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们的招凤山>第七章 只赢一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只赢一局

小说:我们的招凤山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9/2/6 0:04:35

安排妥当,周一早上,吕晓华来到市委报到。

张怀民**还专门叫来刘大春和赵刚,当着吕晓华的面向两人做出了指示:“刘局长,现在吕晓华就是代表你们招商局驻村,你们务必全力支持。”

刘大春挺着胸脯说:“这个就请**和吕科长放心,只要我们能想到的能做到的,就会全力以赴。”

张怀民又对赵刚说:“老赵,你们扶贫办要多帮助吕科长的父母,不能让吕科长有后顾之忧。”

“请**放心,我回去就安排。”赵刚说。

“好,小吕什么时候去村里?”张怀民问。

“我想现在就走。”吕晓华说。

“你还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尽管提出来。”张**说。

吕晓华不假思索地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让赵科长继续留在扶贫工作组,据我所知,他的工作能力非常强,也非常有责任心,他只不过有些水土不服罢了。”

“行,如果小赵同意的话,我代表招商局同意你的请求。”张怀民有些激动地说:“吕科长,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你表示感谢,祝你马到成功,彻底摆脱招凤山村的面貌。”

“是,张**,我一定完成好任务。”吕晓华说:“感谢各位领导。”

半小时后,一辆白色轿车驶出了市区,行驶在231省道上。车上坐着吕晓华,后备箱里装着换洗的衣服和日常生活用品。

天气很好。带着墨镜的吕晓华已看到远处起起伏伏的山峦。

又过了半小时,宽敞的231省道延伸进了大山,路依然平整宽敞。但绕过小黄山,就要驶入去招凤山的乡村公路了。路也变得凹凸不平狭窄难行了。

晓华减慢车速,不停打着方向,尽量避免路上的坑,但车子还是在颠簸起伏中前行。路面彻底被压坏了,还有的地方坑连着坑,根本躲不开。

七公里的路,晓华走了四十多分钟,比步行略微快那么一点。

张怀民**的到来,犹如刮起一阵猛烈的风,迅疾激荡着整座山坡。而现在这阵风越刮越强劲。

前天,也就是张**走的第二天,县里就派下工作组,调查诬告信的情况。陪同工作组一起来的乡党委**李梦凯看到马向北就是一顿炮火:“你们村怎么搞的,你这个村党支部**怎么当的?”

马向北干了十八年村党支部**,在乡里已算作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他那沧桑的脸和花白的头发,哪个不给他三分薄面?

但这个时候,马向北也顾不上要面子了。他心里在激烈的敲鼓。自从张怀民**来村里后,他就觉得大事不妙,心里惶惶不安。那封信跟他有密切的关系。他们目的也很简洁明了,就是把赵方瑜搞走,把张知了搞下台。

或许是因为马向北高粱酒喝多了,起初并没有看好赵方瑜,更不愿意和张知了头挨头的议论村里的大事,你才吃过几年高粱饭?想和老子平起平坐,我呸!

起初,客气谦和的赵方瑜有事还和他商量,甚至可以说是请教,但都被他已自己年纪大了,村里的事都交给年轻人了等等措辞挡了回去。他以为赵方瑜在张知了哪里砰一鼻子灰后会更加谦和地来找他。马向北这位狗爷也在赵凤山村也的确是跺跺脚就能震三下的人物。

但后来狗爷闻出了气味不对。赵方瑜整天和张知了研究村里扶贫工作,而对他只剩下了客气。更要命的是,赵方瑜不是来闹着玩的。他竟然在短短几十天内将修路的事提上了日程,还宣布,中秋节前,让水泥路从231省道直通过来,一直通到半山顶!

如果是其他工作,马向北都没工夫搭理,有本事你们就搭台子唱上一出震天响的大戏,到时咱也能代表村两委中的支**员会凑凑热闹。但扶贫工作不能让他站在圈外,这可是人人都盯着的大事。

其实,兔爷早就找上了门:“够兄弟,高粱酒还有没有,给俺来二两。”

高粱酒是以前村办酿酒厂酿造的。酿酒厂倒闭时,马向北让工人把剩下的酒偷偷抬到自己家里,挖地窖埋了起来。马向北当时如是说:“先存俺这里,过上几年,咱们大家一起喝。”

可嘴馋的狗爷自打打开第一坛酒时,就再不能自己。高粱酒真是香,尤其埋到地下又封存了五六年。当然,他没有独享,逢年过节时会给那几个老兄弟每人来上一斤两斤。

他存下的两千多斤酒,没过两年就所剩不多了。他也舍不得多喝了。他决定留下二十坛,用作生意的儿子作迎来送往,其他的就自己享用。可酒越喝越香。那几天,就连打嗝都得赶紧捂着嘴。

除了那二十坛,就剩下五坛了。这个时候还来要酒,那简直是太不长眼了。但兔爷是自己的老本家老兄弟。狗爷哈哈一笑,说:“是兔子哥啊,没了,这回真没了,都多少年了,还能有吗?”

“没有就算了,但是,狗兄弟,咱不能看着姓张的天天跟着扶贫小组屁股后面吧,到时候,咱们只能看着人家张家喝酒吃肉了。”兔爷进门后,又撂下了这么几句话。

兔爷还真没长眼。他在戳狗爷的心窝子。狗爷听了之后,后悔的在直拍自己大腿。可后悔也晚了。人家曾经热脸贴过冷屁股。现在再回头,那很不要脸,更重要的是,张知了早就不给自己脸了。现在自己想挤也未必能挤得进去。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张知了这个龟孙子还是自己鼎力相扶才当上村主任的。真是王八蛋啊,都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吃完肉就骂娘的货色。

好啊,你们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那俺就告诉你们马王爷长着三只眼。他先在路上遇到了羊爷。

“老羊哥,干啥去啊?”

“能干啥,回家去赶羊。”

“天还早呢,坐下拉拉呱。”

羊爷本来对狗爷不感冒,可看见他手里的烟,屁股就不自觉地坐在路边青石板上。

吐出第一口香烟,狗爷又问:“刚才你干啥去了?”

“找赵组长。”

“找人家干啥,人家是干大事的人,哪看得上咱们这些平头百姓。”

“那是看不上俺们这些平头百姓。”

“老羊哥,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什么话里有话?凭啥苦菜家有救济款,而俺们没有?”

“为啥呢,选主任时,你没投知了的票。”狗爷又递给羊爷一根烟,说:“你这个老东西看不出个眉眼高低来?现在我连村委会的门都不进。”

“那以前呢?”

“以前?哈哈,你啊你,你换做我,又能怎样?我不想着自己本家那些家伙们,哼,我告诉你,我死了都没人给我抬棺材,你信不信?”

羊爷点上了烟,没说话。

狗爷又说:“眼下的形势啊,只有张家的人得势,劲松家的在扶贫办,还当着科长,人家的手指头都比咱腰粗,老东西,以后咱们都忍着吧。”

“话不能这么说,劲松兄弟还有劲松家的都是正派人。”

“可架不住姓赵的和知了不正派啊。不然,你怎么领不到救济金呢?”

羊爷火了:“难道没王法了?”

狗爷嘬着嘴,说:“啧啧,看你那个熊样子,你还想怎样?”

羊爷瞪着狗爷问:“你就没有办法?”

“小声点,”狗爷看了一样羊爷,慢条斯理地说:“为了咱们马家和王家,山人肯定能想出办法来,可是,老东西,你得听我指挥,然后发誓打死也不说是我的主意。不然,以后,哼哼——”

随后,狗爷又找到兔爷和其他人。先是找人用尽一切办法让赵方瑜陪几位村民喝酒,拍下照片后,,然后慢慢鼓动了不明真相只求扶贫款的二十三个村民。写下了举报信。

一切准备妥当,狗爷又从地窖里拿出一坛高粱酒,坐在自家天井里,边喝边自言自语地说:“唉,赵组长,莫怪老夫手下无情喽,虽然您是从大城市来的领导,但俺怎么也算是草头王吧。我呸,草头王,不带吧。”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狗爷万万没有想到,他只赢了一局。赵方瑜辞职了,但张知了毫发无损。更要命的是,他们的那封信被定性为诬告信,还交到了县公安局,要立案调查!

0

第七章 只赢一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