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神兵>第57章 解救神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7章 解救神兵

小说:神兵 作者:张贤春 更新时间:2019/2/12 14:41:59

不觉间,众人来到老鹰岩下,这时,黔军这边悬崖上有人喊:“团座,紧急电报!”

薄士武身边的警卫双手合成喇叭状,对着悬崖上回答:“马上就来。”

众人准备返回对岸过河处,只听峡谷上方,枪声像炒豆一般响了起来,山头有人在喊:“红军来了。”

薄士武似乎没有回过神来,问:“什么?神兵?”

营长静听了一下,慌张地回答:“不是神兵,是红军。”

“他们是从天上飞来的吗?”

没有人回答。

薄士武掏出手枪,抓过张金举,抵在他的胸口上说:“我们要保命,你也想活命。为了活你的命,你必须想办法保我们的命。”

张金举战战兢兢地说:“钻进峡谷洞中暂时避一会儿?”

“不行,他们一旦搜查,我们必死无疑。今天必须离开这里。”

“峡谷尽头有个穿洞,从那里进去,可以从山脚那边出来,走两个山弯就能到梅林寺。”

“对,你之前讲过,刚才我也说过,一急就忘了。”薄士武说。

“万一洞口出口有赤匪守在那里呢?我们不是成进篓的鱼了?”营长提醒说。

薄士武将下唇一咬,说:“也许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

副团长说:“现在只有凭八字闯了。”

众人一手拿帽,一手提枪,随张金举沿着崖脚跑跳着奔向峡谷尽头的穿洞,汗水从头发里流出来,在脸上、脖子上乱窜,前胸后背上的衣服,向下湿得越来越多。激烈的枪炮声从山头传来,在峡谷上空回荡。一只惊慌的野兔从他们前面奔跳着过河,钻进了对面岩脚的小洞。

薄士武喘着气问:“水,什么地方有水?我渴得要命,想喝水。”

张金举说:“这河沟里的水也可以喝。”

“不干净。”薄士武边走边说,“河沟间腐叶朽木到处都是,我还看见有蛇虫在里面穿梭。”

“偌大一个洋山河,两边岩脚应该有泉水。”营长说。

“我是怕长官渴坏了,前面百来步的河坎上方岩脚下,就出有像茶碗那么大的泉水。”张金举指着前面粗壮的石柱说,就在这石头前面。

薄士武一行来到像老太太咧嘴笑着的岩龛下,岩龛上灰黄相间的岩石,像极老太太布满皱纹的脸,那黑幽幽的小洞,像是老太太眯着的眼睛,岩龛像老太太的嘴,倒悬下来的钟乳石,是牙齿。那水从石缝里流出来,在乱石间奔跳着,在前面留下一些明净清澈的水塘,又飞下坎去,散进葱郁的小草和五颜六色的野花间,出来时聚成小溪,从乱石间汇入河中。

警卫员持枪盯着张金举,众人将帽子和手枪放在身边石头上,围着水塘,趴下咕噜咕噜喝起来。薄士武抬起头说了个爽,又将嘴伸进水中。喝足,抬起头来,掬了两捧水,拍在脸上、脖子上,又抹下甩掉。他起身喊警卫员喝水时,张金举也蹲下,在众人催促声中,用双手掬了三捧水,喝下,起身。

张金举带着众人进入穿洞时,枪声渐息。薄士武知道,除了死伤的,大部分当了俘虏。至少在洞边岩龛中休息的那些人,不会钻进洞中等待毫无影子的援兵,可能不发一枪就放弃了无谓的抵抗。

结果与薄士武的判断大同小异。

战斗结束时,夜幕已经降临,峡谷边沿山坳,传来红军喊话声:“三荷仙姑,神兵兄弟们,我们是红军,我们是来解救你们的,黔军已经被我们消灭了,请大家放心出洞。”

喊了好一会儿,洞这边没有人应答。

在众人听夏进秋吟诗作对时,有人进来报告,说峡谷那边打起来了,枪声如炒豆般。杨三荷准备出去察看,蔡大地制止说,继续观察,万一是薄士武他们自导自演,诱我们出洞呢?

过了一杆烟时间,有人进来报告说:“那边有人在喊话,说他们是红军。”

“不可能!”夏进秋说。

蔡大地迟疑了一下说:“去洞口看看。”

天已全黑,但看不清对方的身影。杨三荷站在洞口大石礅后听了一会儿,见是红军侦察连连长贺夏关、通信员龙曦应的声音,她站在洞口回应,多谢了,不好走,明天天亮后再过来。

众人一听,真是红军解救他们来了,都很高兴。

薄士武在穿洞中打着手电筒,爬坎过河,避石壁涉水塘,钻出洞口时,半身湿透,皮鞋裂口,全身打颤,肚皮饿得咕咕叫。出洞三里地,张金举说,他家在前面不远处,喊大家去他家烤火吃了饭再走。

薄士武伸手拍了拍张金举的肩膀说:“等会。我们都经得住饿,我想你也能行。帮忙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得带我们过了荆角渡口再回来。”

张金举想,这条路他们不太熟悉是实,也怕他给红军带路追赶他们,只好将他们带到了荆角渡口。

过了渡口,薄士武为感谢他带路,说他们身上没有带钱,问他是一道去取,还是改日赶场天进县城去家里拿。

张金举一听,薄士武不会要他的命了,急忙推辞:“这是举手动脚的事,哪有要钱的道理?”就说家中不见他回家,又听见在打仗,肯定着急,还是想先回家。

他站在渡口,看不清薄士武的身影后,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去时是下坡路,返回得一直爬山。

薄士武赶到文庙时天还未亮,进入文庙将帽子一摔,大发雷霆,问:“从潮砥渡口撤回增援那两个连哪里去了?把排长以上给我叫来,通通枪毙!”

众人七嘴八舌向薄士武汇报后,他惊呆了。

从潮砥渡口调去增援的两个连,在营长的率领下,当天夜宿县城,次日天亮从县城出发,阎科长率领保警队的一个中队走在最后,加起来也有三百来人。中间是二连,重点保护驮炮弹的骡马和扛机枪的士兵。走到马蹄河南岸悬崖边,太阳刚从西边悬崖走下河边。马走在乱石铺设的梯步上,走两步又要停望一会儿,前面的人挽着缰绳,后面的拍打屁股,它才走两步,遇到稍高的梯坎又停了下来。部队下峡谷时很慢,过浮桥也较慢。二连即将渡河时,一连最前面的已经爬上悬崖口,准备上官林,保警队最后面的还在南边山坳。

就在这时,北岸悬崖上有人喊一声“打”,机枪在一连前面打响,前边的士兵倒下或滚下悬崖,后面的迅速退回渡口悬崖脚,想利用悬崖躲避枪弹,可不一会儿上面丢下的手榴弹就将他们炸得哭爹喊娘。余下的想通过浮桥往回跑,一看二连的惨状,立马退缩回来。

摆在对方射击范围内的是二连。炮弹密集落在二连聚集的沙滩上和身后的岩石上。二连的人也卧倒在沙滩或退守到悬崖下的岩龛处,向对岸射击,但基本无目标,只能凭枪声传来的方向判断,损失最大。

保警队本来可以迅速组织向对岸射击,可他们或向后跑,或向两边林丛躲藏;最为气人的是,有的居然朝渡口跑下来。二连的想上去向对岸射击,也上不去。后来枪毙了往下跑的几人,他们才退回去了。可下面的也基本上不去,有的已经成为对方的活靶子,死伤在路上,保警队用来驮粮食和伤员的马匹,被对方炸翻在路上,把路堵塞了。阎科长也被炸翻,滚进树丛。

活着的纷纷跳入水中,向下游漂去,有的受伤了,有的本来就不会游泳,离开这不足百米长的平缓处,遇到激流,在水中沉浮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当半崖顶四处传来“我们是红军,缴枪不杀”的喊声时,还活着的,跪在渡口两岸,将枪举过头顶。可过了许久,都不见人下来,在连鸟鸣都没有的寂静中又等了好一会儿,发现山上没有任何声息,一连连长从岩龛中爬起来悄悄爬上山,没有发现一个人影,简直就像撞了鬼一样。在一连长的组织下,命令保警队和征集的民夫将受伤人员抬了回来。

此战伤亡官兵超过一个连。

“阎科长呢?”薄士武问营长,“快去通知他来。”

“报告团座,阎科长失踪了。”营长顿了一下说,“死伤人员中都没有他,可能跳进马蹄河冲走了。”

阎科长没有死,只是被爆炸气浪掀进灌木丛昏死过去。入夜醒来,山野明晃晃一片,峡谷铺满了白雾,他感觉天已大亮,只是太阳没有平常明亮,以致还有星星闪烁,峡谷铺满了棉花。

他推开身边叫不醒的保警兵,钻出树丛,看到蔡族长站在石梯边树下对他微笑着说:“阎科长,我给你送大洋来了。”

“你不是死了吗?”他惊疑。

蔡族长说:“人心怎么能死呢?”说着就去怀里掏,可掏出来的却是血淋淋的心脏。他向族长连开两枪,可他定睛看时,眼前没有人影。

阎科长刚转身,抬头看到冯保长在他面前不远处谦卑地说:“阎科长,我儿媳在前面等你。”

他向保长连开两枪,保长不见了。他向上爬了几步,看到石梯拐弯处的石礅旁,站着保长家儿媳,向他羞涩地微笑。他定睛一看,不是保长儿媳,是保长家让他梦寐以求的姑娘。那姑娘向他妩媚地浅笑,他向她跑过去,抱着姑娘一起滚进如山的棉花里……

薄士武后来组织掩埋士兵遗体时,发现了躺在沙滩鹅卵石上的阎科长,全身没有枪伤,只是衣衫褴褛,四肢脸部被刺木挂有血痕,头被摔碎,流血染红了周边的鹅卵石,怎么看都像是跳崖自杀。

4

第57章 解救神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