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末代灵主>第八章 大葫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大葫芦

小说:末代灵主 作者:天羽风灵 更新时间:2019/2/3 19:17:19

山河破碎威力太猛,学习起来可不那么容易。

林非学的不仅是招数,还有那里面的传承。

到现在他才知道,人类并不是唯一,在九重天外有仙界,洪荒之地有魔界,地狱之门内还有冥界,冥界也就是常人说的阴司,专管人死后鬼魂的地方。

而无论是仙、魔二界,还是冥界,都不能随意的到人间来作恶,更别说是伤害凡人。

一旦他们破了戒,那会带来无尽的业债,生生轮回。

也正是因为这样,不同类型的法术,也会相生相克。

虽然人界秘术看上去很弱,大多数施法者需要请鬼神上身,借助别人的力量去施法,但人类却是最傲娇的,为了那业债,谁吃饱了没事跑过来欺负人类啊?

山河破碎不一样,它不在这个规则之内。

也许冥灵之法无法对人类进行攻击,但山河破碎可以。

“我的天!这也太爽了!”林非忍不住呐喊。

他刚喊完一嗓子,不远处就飘来一句话,“后生子,你是想通了吗?”

林非头皮发麻,抱着烟儿跑的飞快,现在要他回去守什么阴生槐,那不是受罪嘛!

等他停下来喘口气的功夫,他发现身边温度又低了几度。

这又是什么情况?

眼看着小路走了一半,却始终绕不出去,来来回回都在一个圈子里头转悠。

该不会是碰上了鬼打墙吧?

林非望着似乎到不了头的小路,心里升起了一股怒火。

“本来我只想安全离开,现在看来,不出手是不行的了!”

他运起冥灵之力,将身体包裹在里面,很快就有了效果。

眼前的树不是树,眼前的路也不是路。

这鬼打墙是彻底的破了,就是不知道又杀了多少阴灵。

林非并没有放松,他敏锐的感觉到,现在围在他们周围的,还有不少孤魂野鬼。

很多人在小的时候,想必家里的长辈都说过,晚上不要独自去人少的地方,那些地方不干净。

而大人口中的不干净,指的就是有鬼!

以前林非从来不放在心上,他是个无神论者,而且读过书后,他更是觉得大人口中的神鬼,大概就是一种磁场效应。

但在今天,他有些不懂了,或者说现在发生的事情,有些超过了他的认知。

无风山发生的事情,他无法骗自己是个幻觉,脑中《冥灵卷轴》是真实存在的。

阴生槐那里发生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全然当作是一场梦。

而在这里,他身边有无数的绿火,那些都是徘徊在这个小树林里的幽灵。

幽灵不是厉鬼,而是人死后存在于人世的一丝意识,或许是某个难忘的回忆,或许是寄托给某人的一份情绪。

所以,它们才没有被困在阴生槐中。

这些幽灵并不会害人,它们只会遵从本能,夜里阴气重,所以才会聚集在这里。

林非苦笑不已,抱着烟儿飞快奔跑,现在已经出了恶鬼、阴生槐、幽灵,接下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所以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

他跑的很快,怀中的烟儿被颠簸的醒了过来。

烟儿难受的哼唧起来,林非心急如焚,但还是不得不停下来照顾她。

“林非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多的绿灯笼?”

她所说的绿灯笼,大致就是这些飘荡的幽灵。

林非见她畏惧的躲在他怀里发抖,安慰她说,“没事的,这些都是不会害人的幽灵,是人死后的一份念想。我们已经快要到大路上了,出了树林应该就会有车子。”

烟儿一听那些幽灵不会害人,她胆子也大了起来,从林非怀里下来后,还有些开心的指着那些幽灵说,“这样看景色好美啊!”

美?

月光落在树林里,映照的鬼影憧憧。

月下的幽灵浑身透着阴森的绿光,它们在树林里飘荡,就像是草原狼那双犀利的眼睛。

她所说的美景,林非看的忍不住一阵哆嗦,心想着,这些少女的思想,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少女烟儿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兴奋的迈着双腿在小路上蹦跶,就差开心的哼起歌来了。

林非跟在她身后不停的摇头,猜不透啊猜不透!

不过,她很快就开始难过。

“林非哥哥,你不是说到了大路上会有车子吗?我们等了很久了,车呢?”烟儿歪着脑袋问林非。

“……”

他们已经在大路上走了太久。

发白的公路,黑暗的树林,空无一人的世界,还有那些如影随形的幽灵。

林非折腾了一晚上,也累的够呛,他忍不住背过身去吐槽守墓人,“守墓人,你个吹牛皮大王!大晚上的,困在这里也就算了,还跟着这么多的幽灵,还说什么比孙悟空还厉害,人家一个筋斗云就十万八千里了,我靠的还是两条腿,这不是纯粹让我在小姑娘面前丢脸吗?敢不敢来个飞天遁地?”

他话音刚落,顿时就有一个巨型大葫芦停在他们面前。

“哇!大葫芦!好厉害!”烟儿兴奋的手舞足蹈。

林非目瞪口呆,这个葫芦不就是守墓人送给他的那个吗?

当时他还觉得是拿来打酒喝的,没想到可以变这么大!

难道是可以飞的?

林非围着葫芦上下打量,他不知道这玩意该怎么用,拿手摸了摸,也就跟普通的葫芦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它居然可以变的这么大!

烟儿可不管这么多,她开心的爬了上去,坐在葫芦上招呼林非说,“林非哥哥,你快上来,这是个葫芦飞机!”

“危险!”

林非想叫住她,但他仔细一想,这里荒无人烟,大晚上的也不可能会有车子来,干脆死马当活马医。

那葫芦倒也是很争气,林非一上去后,就跟点着了引信一样,“唆”的一声,划破长空而去。

乐的烟儿在那里尖叫连连,直呼好玩,要不是上面风太大,估计这小丫头得吼上好一阵了。

林非晕高,坐在上面紧紧搂着烟儿,闭着眼睛都不敢往下看。

等葫芦停了后,他赶紧爬下去,蹲在路边就狂吐了起来。

烟儿好奇的看着消失的葫芦,一双大眼睛亮的跟猫眼似的。

林非差点把隔夜饭菜都吐了出来,撑着电线杆站了起来,缓了好一会儿后才能去查看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一个小镇,离工厂应该很近,从他站的位置都能隐约看见工厂背后的小山。

现在回工厂显然不现实,厂里有门禁,大门肯定已经锁了起来。

更何况他还带着一个小姑娘。

“烟儿,你家在哪里?我先把你送回家吧!”

“嗯?你要赶我走?林非哥哥,你不是说过要帮我找大表哥的吗?我不走!”

“哎,你这孩子,跟着我会很危险的!不行,我要送你回家!”

“你说话不算数!你专门骗小孩子!”

烟儿说着就哭了起来,那眼泪来的十分汹涌。

林非被她一闹,顿时就心软了起来,连忙安慰她说,“好吧,好吧,我帮你找大表哥,你快别哭了。”

“真的?拉勾!”烟儿脸上还挂着眼泪,伸出手指就要拉勾。

林非无奈的伸出手跟她拉勾,烟儿顿时破涕为笑。

在他们面前就有一个打着宾馆招牌的民居,林非哀叹一声,领着半大的小姑娘就去拉开了宾馆的大门。

“老板,给来个标间。”林非尴尬的摸出身份证说道。

那老板是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大妈,她用怪异的眼神瞧了一眼这两人,随即吐出嘴里的瓜子壳来说,“标间没有了,还有个总统套房。”

“啊?这么火爆?”林非是不信,这种偏僻的小乡镇,居然还能爆满?

老板给了林非一个你懂得的眼神说,“老总,跟您一样有需求的人也是很多的。”说完后她眼神又扫了一下烟儿。

林非瞧她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便知道她是误会了,心里那叫一个尴尬啊,连忙解释说,“老板,你别误会啊,这是我妹妹!”

“哟,妹妹,我也没说不是妹妹啊,对吧?我懂得!”老板说完后还不忘哼起了歌,“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林非顿时给糗的抬不起头来,催促着她赶紧开好房,接过门卡就带着烟儿上楼去了。

“这都叫什么事啊!孤男寡女,我还带着个半大的孩子,人家都要以为我有恋童癖了!哎,这年头雷锋不好当啊!”他在心里嘀咕着,想着明天一定要把烟儿大表哥给找到。

那老板也算是黑心,给他们的哪叫什么总统套房,就是一个客房,不过是带一个放了一张麻将桌四张凳子的小屋子而已。

“就这玩意儿还要了我三百八十块大洋?”

林非两眼一黑,险些吐出一口老血来,他作为实习生,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一千八百块而已。

但烟儿不懂这些,她看见床兴奋的飞扑了上去,小脑袋沾上枕头就睡了过去,鞋子都来不及脱掉。

林非哭笑不得,这样子也只有吃下这个暗亏了。

唯一的一张大床给了烟儿,林非只好坐在凳子上,来到窗户边撑着胳膊发呆。

都说革命友谊来之不易,烟儿跟着他也算是出生入死了一回,这孩子的眼睛,有机会还是要替她想想办法才行。

想着想着,林非思绪就飞了老远。

此刻,他很想要回到家乡,回去看看父亲、母亲,父亲伤的那么重,一定很想念自己。

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从小到大,他都被父母护在身下。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他们在为儿子付出,而林非掰着手指算了算,他为父母又做过什么?

2

第八章 大葫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