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截和>(三十七)遭敌暗中监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七)遭敌暗中监控

小说:代号:截和 作者:朱新开 更新时间:2019/2/27 10:40:40

【同日下午,香港,写字楼附近咖啡厅】

郑新安走进咖啡厅,亮出证件。

服务生从吧台下取出电话,放在郑新安的面前。

【同日下午,香港,《二十世纪》杂志社发行室】

山田听着电话,脸上猛然露出诧异的神情。

他问:“那里有尤万顺的贸易公司?”

显然是得到了肯定答复。

他说:“没想到他的动作这么快。你要盯紧,有情况随时报告。”

山田放下电话,招手叫过一名部下,低声进行布置。

【同日下午,香港,写字楼会客室】

林子茂问:“需要我做什么?”

尤佳说:“你的上一个联系人说了方曼芳的事情吧?”

“说了,要我找到她,说服她,送走她。”

“她的藏身处我知道,但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她和送走她。哦,对了,不是让你送全程,只是从藏身处到接应点,中间有多道日寇的检查站,需要你的协助。”

林子茂见她说完只是望着自己,便知这次遇到了一个生手。

他问:“方小姐的态度呢,是走,还是留?”

尤佳忧心忡忡地说:“有时说走,有时又说留,态度模棱两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子茂彻底明白了,这个女生根本不是可上通下达的联络人,甚至算不上负责传递消息的交通员,只因身份特殊才成为起到中间人作用的联络人。

同时,他的心里也清楚,方曼芳应该是意识到军统方面的态度,乃至接到杜少臣或其他军统人员的暗示,因此,不可能向尤佳吐露真实想法。

随之,他的大脑深处忽然一动,闪跳出一个念头:

“截和”绝不会只派一个生手干这种事情,尤其方曼芳被日方视为粉饰太平的重要工具,不论对于极力促成此事的日方,还是准备破坏此事的中方而言,可谓意义重大,所以,在尤佳背后或周边应该另有其人。

如此一来,他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与尤佳一同走进尤宅的叶丹阳。

仍是如此一来,一些原本看似很正常乃至曾影响其行动的事情,又被他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审视,包括:

叶丹阳故意用体香挑破刘世功的假审讯;泄露冯明瑾不仅是日谍,还在打入**后叛变加入中统;胁迫林子茂参与制作假证件,进而躲过在智杀冯明瑾后的最危险时段;提出乃至主导对林子茂发出追杀令,反而在山田那里起到掩护作用;越权决定将冯明瑾的家人交给他林子茂处置。

尤其是,“截和”似乎笃定他能够躲过追杀,并提前布置了营救方曼芳的任务,而他这些天的行踪只有叶丹阳最清楚。

又是如此一来,林子茂追溯至他从事地下工作之初的六年前:

林子茂奉派返回北京大学复学,并执行“截和”下达的任务,当时叶丹阳在清华大学就读。七七事变后,两人分别随学校南下。

回闪。

【1938年5月22日星期天,昆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一辆自行车穿出西南联大校门,骑车人是身穿女生裙装的叶丹阳,紧随其后的是林子茂。

在通往滇池的公路上,两人时而你追我赶,时而说说笑笑,在蓝天白云下,远远地已能望见大观楼。

在滇池边,林子茂将双脚浸入粼粼湖水,举头远眺,兴致勃勃地哼唱着抗日歌曲;叶丹阳背靠在林子茂的体侧,低头翻看着手中的书。

此前,也就是奉命返回北平后,林子茂曾在一次抗日集会上,见过上台演讲的叶丹阳,但彼此没有交谈;在“七·七事变”后,北大、清华、南开被迫南迁,先在长沙组成临时大学,他与叶丹阳正式相识;后一同转赴昆明,三校正式合并成立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两人也由同学变成恋人。

当时,中统、军统均积极在学生中发展成员,林子茂奉命打入军统,后来得知叶丹阳居然隶属中统,可能在北平时就加入了。

第二年即1939年2月,林子茂奉军统之命,赴上海从事敌后工作。

当年5月,汪精卫赴日本洽谈卖国事宜;8月,在上海秘密召开伪国民党第六次代表大会,由此正式启动投敌计划,并一边挖重庆墙角,一边又勾连不断。

当年底,因为“截和”屡屡揭露重庆与日伪的媾合秘密,引发重庆高层震怒。

在密查之后,林子茂被列为重点嫌疑对象之一,由杜少臣负责密捕及审讯,在大刑之下,最终毫无结果。

事实上,林子茂认为自己不是“截和”的意念也起到很大作用,因为已经积累了丰富地下经验的他,很容易就将此转化为被误解后的极大委屈,并随之生出极度的不满与愤怒,而这种情绪是装不来的。

(注:于此埋有伏笔)

此后,林子茂奉命借机脱离军统,以上海万盛洋行经理的公开身份,混迹于日伪各阶层及情报机构,并周旋于南京与重庆之间。

在此期间,他数度听闻叶丹阳潜入沦陷区,乃至在上海巧遇过一次;此次则在香港相逢。

2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