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老兵油子>第十六章.攻打许家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攻打许家镇

小说:抗战之老兵油子 作者:卡尔加里小虎 更新时间:2019/1/25 10:59:49

1.

原来驻守在乌由镇的67师那个连投降鬼子当了伪军后,连部和两个排就留在乌由镇,一个排就去驻守许家镇。

这一排伪军也许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也觉得为虎作伥当汉奸没有好下场,所以愈发变本加厉祸害百姓,不但白吃百喝,还连抢带打,许家镇百姓深受其害,县大队就决定打击打击这股伪军的嚣张气焰,大队长王老七和副大队长徐善宝扳着手指头数来数去,也就尖山区小队人最多,装备最好,就决定以尖山区小队为主,加上各区小队的队长和正副大队长,狠狠干一下这股伪军。

交通员传来命令,明天傍晚赶到许家镇外待命,与县大队其他人汇合后攻打许家镇。

晚上杨同宝就宣读命令,做战前动员,听见执行任务,二班的新兵是兴奋中带着紧张,但一班的老兵可不同了,大家闷在山上这些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出任务,个个喜笑颜开。

第二天午后,大家兴兴头头出发了,一班六人走在前面,小三、班长、蛮牛、周班长都还是88师装束,只是去掉了军衔领章和胸章(大家都觉得已经脱离了88师,再打着88师的旗号没意思),戴着M35头盔,青天白日帽徽还是在头盔两边贴着;铁师傅也换上渡部少尉穿过来的那身67师军装,戴着棉布军帽,也是保留了青天白日帽徽,去掉了军衔领章和67师胸章;最委屈的是姜天宝,他被划到一班,给蛮牛当副射手,背着那个装满备用弹匣和散装子弹、备用枪管的大背包,身上还是自己投奔区小队时那身老百姓衣服,谁叫自己个头比二瓜和李狗子高呢,好在自己捞着了一支中正步枪背着。

周班长的中正步枪给姜天宝后,就只挎着小三当传令班长时的那支M712快慢机,没有专用弹袋,6个弹匣都是放在上衣两边的口袋里,腰带上挂着他的剔骨刀。

班长装束没变,只是背上了那把大刀。

杨同宝兼任班长的二班一共有7个人,二瓜、李狗子、大栓、老三、石牛、狗蛋。二瓜和李狗子穿着一身去掉军衔领章和胸章的军装,打着绑腿,格外神气,所以就被安排背手榴弹了-因为除了二瓜和李狗子有子弹袋、手榴弹袋,其余都是一身老百姓衣服,子弹桥夹都是揣兜里。这次二班带了四十多颗手榴弹,二瓜和李狗子一人背着一个背篼装着。

小三带着牛牛跑在最前面,距离大伙半里多远,紧接着就是班长带着蛮牛的机枪组和铁师傅。杨同宝队长一开始不同意小三身为指挥作战的副队长打头阵,他还不知道小三的真本事呢。

班长轻描淡写的说:小三带着牛牛蹚道最好,撞上敌人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要是鬼子有埋伏,有牛牛在前面能早点发现。

下了盘山道,小三就把背着的zh-29半自动步枪从肩上取下来端在手上,牛牛被他命令跑到前面十几丈去了。

班长和周班长都把M712从弹盒拿出来,10发弹匣换成了20发弹匣,把弹盒结合在枪把上,枪口向下夹持着,皮枪纲挂在脖子上。他们两人并排走着,警戒着两边。

不过一路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到了离许家镇最近的扁栆村,杨同宝带着分到了那只仿造驳壳枪的老三进村与大队长他们接头,随后招呼大伙进村休整。

进了一户人家的院子,大队长副大队长和几个区小队长眼珠子都瞪圆了:尖山区小队两支20响快慢机(他们哪里知道什么M712),三支匣子枪(蛮牛一支,杨同宝、老三各一支),一挺捷克式,副队长的步枪不知道什么型号,看来差不了,胸前还挂着望远镜,要知道在梅游县、吴瓷县活动的独立团也就团长有望远镜,连营长都没有;中正式就有四支(铁师傅、姜天宝、二瓜、大栓),汉阳造两支(狗蛋、石牛),就李狗子没有枪,杨队长让他别带那支火铳了,老老实实背手榴弹吧。

再看见还背着两背篼手榴弹,个个子弹袋都是鼓鼓的,小队长们心里那个滋味呀,为了凑足子弹,都把家底掏空了,多的也不过三十多发,少的才十几发。

王老七心说:好你个杨同宝,本位思想严重只顾小集体,这是山头主义!等打完后跟你小子算账。上次给50发子弹一颗手榴弹还面露难色,这次狠狠打你的土豪!

一班小队长们心里全是这般心思,杨同宝看着大家饿狼一样的眼神,那里不明白都想的什么?

忙赔笑:刚从逃兵那里缴的,还有那三个鬼子带的子弹手榴弹多.....

2.

休整到傍晚,大家提前吃了晚饭就出发往几里外的许家镇。

许家镇并不大,就只有一条街,县大队在镇西口外面一百多公尺的树林里待命,大队长王老七和副大队长徐善宝招呼杨同宝与小三聚拢过来商量如何打。

他们早就侦察过了,镇上只有伪军一个排,没有鬼子,新成立的便衣队也才开始招兵买马。

从尖山方向进镇的西街口有伪军一个班,堆了沙袋工事,外面还有木制拒马。

在镇上中间一个院子,以前国民政府的镇公所则被这个伪军排占了,两个班住在里面,大门外面也堆了一长圈半圆形的沙袋工事,至于镇上对着县城方向的东街口,就只有两个站岗的。尖山方向往县城的大路就从镇上穿过。

王老七说:我们不是要把许家镇打下来,是偷袭干他们一下,能干掉几个最好。如果绕道从东街口去干掉那两个站岗的,一旦暴露,想往尖山跑又得绕一大圈,被伪军咬住就不好了。我们还是直接从东街口上,突然冲进去,把那个班吃掉,如果剩下两个班增援,我们就退到树林里,再往山上撤。

具体打由小三负责,他觉得这个安排也没什么不妥,就爽快的点头同意了:好,就照大队长说的办,我们一班负责冲上去,二班到时就负责掩护。

小三就组织一班的老兵一起到树林边上蹲着用望远镜看地形,班长看完说:西街口前面几十公尺光秃秃的,我们直接冲上去老远就被发现了,一打起来,另外两个班压上来,我们就四五个老兵,其他人是指望不上的,我们在开阔地,他们守在工事里,这样打很吃亏,不能明着上。

小三说:我也是这样想的,直接冲上去行不通。这样,伪军哨位上只有三个人,其他人应该就在旁边的小屋里,那是他们的住处,班长和我去把哨位上的摸掉,然后再冲进去解决其他人。

班长说:你不能去摸哨,打起来反应最快的是你这把捷克步枪,万一我们惊动了人,你得负责先压住冲出来的人,等蛮牛架上机枪。周老哥,咱哥俩上吧。

周大叔就笑骂:王老虎,老子就知道你没按好心,送死的活非要拖老子一起,得,我陪你走一遭吧。

自从那个鬼子上等兵斥候拿着刺刀冲进山神庙后面,悄无声息就被周班长抹了脖子后,大伙都知道炊事班周班长手上有绝活,班长事后就对小三说:你在伙房这么久,经常看周大叔切菜切肉,是不是又快又不费力,斩骨头时是不是一刀就断?周大叔打架的话身子瘦了些,但绝对是玩刀杀人的好手,袍哥人家,没两手绝活怎么敢在江湖上跑码头?

小三就定下来:一班长和周班长换上便衣准备摸哨,让县大队派个熟悉情况的人再去看一下,其他几个伪军是不是待在屋子里。

然后退回来跟王老七他们一说方案,马上同意就这么干,那个邻村经常出入许家镇的区小队长就背上一根扁担再去确认,班长和周班长则在换衣服,反正县大队的都是村民穿着,找身材差不多的就换上了。两人都把M712的枪盒从枪把上取下,插在背后裤腰上,班长就笼着双手走在前面,周班长则拔出从不离身的剔骨刀,用右手反手持刀,刀刃紧紧贴在小臂上,手背在背后,与班长一前一后出了树林,往西街口走去。

前面的邻村区小队长已经通过岗哨,他偷眼瞅去,伪军的屋子门半掩着,里面隐隐约约有数个人影,他有些紧张也没看清是三个还是四个,他估摸着其余伪军应该是都在里面,就把扛在右肩的扁担取下拿在手上。

班长和周班长都看见了,加快脚步往哨位走过去,这边小三用望远镜一直在盯着,看见区小队长发出其他伪军在屋子里的信号,马上一挥手,端着zh-29就率先冲出树林,弯腰快速前进,紧随其后的就是蛮牛和姜天宝,铁师傅在后面压阵。

然后县大队的也一窝蜂跑出来。

伪军哨兵一开始还没注意到小三他们四个人,但紧接着乱糟糟跑出来的二班和县大队的人被左边的哨兵发现了,他马上叫嚷起来,指给带队的副班长看,没有注意到两个乡民打扮的中年汉子已经快步走到近前。

按照两人在路上商量的分派,周班长就往左边走,那里站着最先发现不对的哨兵和正往哨兵指的方向观察的副班长,而班长则直接往右边走,那里一个哨兵也盯着树林那里看,他旁边就是全班住的屋子。

副班长已经发现了走近的周班长,他的手没有背着了,但右手反握着的剔骨刀并没有看见,他喝到:干什么,站住!不然老子就.....

他话并没有说完,周班长一边嘴里叫嚷一边举着右手似乎在指方向:那边有游击队,我来报信的-

伪军副班长感觉似乎有一道白光从眼前掠过,然后就是喉咙剧痛,他叫不出声,因为他的喉管气管瞬间被全部割断。

旁边的哨兵发现副班长不说话,手中的枪也扔掉了,手去捂着自己的喉咙,他不明所以侧身去看,周班长已经把剔骨刀在手上轻巧的旋了一圈变成了正手握刀,横挥过去平行着哨兵的肋骨直插进左胸的心脏!

班长走向右边的哨兵时是空着手的,还有不到两公尺的距离时,从袖子里滑下一把小刀落进他掌心,他突然一个箭步蹿上前去,似乎快捷无比的冲着那个傻楞着不知所措的哨兵胸口打了一拳。

哨兵瞪大双眼,看着自己心口慢慢渗出鲜血才感觉到剧痛,他想举起枪,但发觉全身的力量在飞快流逝,他慢慢软软坐倒在工事里。

班长和周班长都没有去管中刀的人,从后面拔出驳壳枪,冲进了右边的屋子,里面的三个伪军正手忙脚乱在抓枪,刚才哨兵的叫嚷已经惊动了他们,但都不敢动了,因为两支20响的枪口对着他们。

“啪”!

响枪了!不是班长和周班长打的,也不是这三个伪军打的。

紧接着就是“啪啪啪”“啪”四枪。

前面三枪是小三打的,后面一枪是铁师傅打的。

伪军班长没来屋子里,他带着三个兵刚从街对面的一家小饭馆酒足饭饱出来,准备换另外几个弟兄去吃,他还是很体恤手下的,反正吃了也不给钱。

刚才他看见哨位上空荡荡的,两个人提着驳壳枪正冲进他们住的屋子,反应很快,举起他的汉阳造就冲着房门开了一枪,子弹擦着周班长的后背打在门上,倒吓了他一大跳。

他一开枪就被小三和蛮牛、铁师傅盯上了,小三马上把他一枪撂倒,紧接着连开两枪打倒两个正在手忙脚乱还没来得及把枪举起的伪军,最后一个吓得把枪都扔了想逃回刚才吃饭的小饭馆,被铁师傅一枪打在后背上打倒。

这边枪声响起,蛮牛就扑到沙袋那里,把zb-26架在沙袋工事外面,冲着对面据枪警戒。后面乱哄哄的县大队其余人都跑上来了,小三急忙招呼:都蹲下,蹲下。

都才反应过来才蹲在沙袋工事外面,拿枪对着镇公所那边。

旁边屋子里,班长和周班长已经把里面三个伪军的枪下了,押了出来。

王老七和徐善宝大喜过望,这一仗算大获全胜,缴了十条汉阳造,打死七个,俘虏三个,自身无一伤亡!

他就下令:赶紧打扫战场,把他们身上的子弹袋、手榴弹袋都取下来,准备撤。

小三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现在不能撤!那边伪军已经过来了,现在撤,他们重新占据工事,我们在光秃秃的路上没遮没挡,等着被追着屁股打吧。

果然,几个伪军已经大呼小叫的边放枪边冲过来,小三稳稳瞄准一个开枪放倒了,铁师傅也打死一个,等蛮牛一梭子打翻两个,全部退下去,缩到镇公所前面的半圆形沙袋工事里面去了。

王老七看着二班的和几个区小队长已经把死掉的伪军身上的装具和枪都收齐了,就说:他们都退回去了,我们现在可以撤了。

小三没理他,一班没动,二班的也就没动,他与正在把驳壳枪与枪盒结合的班长说:这67师杂牌军投降叛变的伪军战斗力不咋地,要不干脆把这个排吃掉算啦。

班长抬头看着,对面的子弹嗖嗖的从天上乱飞,真不知道他们瞄的什么地方。

就说:也好,干脆一块解决了,省得下次再来。

王老七蹲在旁边说:不行!已经完成任务,执行我的命令!

小三可一点也不鸟他这个大队长,说:要撤你们撤,我们一班把这伙伪军干掉再走。

徐善宝也来劝了:这里打响,鬼子得到消息从县城一个半钟头就能赶到这里,乌由镇的伪军过来更快,拖下去恐怕被鬼子咬住哦。

班长思索着说:这里没有鬼子,伪军一个排被我们打掉了十几号人,最多还剩两个班,顶天二十多人,就躲在对面工事里,我们半个钟头能结束战斗。

小三说:二十分钟干完就撤。

这倒不是小三和班长狂妄自大,首先对面只是一群伪军,还是由原先杂牌军投降过来的伪军,对于他们的战斗力,通过不久前收“抗日过路税”的时候的表现就有所了解,这次一打,一个班犹如被砍瓜切菜一般轻轻松松解决,更证实了他们的战斗力极其低下;其次就是对自身战斗力水平的极度自信!当然,如果对面是二十多个鬼子,他们就不敢这样托大了,早就撤出战斗了,鬼子的战斗意志和战技水平可不是这伙伪军能比。

然后一班的五个人就蹲在沙袋工事外面商量怎样打,姜天宝在一边蹲着拿枪瞄着伪军那边,很想开一枪,但没有命令不许开枪,他既紧张又着急。

杨同宝也过来劝小三他们撤退了:副队长,一班长,你看伪军都缩在工事里不冒头,怎么打?一班才五六个人,对面可有二十多,要是冲近了,他们枪法再烂也打得中吧?

小三冷冷地说:我们就是要打他个不敢冒头!姜天宝,去把街边那个菜篮子捡来。蛮牛,你掩护一下。

原来枪声一响,街上老百姓纷纷奔逃,一个女人把菜篮子扔在街边跑不见人影了。姜天宝弯腰跑出去的同时,蛮牛的机枪就打响了,对面一下子枪声停下来,蛮牛的机枪扫射可不比对面那挺捷克式,完全是贴着沙袋上面扫过去,没人敢冒出脑袋来瞄准开枪。

姜天宝把菜篮子捡回来交给小三,小三说:周大叔,你给蛮牛当副射手,铁师傅,你上右边那间房子的房顶上去,伪军躲着不敢冒头,你就在上面敲他们的脑袋;姜天宝你跟在班长后面,用这个菜篮子装七八颗手榴弹,班长喊你扔,你就扔。

又交代杨同宝:你们二班的别开枪,免得心里发慌打倒我们,你们就负责帮蛮牛装弹匣吧。

蛮牛是训练二班的,早记挂在着这些新兵蛋子面前露一小手他的机枪绝技了,现在五六个新兵蹲在他旁边等着帮忙给弹匣压子弹呢。他就教他们:你们看着我肩头顶着这个钢肩托,要顶牢实,因为第一发子弹打出去,枪口就往上跳,枪托往下沉,顶住肩托就抗住了枪口的上跳,顶不踏实,第二发第三发子弹就打高了。

大队长王老七看见蛮牛架好机枪,周班长在旁边当副射手,而铁师傅则在两个区小队长帮助下爬到屋顶上去了。

小三端着ZH-29靠着街道左侧,枪上装着的是一个20发弹匣,班长则半躬着身子站在街道右侧,20响驳壳枪结合好枪套当枪托抵在肩上,左手扶在驳壳枪插弹匣的弹仓边上,还是穿着那身村民衣服,但是套上了手枪弹袋,满满12个弹匣,头上戴上M35头盔。姜天宝提着一篮子8颗手榴弹跟在班长后面。

“啪”,一块瓦片从屋顶扔下来在街中心摔得粉碎,这是铁师傅已经到位的信号。

小三手一挥,和班长就端枪向前,蛮牛的机枪就冲着对面百多公尺远的镇公所外面的工事短点起来。

三人前进得很快,伪军排长趁蛮牛换弹匣的时候偷空伸出脑袋看了一眼,发觉有人靠着街边在往这边冲,忙挥舞着驳壳枪大叫:游击队的上来了,给我打--

但他的生命就在此时终结,从对面左边的屋顶上的一支中正步枪飞来一颗7.92毫米尖头弹准确的打进他脑门,让他脑袋瞬间爆开,脑浆溅的旁边四五个伪军满头满脸就是。

但是两边的两个班长并不知道排长已经被爆头,听令招呼自己手下的弟兄瞄准进攻的游击队员开枪。

小三靠着街道左侧,枪却只瞄准对面右侧,见人冒头就微一停顿,一枪把那个伪军打倒,脚下继续前进,中间的伪军被蛮牛的机枪压着根本没胆子冒出头来,班长靠着街道右侧,枪却指向对面工事左侧,他见到人冒头就是一个三发短点射过去,两人边走边打,已经前进了二三十米。

大队长瞪大双眼,张大了嘴巴合不拢,两个人压着十几二十个人攻击前进,楞没让伪军有机会瞄准开枪(不是没开枪,是没敢瞄准好后再开枪,都是脑袋躲在沙袋下面,手伸出去开枪,至于打哪里去了就没人知道了)。

对面的两挺机枪一开始就被打没声了,一挺捷克式机枪的射手是被房顶上的铁师傅敲掉的,另外一挺鬼子加强给伪军的歪把子则是被蛮牛打掉的,他对打歪把子抱有浓厚的兴趣。

王老七不知道的是,实际上负隅顽抗的大部分是铁师傅在房顶上打死的,他趴在屋顶,像打靶一样敲着伪军的脑袋,倒是有一个发现了身边人是被从房顶发射的子弹打死的,可是等他把枪瞄向那里时,一颗子弹已经射穿他的胸口,紧急情况下,铁师傅也是打上半身的。

班长打了六个短点后,喊一声“三”,小三就不走了,瞄准工事谁敢冒头就开枪,班长蹲下来右手食指一按枪身右侧的弹匣按钮,弹匣掉下来,左手拿着早就从衣服口袋里取出的一个弹匣装上去,喊一声“走”,两人又开始向前攻击,这次又前进了二十多公尺,班长问姜天宝:有把握把手榴弹扔工事里面不?

姜天宝答道:没问题。

班长和小三就跪姿据枪瞄准,姜天宝就从篮子里拿出一颗早就拧开盖的手榴弹,一拉发火绳,数了三下才扔进工事里,一连扔了三颗手榴弹,伪军那里都大喊起来: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投降了。(3)

枪都举起来冲着天上,小三和班长带着姜天宝就冲上去了,蛮牛看见了伪军举枪投降,提着机枪赶忙带着二班的往那边跑。

活下来的伪军也只剩不到十个了,铁师傅打死了五六个,小三打死了三个,班长打死了两个,姜天宝倒用手榴弹炸死三四个。

马上就安排打扫战场,一班把捷克式机枪收走了,再选了三支汉阳造,剩下一挺歪把子机枪和其余汉阳造都留给县大队了,伪军排长的驳壳枪一班想拿走,杨同宝怕大队长和其他小队长打尖山小队的土豪,做主让给县大队了,但是老三手快把自己的仿制驳壳枪交上去,换成了伪军排长那支。但是子弹和手榴弹大部分都被尖山区小队占了,小三毫不客气的说:我们打下来的,消耗了这么多子弹,肯定先补充我们。

杨同宝假装忙其他事,一句话也不说,蛮牛凶神恶煞的把弹药守着。

最后徐善宝好说歹说,杨同宝又去找小三商量,给了县大队200发子弹,20颗手榴弹,尖山区小队得了1000多发子弹,五十多颗手榴弹。

在镇公所里面又找到了伪军的粮食一千多斤,县大队和尖山区小队一边分一半。等县大队走了一个多钟头后,鬼子两个小队的援军终于赶到了,只看见满地尸首。

2.

许家镇一仗震惊梅游县,国军方面听说是一队身穿国军制服,头戴德式钢盔的小分队打的,纷纷打听是那支部队如此勇猛,全歼伪军一个排,自身无一伤亡,连军统别动队都知晓此事,上峰安排搞清楚。

军分区得到梅游县大队报告,说打死二十二人,俘虏十一人,缴获机枪两挺,步枪二十七支,弹药粮食若干,自身无一伤亡,给予了梅游县大队一个嘉奖。

鬼子方面极为震怒,岩崎中佐与宪兵队长少佐我孙子右兵卫(1)在大队部商议清剿梅游县县大队的事宜,两人都很怀疑这次驻守乌由镇的一个排是县大队所为。

岩崎说:支那的一支农民游击队就能击败皇协军一个排,打死打伤二十多人?之前县大队也不是没有骚扰过皇军和皇协军,一般就是躲在暗处袭扰,打几枪就逃跑。

我孙子说:梅游县游击大队没这个实力,据宪兵队和便衣队调查,当天进攻的穿的是国军制服,戴德式头盔,应该是87,88师或者教导总队溃败至此的一个小分队,从战术和战技水平看,应该都是老兵,尤其枪法出众,相当多的尸体是头部中弹!

岩崎说:难怪如此,那是老对手了。右兵卫君,拜托尽快找到他们,我好组织清剿。

我孙子说:嗨,中佐阁下,我们宪兵队会找到他们的。

后记:

(1)宪兵队长姓“我孙子”可不是老卡开玩笑,日本一共有十几万个姓,平均一个姓不到一千人。除了“我孙子”“还有“猪手”犬养”“鬼头”等。

(2)别小看这个菜篮子手榴弹战术,多少八路军就是用这一招炸得鬼子东倒西歪。八路军子弹少枪法也比鬼子差,一般就是放三排枪就冲锋,所谓“三枪八路”是也,逼近敌人拼命扔手榴弹。尖山区小队可算是最早采取菜篮子手榴弹战术的,搞不好八路军和其他游击队这一招就是从小三这里传出去的。

57

第十六章.攻打许家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