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们的招凤山>第一章 赵方瑜的苦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赵方瑜的苦恼

小说:我们的招凤山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9/1/28 20:02:18

“嫂子,慢走,您放心,您的事,我肯定忘不了。”赵方瑜站在门口,汗津津的脸上露着最大的笑容。

回到磨掉漆面的木桌子前,赵方瑜一屁股坐在木椅子上,脸上瞬间露出了木然。

他本来有工作要做。可一早上就来了三位寻求资助五位直接讨要扶贫款的村民。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自己家里的情况。

村民们脸上露着好像没有任何掩饰的率真。但这种率真又叫人是那么的无奈。他们说的大部分都是假的。

吱吱叫的电风扇吹来的也是热风。赵方瑜擦了一把汗,脸上又露处了像哭又像笑的表情,甚是怪诞。他更怪诞地说了一句:“我的天啊,我现在都忘了我是谁,我在干什么了?”

“哎,赵组长,您可别忘了,俺们家真的困难。”臭椿嫂子的胖脸又伸进了进来。

“啊!”赵方瑜惊的站了起来:“嫂子,我一定记着。”

“行,那您记着,俺走了。”臭椿嫂子带着仍不放心的表情走了。

赵方瑜从小木窗里看着臭椿嫂子走出村委会,深深叹了一口气,眉宇也紧锁起来。村委会不大的石屋内,只剩下扶贫工作小组成员。方璇却不依不饶地冲赵方瑜吐吐舌头说:“头儿,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招凤山村已不能再用奇怪来形容。自己这个扶贫工作小组组长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可眼下似乎只是管发钱了。赵方却又想不到用其他的词。他苦笑着说:“是奇怪。可我都觉得自己比他们还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咋了?咋了?”电脑前的胡建方将头凑了过来。

方璇抬头看着房梁说:“前面很多人来要救济款,中间消停了五天,现在又前赴后继的来。噢,前面是马姓和刘姓家的人多,这两天张家的人多,而且几乎全民动员地来村委会讨要救济款。”

“切——我还以为啥大新闻呢,不管姓啥,还不都是我们敬爱的组长惹得祸。”胡建方不屑地低头看手机去了。

网络信号很差,他急的差点摔手机:“头儿,你能不能催一下局里,这样的网速怎么跟外界联系,又怎样扶贫呢?”

赵方瑜真急了。他忽地站起来,走到门口。村委会的房子很小,但院墙很高。他看不到前面层层叠叠的群山,只能看到对面高耸的虎牙峰。

赵方瑜心底一片迷乱和烦躁。

他并不是因为网络信号而感到棘手。凭他的市招商局项目科科长以及驻招凤山村扶贫工作组组长的双重身份,这事一点也不难办。而且事实上,他已向局里申请。局里也答应尽快落实了。

赵方瑜感到棘手的是工作组所面临的工作环境。他不想被琐事所烦扰。他只想专心地制定方案并付诸。但现在,他觉得哪里出了问题。而这个问题却又是棘手的难以解决的。他原本想绕过去,但现在他越来越像难以攀登的虎牙峰一样,呈现在眼前了。

他狠下心来,决定向上级汇报。他拿出手机,又长出一口气。自参加工作以来,自己何曾如此向领导求过援?

他不好意思向局里汇报。而且局里也没办法解决工作组面临的困难。他打通了扶贫办刘副主任的电话。他希望扶贫办能出面协调,让县里,至少让乡里出面做做村民们的工作。

扶贫办刘副主任给他这样的回话:“哦,工作上的问题啊,明天市里将派工作组去招凤山村,不仅有你们刘局长还有我们赵主任,到时你现场汇报就行了。小赵,记住,要将所有的困难都讲出来,还有你近两个月的实际工作状况,别的,我就不多说了。”

赵方瑜纳闷地问了一句:“两个领导都来,什么情况?”

“哦,呵呵,”刘副主任笑了两声,说:“领导关心你呗。小赵啊,你是聪明人,要多动动脑子。好了,你准备吧。”

赵方瑜摸不清头脑地苦笑两声,思考了一会,还是让胡建方去通知村党支部**马向德和村主任张知了。

没多久,张知了大汗淋漓地回来了,问赵方瑜:“你通知马向德了没有?”

赵方瑜解释说:“通知了,即便现在不通知,明天他也会知道,还不如现在就告诉他。”

张知了跺跺脚,看看旁边的方璇,擦一把汗,走了。

方璇眨眨眼,说:“头儿,你好像又犯了一个错误。”

赵方瑜又是一阵苦笑:“呵呵,爱咋咋地吧,这段时间好像把以前没犯过的错全犯了一遍。”

外面很热,跑了一大圈山路的胡建方耷拉着脑袋走进村委会,一屁股坐在摇头电风扇下,嘟囔了一句:“现在我十分想念空调。”

赵方瑜脸上露出了微笑:“建方,当着方璇的面,你别忘了自己是大老爷们,这点苦都吃不得。”

“头儿,别说胡哥了,现在我真想辞职。”方旋苦着脸说:“蚊子老鼠还有脏的厕所已经叫人无奈,但这里的老百姓更可怕。”

胡建方也带着哭腔地说:“是啊,局长说派你来,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我看哪,搞不好就是小钢炮轰山,顶多砸出屁大的坑来。哎,这些人到底怎么了,路上还有人拉住我问,救济款到底什么时候发。头儿,莫不是你真把救济款给私吞了吧?我们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犯错误不管哪。”

赵方瑜拱着手说:“行了,我的亲弟弟妹妹,你们就不要说风凉话了,咱们三个现在可是同舟共济的人。再说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还就不信村民们不理解我们。”

“那你先把马向北这位狗爷和知了兄搅合到一块才行啊。”胡建方说。

“放心,我有办法。”赵方瑜挥挥手,说:“现在咱们就开始准备迎检,对了,你们明天去县里找赵县长,我已经给他说好了,他会督促公路局和财政局拨款修路。”

“你说,工作组来的也是时候,明天的事多么重要。”胡建方拿起杯子,一口喝光了水,又嘟囔着说:“现在我就只喜欢这里的山泉水了。唉,水不多了,我去打些回来。”

“我也去。”方旋站了起来。

胡建方摆手说:“你去干啥,头刚才说了,我是大老爷们。”

方旋咯咯地笑着说:“建方哥哥,我怕你踩到狗屎。”

“你们干什么呢,快准备迎检啊。”赵方瑜说。

胡建方笑了起来:“哈哈,不拘泥书面材料的赵大科长也认真起来了?放心,我和方旋把资料都准备的很齐整,你先翻着看看,哪些需要补充的,我们回来再做。”

“是啊,头,反正晚上睡不着。”方旋说。

“是啊,头,正好给我俩留点时间,说不准,等招凤山村富起来的那一天,我们还真成一对了。”胡建方说。

“先工作后生活,再说,方璇有男朋友了吧?”赵方瑜说。

“哎,你听谁说的,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要乱讲的,尤其是领导。”胡建方瞪着眼睛说。

“哦,有还是没有呢——”赵方瑜低头在掉了漆的木桌子上翻看资料。

两人叽叽喳喳地走了,赵方瑜又抬起头来,环视着山石垒砌成的狭小的村委办公室,不由皱起了眉头。方才他也只是随口一说。他现在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那位狗爷和知了能心交心地坐在一起。马向北六十多岁,村里人都叫他狗爷。张知了也是外号。可两人的外号也是那么叫人觉得不可思议。是啊,狗和知了完全不同类么?

1

第一章 赵方瑜的苦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