟儿下去了”我一边奔跑,一边不停地喊着“慕云,你醒醒啊,不要睡去,你等我,慕云。”

过没一会,慕云轻微吐出几个字,断断续续“伟。。。儿,我。。。会。。。死。。。吗?”

我抱着她,停下脚步,大声地痛哭出来,面对着傍晚微微腾升在空中像镰刀般的残月,淡淡的月色却无能为我照明,泪流如注,滚滚而下诉说:“慕云,你告诉过我,山河在,我们同在啊!你坚持住,坚持住,好吗?就到医院了!”

慕云闭上眼睛,流出一滴滴硕大的泪水,掉在地上,溅出晶莹的水花,我一时糊模眼睛。前面,有一条通往银光灿烂的河流,我一刻听到慕云婉转如夜莺嘀唱的山歌:“哥哥嗳,哥的情意,妹来接嗳,我与哥哥嗳,并蒂莲嗳;我与哥哥嗳,一条心嗳,永永远远不分离嗳,我的情郎嗳,我回来了。。。”

我的心,痛如碎片,眼前仿佛看到乐观、爽朗而笑的父亲,慕云摇橹划桨向着他,回蓦一笑意阑珊,倩姿娆影形百态,仙女般羽化登仙,慢慢地,光河褪淡,慕云渐渐远去。。。。

(第二部《残月》完,欢迎欣赏第三部《黎明》)

0

第七十六章 慕云倒血泊(第二部 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