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董家小爷>第二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小说:董家小爷 作者:王ee 更新时间:2019/2/27 18:23:18

正事说完,星宇陪着叙了些闲话家常。

董月乔这次回门是带着新哥儿回来的,那孩子刚会走,正是好玩的时候,很得长公主喜爱,翻来覆去说得都是些童真稚事。

星宇听得莞尔,她是从未想到自己与她长公主殿下之间的相处会变得如此平和。

到底是在病中,星宇见长公主坐了这许久似是有些乏了,又劝了几句宽心的话,这才告了辞,长公主也没多留,星宇便起身行礼出去了。

出得门去,星宇没有往前厅走。脚步一转,往自己从前在董府住的那处别院去了。

董月乔果然就在院墙里面等着她,身边还站着她二哥董明轩,这二人都没带丫鬟仆从,原来院子里伺候的几个人也不知被打发到哪里去了。

“我就说晚哥哥跟我最好,肯定能明白我的意思,这不就来了,二哥还不信。”董月乔很是得意地看着董明轩说道。

“是啊,谁敢跟你比脸皮厚啊,那不是找死呢吗?”

“你说谁脸皮厚呢?”董四小姐回了娘家就不端着那高门贵女的架子,伸手就去揪董明轩的耳朵,她二哥一个躲闪不及就被抓得龇牙咧嘴。

“董月乔,你这成何体统,你…你…”

星宇由着她二人闹着,也不劝,只背着手在一旁笑吟吟地站着,随后竟自去里屋提了壶热茶出来,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看起好戏来。

董月乔闹够了,放开董明轩,一蹦一跳地到星宇身旁挨着坐下了。“晚哥哥,你方才跟母亲说什么呢?”

“看来乔妹在杨家的日子过得甚是憋屈啊。”星宇倒了杯茶递给她,眼里笑意更浓。

“你还不知道她,从小不就是这么个疯癫的性子。”董明轩也揉着耳朵过来了,四妹听了她这话又作势要上来拧她,忙改口道:“活泼,活泼,行了吧,跟京城中那些矜持做作的大家闺秀都不一样。”

这话不说倒罢了,董月乔是个何等机灵的人,这么听不出来他这话中讥讽之意,一下就跳起来直扑向董明轩,这次他的两只耳朵都遭殃了。

“你说谁是野丫头呢?”董月乔咬牙切齿地说道,手上力道比方才更重。

董明轩“哎呦”,“哎呦”的叫唤,偏又不能像他四妹那样弃礼法教养与不顾,只能任她揪着耳朵,嘴上逞逞威风。

“你这像什么样子,你撒开我,我找父亲告状去。”

“我很怕你告状吗?”

“你等着,我明天就套了马车送你回杨家去。”

“去呀,去呀,你现在就去。”

“你撒开我我就去。”

“我就是不撒。”

星宇一口茶将咽未咽,看他二人这般欢腾,笑的直咳嗽,这下她算是知道了他们为何要将人都支开了。

“行了,乔妹,你放过二哥吧,你看看他耳朵都要被你揪掉了。”星宇劝道。

“也就是今儿星宇在这儿,不然有你好看的。”董四妹放开她二哥,又嫌不解气的推了他的头一下,这才过去坐好。

“你瞧你,这都是做人母亲的人了,怎么还是这般孩子气。”星宇笑着看她。

“她呀……”董明轩习惯性不怕死地又要顶两句,被董月乔踹了一脚便乖乖认了命,也闭嘴坐下喝茶了。

“对了,方才听冬泠说今儿府上新做了桂花糕,我许久没吃过这东西了,乔妹受累去帮我端个几盘来呗?”见他二人消停了,星宇对董月乔说道。

“那么黏黏糊糊的东西也就你爱吃,还要几盘,腻不死你。”嘴上这么说着,董月乔却没真的耽搁,起身便要去了。

“怎么我就使唤不动你呢?”董明轩不长记性,肩膀上又挨了一下揪。

“闭嘴吧你,待会儿塞你一嘴桂花糕,吃不完一盘子不许吃饭。”董月乔瞪了他一眼,便出院门去了。

星宇忍着笑又给董明轩续了杯茶,他二哥揉着肩膀端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瞄了她两眼。

“星宇从前看二哥总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样子,却不知原来你也是个好相处的。”星宇调侃道。

董明轩被这句话勾起往事,面上忽带了几分凝重之色,举起茶杯,做了个敬酒的姿势,说道:“从前我不该那般对你,二哥给你赔罪了。”说罢,将那茶一饮而尽。

“二哥这就没意思了,以茶代酒算什么赔罪?怎么也该拿那好酒十坛,喝到第二天天亮去,那才算数呢。”星宇知他诚心,也不再像平常那般假惺惺地客套,这番话虽是调笑,却也是真情实意。“何况二哥曾那般对我了?你一不曾伤我,二不曾害我,又是哪里来的罪过呢?”

“那时你初入京城,我没能尽兄长之责,教你规矩,带你走动,还时常冷言冷语对你,实在是枉读了了这么多圣贤书。”说到最后,董明轩已是羞愧难当,手指在那茶杯上不自主地收紧,声音也低了下去。

“从前的事,星宇都不大记得了。”星宇从董明轩手中接过空杯,一边续着水一边说道。“只是那日我被罚跪祠堂,若不是二哥告知父亲,星宇怕是要跪整整一夜,这件事星宇一直都记得。”

“你怎知是我,那时四妹五妹跟你走得更近些,她们更会为你求情。”董明轩接过茶杯,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她二人确实瞒着人给我送吃的来,却不敢忤逆长公主的意思,我当时正塞了一嘴的桂花糖糕,父亲就踹开门给我扛出去了,那日大哥出门赴宴,回来的比父亲还晚,不是二哥你还能是谁呢?”星宇神色探究地望着董明轩,见他脸上的颜色变了几变,甚是好看,心中好笑,算是明白了梁晓声为何那么喜欢与她二哥斗嘴了。

星宇站起身来,郑重地向这董明轩行了个礼。“要说二哥要向星宇赔罪,星宇是万万受不起的,星宇在此谢过二哥当年搭救之恩。”

“你这是做什么,当年不过是顺手的事,你非要如此认真吗?”董明轩慌忙伸手去扶。

“那二哥也要一直为了那么些琐碎之事耿耿于怀,觉得对不起星宇吗?”星宇未直起身子,望着他的眼睛说道。

“我不提了,我以后都不提了,你别这样。”董明轩是真的急了,语速都快了几分。

星宇不再逗他,二人又回石桌边坐下。

“二哥,方才我已经劝过殿下,听她的话锋,似是已经松了口了。”星宇喝了口茶,放下茶杯说道。

“真的?母亲当真同意我去西北了?”董明轩声高八度,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若是她不同意,二哥就不去了不成?”星宇坏心思又起,不怀好意地说道。

“不是,圣旨已下,岂可随意抗旨,只是母亲老这么病着,我身为人子实在是……”董明轩灌了口茶才继续说下去,“实在是不好受。”

“二哥不必忧心,战场凶险,哪有做母亲的不真心对子女的,殿下只是一时没转过弯来,等想明白了,这病也就好了。”说着又嘱咐道,“西北不比京城,军中都是粗人,不懂礼法的也是有的,二哥刚去可能不习惯,只是军中向来看重本事,军衔职位还在次要,一起打了几场仗,历过生死,后面便都好了。”

“我从小跟着祖父,也听他说起过一二。”董明轩努力克制着激动,眼睛中充满了向往之情。

“祖父当年之英姿,星宇至今也不能望其项背曾立下不教蛮人过尺烟岭这等豪言壮志,若不是伤病早早解甲,如今的大周边境只怕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你是祖父一手带大的,我信你必不会辜负他的期望。”星宇道。

董明轩是董家几个孩子里跟祖父关系最好的,听得星宇提及祖父遗愿,眼中已经泛起泪光,有些哽咽地说道:“要是祖父还在,见你立下这么多战功,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当年祖父便经常夸你天资高,有大局观,还总叹你可惜了,大概是可惜你不是董家亲生的,不过晚晚你放心,以前是二哥糊涂,如今不会再把你外人了。”

星宇望着董明轩久久没有说话,她自然知道董老将军真正可惜的是什么,老爷子在世时不论是她立了何等的功劳,都未曾得过一句夸赞之语。

外人提及董家言必称董三公子如何了得,若这三公子身上真流着董家的血脉还则罢了,不但没有还偏偏是一介女子之身,她越是出挑,就越证明董家无人,她立功越多,越是在打董家的脸,还不能张扬,想那董老将军英雄一世,到老来却得受这等的窝囊气,怨不得他从来不喜星宇在跟前晃悠,到后来连战事邸报也不去听了。

星宇从前想不明白的事到如今已经想得再清晰不过,只是这些事没必要告诉他二哥,她曾在祖父灵前暗暗起誓,有朝一日,她必会原原本本地将所有东西全部还给董明轩,那些都是他应得的。

0

第二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