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董家小爷>第三十三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三章

小说:董家小爷 作者:王ee 更新时间:2019/3/14 19:27:56

那么她心里有谱吗?

还是有点儿谱的。

赵琪受了她一脚后便不再聒噪,见离着怀王府越近星宇脸上表情越发不轻松,更是噤若寒蝉。

马车行至王府门口停下,赵琪却畏畏缩缩地不敢下车,星宇知道他其实不是懦弱,害怕挨这顿打。实是至纯至孝之人,怕的只是父母动怒伤身。尤其是他母亲自从他从了军,日夜牵挂,茶饭不思,落得一身毛病。

像今日这等荒唐事,又费力又坏名声,换了别人来,像他如今这样有家室有身份,是京城里前途不可限量的怀王府小王爷,区区三碗酒难道就能哄上道,去做那出头的二傻子。真当赵琪能愣的如此实诚?

其中有几分真情义在,星宇还是分辨得清的,如若不然,霍艳与怀王府的亲事,她就算是知道得晚了些,也是能有扭转之力的。

“你先等着,我去同你爹说。”星宇看了他一眼,边跳下了车。

位于游里坊的怀王府是太祖爷赏给赵家第一位开国功臣的府邸,原先确是如星宇所说的是二十四进的大宅院,开头几年,老王爷见赵琪实在不成器,在京城的权贵圈子里抬不起头来,便举家迁往浔阳旧府,指望着离了京城繁花,能在浔阳的密密竹林里把赵琪的性子拘回来,不料赵琪于玩乐这一项上的天分实在是得天独厚,在浔阳倒是没有斗鸡给他玩,他便天天上竹林里逮蛐蛐去。老王爷恨铁不成钢,望子成龙心切这才捆去了西北,丢给星宇照应。

好在赵琪去的那几年正赶上西北周边几个部落就各自利益达成联盟,与星宇戍守的嘉定关势同水火,大小纷争不断,战乱不休。赵琪跟在星宇后面,不但保得自身周全,还捞得赫赫战功。去年打了大胜仗,他比星宇先回,袭爵成亲,迁回京城,桩桩件件都是值得说道的得意事。老王爷一高兴,把周边几个园子也买了下来,盘进了王府的后花园。

怀王府现今的气派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赵琪在马车上等得心焦,不成想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星宇便出来了,一颗心提到了半空中,暗道不妙,怕是要完,又一想,不过是一顿打,挨了也就挨了,伤筋动骨百天后又是一条能活蹦乱跳的好汉。

星宇见他脸上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现下又浮出些视死如归的凛然来,看得好笑,便道:“别瞎想了,我都给你说好了。”

“当真?”赵琪眼睛放光,一把抓住星宇的手说道,“不是我爹把你赶出来的?”

“我这么招人喜欢,老王爷哪儿会赶我啊。”星宇玩笑道,“我与他说了,你抢的那位女子是我放在凤仙楼的眼线,最近不慎露了首尾,报到我这里,要我护着,我在京城里根基浅,想不了再好的法子,只好让王爷你出面受累了。”

星宇这话半真半假的,也不是为着真的哄了老王爷相信,赵琪今日这顿打是逃不过的,只是板子落下的力道轻重是攥在星宇手里的。

老王爷需要一个把柄,而且必须是关系到董星宇甚至是董府上下生死存亡的紧要把柄。有了星宇这个把柄,他才能放心地将赵琪交到她的手中,任她所用,日后若有变故,到了不得不撕破脸皮的时候,他手上总要有拿出来谈条件的砝码。

星宇送来的那位女子的底细,老王爷不会细查,一是知道自己肯定是什么也查不出,还有便是满意星宇这番自露短板的说辞。那严太师的凤仙楼可不是谁家菜园门,她董星宇随随便便便能安一个眼线进去,多年来安然无恙。这份胆识,这份本事,是赵老王爷自叹弗如的。在老王爷的处世之道里,如此人物若是不能结盟,也是不能与之为敌的。

就像当年,他把赵琪送到边关,可没有指望董家放着自家的亲子不管,白白地去扶持他这位本就比董家公子硬气几分的怀王府世子。

这份天大的人情,赵王爷的回礼也不能说不丰厚。

用作交换的是赵王爷手上经营多年的人脉,以及无论星宇日后陷于何种境地,怀王府始终会站在她这一方的态度。

“这鬼话我爹也信?”赵琪斜着眼睛看着她,“莫不是诓我的,是不是我一进这府门,就有棍棒皮鞭等着呢?”

“王府独子做到你这草木皆兵的份儿上,也是令人佩服。”星宇满脸诚恳地说道,把赵琪气得着急上火,张口结舌地说不出囫囵话,又围着她打起转。

“赵副尉。”星宇被她绕得直揉眉心,忽的沉声一喝。

“有。”赵琪立马站定,直着脖子答道。

军中不过三年,这三年留在赵琪身上的印记虽不如星宇那般深刻,也是这一辈子都无法抹灭的了。

“滚回府去。”又是一喝。

“得令。”赵琪果真听话地上了台阶,进了府门,星宇在身后看着他走得虎虎生风,头也不回,脚步落地有声,竟引发出许多感慨来。

这样的习惯费了不少时间心力养成,却也终有一天会随着赵琪的日子过得越来越顺风顺水而消失,不过就他那个不喜争斗闲情逸致的性子来看,也许是件好事。

说到深刻,京城留在星宇身上的东西才能算是真正的深刻。

星宇望着身后一条巷子出神。

人以类聚这话有理,游里巷是京城最好的地段之一。除却怀王府占去了大半,余下的便是当朝太师严任重的太师府了。

多年前的那个深夜,她被白羽从那里救出来时,走的就是眼前这条巷子。六月里的京城一直都是很好的天气,她不记得那天是不是如现在这般挂着一轮斗大明亮的冷月亮。

冷,是那时的她唯一记着的感觉。她的长枪也是冷的,她被白羽半抱半托,没有车也没有马,银枪尾部长长的拖在地上,呲呲作响的声音像已经嵌刻在了她的骨子里,总能应景得使悲伤变成悲凉,伤情变成伤痛。

便是从那时起,她才知道,原来快活这东西一旦不小心丢掉了,就再也寻不回了。

烈酒里有麻木,没有快活;姑娘的笑脸里有逢迎,没有快活;胜仗后的狂欢里有无可避免的失落,没有快活。

酩酊大醉后的虚假梦境,只是相似,也不是快活。

她终究是转过身,努力挺直了脊背,缓慢而又坚定地走回了朝桐巷。

0

第三十三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