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生死火线>抓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抓捕

小说:生死火线 作者:戏子 更新时间:2019/8/26 15:05:07

  花千落不再说话,闭眼休息,她感觉到到,旁边的人十分贴心的给她在身上搭了条薄毯。

谢飞雨自从花千落走后,就一直在高索的办公室待着,什么也不干,就那么坐着,叶雄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副场景:一个男人坐在昏暗的办公室里,手里还夹着一支烟,也不抽,就让它自己慢慢燃烧,总之整个场景,都显得有一股浓浓的颓废气息。他试探着叫:“老大?”

谢飞雨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坐,然后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让你去通个信儿,告诉GZ的人,计划有变,家具城暴露,狐公子打算用它揪出内鬼。”

叶雄应了一声,临走时还是有些不放心:“老大。。。。。。你注意休息啊。。。。。。”

谢飞雨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不由得笑了笑:“知道了,滚吧。”

等人出去了,他才打通了电话,不耐地问:“不是我说,就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你们怎么搜了这么久还没出证据?”

电话那头的林暮:“……”他深吸了一口气,道:“老大,你那纯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有,你的目测能力大概有点问题,一个二层小洋楼你老人家和我说就一百多平方米?玩呢?”

谢飞雨干咳一声,他一直以为林平是租的二楼。他问:“就算是二层小洋楼,你们这搜了一上午,也该出结果了吧?”

林暮烦躁的抓了把头发,说:“那孙子藏得太严实了,我们都快把这楼翻底了也没看见什么有关于证据的东西。”

正说着,林暮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他回头,就看见叶欲愁站在他身后,伸手和他要手机,林暮连忙道:“老大,默公子要和你说话。”

谢飞雨挑挑眉,听见叶欲愁的声音从那边传来:“组长,你擅长微表情,白琛擅长审讯,你让白琛审讯,你在外面观察他的微表情,同时我们在这边等你们消息进行搜索,咱们双向配合,争取一天内拿到证据。”

谢飞雨虽然不想承认,但叶欲愁这声组长真是叫的他身心舒畅,但他仍旧问:“但我们手上关于他的证据少之又少,怎么审?”

叶欲愁:“交给白琛,一切都不是问题,就算没证据,他也能编出来。忽悠人他很在行。”

谢飞雨抽了抽嘴角,忽悠人?人家一审讯专家居然被你说成这样。没等他说什么,那头已经换了人:“老大,我觉得默公子方案可行的!”

谢飞雨:“用你说?我已经联系人了,好了,电话不要挂,随时保持联系。”

白琛来得很快,他爬上二楼审讯室,痛心疾首:“你们这群禽兽,连病假都不肯让我好好休!”

谢飞雨半倚在墙上,闻言:“看你这副样子,也不像个病号啊。”

白琛瞬间翻了个白眼丢给他:“这是因为我恢复得快好吧!”

白琛不再废话,去审人了,里面,林平有点惊讶地看着慢慢挪进来的人,问:“你们这是没人了吗?让一个病号来审我?”

通过摄像头看着审讯室的谢飞雨:“……”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姓白的是个戏精呢?

白琛顺着他的目光看见自己袖口露出的那一小截病号服,赞叹道:“观察得很仔细嘛!”说着,白琛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然后解释道:“主要是大家都在忙,就我一个闲人,没办法,所以只能我来审你了。”

林平闻言冷笑:“忙?忙什么?”

白琛用宛若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说:“当然是在找证据啊!”

林平以一种极其放松的姿态坐在椅子上,然后闭上眼说:“别白费功夫了,哪怕你们把我家推了,你们也别想找到证据。”接着,他画风一转,问:“你们老大就这么放心让你一个人来审我?也不怕我劫持你?况且,这也不合规矩吧!”

白琛没回答他的话,反而是冲着摄像头的方向笑了笑,然后说:“麻烦帮我送杯热水进来。”接着,他转头问林平:“你要喝什么吗?顺带让他们送进来。”

林平睁眼看了他一眼,这条子方明是在向他示威。但便宜还是要占的,所以林平要的毫不客气:“白茶。”

外面的小警员恨得牙痒痒,有点不甘地问:“真的给林平送?”

谢飞雨点头,小警员只能听从命令,进去的时候恨恨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白琛对着小警员笑了笑:“辛苦了。”目送人走出审讯室,林平这才毫不客气地拿起茶抿了一口,就听见白琛说:“你是血糖高?”

林平饶有兴致地打量眼前人,今天这人真是比原先那几个人有意思多了。白琛耳麦传来谢飞雨的声音:“他现在对你很感兴趣。”

白琛继续道:“其实糖尿病也不是那么可怕,好好控制就没事的。所以。。。”

林平笑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你其实还有很多好活的日子,你为什么不交代呢?后期还可以做污点证人,这些都可以为你减刑的,何况你最多了也只是从犯而已,手上又没有人命。”白琛说的理所应当,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林平,林平没忍住偏偏头,说:“这位先生,你能别这样看着我吗?没人告诉你你真的很惹人犯罪吗?”

白琛从善如流的低了头,说:“现在可以回答我问题了吗?”

林平说:“不可以。”

白琛轻叹口气:“我说,你就不想在你自己闺女的印象里留个好印象吗?难道你以后要她提起你的时候都抬不起头吗?”

谢飞雨很明显地看见林平僵了一下,他挑了挑眉,林平有女儿?他们居然没查出来,他转而按住另一个耳麦道:“林暮,让萧海复给我去查!林平还有一个女儿!”

那头林暮很快应了一声,谢飞雨继续看着审讯室里的情况。

白琛继续道:“小姑娘连妈妈也没见过,然后爸爸也是坏人,你让小姑娘以后怎么想?”

林平的声音终于出现了一丝颤抖:“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一个女儿?”

白琛认真地看着林平,说:“我不仅知道这些,我还知道小姑娘只有四岁,并且她不在你身边,你也很久没见她了,你甚至确定不了她的安全,对吧?”

林平的心理防线几乎是在一瞬间被白琛击溃的。他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克制不住的呜咽声从他的嘴里断断续续的响起。白琛冲摄像头看了一眼,谢飞雨明白过来,按住耳麦道:“纸巾在你右手边的第二个抽屉里。”

白琛取出纸巾放在桌子上,静静等林平自己平静下来,他情绪平复的很快,他再抬起头时,一切防备都没了,他只是个担心女儿的单身父亲,他说:“我可以交待,也可以做污点证人,但,求求你们,帮我把女儿救出来。”

白琛松口气,幸亏赌对了。

他点点头,认真地看着林平:“这是我们的职责。”说着,他把录音笔放在桌子上,示意林平可以开始说了。

据林平交待,他一开始是并不愿意进入这个贩毒链的,可老二的人抓住了他的女儿,强迫他妥协,老二他们大概是四年前开始在凤城活跃的,他们以贩毒,拐卖人口为主要“生意”,以此谋取暴利,然后再按照功劳大小来分配赃款。他们所售卖的毒品一部分由自己制造,一部分由境外运到境内,他们的交货地点就在凤城最大的港口,运货的公司表面上是一家海鲜公司。至于那些装备,是一个叫钱音的人交给他的,说必要时候保命,他曾有一次看见过那个叫钱音的和老二宗蛇手下的周品走得很近。且连氏兄弟早已反水,成了老二放在他这里的眼线。

听完林平的交待,白琛皱眉:“你知道老二他们主要把人口贩卖到哪里吗?”

林平说:“我卧室西墙的正中央有一道暗门,撕开壁纸就能看见,里面有老二他们贩卖人口的各个码头的接头人以及被卖孩子的信息,你们可以自己核查。”

谢飞雨在外面语速飞快地下命令,审讯室里,白琛站起来,很郑重的鞠了一躬说:“谢谢,我想那些孩子的父母一定会非常感谢你,另外,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力把令爱救回来。”

林平笑了笑说:“对了,我女儿林琳的名字也在上面,但我偷偷派人去调查过,我女儿根本没被卖到那个地方,所以我想,那应该只是个幌子,至于我女儿究竟被他们藏到了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白琛:“交给我们了,我想他们现在一定会很想灭口,所以,万分小心。”

林平点头,看着白琛走出审讯室,才似脱力般瘫在了椅子里。

局长办公室,谢飞雨很直白地说:“由于这次行动未保密,所以我猜你的人多半会跑空。”

高索只觉得自己的额角突突地跳:“为什么不早说?”

谢飞雨摊手:“为了帮你抓内鬼啊!哦,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联系各处的线人了,你放心,那些人贩子跑不了。”

高索:“……那我真的是谢谢你了。。。”

谢飞雨笑了:“不用谢,我该做的,不出意外,今晚内鬼就可以落网,另外,抽调警力去飞泽原木家具城布控,应该还有一批毒贩落网。”说到这,谢飞雨想起什么似的问:“哎,你监房够吗?”

高索深吸一口气:“……够。”

0

抓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