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截和>(五十二)结束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十二)结束语

小说:代号:截和 作者:朱新开 更新时间:2019/3/6 9:33:05

上部完结了,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只因全书的立意构架就是如此,即在开篇的楔子中有述:

在中国近现代史中,至少有3次针对国宝级人物的集体大营救——

其一,1941年底,香港沦陷,国共出手营救被困的文化名人,以及盟国被困、被俘、被击落人员;

其二,1948年中,大局将定,我党着手迎接暂避香港的民主人士、知名学者等北上;

其三,1948年底,大局已定,国民党紧急转移在北平的知名学者南下。

与之对应,全书分为上、中、下部,而且基本独立成篇。

当然,主角必然会贯穿始终,但故事相对自成体系,因此,各位读友大可不必担心“尾大不掉”,呵呵。

在开篇的楔子中,另有所述:

其间,国共有目标一致的合作,有相互猜忌的分歧,更有出生入死的对抗……这一切,主要发生在极为隐秘的秘密战线上。

所以,本书是一部谍战小说,或称之为谍战剧,只因为了愈加强化谍战的紧张感、紧凑性与画面效果,本书的体裁与文风采用了影视剧本形式。

当然,是趋近于影视剧本,毕竟作为一部首先要面对读友的网文,必须要对故事的历史背景、所处环境,以及人物形象、表情与心理等有所交代,不过,能在人物对话中呈现的,则会尽量消化于对话中。

至于谍战的对话,自然不同于言情乃至战争题材,不应絮絮叨叨没完没了,也不会畅所欲言很直白,尤其越是激烈交锋,则越是藏而不露引而不发,电光石火只在地表之下,但又要将事情交代清楚,这就需要对细节愈加精心设计,对词汇愈加精准选用。

加之本书的行文属于快节奏,上部仅有近9万字,主要故事的时间跨度为1个月,且上至延安、重庆、南京、东京,下至执行一线任务的特工均有刻画或交代,这就需要用尽量少的文字消化更多的信息量,又不能失去谍战特有的精彩。

因此,作者写着累,读友读着也可能会累,呵呵,就当是开脑洞了。

说完立意构架,就该说故事设定了。

全书立意于“对国宝级人物的集体大营救”上,不过,上部的主要情节并未对被营救者的抉择做过多描述,其原因已借人物之口做了表述。

比如,林子茂说:“党内同志自然没得说,均积极配合撤离行动。至于民主人士及学者等,他们自幼熟读‘先天下之忧而忧’、‘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此次直面国耻外辱,自然会守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因此,情绪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对此多说就纯属矫情了。”

中部亦是如此,那些“国宝级人物”选择从香港北上的本身,就已体现出主观主动意愿,尤其这些知名人士以受国民党打压的民主人士居多,另有党内同志,他们在思想上早有倾向性,因此,主要故事仍基于敌我特工之间的保卫与破坏行动上。

其与上部的差异在于,原本在上部单纯地面对国耻外辱,变成了思想倾向的落实(“抉择”一词在此就显得弱了);原本在上部携手施以营救的国共特工,变成了敌对双方,包括对部分北上者施以暗杀。

下部则有大不同,当时的北平已是兵临城下,此前该走的已经走了,留下的多数是不问政事的学者,此时到底“是走是留”?就必然涉及抉择问题了,而敌我特工在保卫与破坏的同时,也必然会进行说服工作,并要面对“是杀是放”的抉择。

当然,本书毕竟是一部谍战小说,因此谍战故事仍是主线。

说完立意构架、故事设定,就该说人物设计了。

本书男主是林子茂,与通常的文学作品中的卧底不同,他属于“公开在刀尖上曼舞”的特工,即被怀疑是中共情报员、自己公开认领军统身份、表面上则为汪伪76号做事,中、下部则另有伪装身份。

关于“公开在刀尖上曼舞”, 在本书《作品相关》之“(一)上部之香港大营救与谍报工作”中,已有一些相关记述,并以潘汉年为例,他是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抗战初期曾任八路军驻沪办事处主任,上海沦陷后返回延安担任中社部(相当于公安部)副部长,后奉派赴沦陷区做地下工作,并周旋于重庆与南京之间。

若不了解历史和谍报工作,以为卧底就得偷偷摸摸躲躲闪闪,那势必就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了。

其实,在上部借人物之口也对相关情况做了背书。

比如,林子茂说:“南京政府首脑汪精卫先生曾是国民政府主席,二号人物陈公博、三号人物周佛海曾是中共一大代表。还有76号(汪伪特务组织)的头面人物,丁默村曾是中统特工,李士群曾是中共特工。如果仅是因为曾经的背景就被任意怀疑,那贵国在我国不就无人可用了吗?”

从上述周佛海、丁默村、李士群的经历及彼此的关系,也能看到“公开在刀尖上曼舞”的另一面,

丁默村,《色·戒》中梁朝伟所扮演的原型,他曾是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地区级书记,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转为国民党党员,并成为中统干将;

李士群,货真价实的曾赴苏联学习的中共特工,后叛变投靠丁默村,成为中统特务。

在抗战期间,李士群奉中统之命潜入沦陷区,却反而拉拢丁默村(因遭戴笠排挤闲赋在昆明)到南京,一同组建了汪伪特务机关“76号”。

此后,周佛海、丁默村奉军统戴笠之命除掉李士群,恰好李士群掩护军统特工一事被发现,周佛海便促动日本宪兵头目将其毒杀。

是不是看着有点乱?呵呵。

抗战胜利后,周佛海、丁默村以敌后英雄的面目出现,前者被委任为上海行动总队总指挥,后者被委任为浙江地区军事专员。不过,因民愤极大很快就一同被拘押。

周佛海于1946年11月被判死刑,后在蒋介石的特令下改无期,两年后病死狱中;丁默村于1947年2月被判死刑,五个月后执行。

只说周佛海,在2011年台湾公布的《戴笠与抗战》中,证实其于1943年被戴笠吸收正式加入军统,也就是除掉李士群的那一年。

由此而言,“公开在刀尖上曼舞”也包括叛变再叛变的情况,而且为了取得“敌方”的信任,就必须提供一些货真价实的情报,乃至直接实施具体行动,这就难免会产生颇为诡谲的后果。

比如,李士群因掩护军统特工一事被发现,反被军统以此借助日本人之手除掉;周佛海、丁默村除掉了汉奸,后被国民政府以汉奸罪判处死刑。

再说潘汉年,因“潘杨案”于1955年入狱,主要罪名是曾在1943年面见汪精卫,也是李士群被除掉的那一年。其于1977年病逝;1982年得以平反。

正所谓:现实总比文学来得更精彩!

也就是说,不论文学之笔如何妙笔生花,也描写不出现实中的精彩之处——这是在敬请读友对本书的不足之处多多见谅,也是在对默默无闻且无怨无悔战斗在隐蔽战线的先烈们表达敬意。

0

(五十二)结束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