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神兵>评论:不是神,不是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评论:不是神,不是兵

小说:神兵 作者:张贤春 更新时间:2019/2/16 8:36:36

——张贤春长篇小说《神兵》读后

田泽踪

 这是第三次读张贤春的作品了。第一次是2009年7月份,收到的书是长篇小说《猪朝前拱》(后改名为《青龙坝》),有一次我岳父看到了这本书,很是喜欢,我就转赠给岳父了。第二次是2012年12月,我在网上看到《青龙坝》获奖的消息,就写了一封祝贺邮件,几天后再次收到《青龙坝》,还有一本趣味杂文集《傻人傻话》。

我喜欢读张贤春的小说,是因为其小说里所描绘的场景,和我成长的经历有一些共通之处。我在2009年7月24日给张贤春的邮件里,提到过这种阅读感受:“我很久没有痛快地读书了,感谢你的作品,让我重新找回读书的感觉。这本小说于我,除了重温旧时光阴(我老家的生活习俗和你书中差不多),找回某些记忆外,还让我对生活有更新和更深的认识,收获很大。说实话,我一直期望我能写出这样类型的一部小说出来,但我没有能够,而诗歌也没有突破自我。看了你的作品后,可能是隐藏于我内心的某些元素被你的作品所表达了,所以非常畅快。”

无论是《青龙坝》,还是《神兵》,小说所描绘或表现的许多德江县的风物人情,历史典故和民间传说,都和我从小到大听到的故事有高度的吻合,所以当读到其中的某些故事情节,好像回到了从前,坐在老家的院子里,火铺上,听老一辈人讲故事一样,亲切而好奇,熟悉而又陌生。

对于阅读《神兵》,我想我有与其他读者更独特的心理感知。因为我的老祖公,也就是我爷爷的父亲,就是参加了神兵,战死于务川县城边上,埋葬在菠萝山后面。1989年的清明,我买了白条纸和彩条纸,一个人去挂亲。父亲说老祖公坟墓旁边有一块大石头,当我走到目的地时,我发现有很多坟墓,在山野土旮旯间密密地排列着,到处都是大石头,我不知道,也分不清,哪一座坟墓是我老祖公的,只得随意地把白条纸和彩条纸挂在有大石头的坟墓上。

正是傍晚时分,太阳西斜,山风忽忽,野草沙沙着响,满坡的白条纸和彩条纸,姿意舞动,我感到一种岁月的沧桑和落寞,我在想,有多少人是与我老祖公一样,因为神兵而埋骨于斯。那些没人挂亲,野草疯长的坟头,是否也是当年为了生存持刀而战的一名英勇的神兵。

从父辈的口口相传,我知道我老祖公是一名神兵,仅此而已。但我不知道神兵,为了求生存,为了反对官府压榨,揭竿而起,从而兴起了上世纪川黔湘鄂数十年的神兵暴动,继被红军收编,加入到革命队伍的这段历史。我不知道我老祖公是否参加了红军,我所知道的零星信息也无从考证,但这不重要了,因为他最终的结局,为了在苛政里能一息尚存而抗争,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现在,当我点开《神兵》,我知道,我老祖公的事情,如百年画卷,正在一页页,一幅幅展开。

  在旧中国,无论是国,还是家,都是一部血泪的历史。

官逼民反,历朝历代都是如此。

小说《神兵》,讲述的就是印江、德江、务川、沿河各县神坛组织神兵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的故事。以德江县角口乡为起点,将“虚拟故事置身历史真实、地域真实”,将神兵的故事娓娓道来,塑造了蔡大地、杨三荷等神兵人物,他们在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武装战斗中,英勇向前,不畏牺牲。许多神兵后来加入了红军,参加抗日,为革命事业做出了重大牺牲和贡献,抒写了一部传奇而又“真实”的战斗史诗。

小说《神兵》的作者张贤春,还参与了电影《喋血神兵》的编剧,电影于2016年6月7日在央视电影频道首播,此后多次播出。遗撼的是我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但我想先看了小说,再去看电影,一定会有更深的感悟和理解。

神兵兴起的原因,张贤春在小说里是这样写的:

“冰雹、大旱等自然灾害频发,霍乱、痢疾等疾病流行;政治腐败,兵祸不断,苛捐杂税繁多,官府敲诈劫掠,民众生活苦不堪言;交通闭塞,文化落后,迷住鬼神,人们把摆脱困苦的希望,寄托在神仙、真命天子身上,一旦神灵出现,各地纷纷依附响应。”

《文史天地》2013年07期有一篇文章《20世纪轰动中国西南的神兵暴动》,较为详细的介绍了神兵的暴动情况,简要摘录如下:

上个世纪初,在中国西南部的川鄂湘黔边区,广大民众不堪军阀暴敛、图谋生存自救,假借“天神”名义,以封建迷信手段设立神坛,发动了一场空前规模的神兵暴动。

1920年,云南督军唐继尧的靖国军第三师第二团团长陈绍基率全团驻扎在鄂西之利川、咸丰边境。强令当地人民交纳军谷、军饷。沉重的负担摊在农民头上,激起众怒,这件事遂成为神兵暴动的导火线。不久,当地秀才王锡九在黑洞精灵宫召集“十老”会议,决定假神力以自卫,设立神坛,正式组织神兵,把农民群众按乡编队,战时为兵,闲时为民。是年10月2日,神兵直捣靖国军夏参谋驻地,击杀官兵十余人,其余四处逃散。”(《湖北革命史新探》,军事谊文出版社,1994年版)这一仗,揭开了川鄂湘黔边区神兵武装反击军阀势力的序幕。平民百姓闻风纷起响应,很快便在各地组织起大大小小的神兵武装。神兵在鄂西崛起后,不久发展到湖南西部,四川东部,贵州东部。至此,神兵运动便如燎原烈火在中国西南部迅猛燃烧起来,波及川鄂湘黔4省的40余市县。

神兵一部分被红军收编,使红军的力量在湘鄂川黔获得了重大的发展。比如1934年6月,红三军进入贵州东部高原,在印江沙子坡,贺龙亲自主持召开群众大会,颁发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致贵州印江、德江、务川、沿河各县神坛诸同志书》。各地神兵纷纷加入红军,组建黔东纵队,后改编为红三军黔东独立师。神坛首领冉少波被提升纵队司令,后任副师长。”(《贵州史学丛刊》1988年第1期:《黔东神兵运动与黔东特区的开创》),黔东独立师的组建,在中国工农红军的发展史上是一个重大事件。

1949年后,一部分神兵放下武器,回归新生活,一部分被蒋军残余裹挟,沦为土匪,被解放军剿灭。至此,30年的神兵暴动,落下帷幕,成为历史。

读完《神兵》,我对从小就听大人们摆谈的神兵总算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神兵不再只是我头脑中的一个词语,而是一个故事,一部历史,一段史诗。

合上书页,我的老祖公,仿佛从历史的深处,某个山头,某个神兵队伍里走出来,头上缠着青丝帕,腰杆系着白布带,手持一把大刀,念着“砍不进,杀不进,一刀砍个白印印”,向着某个虚空的目标,勇猛前进。

作者简介

田泽踪,本名田泽忠,笔名有田仁山,禅小佛,野果子等,土家族,1973年10月出生于务川县红丝乡香树田,作品曾在《绿风》《诗潮》等杂志发表。诗歌《下井》2010年获《星星》诗刊“嘉阳杯”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2003年至2011年在大型文学网站“红䄂添香”做过诗歌编辑。

5

评论:不是神,不是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