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董家小爷>第三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小说:董家小爷 作者:王ee 更新时间:2019/3/11 13:49:06

赵琪环顾四周,往来行人熙熙攘攘,此刻立足于这热闹非凡之所,却没来由地觉出丝丝凉意来。上方金光灿灿三个大字的招牌,犹如一根游丝吊着的千万斤重的一张狗头铡横在自己头顶。

除却怕这一项,还有很多赵琪无法拒绝董星宇的原因。

赵琪今日没有在家中过早,到了迎春楼跟着小伙计去了二楼用了碗面。

面是平常的面,只这筷子却是只有一根。不知是小二疏忽还是有意为之。

赵琪却是明白的。

赵琪还记得他在西北吃的第一餐正经饭也是这样的面条。

他爹是铁了心,人一送到,解了他跟赵琪身上的绳子,没跟星宇寒暄几句,转脸就走了,也不管赵琪会得个什么职位,今后在军营里该怎么活下去。

星宇从马上翻身下来,看了看灰头土脸的赵琪,跟他站到一起,目送着老王爷一行人马绝尘而去,若是当时星宇就见过王妃,一定会感慨这母子二人面貌神态的相似之处。

“你爹留钥匙了吗?”星宇拿手掂了掂赵琪腕上的铁链子,问道。

赵琪还是怕她,瑟瑟缩缩地不敢答话。天色渐渐暗了,整个大漠笼罩在暧昧的红色光芒之中。

“不早了,造饭去吧。”星宇对身后喊了一声,整齐划一的大队人马就哗啦啦地散去了。

“下两碗面来。”星宇又道。

便又去研究赵琪身上的铁链子,摸了半天下巴,蹲下身去,把赵琪也扯了蹲着。

“这么锁着虽省了我不少事儿,可也不像话,你说是不是?”星宇道。

赵琪被她身上的血腥味熏地睁不开眼睛,头直往后仰,身子却不敢动,觉得她这话里怎么这么不怀好意,弱声弱气地说道:“你别乱来啊,我爹可还没走远。”

“三百里外才有歇脚的地方,老王爷是有多不待见你才能连夜往回赶,你呀,认命吧。”说罢,星宇抽出腰间长剑,作势就要砍。

“啊”的一声惨叫响彻云霄,赵琪站起身就跑,星宇没太大动作,伸脚勾了赵琪脚上的链子一下,伸着懒腰看那人摔了个狗啃泥。

“别动啊,乱动少了胳膊腿儿的我可找不来那么正好的给你安。”星宇似笑非笑的,故意粗着嗓子吓唬他。

赵琪不亏是京城来的贵人,比起这些行伍粗人来,不但讲理还识时务,听了星宇这话便听话地两眼一翻昏过去了。

再醒来,手脚的铁链已经去了,也没有受伤。赵琪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撑坐起来。董星宇好样的,竟敢把他这堂堂怀王府世子就丢在这野地里睡着。

“醒了,吃面,不然该坨了。”星宇就坐在旁边的石块上,手里端了一碗面正吸溜吸溜地吃着。

赵琪顺着她脚指的地方,果然看见身旁的地上放着一碗一样的面,端起来还是有些烫手,凑近了看,见那面汤上似乎漂着一层浮土似的的东西,心里直犯恶心,又不好直说,便道:“不饿。”就把碗放下了。

星宇似是看出来了他的心思,举着一筷子面看着他说道:“老王爷走了不久命人送来一个包袱,我替你看了看,里面有你的链子钥匙。”

赵琪看了看断成两半扔在脚边的链子,想说些什么却忍住了,改口道:“敢问董校尉,我爹可还留了什么?”

“一包故乡土,就是你碗里这个,我倒了半包下去,说是治水土不服的。”又打怀里掏出一个物件来,丢给赵琪,“还有一只蝈蝈笼子。”

赵琪捡起蝈蝈笼子握在手心,端了面去跟星宇坐在一处了。他把蝈蝈笼子塞进怀里,道声“多谢。”

执起筷子就要吃那面,不知是舟车劳顿还是心绪难平,拿筷子的手直抖,面条一根都没有吃到嘴里去,筷子却掉了一只到地上的土堆里去了。

“赵兄,那是马粪。”星宇及时开口,制止了已经认命到正要拿着筷子往身上擦“泥”的赵琪。

听了这话,赵琪忙不迭地直甩手,那只筷子落到另外一坨马粪上插着了。赵琪端哭丧着着那碗面不知如何是好,星宇咂了咂嘴道:“赵兄,你这是要走大运啊。”

说着,手腕一翻,一只筷子脱手而去,与赵琪甩丢的那只正好插在一起,做了一双难兄难弟。

“一只筷子怎么就不能吃了?看着啊”星宇道,说罢当真就执了一只筷子当着赵琪的面吃了起来,吃相极为豪迈而不忍直视,赵琪却像是受到了感染,再也不觉得难以下咽,反而学起星宇的样子,两个人头对着头,吃得呼噜噜响,再抬起头来,都是通红的一张脸。

赵琪在迎春楼看见与那时别无二致的一碗面一只筷子,心头却不由想到,董星宇在京城的日子怕是也不如在西北自在,那么个散漫无边的人,竟也学会跟他来这一套,若是论起来他赵琪受那人的恩惠,岂是这一碗面能说清楚的?

赵琪苦笑着走到跟前,三两口吃完了那碗面,吸溜呼噜,极为不雅,与他现下的装扮可说不上般配。

撂下碗筷,又要了壶茶,坐了半天,却也没等来人,干脆就去门口等着了。左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总想能亲眼看着这刀落下。

直到午时,才看见董星宇一身禁卫军朝服,规规整整地出现在视线内。到她走近,赵琪才恍惚觉着不是在做梦,他从未想过有生之年能见到没有酒气好好走路的董星宇。

“下官见过怀王爷。”未到阶前,董星宇已经躬身下拜。

“这是做什么,你别这样。”赵琪被唬了一跳,三步并作两步下了台阶去扶。

“王爷,这可是京城,要守规矩的。”星宇执意要拜,赵琪拗不过她,由着她行完礼,赶忙拉了人往迎春楼里间走。

二人坐定后,赵琪道:“你此次到底是为了何事?”

“怎么?喜酒不请我喝一杯,平常也请不动你,表姐夫?”最后这声表姐夫叫得意味深长,生生给赵琪吓得一哆嗦。

“你…我…,哎呀,这不是你人在西北嘛。”赵琪直搓手,不敢正眼瞧她。

“得了,我还不知道你,生怕跟我沾亲带故地惹了晦气回去。”星宇半开玩笑地道。“你这手上人命狗命的也沾着不少,怎的还是这么没骨气。”

“不是我存心瞒着你,原先好多朋友我都没喊,是霍家不愿张扬。”赵琪臊眉耷眼地,星宇当然知道他的为人,看他脸上变颜变色的忍不住不去逗他。

“我那表姐可好看?”星宇眼中带笑问他。

“好看。”赵琪老实答道。

“我今日有一名更好看的女子送给你,你可要?”这话仍是笑着问的,只是这笑落到赵琪眼睛里怎么看怎么瘆人。

“星宇,你实话告诉我,我是不是夺人所好了?”赵琪颤颤巍巍地说道。

“王爷何故有此一问啊?”星宇歪着头问他,脸上不解的神情做的跟真的一样。

赵琪便更肯定了,额头上甚至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来,心道,今日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怪道霍家阴阳怪气的,大喜的日子也弄的偷偷摸摸,敢情他赵琪这不但在太岁头上动了土,还挖了个坑给自己埋进去了。

“星宇,将军,我真不知道,霍家说与你董家早就没来往了,那老匹夫骗我来着。”赵琪支支吾吾地说道,眼睛直往桌子底下瞧。

“王爷误会了。”星宇看着赵琪的神情便知道他这是想岔了。“星宇今日不是来算旧账的,况且我与表姐虽自幼亲厚,却不曾有过私情,你既娶了她,还望王爷能善待一二。”

赵琪松了一口气,口中忙道:“是是是,那是当然的。”

又听得星宇道:“你看,我说的绝世美人来了,王爷看看与我表姐相比谁更胜一筹啊?”

他二人为着清净,坐的是临窗的座位,赵琪顺着星宇手指的方向朝外望去,果见一名女子立在当街,端的是娉娉袅袅摇曳生姿,比之霍艳,又是另外一番风味。

默了片刻,赵琪抬头迎上星宇的目光,咬咬牙道:“看在你我二人兄弟一场,给我一刀痛快行不行?”

0

第三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