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末代灵主>第四章 阴阳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阴阳眼

小说:末代灵主 作者:天羽风灵 更新时间:2019/2/1 20:28:37

坟地又重新回到阴森森的模样,但林非已经感觉不到半点阴寒,他凝神看过去,能感觉到整个无风山都被无形的阵法笼罩着,这里的魂体不可能出的来。

守墓人把这些东西传授给他,虽然作为交易,他要来破解这个封印,但还是让林非很感动。

“虽然您老是叫我蠢蛋,但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您伸出了手,谢谢,守墓人!”

他朝着守墓人消失的方向跪了下去,认真的磕了三个响头。

林非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镇上最晚一趟回小工厂的大巴是四点半,他必须赶上这趟车。

他最后望了一眼守墓人消失的方向,之后离开无风山,朝着大巴停靠站走了过去。

回去的大巴跟来时一样拥挤,林非又吊在车环上,只不过这次他毫不费力。

他上车后就一直闭着眼睛,琢磨着那本九阴度灵阵,在他看来,多学一点东西总是没错。

“老爷子,这趟车是三十块钱,你给我十块钱,是坐不来的啊!”

林非耳边传来一句洪亮的乡音,司机无奈的看着刚上车的一个戴草帽的老人。

那老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泥土气息,卷起的裤脚一个长一个短,脸上满是汗渍。他挑着担子,里面放的是些带着泥土的红薯,还有一杆子秤砣,看样子他是从镇上卖完红薯回家。

“就,这么多,你带我去……”

老人固执要坐车,司机看着手里一把皱巴巴的零钱欲哭无泪。

林非看过去,他心中一惊,这个老人印堂乌黑,并不是一般看相大师说的血光之灾的那种,而是生命走到了尽头。

这也就是俗话说的死气。

其实车上的老人,印堂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发黑,有的人只是一些丝线,有的人却是一片青黑,而他们中的谁都没有这个老人印堂来的黑。

林非动了恻隐之心,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司机说,“大哥,这老人家的车票我补给你,带他一程吧!”

既然车票都补齐了,司机大哥也没再说什么,油门一踩,车子缓缓开了起来。

倒是那个老人家,不停的给林非道谢,嘴里还说着:真是好人啊!

这弄得林非怪不习惯的,他对老者善意的笑笑后,又闭上了眼睛。

林非想的很简单,老人家不容易,能帮一点是一点。更何况,守墓人交代他要多做好事。

这之后林非母亲来了个电话,说是他父亲病情稳定了下来,再观察几天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

林非心里那块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虽然接下来钱是他最头疼的问题,但好歹他父亲还活着,这就够了。

等到筹够了钱,他就打算去医院看他父亲。

林非把手机放进了裤兜里,单手吊在车环上。正当他闭目养神的时候,他敏锐的感觉到,自己身后的衣服在被人拉扯。

林非警惕的收紧衣服,猛然回头一看。

他没有看见想象中猥琐的小偷,而是看见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

“叔叔……”

那小姑娘皮肤白净,绑着两个麻花辫,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俏皮的看着林非。

林非瞧见她那双眼睛后,心头一个激灵,《冥灵卷轴》中出现了三个字——阴阳眼。

这阴阳眼可通阴阳,可辩是非,可识鬼怪。

虽然听上去很不错,但凡人有了阴阳眼也不是什么好事。

阴阳眼本身的气运胜过肉体凡胎,凡人有了阴阳眼,要么踏入修炼之门,成就一番大业;要么成为鼎炉,轻则体弱多病,重则生机全失。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身形消瘦脸色苍白,应该是后一种。

“叔叔,你衣服好像破了。”

小姑娘指着林非腋下,还用手捂着嘴巴偷笑。

林非偏头一看,胳肢窝那里确实破了个小洞!

“……”

他连忙当做没看见,悄悄的换了另外一只手拉着车吊环。

“好尴尬啊!这脸丢的,真是到了姥姥家啊!”他假装瞪了一眼那小姑娘,一双眼睛却在车厢内游走。

他们说话声音不大,车上老人家多,听觉没那么灵敏,再加上大巴发动机嗡嗡的响着,那些人更没听到林非他们说了些什么。

“还好没被别人看见!”林非长出一口气,想了想,问她,“小丫头,你眼睛很亮,是不是可以看见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当然了,我指的不是衣服破洞。”

那姑娘无奈的耸耸肩说,“可不是嘛,总是看见一些自言自语的鬼影子。”

林非心中大惊,试探性的问她,“你没去医院看过吗?”

“去过,没效果。不过我去的是一些小医院,他们检查不出来是什么毛病,只说可能是神经衰弱,建议我去大医院再看看。”小姑娘挺开朗,熟了之后就打开了话匣子。

“那你没去大医院吗?”

“呵呵,没去啊!等我要去大医院的时候,爸妈就走了,然后我就成了孤儿。”

也是个可怜人,谁也不想天天见到一些脏东西,没给吓死也要神经衰弱。

林非看着笑嘻嘻的小姑娘,心头不免怜惜。

在她这个年纪,真不该承受这些啊!

“你现在一个人过吗?”

“那倒不是,我住在姨妈家里。姨妈对我很好,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当然了,我还有个大表哥。他长的很壮,有你这么高吧!平时我老欺负他,嘿嘿,不过他都让着我的。”

“那就好!”林非也被她逗笑了,生活再难,总有一丝温暖。

“表哥答应今天晚上带我去吃烤翅!”小姑娘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

“你那个大表哥在哪儿啊?”林非听小姑娘这么一说,猜想她可能就是去找她的表哥。

小姑娘嘟着小嘴,惆怅的说,“他去上班了,我就是来找他的,结果坐错了车,转了一天都没找到他在哪。”

接着她眼睛又亮了起来说,“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他?”

“啊?我?为什么是我啊?”林非吃惊的问,他又不是警察,还能管这事啊?

那小姑娘展颜一笑说,“因为你人很好,刚才都帮了那个老爷爷,叔叔,你叫我烟儿就好了!”

“就这个?”

林非摸着下巴想了想,大概是我帅的人见人爱吧!

“你别叔叔、叔叔的叫我,都给喊老了,我叫林非,你可以喊我林非哥哥,或者非哥。”

小姑娘勾勾手指头,示意林非弯下腰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含笑意的说,“我有个小秘密要告诉你。”

林非弯下腰去,狐疑的看着她。

烟儿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表哥没有你长的好看!”

“嗯?”

林非面上不露神色,心里却乐开了花。

马屁吗,谁不爱呢?

没一会儿,林非就给捧的云里雾里,舒服的摸不到北了!

但嘴上他还是谦虚的说,“哪里哪里!你这丫头也就是嘴甜,讨人喜欢。”

正在这个时候,大巴猛的来了一个急刹车,车里人仰马翻,好一阵闹腾。

原来是那个头戴草帽挑着红薯的老大爷要下车。

“您老慢点哎!”司机大哥嘴里叼着烟,回头瞥了一眼,好心的提醒着。

林非看了一眼,心里暗叫一句:“不好!”

紧跟着他也下了车,在他后面,还跟着一个烟儿。

“这些人怎么回事啊?这里全是山,在这下车是打算走回去吗?”司机大哥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们一眼,接着就把车子开走了。

“大叔,这里荒无人烟,您怎么在这下车啊?”林非连忙追上去,拉住那个老大爷问道。

他们下车的位置在山区,离林非上班的工厂,至少还有十几里路。

那头戴草帽挑着红薯的大爷并不回答,只管自己迈着步子往林子里头钻,像个木偶一般。

“在他前面居然还有一个他!”烟儿指着前面一颗大树诧异的说着。

“嘘!他这是灵魂出窍!”林非连忙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说,“你怎么下车了?这里危险,快回去!”

烟儿狡黠一笑说,“看到你下车,我就跟着下来了,现在车子都走了,我只能跟着你了。”

林非顿时急了,“哎,你这小屁孩!这里很危险的!”

“那也没办法,车子都已经走了,我要是不跟着你,一个人在这种地方一样很危险。”烟儿无所谓的耸耸肩,丝毫都没觉得有多危险。

“好吧,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你要跟紧我,真拿你没办法!”林非无奈的说道。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倦鸟扑朔翅膀回巢,幽深的树林看上去是那么神秘。林子里有一条蜿蜒的小路,路的尽头在哪里林非并不知道。

老大爷的灵魂飘在前面,忽左忽右的,像个顽皮的小孩子一样,带着他的躯体往林深处走去。

“他到底要去哪里?”

烟儿困惑的问,林中小路神秘的让她有些害怕,她的手拽紧了林非的衣角。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好像要出事了!先跟上去看看再说。”

他们大概走了十多分钟,老大爷走到小溪旁,把那剩下的红薯仔细清洗干净后,又放了回去。

接着他走了几百米,又爬了五分钟分路,来到了一间茅草屋。

那间屋子隐藏在茂密的大树里面,要不是仔细看的话,压根发现不了。

他把红薯放在门前大槐树下,推开大门,步履蹒跚的进了屋子。

而他的灵魂自顾自地来到了那颗大槐树下,坐在树丫上,抬头望着天,似乎在沉思。

林非看着那扇敞开的大门,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

烟儿也冷凝着脸问,“他会不会死啊?”

“会,他脸上死气很浓郁,而且灵魂已经离体,照这个趋势下去,离死不远了。”

“那他家人呢?怎么让他一个人来这里?”

“世间事,很难说。也许他就是孤寡老人,也许子孙不孝,也许他有苦衷。”

烟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又问,“那我们为什么来这里?”

2

第四章 阴阳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