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们的招凤山>第二十九章 串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串门

小说:我们的招凤山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9/2/15 23:05:24

回村委会吃过早饭,石爷带着鱼竿来了,要带着赵妍和小军去水潭钓鱼。小家伙高兴的一蹦三跳,拉着赵妍就往外走。

吕晓华在办公室坐了一会,想起了苦菜嫂子,起身走出了村委会。

沿着村里的大街向山上走,快走出村时,往左下拐弯,第三家就是苦菜嫂子家。苦菜嫂子的名字苦哥从虎牙峰跌落后才叫起来的。吕晓华和方璇听着,都觉得苦哥苦菜嫂子命运悲苦,不应该这么叫。可别人当面叫苦菜嫂子时,苦菜嫂子脸上并没有痛苦的表情。

“山里人早就把自己当成了一块石头,管他风吹雨打,都得往下过活呢。”山爷曾说过这样的话。

但吕晓华听了,心情又沉重了几分。她想帮帮苦菜嫂子,却又不知道如何做。

苦菜嫂子是个勤快人,院子里收拾的非常利落。吕晓华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嫂子在家吗?”

“谁呀?”苦菜嫂子手拿着针线和一双没做好的小鞋走出房门,向外探望:“呦,呦,这不是晓华妹子吗?快进,快进来坐!”

晓华看着苦菜嫂子的手上的针线和小鞋,微笑着问:“嫂子,你这是给谁做鞋子呢?”

“给俺姐家的孙子。这不天快冷了吗,俺也只能呆在家里照顾你苦哥,就做上几双。”苦菜嫂子笑着说:“来,进来坐,俺去泡茶。”

“不麻烦了,嫂子。”晓华看见屋里靠墙的小木桌上摆着一双做好的虎头娃娃鞋,不由走过去,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起来。

苦菜嫂子真是心灵手巧,鞋子做的不胖不瘦,非常好看,鞋头还坠着黄色的丝线,丝线上面用同样的丝线绣出小虎头的模样,有鼻子有眼还有些惟妙惟肖。

“嫂子,你的手太巧了,鞋子真好看。”吕晓华赞叹地说。

“是么。要是不嫌弃,俺给你家小军军做两双。”苦菜嫂子笑着说。

“怎么嫌弃呢,喜欢还来不及呢。对了,”吕晓华睁大了眼睛:“嫂子,这鞋你多长时间做一双?”

“那要看怎么做了。”苦菜嫂子说:“如果一双一双的做,得糊鞋底纳鞋底裁鞋帮,一天连一双都做不上。”

“那要大批量的做呢?”吕晓华问。

“那就说不准了,反正十双鞋三天时间就能做完,都是小孩穿的,纳鞋底费的时间短。”苦菜嫂子说。

“那你算算,三十双鞋用三天时间能做完吗?”晓华问。

“紧紧手,能。”苦菜嫂子说。

晓华追问说:“嫂子,如果再多三个人,分工合作,三天能做多少鞋?”

“这还真没干过。俺想想,两个人纳鞋底,一个人糊鞋底比样裁鞋底,俺专门来绣花上鞋帮,那可就多了。”

吕晓华想了想,说:“如果能做上一百双的话,每双卖五十元,那就可观了。”

苦菜嫂子乐了:“晓华妹子,你可别说笑了,就这鞋子,卖给谁啊?”

吕晓华肯定地说:“放心,你做的这么好看,布鞋又养脚,肯定有人买。”

“哈,就是有人买,上哪去卖啊。”苦菜嫂子摇着头说。

“咱们可以先尝试一下,嫂子,你先做上二十双,剩下的事叫给咱们扶贫工作组。”吕晓华说。

“行啊,反正俺在家除了照顾你苦哥,也没啥事干。”苦菜嫂子说:“卖一双,俺给你们提成。”

“哈哈,你敢给,我们也不敢收。”吕晓华笑了:“如果畅销的话,以后你们自己就可以在村里卖鞋了。”

“那感情好,感情好。”苦菜嫂子高兴地说。

“行,这事先这么说定了。过六天我让方旋来取鞋。”吕晓华微笑着说:“哥在里屋吧,我去看看他。”

“在里屋呢。”苦菜嫂子说:“还没谢谢你帮着申请残疾补助呢。”

“这真不用谢。本来早——本来就该你们得到的。”吕晓华小心地说着,跟苦菜嫂子进了里屋。

从苦菜嫂子家出来,吕晓华又去了马大冒家。多少年来,马大冒家一直延续一个鲜明的特色,就是家里极穷。偏偏马大冒又生性懒惰,成天一顶大破草帽盖住脸,躲在草窝里睡觉,在女儿五岁那年,媳妇不堪忍受,跑了。他在村里过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就连狗爷都不拿正眼看一下自己这位本家。

马大冒的女儿叫小草。爷俩就在没有院墙的破石屋里相依为命。

吕晓华来到马大冒家时,瘦小的真如一根小草的小草正在劈材。吕晓华看着小草身上脏兮兮的还露着两个洞的校服,怜爱地问:“小草,你爸爸呢?”

小草眨着大眼睛回答晓华:“不知道。”

“来,你坐在一边,婶婶帮你砍。”吕晓华扶着小草说。

“脏,还是俺劈吧。”小草怯生生地说。

“小草真懂事。”吕晓华蹲下来,拿过小草手里的斧头,边砍地上的劈材边问:“你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小草拘谨地说。

“这次考试得了多少分。”

“98分,有一道题俺马虎了。”

“哦,成绩这么好,长大以后一定能考上好大学。”

“俺爸爸说,等俺上完初中就不上了。俺家没有钱。”

“会有的,婶婶向你保证,只要你好好读书,就一定能上大学。”

“真的?”小草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真的。”吕晓华伸出手指,说:“不信,咱们拉钩。”

“俺信。俺二叔也这么说过。”小草脸上又露出了不高兴:“可俺二叔总是想打俺爸爸。”

“为什么呢?”吕晓华问。

“还不是嫌俺爸爸懒。”

正说着,马大冒的弟弟马二冒端着几个馒头走了过来。他看见吕晓华正在劈材,将盛馒头的碗放在石凳上,一把抢过斧头,连声说:“哎呀呀,怎么能让你劈材呢,俺哥啊,真是叫人受不了,这会又不知道躲在哪里睡觉了,吕组长,您能不能想想办法,给俺哥在市里找个活干?还是算了,找了也干不长。”

吕晓华笑笑:“我尽力吧。二冒哥,这次特困户没有大冒哥的,你别忘心里去。”

马二冒停下手里的活,说:“俺这心里还真过不去。前几天俺就想去找你,俺不为别的,俺侄女可怜啊,可俺又觉得没脸说,俺哥又不瘸不聋不瞎,就是一个懒啊。”

吕晓华点点头,说:“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特困户是给四奶奶、木头叔这些无儿无女又年纪大的人,像大冒哥这样,咱们得另想办法。”

“还能有啥办法呢?气得俺媳妇跟俺打仗,不让俺再管俺哥。”马二冒一斧头剁断了脚下的劈材。

“对了,我听说,大冒哥最怕一个人。”吕晓华说。

“他怕山爷。”马二冒说:“每到地里忙的时候,都是山爷来管着他,不然,小草连饭都吃不上。可山爷也只能管他这么多。”

“那他不怕向北叔?”吕晓华问。

“你说狗爷?”马二冒的媳妇也就是黄杏走了过来,拍着手说:“俺大哥才不怕他呢。说着话有十年了吧,那时煤矿上给俺们村一个招工指标,俺大哥动心了,真想去,山爷也想让俺大哥去,可狗爷说什么俺大哥没文化去不了,后来狗爷把这个指标给了他侄。直到现在,俺大哥喝醉酒还骂他呢。”

“还有这事呢。”吕晓华说:“那我知道了。你们忙吧,我先走了。”

“好,吕组长,你忙。你看,你把俺从派出所保出来,俺还没说谢谢呢。”马二冒不好意思地说。

“都是一个村的,说啥谢谢。”说着,吕晓华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递到小草手里:“小草,这两百块钱,去买身衣服。”

小草不接。马二冒也急了:“吕组长,你千万不能给钱,小草一分钱都花不上,俺哥又该去买酒。”

吕晓华摇摇头,收回了钱:“那好吧。”

黄杏低声问:“吕组长,俺有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嫂子,有话尽管说。”吕晓华微笑着看着黄杏。

黄杏小心地说:“这两天有人说,只要你在村里,马家就好不了,可俺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可俺心里真没底。俺都不想让二冒在家种山药了。”

“杏嫂子,你刚才叫我什么?”吕晓华问。

“吕组长呀。”黄杏看着吕晓华说。

“对呀,我是组长呀,我这个组长我不是张家的,也不是王家的,是全村的扶贫工作组长。”吕晓华笑着说:“如果厚此薄彼,那就是我失职。”

“俺就说么,晓华妹子不是这样的人。”黄杏高兴地说。

“大冒哥的事,我和山爷再想想办法,对了,嫂子你也别天天在家闲着,等下星期,宽带装好后,你有时间就去村委会看看。”吕晓华对黄杏说。

“俺一个妇女,能干啥?”黄杏脸上笑开了花。

“到时你就知道了。”吕晓华笑着说。

离开了马大冒家,吕晓华拿出手机,给方璇打电话:“璇子,干嘛呢?”

“亲爱的头儿,我还在依恋我的大床呢,我现在真不知道住在老村委的那两个月是怎么度过的。”

“好了,别贫了,交给你个任务,回来的时候带一套小女孩穿的衣服。”

“给谁啊?”

“大冒哥家的小草。”

“行,我知道了。小草是够可怜的,他爸爸带她去村委会要过特困补助。我一会就去。”

“好,你回来我把钱转给你。”

“算了,头儿,这也是我的心意。”

“那你买两套吧,哈哈。”

“行,咱俩一人给她买一套。”

随后,晓华又去了羊爷和兔爷家。

0

第二十九章 串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