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董家小爷>第三十七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

小说:董家小爷 作者:王ee 更新时间:2019/3/21 13:32:55

陈百业在西郊外有一座私宅。

他平常与人相处不是在迎春楼就是在在京城内的宅院里,这处僻静偏远了些,规模比星宇朝桐巷的那处小院大不了多少,无事时就他自己一人跟这儿待着,因此也没什么人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

星宇坐在院门前的台阶上托着腮等他,风中飘来阵阵不知名的香气,好闻的紧,却又不似平常香物那般甜腻腻的引人沉溺,而是带着一股子清幽的回味,闻之忘忧忘累。

不知陈百业在这院中还藏了什么好玩意,真是越发知道享受了。

“来了?”星宇没睁眼,听得脚步声音到了近前,说道。

“主子,我开了门您进去坐吧?”陈百业站在阶下,探着脑袋往上看,试探地问道。

“行呀。”星宇站起身,让到一旁,伸长了手臂抻着懒筋,等陈百业丁里哐啷地取出一串钥匙,一把把试着锁开门。

“陈叔,你这么多钥匙全都一个样式,也不说做个记号。”星宇笑道。

陈百业也只嘿嘿笑着,没说什么。

门开后,陈百业头前引路,领着星宇往厅上走,一路上边走边回头。

“您怎么了?睡觉落枕了?”星宇道。

“不是。”陈百业干脆转过身走到星宇面前,凑近了说道:“您这眼睛是让谁给打了?”

“让人打的早好了。”星宇一时嘴瓢,“呸,什么让人打的,我这是刚从宫里出来,一晚上没睡,可不就这样了。”

“哦,哦,是这样。”

陈百业将星宇让到厅上坐着,又问道:“那您来此所为何事呢?”

是啊,这大老远的,有什么事儿不能在迎春楼说,非跑这一趟。

星宇没有立时回答。

进了院里,方才的那阵香气更浓郁了,见院内栽着的多是些不开花绿草,想来香气便是自此而来了。

星宇捧着茶喝了两口,才说道:“陈叔,你去给我查个人。”

“您说,查谁?”陈百业身体往前倾着,面色凝重,等候吩咐。他心知少主子不会无故来此寻他,必是有大事要发生。

“你院里种的是什么草?怪香的哈。”星宇目光落在门外金灿灿的阳光地上,一旁的陈百业若不是扶稳了桌子,差点就要一头栽下去。

陈百业一拍大腿,直想叹气,却没有叹出声来,还是老实地告诉星宇道:“是叫做乃尔草的。”

“哦?可有典故?”星宇好奇地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闻见这味道觉得心中欢喜,没那么烦闷罢了。”陈百业低着头,捻着袖口上的一个线头玩儿。

“您也别着急,治病这事儿还是慢慢来为好。”星宇嘴里劝道,却想起来陈百业这院中的香草味自己是闻见过的。

白羽身上常常带着的,不就是此种香气吗?

这二人也实在是可怜。一个独自背负着所有的往事,好的不好的,尽力记着,好的也成了不好的,得不了片刻的快活;另一个忘的干净却不干脆,终日里沉浸在无名的烦闷里,连自己为何不快活也记不起来。

“您说的是,这些日子得亏李大夫的医术,我觉得头上松快好些了。”陈百业憨憨地笑了两声,这笑声落在星宇耳朵里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辛酸来。

“陈叔,我记得盟中各人的来历都曾登记造册吧?”星宇问道。

“不错,兰越盟创立至今也有几十年了,总有个生老病死,天灾人祸的,为妨信息流失,辱没先烈英名,几年前便着手记录盟中各人的身份来历,到今天为止,已无甚遗漏了。”陈百业答道。

“如此甚好。”星宇说着站起身,理理腰带佩刀,竟是要走的打算。

陈百业忙起身相送,见她没提正事,张口欲问,便听得她道:“把李鬼手的名册找出来,我什么时候去迎春楼什么时候给我。”

陈百业心中纳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做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呢,何况要查的人不就在同一屋檐下,都是朝夕相处的盟中手足,有什么问一声不就得了?

真不是星宇故意拿陈百业逗乐子,他的脑伤耽搁的时日久了,已成沉疴痼疾,近来记性愈发不好,在躬身送星宇出门的这会儿功夫,再直起身来,所以记得的便只有星宇吩咐的“密查李鬼手”来历一事了。

他记不得哪把钥匙对应那把锁,就把钥匙制成差不多的样式,全带在身上,哼哧哼哧一把锁一把锁的试。

他记不得纷扰的京城人事,便只好一视同仁,不论来人身份地位,皆是温和亲厚,谦恭有礼,竟也因此左右逢源,风生水起。

他记不得自己为何要种了一院子乃尔草,只要安坐在满园香气里,一下午一下午的虚妄便不再难挨。

他记得的是自己身为京城最大酒楼的掌柜身份,想不起来做这个掌柜之前自己以何为生。

他记得刚刚送走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不能背叛之人,想不起来的是这位年轻有为的兰越盟主为何少有快意任情的时候。后来他想通了,人活在世,并没有十分十的如意,谁不是拼了全力也只能维持一个体面。

是了,主子吩咐的事要去办了,兰越盟总部仍在西北,来回且费功夫,这事儿得抓紧去办。

星宇没走远,隐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看着陈百业愣在门口发了半天呆,回过神转身锁上门,这才上了马车往城里去了。

星宇看着马车走远,便从树上跳下去,牵了马来也往回赶。

朝桐巷一如往昔,苹果树照旧地开花不结果。

星宇端坐马背上,望着上方满树的白花,呆愣愣地出着神。

“今儿怎么这么晚回来?”红俏听见马蹄声,出来给她开门。

“宫里有点事儿耽误了。”星宇翻身下来,淡淡说道,把缰绳交给红俏,同她一道进门去。

“两个乌眼圈快比脸还大了,吃点东西去睡吧。”红俏道,系好了马,就把碗筷摆出来。

“丧门星呢?”星宇扒了两口饭,口齿不清地问道。

“他呀,还没起呢,跟着你越学越没溜儿。”星宇一回来,红俏就有得忙了,一会儿喂马一会儿沏茶,又与星宇散了头发松了腰带,好让她松快些,陀螺似的转个不停,竟是没有一刻歇着的。

“哦,这样啊。”星宇应道,便无二话,乖乖地任由红俏摆弄停当,再捧了两把水,胡乱洗了洗,往被窝里一钻,合上眼睛就睡着了。

注:乃尔草,迷迭香别名。曹魏时期曾引入中国。

花语:回忆,纪念。(此信息皆引自百度。)

0

第三十七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